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华少也炒股
    晚上七点,周铭和杜鹏来到了南湖酒店,才下车来到酒店门口,就见华少和牛杰等在那里,见到周铭和杜鹏走过来,俩人连忙上前问好。

    “让华少在这里等,真是让我们受宠若惊呀!”杜鹏说。

    面对杜鹏的话,可以看到华少脸上的笑容明显僵硬了一下,想来他肯定是不乐意来接,甚至都不愿意见到周铭和杜鹏俩人,但在某些原因下他却不得不这么做。

    其实理解起来也并不困难,毕竟现在股市这么红火,每天的交易量都是用千万来计算的,将这些钱连起来可绕南江市两圈,就连当初跟着华少一起甩周铭和杜鹏面子的四大股份公司董事长都老老实实过来周铭面前低头认错了,华少这边能忍到现在也很不容易了。

    但不得不说,华少这个人是能拿得起放得下的,要换成一般人,让他低声下去的去找自己最讨厌的人帮忙,那肯定是难以启齿,杀了他都不愿意去做的,但华少就能做到,而且还会这么放低身段主动到门口来迎接,这个姿态不能不让人高看一眼。

    华少表情的僵硬也就是一瞬间的工夫,马上就恢复如常了:“杜少说笑了,今天本来就是我请你们吃饭嘛,作为主人迎接客人也是很正常的。”

    周铭和杜鹏都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既然华少都这么说了,他们就也不说什么,跟着华少一起走进酒店。

    来到华少早就开好的包厢,华少让服务员把酒菜都上上来,华少和牛杰主动举杯敬了周铭和杜鹏一杯,然后华少说:“今天杜少和周顾问能赏光来我这个饭局,我实在太高兴了,杜少和周顾问都是咱们南江的杰出人物,在经济领域都开创了很多先河的……”

    不等华少说完,周铭就打断他道:“华少,我们之间就用不着这种客套了,既然我和杜少都已经来了,华少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好了。”

    华少哈哈一笑:“周顾问果然快言快语!既然周顾问都这么说了,如果我再扭捏的话就显得我不够爽快了。”

    华少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其实我今天请杜少和周顾问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和二位聊一聊关于股票的话题。”

    周铭闻言眉头一挑,顿时猜到了华少的意思:“华少也想炒股?”

    “那当然,证券市场的建设是现在南江经济建设的重中之重,就连中央对此都是非常重视的,我作为革命后代,总是要为此出一份力嘛!”华少说。

    “华少你这话说的倒是很好听,不过我怎么记得当初就是华少你挑拨其他股份公司抵制在证券公司挂牌呀?”杜鹏故意问。

    “那不是当初我不懂嘛!股票这玩意都是国外的舶来品,我担心周顾问还有市里那些官员没办法搞好,所以才让他们先观望一下,现在看你们搞的这么好我就放心了,那些企业不也找你们挂牌了吗?当然了,那时我也有点赌气的成分在里面,那时我太小气了,所以才会故意这么做,现在想想我那时的做法也真是太可笑了。”华少说。

    华少这个话倒是让周铭和杜鹏有些意外,没想到华少居然会主动认错,看来他在那边也有不小的压力,但这也没办法,华少只是那边势力在岭南这边的负责人,肯定还会有更强势的人压着他不得不这么做。

    周铭和杜鹏对视了一眼,周铭想了一下说:“华少,你要炒股,就直接去证券公司开户就好了,找我和杜少干什么呢?”

    华少一手把玩着杯子,同时对周铭说:“周顾问,我想我已经表现得足够有诚意了,如果你还这么说,那就没意思了。”

    杜鹏哦了一声问:“华少你这么说是在威胁我们吗?”

    华少摇摇头说:“其实我不想这么做的,本来嘛,大家一起出来做生意,相互之间要和气才能生财,如果整天你对付过来我对付过去的,最终的结果就只能是谁也赚不了钱,你们觉得呢?”

    “我完全同意华少你这话。”周铭随后一转话锋道,“可是华少你好像忘记了,一直以来挑事的都不是我们。”

    “我说了,过去的是是非非,不管谁对谁错咱们今天都可以直接把他翻过去,一笑泯恩仇,未来才是更值得我们期待的事情。”华少说。

    周铭拍手说:“华少不愧是华少,这番话说得脸不红心不跳的,不过华少你真的找错了对象,我只是证券市场的顾问,杜少和证券公司更是没有关系,原则上来说我们也都是股民,你要开户炒股什么的,真的应该找证券公司去找罗韩,你找我们是没有用的。”

    “罗韩我当然会去找他的,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今天是我和杜少还有周顾问你一起吃饭的日子。”

    华少说着话慢慢把手上的杯子放下,然后接着说:“杜少周顾问,今天我请你们来吃饭,该道的歉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了,我觉得我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如果你们还要那么得理不饶人的话,那场面就不好看了,你们说呢?”

    华少看着杜鹏说:“杜少,我们都是从燕京下来南江讨生活的,我们家里的长辈关系说不上好,但也不至于交恶,我们之间原本也是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的,如果要是因为什么事情让我们俩之间的关系变糟糕了,我相信那是谁都不愿意见到的,你说呢?”

    然后华少也对周铭说:“周顾问,其实我个人是很佩服你的,你和我们不一样,你是普通工人家庭出身,完全是白手起家,一个人去港城就赚了这么大的一个家业出来,这是相当不容易的,不管是你的能力还是头脑,都让人惊叹,所以你才能带出股市这么大的架子。那么周顾问你当了这么久的资本家了,你不想一无所有甚至去监狱里度过余生吧?”

    周铭眯着眼睛问华少:“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华少两手一摊:“我没有任何意思,只是希望咱们能一起赚钱,不要搞出什么不愉快来,到时候谁都下不来台。”

    说完华少想了一下,又补充一句道:“再给你们多说几句吧,股市我是必须要进去的,这是我们老大的指示,我们老大那个脾气我想杜少你是知道的,他一旦生气起来可不得了,你们两个谁都别想跑。”

    “怎么样?杜少和周顾问你们是想和我们真刀真枪的干一场,还是行个方便,咱们和和气气的一起发财呢?”华少问。

    “华少你太过分了!”杜鹏愤怒道,“我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我们做事情之前你百般阻挠,现在我们把事情做成了你就要来分一杯羹。”

    华少笑笑没有说话,而另一边的周铭则说:“华少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能和罗韩说说,以我和他的关系,让他帮华少你开户炒股都没问题,但是有一点我要和华少你说清楚,那就是股市这东西变化无常,这一秒赚钱搞不好下一秒就会亏钱的。”

    面对周铭的忠告,华少不屑的一笑:“周顾问,你要么就痛快点同意,要么咱们就拉开袖子开干,你一面同意一面又说这些话吓唬我,就让我很看不起你了。”

    “华少以为我是在吓唬你?”周铭说,“之前港城股灾相信华少你也听说过,那次股灾就让很多人赔得血本无归,这又怎么说?”

    “华少你既然来找我和杜少,不论我们之前的关系怎么样,或者存在多少误会,这都不重要,华少你说翻过去,那我们就翻过去,我是生意人是过去的资本家,在我的观念里赚钱才是最重要的,我不会有那么多没用的想法,”周铭说,“我现在会和华少你这样说也是发自真心的,因为如果华少你进入股市以后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亏钱了转头又来找我们麻烦,那我们岂不冤得很吗?华少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听着周铭的话,华少哈哈一笑,伸手指着周铭说:“周顾问呀周顾问,你听过一句话吗?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周顾问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

    “华少,我好心好意的提醒你,你就这样羞辱我吗?”周铭冷声道。

    “哦真是对不起,你看我这个人说话就是这么直,周顾问你可千万不要见怪呀!”华少假惺惺道。

    杜鹏看不下去的一拍桌子道:“华少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今天来究竟是想谈事情还是来找事的?如果是来找事的,我们就奉陪到底,这个股票你这辈子就不要想了!”

    “冷静,杜少你冷静一点。”

    华少做手势说:“我今天来当然是要和你们谈事情的,我也是想要和你们一样炒股的,原本以为我和你们的关系有些假惺惺的保证可以不用了,看来你们心里还是有点疙瘩呀!”

    最后华少说:“那好吧,既然你们不放心,我就在这里向你们保证,我炒股完全是出于自愿,是赢是亏都和你们没有关系,这样行了吗?”

    “谢谢华少能理解,”周铭又说,“不过恕我再多一句嘴,华少准备投多少钱炒股呢?”

    华少不急着回答,反而先问:“你们有多少?”

    “一千万左右吧,华少你可以在证券公司里查得到。”周铭回答说。

    “那我也投一千万。”华少说。

    周铭点头说:“那好,明天华少你来证券公司联系我,我帮你在证券公司开户炒股。”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