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这是回光返照
    (鞠躬感谢“训泵”、“邻俚缎瘟”、“忌防”和“杀个片甲不留”的月票支持!)

    周铭就这样一直在证券公司陪华少过了一天,按照现在证券公司的制度,是每天下午五点闭市,但一般只要过了四点半股价就不会再有很大的波动了。

    “截止到四点为止,今天一共有三千三百万交易量,整个股市整体上涨了百分之二十。”

    接待室里,罗韩慢慢说出了今天股市的整体情况,听着罗韩的汇报,华少显得非常高兴,他问罗韩:“那照你这么说,我今天一天就赚了两百万了?”

    罗韩点头说是,华少哈哈大笑起来,他对周铭说:“周顾问你真的是很有本事呀,居然能搞出来股市这么个赚钱的玩意,一天就赚两百万,还什么事情都不用做,这可比做任何买卖赚钱都轻松还多呀!”

    面对华少的话,周铭面无表情:“华少这下你满意了吧?我是否可以走了?”

    “当然满意!”华少说,“不过周顾问呀,你也要明白我并不是有意要刁难你的,只是有些事情还是要保险起见的,你看我这一下子拿出一千万来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你说对不对?我是要对这么一笔巨款负责的。”

    “既然华少你这么说了那我也想说,我不可能每天都坐在这里给你当保险的,而且我还是那句话,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虽然你今天赚了两百万,但是也不可能保证你每天都能赚两百万的,搞不好你哪天就直接赔了五百万一千万进去。”周铭说。

    华少根本没把周铭的话听进去:“周顾问你老拿这个话吓唬我就没意思了吧?你放心,我既然说过这个股票是我自愿来炒的,那是亏是赚当然就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不会赖到你周顾问头上的。”

    “你自己说过的话你自己最好记住!”周铭说。

    华少点头说当然:“今天让周顾问在这里陪我一天也实在说不过去,要不这样吧,晚上我请周顾问去南湖酒店吃饭,就算我给周顾问你赔罪了?”

    “谢谢不用。”

    周铭说完就直接离开了接待室,回到自己的车上,呼机又响了起来,是唐然的信息,周铭看了一眼马上发动车子来到了自己的夜总会。

    这并不是第一条信息了,事实上今天自己来证券公司以后杜鹏和唐然就一直在呼自己,毕竟自己和华少的关系并不好,而且这一次他们还是要挖坑给华少来跳的,看着自己那么长时间没回去,他们肯定要担心的,不过自己在华少面前也不好回电话,就一直这么等了一天,刚才接到唐然的信息说他们在夜总会这里,周铭就直接开车过来了。

    下午的夜总会还没有什么人,顶多就是二楼的ktv包厢有人图便宜来唱下午场。

    周铭来到了酒吧包厢,才进门唐然就扑了过来:“铭哥哥你没事太好了,这一天担心死我了!”

    周铭拍拍唐然的玉背:“然然不用担心,我不可能会有事的,这里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唐然这才想起杜鹏还有夜总会的经理孔晓琳也都在这里,唐然顿时一张小脸羞的通红,随后周铭拉着唐然来到包厢的沙发上坐下,杜鹏也急忙上来问:“周铭怎么样?今天股票没跌吧?”

    “当然没有,而且还涨了百分之二十,华少今天一天就赚了两百万,他也是高兴坏了。”周铭说。

    这个答案让杜鹏愣了一下:“涨了?这是怎么回事?周铭你不是说我们只要把资金开始从股市里撤出去股票就会下跌吗?我问过报社里那些对股市很有研究的港城记者,他们也都是这样说的,怎么现在不跌反而涨了呢?”

    “我们把资金撤出来以后股价肯定是要暴跌的,但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别说今天华少还突然砸了一千万进去,你还记得我之前给你们说过的,股市里的钱越多,股价就会被抬得越高的道理吗?”周铭说,“现在就是这样,突然一下这么一大笔资金的流入,这可就等于给股市打了一剂强心针,股价肯定要涨的。”

    “可是铭哥哥你不是要坑那个华少吗?现在股价涨了,他不就赚钱了吗?我们怎么能帮那样的坏家伙赚钱呢?”唐然说。

    周铭说:“我当然不会帮他赚钱,不过我也不可能改变得了市场规律的,但这个上涨也就是这一段时间了,算是一个回光返照,不可能真的逆转整个市场的情况,等到下个礼拜你们再看,保证华少他哭都没地方哭了。”

    说完周铭又想了一下说:“而且现在股市上涨的情况对我们的整个计划来说也是很有帮助的,因为今天我本来被留在证券公司就是华少不相信我的表现,我在去之前就和你们说过的,如果今天他第一天进入股市就下跌了,他不仅会迁怒我们,还会警觉的把钱也撤出来,那我们就没办法让他把钱套在股市里了。”

    唐然高兴的一拍手:“我知道了,现在正好有了这个回光返照的现象,那个华少根本不懂股市,他只看到自己赚钱了,就会相信铭哥哥你没有搞鬼了,就会降低警觉性,继续把钱放在股市里,一旦这个时候股市突然暴跌,他的钱就会被套在股市里拿不出来了。”

    “就是这个道理,然然真聪明!”周铭说。

    杜鹏也嘿嘿笑道:“华少那个家伙也真是太嚣张了,那天要不是想着周铭你的计划,我真想揍他一顿,还真以为南江是他家里的后花园了不成。”

    周铭听出了杜鹏这话背后的意思:“杜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家里有什么新安排了不成?”

    “是的,现在的市委书记陆雄要被调回中央,我陈叔叔要接任市委书记,根据中央的安排,这一次陈叔叔要兼任常务副省长、南江市委书记和南江市长三职啦!”杜鹏笑道,“一旦这个任命落实下来,至少我们在南江这个地界上,就再不用怕华少了。”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周铭说,“原本我还担心华少在股市亏了几百万会耍无赖找我们麻烦,为他准备了不少后手,现在看来都用不上了。”

    周铭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长出了一口浊气的,毕竟如果真要和华少这种人硬磕的话,他心里还真没底,现在有了能让华少不敢轻举妄动的消息总是好的。

    陈云飞兼任常务副省长、市委书记和市长三职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职位高低,而是一种中央对南江市的态度,试想全国除了南江,还有哪个市的市委书记是由常务副省长兼任的?这个待遇比各个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都要高的,这就代表了中央对南江和陈云飞极其看重的态度。

    陈云飞是杜鹏爷爷的学生,不难想象这里面肯定有杜鹏家里运作的原因。

    首先杜鹏人在这里,他家里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坐视不理,总要培养个有话语权的人在这里看着杜鹏的。

    其次杜鹏在这里还搞出了第一锤土地拍卖和股市这样的事情,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这可是了不得的政治筹码了,如果杜鹏家里要是这都不好好利用的话,那这个家族的政治敏感性也太低了,还是早点退出政治圈不问世事为好,免得将来遭殃。

    周铭放心了,但杜鹏却又瞪大了眼睛:“周铭你刚才说你还有后手?”

    周铭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那当然要准备后手了,咱们坑了华少这么多钱,怎么能不防着他来报复?”

    “我的天!”杜鹏说,“周铭我发现你这个家伙简直就不是个人,华少那个家伙最大的失误就是和你杠上了,结果就是一步步的被你算计。”

    周铭哈哈一笑,想说什么,这个时候他的呼机响了,是陈云飞的消息,周铭在夜总会找了电话打过去,是陈云飞的秘书接的电话,随后转给了陈云飞。

    陈云飞那边才接到电话就很不悦的说:“周铭,你不是说要让股市慢慢回落到正常水平吗?怎么今天又涨了百分之二十?”

    “陈市长你别急,这只是股市回落前的一个正常反应,你可以当这是股市上面的回光返照现象,”周铭说,“我已经找到了一大笔资金来接股市的这个泡沫盘子,所以未来股市无论怎么下跌,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陈云飞那边非常惊讶:“有人出钱接这个泡沫盘子?这是怎么回事?”

    “这陈市长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我没偷没骗没做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情就是了,”周铭嘿嘿笑道,“相比之下,我可要恭喜陈市长哦不对,以后应该叫陈省长还是陈书记了呢?总之就是要恭喜你升官啦!”

    升官了陈云飞那边也很高兴,他说:“是杜鹏那小子告诉你的吧?你们这些人别的不行,就是这些歪门邪道很行。”

    “陈市长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至少在证券市场的建设上我可是出了不少力,你可不能卸磨杀驴,我以后还指望陈市长你罩着我们呀!”周铭说。

    “行了,你就少在我面前哭这个丧了,只要你们不做违法犯罪的事情,没人能动你们的,行了吧?”陈云飞说。

    “谢谢陈省长陈书记!”周铭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