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长痛不如短痛
    (鞠躬感谢“狂舞之风”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感谢“帝国之花”和“内吠”的月票支持!)

    28号是87年的最后一个星期一,原本这一天只是普通的日子,但对于南江乃至全国股民来说,却是一个惨痛的日子,因为这一天从早上开市开始,南江证券市场里的所有股票就出现了持续性的暴跌,仅仅开市一个小时,整个南江证券市场的跌幅就超过了百分之三十,几百万财富瞬间蒸发。

    “我要卖股票,这些股票我都不要了,我全要卖掉,多低的价格我都要卖掉!”

    “怎么会这样啊?我的钱呀,这么一会我的钱就少了几千块钱,这是做了什么孽呀!”

    整个证券公司大厅乃至证券公司前面广场上各种哀嚎喊叫声一片,有的拼命的挤向交易大厅,急躁的怒吼着要卖出手里的股票,有的坐在地上痛哭出声,还有的则呆呆的看着led显示屏上不断下跌的数字,已经没有了想法,总之场面一片混乱。

    突然砰的一声响,是有人拿砖头砸碎了证券公司的一块玻璃,还有人大喊道:“骗人的!什么狗屁股票,这根本就是证券公司骗我们钱的,如果证券公司不还我们钱,我们就一起砸了这个破地方!”

    在某些人的呼喊下,很多人冲向证券公司,但证券公司这边早有准备,很快随着警笛呼啸,十几辆警车迅速开到现场,很快控制了局势,并把这些带头闹事的人给全部抓起来了。

    在证券公司的二楼办公室里,周铭杜鹏和罗韩站在窗户边眺望着下面。

    “我的天,怎么会这样?他们这都是要反革命吗?”罗韩喃喃的说,眼睛里充满了惧意,显然被下面的情况给吓到了,让他想到了过去一些不好的事情。

    相比罗韩,周铭就要显得平静许多,周铭一边观察着下面的情况一边对罗韩说:“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在国外几乎每一次股市崩盘都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还记得就在几个月前,就在南湖口岸那一边的港城,我是亲身经历了那一次股灾的,你能想象整个城市都是压抑悲观到了极致的景象吗?你能想象你走在街上都能看到有赔得倾家荡产失魂落魄的人,每时每刻都会有人绝望跳楼的样子吗?”

    周铭的话让罗韩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罗韩转头看着周铭问:“那……我们这里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吗?可我们和那些资本主义国家本质上不一样啊!”

    “当然不一样,毕竟这次的股市崩盘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先也做好了准备把所有损失降到最低。”

    周铭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只是有些东西始终是不可避免的,股市说起来应该是一个投资场,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就是一个投机场,那既然是投机,就总会有崩溃的一天,没有什么投机活动是能一直保持繁荣的,就像之前的炒地活动一样,如果不及时叫停,那么投机到最后泡沫自行戳破,留下的只能是一地烂尾楼。”

    罗韩也是无奈的说:“周顾问你说的我都明白,我也知道这是经济的必然趋势,只是苦了这些老百姓了。”

    周铭却反问道:“怎么罗副总觉得他们很可怜吗?”

    罗韩一下愣住了:“难道他们不可怜吗?”

    “可怜,”周铭说,“一下子损失这么多,他们当然是很可怜的,但是罗副总你应该听过另外一句话,那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从一个礼拜之前开始,我和杜少的南江证券报还有罗副总你们证券公司,都在反复的和所有人强调股市有风险,你在这里可能赚钱也可能亏钱这个事情,甚至从上周末的最后两个交易日开始,我都已经让杜少在证券报上发布未来股市肯定会暴跌的预测了,但是这些人都已经被钱迷了心窍,就是不相信就是不撤,现在亏了却又在这里怨天尤人,这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周铭无奈的笑笑,然后继续说道:“另外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你以为他们都是遵纪守法的普通老百姓吗?”

    罗韩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铭,很茫然,完全不明白周铭的意思,他问周铭道:“难道他们不是吗?”

    “我不知道罗副总你是不是还记得之前股疯那段时间的一些事情,”周铭伸手指着面前的广场说,“同样是在这里,同样是这么多人,但他们却是来绞尽脑汁想办法要摇号开户来炒股的,甚至有些人为了能增加自己被摇到的概率,还找亲戚朋友邻居借一大堆身份证,然后一麻袋一麻袋的把这些身份证都带过来,你觉得这是一个遵纪守法的普通老百姓所做的事情吗?”

    周铭给出答案道:“绝对不是,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就是投机!他们就是看到了股票可以赚钱,所以就想要不顾一切的进入股市。”

    “既然选择了投机,那么就应该要接受投机失败所带来的损失,但是这些人显然没有这个心理准备,他们只单纯的以为股票只会赚钱不会亏钱,却不去想这根本是不符合逻辑的。结果现在股价跌了他们又开始耍无赖的要证券公司负责,这简直是没有道理的。”

    周铭又抛出一个问题道:“并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真的亏了吗?”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从股市开市以来,咱们的整体股价上涨了超过五倍,就算是上个礼拜的后几个交易日,也由于华少的千万资金注入,再次让股价暴涨了超过三十个百分点。”

    周铭语气激昂的说:“也就是说,现在最多就是跌回了上个礼拜最初的位置罢了,可以说他们亏的钱原本就是他们在股市里赚来的,他们亏的钱都是我帮他们从华少那里忽悠出来的,可他们却把我费尽心机帮他们搞到的这一笔钱都理所当然算在了自己头上,罗副总,你说对这帮贪得无厌的投机分子有什么好可怜的?”

    听着周铭这一番慷慨激昂的发言,杜鹏和罗韩都惊呆了,因为这是他们从来没想过的,他们只看到了下面黑压压一片人群的激动,却忘记了那只是一群贪得无厌的投机分子。他们明明是投机,却不接受亏损,明明他们没有真的亏本,却还要求证券公司赔偿,刚才周铭那一番犀利的言论已经将他们无耻的丑恶嘴脸剖析得淋漓尽致了。

    杜鹏和罗韩这个时候已经很惊讶于周铭对下面那些人性格和想法的剖析,可他们万万想不到周铭接下来的话会更让他们震撼。

    “你们看那边的警车,”周铭伸手指着广场四周围着的十几辆警车,“这么多的警力,如果没有陈省长的首肯是根本不可能调得出来的。”

    在上个礼拜的最后一天,陈云飞被正式任命为岭南常务副省长、南江市委书记和南江市长,是南江市大权在握的第一人。

    “知道陈省长为什么会这么支持我们吗?”周铭问。

    罗韩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跟不上周铭的想法了,他茫然的摇摇头,而旁边的杜鹏则皱着眉头沉思着什么。

    “是因为陈省长他也清楚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我们的证券市场要发展,总是要经历涨跌的各种阶段,不可能只有牛市也总会有熊市甚至是比今天更严重的崩盘情况出现。”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其实我认为之前一段时间我们股市的持续上涨,对这些股民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事,因为股票这个东西在我们国内完全是一个新鲜事务,几乎所有人都不了解,而之前的持续上涨就给了这些股民传达了一个错误信号,会让他们以为股票是只会涨不会跌的,我相信下面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

    杜鹏和罗韩跟着周铭的话向下看去,果不其然就看到一张张或茫然或痛哭的脸,显然他们就像周铭所说的这样,只想着赚钱,从来不想亏的。

    “但只可惜稳赚不赔的股市是不存在的,至少我从来没听说过。”周铭说,“所以与其等着以后这个泡沫自行崩溃,倒不如我来把他戳破,反正这个阶段他们早晚要经历的,长痛不如短痛,不为别的,就是要让他们明白什么是股市,要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去理解股市的原理究竟是什么!”

    周铭这番话说得很有力度,作为重生的人,周铭清楚的记得前世国内证券市场所走的弯路,造成的教训,尤其前不久自己还去了一趟港城,切身感受了一次真正股灾以后的情况,明明知道却眼睁睁看着什么也不做,周铭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周顾问,您这是中央领导人的高度呀!”

    罗韩惊叹的声音把周铭的思绪拉了回来,周铭诧异的看着他:“什么中央领导人的高度?”

    “罗副总说的是周铭你所站的位置和你的思想高度。”杜鹏帮罗韩解释道,“我爷爷曾和我说过,一个普通人走路的时候只会看着脚下,一个有才华的人能抬头往前看,但是一个领导人,他却往往能看清所有的局势,并做出最冷静的判断。”

    这下轮到周铭惊讶了:“我只是有一说一,你们这也把我抬的抬高了吧?”

    杜鹏摇摇头说:“你不知道,在两年前的阅兵式上,我曾跟着我爷爷上过城门,当时杨老讲话的神情跟你刚才简直一模一样。”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