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这事还没完
    (鞠躬感谢“暗黑血杀”、“ex挺uishes”和“继性融”的月票支持!)

    砰!

    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人用力的推开,周铭杜鹏和罗韩转身,只见一个愤怒的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周铭他们所提到的华少。

    “周铭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敢设计坑我?”华少进来张嘴就质问周铭道。

    “华少,做人要讲点道理,我坑你什么了?”周铭很冷静的反问。

    “你说是什么?”华少说着拿出一沓股票说,“就是这些股票,你故意骗我来买这些股票然后又让这些股票跌价,你这不是坑我是什么?”

    杜鹏很不爽的对华少说:“华少你这么说就很没用道理了,这股票是你自己要求买的,我和周铭从来就没逼过你买。”

    “而且,”周铭接着杜鹏的话往下说,“华少你是不是失忆了?不管是那次在南湖酒店的包厢,还是上个礼拜在证券公司的接待室,我都一直是在劝华少你不要买股票,但你却偏偏不听,还威胁我,现在股票亏了你又来说我坑你?你不觉得自己的做法很可笑吗?”

    华少的脸色非常难看,周铭的话华少当然明白,实际上也就是因为这样,才让华少更恼火。

    对华少来说,如果真是周铭故意陷害他,他的心里还好受一些,毕竟那样自己的怒火总还能有一个发泄方向,哪里像现在,周铭一直都在劝他不要买股票,结果自己不听,现在亏了,自己反过头来找劝他不要买的人麻烦,这完全就是耍无赖的行径。

    当然,华少也不是笨蛋,他也明白周铭当初肯定就是抓住了自己的心理故意那样说的,目的就是为了激自己,知道在那时股票不停上涨的时候不可能会听他的。

    就是这个原因,让周铭占了理,自己明明知道是他搞的鬼,但要找他麻烦却总是自己理亏,这种有力没法使的感觉直叫人郁闷到发疯。

    “那是你设好的套,你是故意那么说的!”华少仍然嘴硬道。

    周铭有些好笑的看着他问:“华少你难道不觉得你自己的说法是很可笑的吗?另外据我所知上个礼拜华少你的股票涨了三十个百分点,现在不过就是跌了三十个百分点,华少你也并没有亏吧?”

    “可笑你妈b!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无论如何都要赔我亏掉的那三百万块钱!”华少说。

    “华少你这就是不讲道理了,你怎么说也是有身份的人,这样撒泼打滚在这里很不好看吧?”周铭说。

    华少显然已经抱定了耍赖的决心了:“我滚你妈b的,我看耍赖的是你们,你们……”

    华少的话还没有说完,杜鹏就忍不了的上去扇了他一个耳光,直接把他接下来想说的话全扇回肚子里去了。

    “妈b的你还有完没完了?你自己蠢我们劝了你不听,结果还要赖在我们头上?你自己明明没有亏钱,却还要我们赔偿?你他娘的好歹也是红墙根下长起来的,能不能有点出息,别像下面那些没点担当的投机小人一样在这里无理取闹行不行?”杜鹏对华少破口大骂。

    实际上杜鹏早就对华少很不满了,同样是燕京的红色子弟,华少就仗着自己家里在岭南这边的根基雄厚,就一直在他面前吊儿郎当的,一副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架势,甚至在之前的夜总会和股票的事情上,他都还威胁起自己来了,虽然里面有些是演戏的成分,但也让杜鹏没法忍受。

    没想到了今天这个家伙居然还来自己面前撒泼打滚,还真当自己是软柿子了,真当自己怕了他不成?

    华少捂着脸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杜鹏:“你敢打我?你他娘的居然敢打我?杜鹏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想要跟我干仗吗?”

    “我告诉你要不是看这里是岭南我早就想抽你了!”杜鹏指着华少说,“妈b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德性,整天嚣张没完还真以为全国没人能治你了不成?你要干什么咱们就来试试,看谁先趴下,不过我先提醒你一句,我陈叔叔现在已经升到常务副省长和南江市委书记了。”

    这个消息让华少瞪大了眼睛:“好,原来你们是早有准备的,但不要以为你们这样就赢了,老大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个不用麻烦你华少了,我来帮你联系谭哥。”

    杜鹏说着就当着华少的面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打了一个传呼过去,没一会那边就回过来了,杜鹏开着免提,那边一个非常傲气的声音传来:“小鹏,什么事?”

    听到这个声音华少一个激灵,显然这就是他们刚才说的那个什么谭哥了,根据杜鹏的话说,这位谭哥就是现在四九城里的一号太子党了,不仅他们家族掌握了中央的最高话语权,同时他自己还带着一帮红色子弟拉起了一个遍布全国的集团势力。

    面对谭哥,杜鹏就算在电话这边也是很拘谨的,他说:“谭哥是这样的,我和华少这里发生了一点误会,华少买了南江证券公司的股票……”

    杜鹏随后就把事情简要的给谭哥介绍了一遍,谭哥那边沉吟了一会对杜鹏说:“好了小鹏我知道了,你让小花接电话。”

    小花是华少的小名,不过也就只有谭哥这样身份的人才敢这么喊他。

    杜鹏让华少过来,华少对着电话向谭哥问了声好,谭哥那边说:“小花不要闹了,回去吧。”

    “可是谭哥,这明明就是杜鹏他们故意设计我的,还让我亏了好几百万,这可不是一笔小钱那!我绝对要让他们吐出来……”

    华少的话还没有说完,谭哥那边就不高兴了:“小花你没听到我的话吗?我让你不要闹了赶紧回去,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别人明明一直都在劝你不要买股票,是你自己蠢硬要买,现在出了事还要赖在别人头上,我什么时候教过你这么耍无赖的了?”

    尽管谭哥那边的语气一直很平缓,但华少这边听到这话还是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他连忙点头说:“好的谭哥,我马上就走。”

    谭哥在电话那头恩一声然后对杜鹏说道:“小鹏这个事情都怪我没有教我下面的人,你不要见怪。”

    杜鹏则说:“谭哥不要这么说,这个事情本来和谭哥就没有关系,谭哥你也不知道嘛!”

    谭哥笑了一下,然后又说:“小鹏我可听说你在南江那边干的不错嘛,都知道用你生意上面的动作来帮助家族里面了,很有头脑的做法。”

    杜鹏笑着向谭哥道谢,也恭维说谭哥才叫真的有本事云云,最后双方多说了几句才挂断电话,等到电话挂断以后,杜鹏见华少还在这里,便故意问他:“华少您老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

    华少被杜鹏这句话气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但有了刚才谭哥的话他也不敢怎么造次,只能咬牙切齿的对杜鹏说:“好你个杜鹏,这次就算给你赢了一阵,这笔账我们以后再算!”

    说完华少就离开了办公室,杜鹏看着华少离开的背影哈哈对周铭笑道:“周铭你看到没有,这华少刚才脸上的表情实在太精彩啦,咱们在这里给他威胁一个多月了,现在总算能把场子找回来了,还让他出钱帮我们填进了股市里,恐怕他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吧!”

    “的确,做生意这个东西没有政治照顾是真的很难。”周铭叹道。

    周铭对这点的确是很有感触的,之前华少之所以敢那么嚣张,还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自己和杜鹏,就是因为他在岭南这边有很大的势力,能让南江市委副书记帮他下令查封自己的夜总会。

    可当他听到陈云飞成为常务副省长和南江市委书记以后,就一下蒙了,不得不搬出他后.台的谭哥了。

    市长和市委书记这两个位置,在后世人的观念里或许是两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但在这个年代,党政才刚分开没多久,尽管说是各管一摊,但实际上长久的观念没那么容易改变,书记还是拥有最高的话语权的,相比之下市长就要弱势很多。不过之后上到市委书记甚至还是常务副省长,这个位置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意味着陈云飞不仅在南江掌握了绝对权力,甚至在省里都是很有话语权的了。

    这样一来,就算华少他们家在岭南再有势力,面对这么一个强势人物,也不能不掂量掂量了,更别说他们家也不可能为了华少的一口气,和这么一个人物死磕到底。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陈云飞,周铭面对华少事后要找麻烦纵然准备了后手,但也会相当头疼,可现在有了陈云飞,一切就很容易解决了,这就是政治差别,所以周铭也才会有这个感慨。

    不过这也都是周铭和杜鹏在南江努力的结果,毕竟要是没有他们带头拍卖土地,搞证券市场,陈云飞哪能得到这么快的提升,因此这个政治和经济都是相辅相成的。

    但想是这么想,可相比杜鹏的轻松,周铭还是皱着眉头:“不过杜少,我觉得麻烦的事情就要来了。”

    这话让杜鹏非常惊讶:“什么麻烦的事?刚才谭哥那边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如果你被人坑了三百万你会不会大度的一笑而过?”周铭反问。

    “当然不会。”杜鹏说,“可是刚才谭哥……”

    “就是那个电话!”周铭说,“要是谭哥在电话里发火,或者是直接挂断我都可以理解,怎么说他也是四九城一哥,肯定是会有火气的,但他在电话里的表现太反常了,不仅一点火气没有,并且还和杜鹏你客套两句,难道杜鹏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杜鹏想了一下说:“的确很奇怪,这谭哥可不是什么好脾气。”

    “这就是了,所以我才说这事还没有完。”周铭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