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有道德底线
    所有人都对周铭的话感到震惊,虽然他们心里也都明白此时此刻如果能说服下面的股民让他们明白事理以后自行退去,那无疑是最好解决眼前危机的方法,但这一切毕竟都是建立在如果之上的。

    然而由于股市的崩盘,几百万资金瞬间蒸发,下面的那些股民的心态价值已经出现了偏差,他们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在投机,他们也没有亏损的担当,他们就认为自己是不应该损失的,股票就应该是赚钱的,现在自己亏了钱,国家就应该要给予赔偿。

    稍微理智一点的人都会觉得这个想法是很没有道理的,但对这些股民来说,这个想法就是天经地义的。

    那么要想说服这些思想已经走入死胡同的股民,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尤其是现在这些股民的内心非常脆弱,打不得骂不得,稍微遭受强一些的刺激搞不好就会酿成大冲突,但轻了他们又根本不会听,这怎么可能说服得了呢?

    杜鹏和罗韩知道周铭很厉害,但这也太勉强了一点,而公安局长赵安民这些对周铭没那么了解的人,则会认为他根本是在开玩笑。

    周铭当然明白杜鹏罗韩他们的想法,不过周铭却并没有解释什么,他只是冷静的看着陈云飞,等着陈云飞的答案。

    片刻之后,陈云飞问周铭:“你有把握吗?”

    周铭老实摇头道:“没有,不过什么事情不试是永远没办法知道结果的。”

    赵安民和罗韩倒吸了一口气,因为周铭要说自己有很大的把握,他们至少还能有个心理安慰,可现在周铭直接说他没什么把握,赵安民当时就不干了:“周顾问既然没有把握就不要冒这个险了,还是让我组织警力去驱散这些股民吧,至少这个我是很有把握的。”

    “驱散之后呢?赵局长你还是没办法保证把股民的心态扭转过来不是吗?”周铭说,“民心如洪水宜疏不宜堵,如果单纯的一味驱散抓起来,那只会造成更大的麻烦。”

    “周顾问你说的好听,但你就一定有把握扭转股民的心态吗?你不是也说这些股民也到了崩溃的边缘了吗?”赵安民不服气道。

    “我的确没把握,但我不论成功与否,都至少能保证不会出事。”周铭很有自信的说。

    赵安民还想说什么,但这时陈云飞却做出了决定:“那好,周铭你就去试一试。”

    相比周铭的话,陈云飞的这个决定尽管也让人惊讶,却也不出人意料,陈云飞对赵安民说:“组织警力务必要保护好周顾问。”

    赵安民点头说好,赵安民这个人性子是比较直的,他尽管不赞同周铭的话,但对于陈云飞的命令,还是一丝不苟的执行,他立即安排局里几个最精干的警员陪着周铭。

    对此,周铭向陈云飞和赵安民道了声谢,陈云飞点头没有说话,赵安民则说是执行命令。

    随后周铭在几名公安的保护下走出了证券公司,由于今天股市暴跌,门口的股民也都有很多过激的行为,因此证券公司被迫紧急关闭了,现在周铭走出大门,立即引起了下面所有股民的注意。

    “看,证券公司里有人出来了,我们一定要他们给我们一个说法,一定要他们赔我们的钱,我们的钱绝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给他们骗走了!”

    随着这些一些断断续续的呼喊,所有股民都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推着一样朝周铭这边围了过来,这让旁边保护周铭的公安一下紧张了起来。不过周铭却示意他们稍安勿躁,然后周铭走上前去,周铭手里拿着话筒,这是罗韩给周铭准备好的扩音器,是利用证券公司原有的广播把话说给每个人听。

    站在台阶上,周铭看着下面股民们或愤怒或茫然的眼神,他也知道此刻不仅在二楼的办公室里,有陈云飞他们在关注着自己,或许在自己这辈子还没有去过的遥远的燕京,还有一位谭哥,还有中央那么多的领导人,他们的眼睛也都在关注着这里。

    自己既然站在了这里,就要拼尽全力!

    周铭这么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然后周铭深吸了一口气拿起话筒说:“各位股民朋友们大家好,我叫周铭,你们当中或许有人听说过我,我就是南江市政府的发展顾问,也是证券公司的顾问。”

    周铭的话音才落,下面立即有人喊道:“那就是你让证券公司骗了我们的钱吗?”

    这个人的话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没错,你快点让证券公司还我们钱,要不然我们今天在这里不会走的!”

    “大家请稍安勿躁不要着急,该是你们大家的钱就会是你们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周铭说,“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问大家,希望大家能共同给我一个答案好吗?”

    “这是一个我今天早上在农贸市场上听到的一个事情,”周铭说,“说是有一个店子在卖化肥,老板说他的化肥是全国最好的,能吸收两米地下的氮磷钾,能让水稻亩产八百斤,就算没有八百斤也至少能有七百斤。然后一个农民来买了化肥,并按照方法认真的施肥了,结果到了年末他的田里只有六百斤不到,结果他就来找店老板,要求店老板赔偿他损失的每亩两百多斤的产量。”

    周铭两手一摊又问:“这个事情让我感觉很困惑,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帮我评评理,觉得这农民的要求合理吗?”

    周铭的问题才问出来,下面就立即有人回答道:“那农民的要求肯定不合理呀!这水稻收成怎么样又不是由化肥决定的,怎么能找店老板赔这个呢?那农民的行为简直就是无赖呀!”

    听着下面给出的答案,周铭用力给大家鼓掌说:“你们说得太对了,我要为你们喝彩!”

    “从你们的答案,我可以知道你们大家都是很聪明,都是有很强的是非分辨的能力,更是善良和有道德底线的好人。”周铭夸赞道。

    “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们说这些吗?是因为我有一个强大的中国梦。”周铭说,“你们现在知道我是南江的发展顾问,但实际我是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我父母的工资非常低,为了供我上学,家里不仅花光了全部的积蓄,甚至还欠了亲戚朋友不少的钱,从那一刻开始,我就认识到,我必须改变家里贫穷的现状。”

    “但是要怎么去改变呢?”周铭自问自答道,“当时我遇到了一个在街边摆摊下棋的人,他说我既然是大学生,既然有这么聪明的头脑,完全也可以像他一样摆个不可能赢的残局在那里,再找个托,然后就可以骗那些自以为能解开残局人的钱。”

    随着周铭的讲述,下面几千人都陷入到了他的故事当中,大家都忘记了说话,而这时周铭突然大声问道:“但是我能这样做吗?不能,绝对不能!我是要赚钱改变家里的贫穷不假,但我却不能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因为我还是一个有良知和有道德底线的人!”

    周铭的话通过证券公司的广播传到广场上每一个人的耳朵里,让他们下意识的浑身一震,如同灵魂都战栗了一般。

    当即有人挥舞着手臂为周铭呐喊道:“周顾问你做得对!你是人不是畜牲,我们要赚钱但也要有道德底线,不能无耻更不能无赖!”

    听着下面的呼喊,周铭再一次鼓掌起来:“大家说得很好也说的很对,今天能在这里听到大家这样的心声,我感到非常欣慰,因为我们的国家现在或许还很贫穷落后,但只要大家是这样善良勤劳,我相信我们的改革开放一定能让大家都富起来的!以后大家都可以在家里看彩电,出门更可以开自己的小汽车,大家想不想要这样的生活?”

    “想!”下面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喊出了答案。

    “那么为了赚钱,大家像那个农民一样,去找店老板要原本不应该属于自己的钱,像那个摆残局骗钱的骗子一样不择手段的赚钱行不行?”周铭又问。

    “不行!”下面所有人又舞动手臂大喊道。

    周铭仍然问道:“为什么不行?虽然有些无耻无赖,但只要能赚钱不是很好吗?”

    “我们不是地皮无赖,我们有道德底线!”下面所有人呼喊道。

    周铭伸出双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周铭沉声说道:“那么回到我们大家今天最重要的问题上,我知道你们大家今天在这里都是因为股市的崩盘,但是请大家都仔细的看一下证券公司旁挂着的这块牌子,上面写的什么?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说股市是一个投资场,既然是投资,那就有投资成功和投资失败的风险,没有人能保证究竟赚钱还是亏钱,所以要买股票必须谨慎行事。”

    “这块牌子从证券公司成立伊始就挂在这里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看到了,但这都无所谓,因为我相信大家都是有道德底线的。”

    周铭深吸一口气最后说:“我知道你们今天在这里是因为你们亏了钱,想讨个说法,但是我们这里是股市不是银行,不论是证券公司还是市政府,都在反复的和大家强调股市会亏钱的这个概念,甚至在股市崩盘之前证券报都还发布了崩盘警告,你们却仍然不把他当一回事。”

    “现在股市真的开始崩盘了,你们真的亏钱了,你们就来找证券公司和政府的麻烦,要求证券公司和政府补偿你们了,你们不觉得你们这样的行为是和那个找店老板要赔偿的农民一样无耻,和那个摆残局骗钱的骗子一样为了钱而不择手段吗?你们都拍拍自己的胸脯好好想想,你们觉得你们这样的做法还有一点你们自己所说的道德底线吗?”周铭一句接着一句的拷问道。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