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说服
    周铭的话如同晨钟暮鼓一般在广场上回荡,整个广场上一片寂静,所有刚才还愤恨呼号的人们此时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一个一个呆呆的站在那里,只是愣愣的看着台阶上的周铭说不出话来。

    这种几千人同时突然的沉默不语,会给人带来一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在证券公司大楼的二楼,陈云飞杜鹏和罗韩都不自觉的趴到窗户边来,他们屏住呼吸,感觉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下面这番景象,等待着所有股民们的反应。

    此刻他们不管身份是什么,和周铭之间的关系怎样,他们心中都在反复念叨着同一个问题:他成功了吗?

    二楼的那些紧张,站在台阶上的周铭也同样非常紧张,毕竟自己不知道积了多少福报才重生这一次,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在这里倒下呢?就算这一次出手的是皇城一哥,就算他一出手就打在自己和杜鹏的命门上,就算自己再怎么有钱,算起真实身份不过就是个普通小百姓,自己也绝不会低头认输。或许自己上一辈子不尽人意,但这一辈子,不管什么事情,自己都必须一拼到底!

    不过想固然是这么想的,但有些事情还是必须听天由命,终归自己只是重生,不是各路伟人灵魂附体,自己只是比其他人更懂一些东西,但却也不可能掌握每一个人的思想。

    现在,自己已经尽自己所能了,从一个普通的化肥故事开始,到自己的中国梦,再到自己发家致富的手段,通过这些故事和言语,自己很好的调动了大家心中的那份良知,当然更重要的是在这些平淡的故事里,自己就已经带出了自己要说的内容。而最后自己那一连串的质问,更是在质问所有人的良知。

    自己不能不绕个弯子来这么做,因为这个时候下面股民他们的心理是非常脆弱的,要是自己上来就直接这么说,肯定只会激怒他们,让他们来冲击证券公司和党政机关,但是这样绕了个弯子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些股民他们会为自己的良知所拷问,相比直接上来说,会更容易让他们接受。

    而此时的安静,就是他们接受良知拷问内心挣扎的过程。

    十二月底的南江天气是有些凉的,但周铭站在台阶上,面对着下面沉默无声的几千股民,却感觉自己额头上的汗在不停的往外冒。

    就这样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人群中传来一声痛哭,有人喊道:“周顾问对不起,我错了!”

    听到这第一声喊叫,周铭才总算松了口气,因为周铭很清楚,在这种每个人的神经都紧绷到了极限的时候,只要有一个人带头,那就会像星星之火一般,瞬间形成燎原之势。

    果不其然,当有了这第一声哭喊以后,广场上接二连三的迅速响起很多的认错呼喊,当然这里面也不是没有一些人也想试图顽抗,在人群中想喊着‘不要相信这些官僚,我们就是要政府和证券公司赔偿’的话,但这些话很快就淹没在了其他人的喊声里,甚至还有些人主动唾弃这些,骂他们是贪得无厌的无耻之徒!

    周铭到了这时才真正把心全放下了,看来自己的估计不错,在刚才那么大的心理压力下,恐怕就连陈云飞那样的人物都会感觉压力沉重,一般人肯定顶不住这么大压力的,那么这个时候一旦有人脑袋里的那根弦崩了,他的情绪很快就会传染给其他人,最后达到统一思想的目的。

    如果要说这个时候唯一的区别,就是看在这股压力下最后会让他们哪股情绪爆发了。

    看来自己还是赌对了,还是善良的人居多。

    周铭在心里暗叹这么一句,虽然不知道事实是不是这样,但至少不枉费自己之前做的整整一个章节的铺垫。

    周铭这时也终于可以把心放回肚子里了,也直到这时周铭也才发现自己的背上都是冷汗,可想而知刚才周铭心里的压力有多大,不过好在背负这个压力还是值得的,周铭总算又闯过这一关了。

    长出一口气,周铭再次举起话筒说:“各位股民朋友们,我知道股市崩盘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一个噩耗,谁也不愿意听到这样的消息,但这就是市场规律,就像西方国家永远逃不过经济危机一样。”

    “当然,我们和那些西方国家并不一样,”周铭说,“我们的证券公司才成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面各支股票也都是从几块钱几十块钱涨起来的,尽管今天我们的股市崩盘了,但如果从这一个月的情况来看,我们大多数的股民朋友们都是赚了很多的钱的不是吗?如果这么算的话,大家没有赔一分钱不是吗?”

    “那么既然没有赔钱,你们却在这里要求证券公司和政府赔偿,不是很没有道理吗?”

    周铭又说,在周铭的言语下,底下几千股民都羞愧的低下了头,但周铭接着又说:“我是很理解大家想赚钱的急切心情,其实我也想赚钱,谁会不想赚钱呢?可我们毕竟还是有道德有良知的不是吗?我们是要赚钱,可也更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能胡搅蛮缠更不能无理取闹好吗?”

    “请大家放心,股市的问题证券公司会和政府一起尽快解决的,不完善的地方会想办法尽快完善的,尽可能不会让大家亏钱的。”周铭说,“现在请大家在公安民警的带领下,有秩序的离开好吗?不要在这里闹事。”

    随着周铭的话语,下面的股民开始一点一点的离开了广场,看到这一幕,周铭才完全放下了心。

    不过周铭也并没有着急离场,而是一直站在台阶上目送股民们慢慢离场,等到下面的股民都走得差不多了他才返身离场。

    走进证券公司,周铭回到办公室,才来到门口,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杜鹏就兴奋的跑出来抱住了周铭嚎叫起来:“周铭你这家伙简直太厉害了,居然连下面那几千人都能说服了,让人不服不行呀!”

    周铭甩开杜鹏走进办公室,里面的情况也都是一片欢天喜地,每一个人都像中了彩票一样的兴奋,毕竟他们刚刚见证的简直就是奇迹呀!不过面对制造这个奇迹的主角周铭,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崇拜。

    赵安民来到周铭面前不好意思的对周铭说:“周顾问很抱歉,之前我说的话没怎么经过大脑,说的重了一点,还望周顾问不要见怪。”

    周铭则说:“不要紧的赵局长,我这个人没那么小心眼,而且赵局长你本身也是为了解决事情,当时的心情我能理解的。”

    赵安民对周铭的大度道了声谢:“不过周顾问你刚才真的是太了不起了,下面几千情绪激动的股民,你居然说安抚就安抚下来了,你这简直就是挽狂澜于即倒的伟人呀!”

    周铭对此哈哈一笑道:“赵局长你可千万别这么夸我,相比你说的这些,我还是宁愿不要出这些事的好。”

    “那是,平安才是福嘛!”赵安民说。

    相比赵安民,罗韩尽管也兴奋,但却平静许多,怎么说他也是见证过周铭在港城大学的讲堂里,几句话说服数百愤怒学生的人,所以他会比其他人都能清楚周铭在演讲上面的天赋,还有他的人格魅力。

    可就算是这样,罗韩此刻也是非常激动,他来到周铭面前说:“周顾问,您实在太了不起了,刚才这一幕绝对是能载入史册的呀!”

    周铭却笑道:“如果这一幕能载入史册的话,那么你罗副总也是跑不掉的。”

    周铭最后来到陈云飞面前说:“陈省长,我没有辜负你对我的信任,成功的解决了这个事情。”

    “好哇!这实在是太好了!”陈云飞拍着周铭的肩膀道。

    陈云飞这个动作让一旁的彭秘书瞪大了眼睛,作为陈云飞的秘书,他很清楚陈云飞的这个动作代表着陈云飞此时心情的激动。

    陈云飞也不能不激动,因为今天的这个事情,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他是南江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一旦今天出事了,其他人或许还能想想办法,但他作为绝对的第一领导,是没有一点转圜余地的。

    当然,由于事情的特殊性,再加上自己能多活动活动的话,自己并不会被撤职,只是会被调离南江,但就算只是这样,也是让他完全不能接受的。试想他从中央下放到地方,在陆雄手底下当了这么长时间的老二,现在好不容易熬出头了,还是常务副省长兼任的市委书记。

    这无疑是相当有发展前途的,要是就在自己好不容易能大展拳脚的时候,因为这么一个事情被调离了南江,那绝对是他抱憾终身的事情。

    原本陈云飞都已经联系武警中队,准备用点非常手段了,却没想到周铭出去只是三言两语就解决了这个事情,怎么能让他不激动呢?此时陈云飞要不是顾及自己常务副省长的身份,他也都想为周铭叫一声好了,只因为周铭这个事情做的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陈省长,之前我不相信你是部队出身的,但现在我信了,因为你这下手太重了。”周铭故意叫苦道。

    陈云飞和其他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