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过度时期
    周铭和唐然在叹早茶,这是南江乃至整个岭南省的一种传统习惯,在茶桌上,唐然一边喝着豆花,一边翻着报纸,高兴的对周铭说:“铭哥哥你太棒了!你看好多报纸上都在说你呢!说你是当代鲁迅,说你的话都是震撼人内心灵魂的,你是带着所有人睁开眼睛看世界的伟人呢!”

    听着唐然崇拜自己的话语,周铭笑了笑,昨天股市崩盘,几千股民集会在证券公司门口的广场上,这样的大事件,连中央都惊动了,这里面固然有很多其他因素,但自己也是想低调都低调不下来了,因此今天一早报纸上铺天盖地讲的都是这个事情,而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劝退所有股民的自己了。

    周铭把服务员刚上上来的虾饺推到唐然面前说:“好了,你也别看这些报纸上胡说八道,这都是那些记者自己在小黑屋里冥想出来的。”

    “可是我觉得他们说的真的很对,铭哥哥你就是很了不起嘛!”唐然说着,突然变得有些沮丧,“只是好可惜我当时没在现场,看不到铭哥哥你的样子。”

    “你在现场有什么好的?这又不是庙会什么的,那可是几千愤怒的股民呀!要是一个没处理好可是会造成暴动的,我可不敢放你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周铭说。

    唐然却说:“我相信铭哥哥,只要有铭哥哥你在那里,什么困难都能迎刃而解的。”

    周铭愣了一愣,面对唐然无条件的坚信,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岔开话题道:“不说这个了,对了然然你父母那边都及时从股市里撤出来了吧?”

    唐然嗯一声点头说:“铭哥哥你说了我就马上让父母把股票都卖出去了,那时其他亲戚见我爸妈卖股票,还笑话我们,现在他们可都后悔得要死了!”

    在上个礼拜最后的两个交易日,周铭就告诉唐然说股市要崩,让唐然说服父母赶紧把股票全卖出去,同时还让唐然告诉他们一起买股票的亲戚,让他们也都一起卖掉股票。不过那时股票的涨势很好,她家里那些亲戚和昨天证券公司门口那些股民一样,都不相信股票会跌,所以都不肯卖,甚至还笑话唐然和她父母,结果这周股市开市直接崩盘,他们就把肠子都给悔青了。

    据周铭所知,昨天虽然因为门口集会的原因,证券公司暂时休市了好几个小时,但昨天一天下来,整个股市还是暴跌了超过百分之四十。

    可以说就昨天一天,所有人手里的股票就生生掉了将近一半的价值,就算明知道这个价值是最初股疯那段时间涨起来的,但这么突然就掉了价,还是会让人感到肉疼不已。

    周铭宠溺的揉了揉唐然的小脑袋说:“他们不卖都是因为他们不懂嘛,上个礼拜股票还那么赚钱,谁愿意卖呢?所以你也别笑话他们。”

    唐然摇头说:“我才没有笑话他们呢,我很乖的。”

    “那就好,不过我也要交给你一个任务。”周铭说。

    “铭哥哥你说,我保证努力完成任务!”唐然放下筷子坐直了身子坚决的说。

    看着唐然的话周铭无奈的笑了一下,周铭明白唐然的想法,她一直觉得她作为自己的女朋友,却一直没有给自己任何帮助,现在猛然听到自己有任务给她,她当然很高兴了。

    “是这样的,待会你去证券报社拿点最新印刷的股票介绍报纸,拿给你父母还有其他亲戚朋友看,那上面会有告诉股市的基本规则,和对股票的基本介绍。”周铭见唐然好像有点不高兴,就接着说道,“然然你可别小看了这个任务,这可是要改变大家对股票认识的第一步,也是很重要的一步!”

    周铭这话倒是没有忽悠唐然,在经过了这一次股市崩盘以后,大家对股市的定位肯定是要经历一个重新认识的时期,这个时期所有人的头脑相对清醒,只要能把握好这个时期,那国内股民的心态就能逐渐走向正常和成熟。但这个过程光靠证券公司和政府的宣传肯定不够,更多的还是要靠大家口耳相传的,因此如果能借助唐然从她这边开始,把股票的知识传播开来,一传十十传百,就能慢慢的让大家都理智一些了。

    经过周铭的解释以后,唐然这才重重的点头说:“好的铭哥哥,我保证完成任务!”

    “我当然相信我的然然,那我们现在快吃,待会还要送你去证券报社,我也还要去市委那边一趟。”周铭说。

    最快速度吃完东西,周铭和唐然离开茶楼,周铭先送唐然去了报社拿报纸,然后周铭自己开车来到了市委。

    还是和以前一样,陈云飞的秘书在门口等着周铭,见到周铭过来彭秘书上来和周铭问好,还夸周铭道:“周顾问你现在可是咱们南江一等一的红人了,各大报纸上的头条可都被你霸占了。”

    “彭秘书可别这么说,昨天要没有公安和证券公司其他同志的帮助,光凭我一张嘴也是没办法的,别的不说,就单说没有公安干警在那里,指不定我才一出现,那些愤怒的股民就会上来把我撕成碎片了,那样我哪里还有什么说话的机会呀?”周铭说。

    “周顾问还是一如既往的谦虚,”彭秘书说,“不管怎么说,如果没有周顾问,昨天的事情也总是没那么好解决的,陈省长可是对你大肆褒奖的。”

    “彭秘书不要夸我了,我真的会骄傲的,”周铭说,“对了彭秘书,我今天早上接到传呼,说是今天的会议有新安排?”

    彭秘书点头说:“是的,原本昨天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今天市委市政府就必须召开会议,来总结股市建设上的得失,不过今天早上中央那边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杨老和董主席要来听取工作汇报,由于时间冲突,原本的会议不得不推迟,先开始杨老那边的电话会议。”

    “杨老和董主席的电话会议?”周铭惊讶的说,他也不能不惊讶,实在这个两个人物太大了,杨老就不用说了,那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现在国家的实际领导核心,而董主席则是国家主席,是中央名义上的一号人物。

    一个是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一个是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周铭就算再怎么不懂政治,也能想到这绝对是中央的两大巨头了,那么这两个人物一起召开电话会议,也注定了这个会议绝不简单。

    一边聊着,周铭一边跟着彭秘书来到了接待室,彭秘书对周铭说:“现在会议室那边正在进行电话会议的准备工作,周顾问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准备好了我再过来请你。”

    周铭并不是机关人,但通过一些了解,也知道和中央领导人这种级别的电话会议,都一定要经过加密的,也要确保线路的畅通,以及做其他方面调试的,还要配合中央领导人的时间安排等等,总之不会是像普通人那样随便拨一个号码直接说话就行了的。

    推开门走进接待室,周铭见还有一个人也等在这里,这个人就是证券公司的第一副总罗韩。

    罗韩见周铭进来,马上起来向周铭问好,周铭点点头然后让他坐下来,周铭自己也走过去坐下,转头对罗韩说:“没想到连罗副总你都邀请参加了,看来中央对证券市场的建设真的很重视了,需要通过罗副总你了解股市崩盘的最详细情况。”

    “是的,今天早上彭秘书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就让我准备好关于昨天股市崩盘的详细资料了,包括一些数据和其他的文件。”罗韩说。

    周铭看着罗韩的样子问他道:“罗副总你好像很紧张啊?”

    罗韩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周铭说:“说出来不怕周顾问笑话,我这是第一次参加这种级别的会议,虽然只是和中央领导人的电话会议,但想到待会要和国家领导人对话,我就感到非常紧张。”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周铭说,“和国家领导人对话,就算只是电话会议,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的,我之前也才参加过一次这样的会议,我那时的情况不比你好多少,哪能笑话你什么?”

    周铭随后拍拍罗韩的肩膀说:“不过你这么紧张可不行,放轻松一点,否则待会要是在领导人面前说错话可就麻烦了。”

    “对,周顾问您说的很对,我不能紧张一定要放松。”

    罗韩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拼命的吸气呼气,周铭知道他这是在放松自己,但看在眼里,周铭怎么都觉得他好像更紧张了一点。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随便他了,毕竟是要参加国家领导人的电话会议,要想那么容易放松是根本不可能的,国人不管是官员还是平头百姓,骨子里那种等级划分是没那么容易克服的,就算自己前世过了那么多年,在第一次参加杨老电话会议的时候,不一样很紧张吗?

    在接待室里过了才十来分钟,彭秘书就过来敲门告诉他们说会议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可以过去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