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杨老和董主席
    周铭和罗韩跟着彭秘书来到会议室,他们在会议室里等了没一会,其他市委官员就依次过来了,周铭和罗韩主动站在门口给每一个官员打招呼。

    这些官员也很热情的和周铭打招呼,夸赞周铭道:“周顾问可真是了不起的人物呀,在那样的情况居然能说退几千股民;也多亏了周顾问这个事情才能这么安稳的解决,如果不是周顾问安抚住了广大股民的情绪,那我们南江可就要发生大事了,周顾问真是稳定我们南江的英雄。”

    一个一个官员都是发自真心在称赞周铭,因为他们清楚如果不是周铭的那番演讲,要是真让那些股民的情绪爆发出来,不管是冲击了证券公司还是冲击了党政机关,都是很让人头疼的大事。

    到时候上面问责下来,他们这些市委官员搞不好就要被丢出来问罪,这是谁也不愿意见到的,现在周铭能一番演讲安抚住那些暴躁的股民,对他们来说绝对是最好的结果。尤其周铭还不是官场里的人,他就算有再大再多的功劳,最后也都会算在他们头上,这更是让他们心花怒放的。

    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此刻就愿意不吝用任何语言来称赞周铭。

    作为市委书记和市长的陈云飞是最后入场的,他坐下以后先是对周铭点了一下头,然后照例由市委秘书长点名,确认人齐了以后陈云飞说:“同志们,本来今天我们是要开会探讨我们证券市场建设得失的,但今天早上接到了中央来电,杨老和董主席要开电话会议听取我们证券工作的结果汇报。”

    这个时候,彭秘书小声提醒陈云飞说中央的信号接过来了,陈云飞停下了说话,随后电话的声音打开,过了一会杨老那很有特色的口音传出来:“南江的同志们大家好。”

    这边则是陈云飞带头向杨老和董主席问好,杨老那边没有绕弯子直接就问:“云飞同志,昨天股市崩盘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啦?股民的情绪都安抚好了没有?”

    陈云飞马上回答说:“幸不辱命,昨天的事情虽然情况非常严重,甚至股民的情绪一度到了崩溃的边缘,但在我们南江市委市政府所有同志的集体努力下,还是把事态控制住了,所有的股民都被劝退回家,现在各辖区的居委会正在积极配合各片区的民警做好各个股民的情绪安抚工作,所有股民的情绪都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思想沟通,大多数股民的情绪已经得到稳定,极少部分极端的股民,我们也都指示严密监控起来。”

    杨老恩了一声说:“云飞同志这个事情处理的很好嘛,还有其他南江的同志,都值得表扬。但是现在尽管情况已经得到了控制,你们仍然不能放松警惕,在现在改革开放的这个关键时期,我们一定要确保社会的稳定,只有稳定才能给发展创造空间。”

    “杨老所言极是,我们一定谨记杨老教诲,把稳定发展放在所有党政工作的第一位!”陈云飞说。

    杨老又说:“云飞同志,尽管稳定工作是很重要的,但是在经济发展这一块也不能放松呀!我还是当初那句话,只有稳定才能发展,发展才能保稳定,我们搞改革开放一定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可不能抓一手放一手,硬一手软一手,这样的结果只能是两手都抓不好。”

    这边陈云飞连连点头说是,杨老那边又问:“现在股市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陈云飞回答说:“杨老,股市那边昨天一天整体下滑了近一半的价格,由于这是之前股价泡沫造成的正常结果,因此今天在开市以后虽然股价仍在下跌,但在证券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后,已经有效的控制了跌幅,昨天那样的暴跌情况不会再出现了。”

    “那损失呢?”那边董主席突然插话问道,“就算是正常的下跌,作为人民政府,我们也不能让老百姓亏损。”

    听到董主席的话,周铭心下一跳,感到有些惊讶,因为在杨老和陈云飞谈话的时候,他突然插话进来,这是很奇怪的。

    要知道,杨老现在是国家真正意义上的领导核心,董主席哪怕名义上是国家一号领导人,但比起杨老还是差了一头才对,他怎么能抢着说话呢?这就像是在市委会议上,市委书记的话还没有说完,市长怎么能抢着说话呢?这是最基本的官场规则呀!

    这个规则连自己这个一天都没在机关工作过的人都明白,董主席贵为国家主席,不应该不明白才对。

    既然是这样,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董主席不满自己现在和职务不相称的地位,他想要挑战杨老的权威!

    作为重生者,通过后世解密的一些文件和其他一些渠道,周铭对这个年代中南海内部的高层政治斗争有一定的了解,尤其是杨老和董主席的斗争,为此还闹出了很大的事情。尽管大多数消息被封锁了,但在后世无孔不入的网络面前,还是会有很多消息被漏出来了。

    看来董主席对扶他上位的杨老的不满,现在就已经被摆到台面上了。

    周铭在心里说道,对于这个猜测,周铭并不感到惊讶,毕竟董主席都已经上到这个位置了,要说不想彻底掌握权力,那才让人看不懂了。

    说起来一个人身居一号位置却掌握不了真正一号位置的全部权力,还要低人一头,这个情况是很奇怪的,但在某些特殊的政治环境下却能产生。

    但无论是什么政治环境产生这样的结果,身在一号位置的这个人,都不会愿意低人一头,这位董主席就是如此。

    只不过这位董主席的政治智慧相比杨老,显然还是太嫩了点,这么早就公然挑战起了杨老的权威,这么着急;而那边杨老就要稳重很多,面对董主席的挑衅,他根本不予理会,只是默默隐忍着,慢慢积蓄着力量,一年以后直接把这位不听话的董主席给轰下了台。

    当然那个事情有意外,但更多的则是董主席的政治智慧和政治手腕比起杨老还差得太远。

    至于董主席会这么做究竟是当上了主席以后自信心膨胀了,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周铭不得而知也不想去了解,对于周铭来说,他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赚钱,低调的当一个资本家,不想参与到任何政治活动当中去。

    只是这个时候的周铭并想不到,不想参与任何政治斗争的他,未来竟然成为了影响中央政治平衡的重要因素。

    这边周铭在想着中央的事情,那边陈云飞则回答道:“请董主席放心,证券公司这边已经想尽一切办法减少股民的损失了,根据证券公司传来的数据显示,绝大多数股民他们的本金都是没有亏损的,损失的只是一部分通过股票升值所赚来的钱。”

    周铭看了陈云飞一眼,他这个回答显然只是单纯的回答,完全对董主席抢话说浑然不觉一般。

    周铭对此心下笑了:看来陈省长是个聪明人,像杨老和董主席这样的神仙打架,自己还是能不参与就不参与的好。别看他是常务副省长南江市委书记市长,掌管一市大权,但面对金字塔顶端那种级别的权力斗争,他还是跳起来都触摸不到的,所以还是老实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那边董主席在听到了陈云飞的答案以后说:“这还不够,云飞同志你要记住,我们搞改革开放的目的就是要让全国人民都富裕起来,你们南江更是改革开放的窗口,是全国的典范,所以不能看着这些钱是股票升值的钱,就不当一回事了,毕竟这也是老百姓合理合法赚来的嘛,我们作为党员干部,理应帮老百姓守护好这些钱。”

    “我明白了董主席,我会指示证券公司尽快想办法抑制股市的下跌,尽可能多的保住老百姓的钱。”陈云飞说。

    董主席哈哈笑道:“这样就很好嘛!我们作为党员干部,三心二意不行,半心半意也不行,一定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才行。”

    陈云飞说我记住了,然后董主席又说:“云飞同志,我听说当初在建立证券公司的时候,有很多同志曾经去港城考察过,但是咱们的股市建设却并没有完全按照港城那样去搞,是这样吗?”

    陈云飞点头说:“是这样的董主席,当初在建设证券市场的时候,我们考虑到自身环境的特殊,我们这里的体制也和港城那边完全不一样,因此我们只能选择一点一点的尝试,先把基本的规则和制度引进过来,结合我们自身的特色先搞起来,其他的再慢慢调整。”

    董主席听了以后说:“云飞同志这我可就要批评你了,本来改革开放就是要大刀阔斧有点魄力才行,云飞同志你作为南江市委书记更是要当改革的急先锋才对,怎么能像小脚女人走路一样慢慢腾腾呢?如果因此错过了发展时机,我们如何向全国人民交代?”

    “我明白了董主席,我下次一定注意。”陈云飞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