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对不起我只想赚钱
    “听说这一次处理股民情绪的最大功劳是一位叫周铭的小同志对吗?是他一个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安抚住了那些股民。”

    电话那边董主席突然问,周铭感觉到一下子整个会议室的目光全都被吸引到自己身上来了,这让周铭有点没想到,毕竟这个事情是昨天才发生的,今天董主席就在会议上点自己的名了,看来中央那边不管是哪一系的人,他们都是对证券市场建设非常重视的。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从全球角度来看,证券市场是一个资本大量集中的一个地方,如果能让这个市场活跃起来,那不仅能带活一个国家的经济,更是每天都能为国家贡献巨量的财政收入。

    周铭还记得自己在后世曾听说光股市一天就能为国家贡献超过一个亿的税收,这么大的一个数额无论谁听了都要咋舌。现在国内证券市场才刚刚起步,每天的交易量还很少,但只要有眼光的人就能看出这个市场的无穷潜力,也难怪前世的时候,股市一出事,中央马上就采取手段成立证监会,把一些权力收回中央了。

    陈云飞回答了一句是的,董主席又说:“那这位小同志现在也在这里吧?我想听听他的想法。”

    董主席一句话让会议室里又惊讶了起来,所有人都嫉妒的看着周铭,他们都想不通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上一次杨老这一次董主席都是点了周铭的名,他究竟是有什么魔力?

    在所有人的羡慕嫉妒恨中,周铭讪讪的对着话筒说:“董主席您好,我是周铭。”

    面对周铭,董主席也不客套,直接问他:“听说你是南江市政府的发展顾问,还是证券公司的主要创建者,那你对这次股市崩盘有什么想法?”

    “董主席,我个人的意见和刚才陈省长的看法是一样的,我也认为这次股市崩盘是由于广大群众不懂股市,不停的买股票,造成股市泡沫到达顶峰以后的正常反应,就像前不久从美国开市蔓延到全世界的股灾一样,都是市场的必然结果。”周铭回答。

    董主席那边沉吟了一下然后说:“就算是市场结果,我认为通过一些规章制度,还是可以技术性的减小广大群众的损失。”

    周铭说:“是这样的董主席,事实上我和南江证券公司的罗副总就一直在讨论在未来的证券市场上增加一些新规定。”

    “哦?是什么规定?”董主席那边来了兴趣。

    “就是实行股票的涨停和跌停制度,”周铭说,“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制度来限制股票每天的涨幅和跌幅,这样就可以很好的限制股市上的过度投机,也可以有效的避免当股灾来临时普通股民的损失过大,因为股票最大的跌幅是有上限的,普通股民完全可以在发现股票大规模下跌以后来得及卖出手中的股票而不至于太大亏损。”

    说完周铭想了想又说道:“当然要是实行了这样的制度以后,股市的增长也会被束缚在一定范围内,简单来说,就是如果某一行业的股份公司突然形势大好,这个公司的行情也不能立即从他的股票上体现出来。”

    “有舍才有得,有得必有失嘛!”董主席那边说,“我认为这种涨停跌停的制度是很好的,尽管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经济的发展速度,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却是一种对市场的保护,毕竟要是任由投机行为发展下去,要是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来一次这样股市崩盘的话,那就很不好,成竭泽而渔了。”

    “涨停跌停的制度很好,但究竟该控制在多少范围内呢?”董主席又问。

    “我们暂时定的是十个百分点的涨停跌停,如果有出现财务或者其他状况的公司股票,则涨停跌停减半,”周铭回答说,“这个涨幅是相较于上一个交易日的闭市价格,是我和证券公司的同志计算过,这个幅度是相对较好的辅助,既能有效的控制股市崩盘,也不会对经济发展造成太大的影响。”

    董主席高兴道:“这个做法非常好,既不固步自封也不冒进,这也是吸收了国外的先进经验吗?”

    周铭回答说:“是的董主席,国外早期在他们证券市场不成熟的时候,也实行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涨停跌停制度,已经被证明了是一种有效应对投机行为的制度。”

    “很好,”董主席说,“那么除了涨停跌停制度呢?还有其他的制度吗?”

    周铭想了一下说:“我们还准备了一种t+1的交易制度,t就是指的交易登记日,简单来说就是今天买了股票必须放在手里,至少要等到下一个交易日才能卖出去。”

    “这是为什么呢?”董主席好奇的问。

    “这也是为了防止投机,”周铭说,“我们在对之前股疯那段时间的交易分析以后,发现有很多股民都在投机,他们经常今天早上买,然后等到股价涨到顶峰了马上又卖出去,等到股价有所回落了或者有其他动静了,他们又会出手马上再买回来。”

    周铭说:“我认为这对于大多数股民来说是很不公平的,因为不是每个股民都会每天没事做就蹲在证券公司门口看行情,大多数的股民还都是有自己工作的。”

    “如果任由这些股民每天蹲在证券公司看行情,这样不仅会让他们失去工作,更会造成严重的治安隐患,”周铭举例说,“昨天的事情就已经能很好的说明了这些投机股民的情绪是很暴躁的,因此我们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要解决我们认为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推出这个t+1的交易制度,今天买了至少明天才能卖,这样就能有效的减少投机行为,反正今天也卖不了了,大多数股民就不用时时刻刻守在证券公司门口看行情了。”

    董主席那边马上拍手为周铭叫好道:“你这个小同志的想法非常好嘛!思维很活跃,也能和国际上接轨,改革开放就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听着董主席的夸赞,周铭心里其实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毕竟自己说出来的这些想法并算不上是自己的创意,而是来自后世大家都知道的股市制度,那时候国内股市已经日趋成熟,这些制度也是一代代证券人摸索出来的,肯定最符合国内的情况。

    不过接下来董主席的一句话却让周铭心头一跳,董主席说:“那周铭小同志你有没有兴趣来国务院工作呢?国务院准备专门成立一个机构,总体调度全国证券市场的发展。”

    董主席这句话让会议室内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么一番话,董主席居然邀请周铭直接去国务院任职了,这完全就是一步登天的好事呀!不论最后任命的职位究竟是什么,但终归是掌管全国政权市场的机构,总不会差到哪里去,更重要的是只要他再一下来,那就是挂着钦差身份的了。

    这个事情要搁其他人身上,肯定会是欣喜若狂的,但周铭听到这个话,却感觉自己非常头疼。

    原因无他,周铭很清楚这位董主席按照正常的历史轨迹在中央都蹦跶不了两年了,自己跟着他不是找死吗?

    于是周铭对董主席说:“董主席,这……不好吧?我非常很感谢董主席对我的肯定和信任,但我现在手底下是有企业的,如果有了官位,我很容易会犯以权谋私错误的,陈省长就经常批评我是一个只知道赚钱的资本家,所以我觉得我还是安安心心做企业会比较好,不要污染党政单位了。”

    如果说之前董主席招揽周铭的话还只是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话,那么此刻周铭的回答简直就是没法想象。

    周铭拒绝董主席了?他怎么会拒绝?为什么要拒绝?他难道不知道这是多么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吗?

    所有人此时都要抓狂了,他们想不通周铭怎么就会拒绝这样一个机会。

    这些人会这样想,完全是因为他们看不清形势,如果是其他领导人邀请,周铭会考虑一下,毕竟红顶商人是天生要比普通人更有优势的,尤其在国内这个大环境下,但是董主席,那就算了吧。

    尽管董主席贵为国家主席,但周铭实在不对他抱什么期望,首先是历史的结果摆在那里,其次就从刚才接触董主席以后的感觉,周铭也并不看好他。

    别的不说,单说刚才这一通电话下来,董主席这么抢了杨老的风头,杨老作为中央现在实际上的领导核心,却是一言不发的,这样的情况难道你董主席就不感觉自己的后脊梁骨在发凉吗?还在这里滔滔不绝的说这说那,难道真以为自己已经把杨老给压下去了不成?

    真不明白这位董主席是怎么想的,按理来说他能坐到这个位置,怎么都不应该是个心浮气躁的人才对,可怎么会?

    这点周铭弄不明白,不过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从刚才董主席的话来看,他是有全盘西化意思的,这显然和杨老乃至全党定下的步调不一致,他这是要抛弃很多东西的做法,不可能得到太多的支持,这些都是他最后失败的伏笔。

    当然了,董主席最后要失败那也是一年以后的事情,现在他还是国家名义上的一号领导人,周铭不可能和他起任何冲突,只能这样小心翼翼的说话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