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曹总
    和陈云飞聊完,周铭离开会议室,来到楼梯口却见罗韩正等在这里,罗韩见周铭走过来,他激动的上前对周铭深鞠一躬道:“谢谢周顾问,让我居然有机会参加这种级别的电话会议,我此生无憾了!”

    周铭对此则笑着摆手说:“你这谢我做什么?严格来说这和我可没有什么关系,是你自己在证券公司的工作成绩突出,陈省长才会邀请你过来参加今天这个会议的。”

    周铭接着又说道:“而且你这就此生无憾了?那也太早了一点,还是说你以后不打算再对证券公司的工作和制度进行改进了呢?”

    罗韩连忙摇头说:“当然不是,今天我有幸参加了这个会议,并且聆听了杨老和董主席两位国家领导人的教诲,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工作,来回报中央领导对我们的鼓励和信任。虽然今天是通过电话广播,但对我来说,杨老和董主席就像是在我面前一样。”

    看着罗韩那副眼睛放光身体紧绷的激动样子,就好像是电视里面一个平头小百姓突然接到了皇帝的召见一般。

    不过周铭并没有笑话他什么,因为周铭知道每个人的想法观念不同,尤其是这个年代的人,在父母观念的影响下,他们多多少少都存在一些封建等级观念的,这一次还是参加国家领导人的电话会议,这个机会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他自然激动得要死了。

    “好了,既然罗副总你觉得今天参加的这个会议很难得,那你就好好把证券公司的制度完善起来,让以后股市崩盘这种情况尽量减少就好了。”周铭对罗韩说。

    罗韩闻言立即挺起胸膛对周铭说:“请周顾问放心,我一定会把工作做到最好的!”

    “罗副总是我们南江证券的第一人,这个工作态度当然是没问题的。”周铭拍拍罗韩的肩膀说,这个动作原本应该是领导夸奖下级时的表现,不应该出现在周铭和罗韩的身上,但这时周铭做出来却非常正常,就连罗韩那边也没有任何不对的反应,一切都是很自然的。

    “不过罗副总在这里等我是有什么事吗?”周铭突然问罗韩道,“罗副总大忙人一个,总不会在这里专门和我表达一下你内心激动的心情吧?”

    罗韩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周顾问过奖了,周顾问是两位国家领导人都看重的伟大人物,我在这里等周顾问也是应该的,而且我哪里能说得上是忙呢?我的一切工作都是有周顾问您的指导才能完成的,一旦有什么事情更是要请周顾问您来解决,真正忙的应该是周顾问您才对。”

    周铭大手一挥对罗韩说:“罗副总咱们之间就没必要客套了,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被周铭一语道破,罗韩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点头说好:“周顾问是这样的,不知道您今天晚上有时间没有?我们南发展银行的董事长和证券公司的总经理,他想要约您一起吃个饭。”

    “你是说那位曹建宁曹总?”周铭问。

    罗韩回答说就是他,这个答案让周铭很是惊讶,说起这位曹建宁周铭是知道的,可周铭的知道也就仅限于知道这个名字而已了,因为这个人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周铭别说和他打交道,了解他的性格什么了,就是连面都还没有见过一次。

    这不能不说是个传奇了,尽管他是南发展银行和证券公司两边的一把手,但不管是当初去港城考察也好,还是后来发生那么多事情也罢,这个人始终都没有出面,所有的事情都是罗韩这个第一副总一个人在做。就算是周铭有后世的记忆也一样,在后世对这个年代的大多数记载里,也都只提到了罗韩这个第一副总,却几乎没有提过这位曹建宁,以至于让人怀疑究竟有没有曹建宁这么一号人物。

    可就是这么一个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人,他却牢牢坐着南发展银行和证券公司两边的第一把交椅,就算周铭重生回来改变了那么多事情,甚至还让证券公司提前出来了,这个曹建宁居然还是总经理。

    现在这么个从来都只有一个名字的人,居然要约自己吃饭,这让周铭不能不惊讶。

    罗韩当然也明白周铭的惊讶,他给周铭解释说:“周顾问,我知道您并不了解这位曹总,其实我对他了解的也并不多,只有一点是最重要的,这位曹总,他是曹英华的小儿子。”

    听到曹英华这个名字,周铭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响亮了,响亮到只要说起新中国的历史,他就无法被绕过去。

    曹英华曾被授予国家最高的元帅军衔,甚至就是现在国家实际的领导核心杨老,在提起曹英华的时候都说是恩重如山的,可以说如果没有危难时期曹英华的帮忙,或者说后来不是曹英华在背后鼎力支持杨老,杨老别说执掌权力,搞不好连再回到中央都很困难了。

    不仅如此,在改革开放以岭南为窗口,在南江这里设经济特区这些国策的制定上,曹英华也是很大一个原因,因为曹英华就是岭南人。

    知道了这一点,那么很多疑问就变得豁然开朗了。

    首先要说岭南第一世家,绝对是非曹家莫属,曹家不仅在中央威望很高,在岭南省更是直接掌握了军政大权,就是华少那些人,如果见到了曹家的嫡系子弟,都只能老老实实的,不敢有一点造次。

    不管说曹家在岭南的发展是不是有某些政治交易在里面,但是曹家在岭南的影响力都是毋庸置疑的,既然如此,曹建宁作为曹英华的小儿子,家族的影响,在红二代身上的体现可比后世那些红三代要直观多了,这样一来,曹建宁牢牢把住南发展银行和证券公司两边的头把交椅,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想到这里,周铭对罗韩说:“罗副总你这事情做得可就不地道了,咱们南发展银行和证券公司有一位这么厉害的掌门人,怎么都从来没有听你介绍过呢?”

    罗韩连忙向周铭道歉道:“周顾问我很抱歉,不过这都是曹总他不让我说的。”

    当然周铭也并没有真正责怪罗韩的意思,毕竟周铭也对这些红色世家有一定的了解,知道这些红色世家大都不愿意暴露在世人面前,因此他们都会通过家族操作,封锁很多关于自己家族的消息,罗韩也是从机关单位里出来的,明白机关的纪律和一些规则,在曹建宁的事情上,他必须牢牢管住自己的嘴巴。

    不过今天由于是曹建宁主动请周铭吃饭,双方是要见面的,罗韩才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周铭。

    “没关系的,罗副总你不要这么紧张,我也没怪你什么。”

    周铭安抚了罗韩两句,然后就离开市政府大楼,周铭联系了杜鹏,找他去茶楼喝茶。

    到了茶楼见到杜鹏,周铭张嘴就问:“杜鹏你知道曹建宁这个人吗?”

    “我知道,他是曹英华爷爷的小儿子。”杜鹏点头说,“周铭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周铭笑笑说:“还记得我们之前曾经纳闷过为什么罗韩始终是第一副总吗?因为那个总经理,就是曹建宁。”

    “啥?不会吧?”杜鹏惊讶的说。

    看着杜鹏惊讶的表情,周铭就明白这个曹家对自己的保护工作做的真好,曹家人也是真的低调,居然连同为红色家族的杜鹏都不知道。

    “难怪无论罗韩怎么努力都始终只能做第一副总了,原来总经理是曹小叔叔呀!”杜鹏有些恍然大悟的说,“在岭南曹家是有绝对影响力的。”

    “杜鹏你来岭南的时候你家里也没和你说过,陈省长也没和你说过吗?”周铭问他。

    杜鹏摇头说:“没有。”

    或许是杜鹏家里觉得曹家人一向低调,杜鹏不见得能碰上,又或许是他们觉得应该给杜鹏自己去闯,有些是非分辨还是要靠他自己成长的。

    周铭没办法真的猜出杜鹏家里的想法,但有一点周铭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杜鹏也是真不知道。

    “那杜鹏你对曹建宁了解吗?你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周铭又问。

    杜鹏也还是摇头:“不知道,曹小叔叔比我长一辈,基本上只有在过年的时候相互拜年的时候见过他几次,后来改革开放以后曹家就集体南下了,我就没见过他们了。”

    周铭点点头,杜鹏的答案是他意料之中的,毕竟曹建宁作为红二代,又比杜鹏大十多岁,还很早就南下岭南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除非家族之间关系特别亲密,否则很难会有多深了解的。

    “怎么周铭你突然问我这个干什么?”杜鹏好奇的问。

    “因为你这位曹小叔叔今天晚上请我吃饭。”周铭回答说。

    杜鹏瞪大了眼睛:“啥?曹小叔叔请你吃饭?为什么?他不是从来都不管事情的吗?”

    周铭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只有晚上去了才能明白。”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