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换种安全方式
    从政坛到商场,绕弯子是每个人的必备技能,很多人会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但有些人却能准确的抓住里面的真正含义。

    周铭就是如此,就像曹建宁所说的那样,周铭也的确早就听出了一些味道,之前的恭维寒暄不算,当曹建宁突然问到自己和华少矛盾的时候,周铭就已经注意了,然后再到后面和谭哥的误会,以及聊起这个东门酒店的由来,最后是他们曹家对整个岭南的影响。

    这些听起来很像是普通的闲聊,如果是几个普通人,那这也的确就是相互吹牛了,但这次是曹建宁这位曹元帅的小儿子主动请自己吃饭,这就未必了。

    曹建宁在周铭面前说这些,其实是一种心理手段,首先说出周铭和谭哥还有华少之间的矛盾,再说出自己家里在岭南的影响,就是在暗示周铭他能很轻松的帮周铭解决问题,这个时候只要周铭真的提出找曹建宁帮忙了,那就把主动权交到他手上了。

    这是一个很迂回的策略,是一种潜移默化影响人的方法,要是一般人不注意就被他带着走了,不过周铭却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出问题了。

    但察觉归察觉,周铭却没想到曹建宁今天请自己吃饭竟然会是这个目的。

    曹建宁说让证监会放在岭南省自查自纠,这个意思就是要岭南省自己来掌控这个证券市场,简单来说,就是曹家想把这个证券市场变成自己的私有财产。

    把整个证券市场变成一个家族操控的东西,这个想法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却是可行的,毕竟曹家在岭南拥有无可比拟的影响力,而证券市场又是在岭南发展的,这就给了曹家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再通过这段时间对证券市场的观察,曹家人也发现了证券市场的巨大潜力,就想要动这个脑筋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个时候的改革开放,实际也是一部中央和地方相互争权的历史。

    这听起来让人难以置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在周铭的记忆里,前世的南江证券市场,起初还真是岭南省内的产物,不管是从政策运行还是监督,都是由岭南省自己包办的,直到后来因为股疯出了事情,大批愤怒的股民冲击了南江政府机关,中央才顺势出手,成立证监会,把南江证券市场纳入国务院的监管之下。

    周铭没办法知道前世的南江证券市场是不是也是曹家运作的,但中央和地方的争权是确实存在的,尤其曹家还是从中央到地方都有这么大权威和影响力的红色家族,中央就更不好处理了。

    没想到这辈子由于自己的缘故,让南江的证券市场提前四年就成型了,虽然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证券交易所,但这个证券公司的各方面职能也差不多了。所以曹家就找上了自己,让自己这个最懂证券的人倒向他们那边,他们就有了和中央抗衡的最大资本。

    想到这里周铭不觉有些无奈,自己躲来躲去,只想安安静静的赚钱,低调的当个资本家,没想到这种政治上争权夺利的事情还是找上门了,可是自己又不胖,怎么就藏不住呢?自己也不是光头,怎么就那么耀眼呢?

    曹建宁看着周铭,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然后说:“周顾问,我想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一艘小船在大海上很容易倾覆,但如果这艘船靠上了另一艘巨轮,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小船就能不费吹灰之力的跟着巨轮前行,也不用担心任何海上的风浪了,你说呢?”

    “其实我觉得靠岸避开所有风浪才是最安全的。”周铭说。

    周铭明白曹建宁的比喻,他就想告诉周铭只要周铭今天点头,以后就可以是曹家的人了,他不管有什么事情曹家都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曹建宁抬头看着周铭问:“听周顾问这个说法,看来周顾问是拒绝我的提议了?”

    周铭摇头说:“我不是拒绝,只是我有我自己的想法。”

    如果说能得到曹家的庇护,周铭是可以考虑的,毕竟有一个红色世家的保护在很多方面都是有很大好处的,这点在自己认识了杜鹏以后就有了很好的体现。但关键就是这个和中央争权的事情,周铭实在不敢随便搀和,因为周铭心里清楚这就是一条不归路。

    政治是一种相互的妥协,地方在大家族的支持下也的确有机会能和中央争权,但在集权体制下,除非造反,否则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事实上,周铭记得在**十年代,中央就是在对地方权力一点一点的削减,最后通过分税制的改革,在财政上彻底打断了地方的脊梁,从那以后地方无论多么强力的官员和家族,都再也没有和中央争权的能力了。

    那一次分税改革,可以说是地方和中央的决战了,那时候一位后世的铁腕总理站出来,带着队伍全国跑,最后统一了思想,顺利的推行了分税改革。

    这是明面上的说法,可周铭却不难想象,中央在里面下了多少刀子,整垮了多少家族,甚至还有不少是和曹家不相上下的。

    正是有这些前车之鉴,周铭才会对曹建宁的邀请敬而远之。

    不过曹建宁显然不满意周铭的答案,他说:“周顾问有什么想法大可说出来。”

    周铭想了一下说:“既然曹总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和曹总绕弯子了,我就一个问题,曹总你真觉得你们能在中央手里抢到权力吗?”

    曹建宁愣了一下,他虽然嘴巴上说让周铭有什么说什么,但却没想到周铭真会说这个,毕竟有很多事情是你可以直接去做,但却最好别说的,曹建宁沉着一张脸问:“周顾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实话实说而已。”周铭说,“曹总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我只说一个事情,昨天股市崩盘的情形相信曹总也应该听说了,只要一个没处理好就会酿成大事,那么如果这个股市全都由岭南省或者说是曹家来负责的话,以后如果再出现这种事情,我想曹总你应该能想到后果。”

    曹建宁的脸色变得严峻起来,周铭说的后果他当然能想得到,无非就是中央借着事情抢回权力,顺带着打压地方家族了,甚至搞不好还要下点刀子。中央本来就拥有绝对的权威,这种事情做起来得心应手。

    “所以周顾问你才显得重要嘛!”曹建宁说。

    周铭摇头说:“曹总,有些事情是经济规律,是不可避免的,你看西方国家这都一百多年了,按理说他们的证券市场已经是很成熟了吧?但经济危机还是一次接着一次,就几个月前那次全球股灾,就不知道有多少亿的资金被蒸发了,我怎么能改变这个规律呢?”

    “那看来周顾问还是拒绝我的好意了?”曹建宁问。

    没想到说了这么半天,到头来他还是这么一句话。

    周铭在心里嘟囔了一句,然后回答道:“曹总我并不是拒绝,而是有些事情可做,有些事情需要换一种方式去做。”

    曹建宁眼前一亮:“换一种方式?周顾问指的是?”

    “很简单,曹总你觉得股票很赚钱对吧?那为什么你不自己成立一个公司,也来证券公司挂牌交易,一起支持证券市场的建设呢?或者你也可以成立一个专门帮普通人炒股开户的专门经营证券交易的公司呢?我相信这对曹家来说应该完全不是事。”

    周铭接着说:“而且最重要的,这些都只是纯粹的商业活动,是绝对不会有人插手进来干涉的,这很安全。”

    周铭的话让曹建宁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他对周铭说:“难怪连杨老和董主席都那么重视周顾问了,甚至董主席还主动邀请周顾问你去国务院做事了,真是听周顾问一句话,胜读十年书呀!”

    “曹总过奖了,我这也就是随口一说的。”周铭说。

    面对曹建宁的夸奖,周铭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所说的这些实际都是前世的记忆而已,在前世当南江出事了,中央成立证监会收回了权力以后,曹家的应对策略就是成立股份公司自己做了,怎么说中央你不让我掌权,总不能连生意都不让做了吧?现在自己只是把曹家以后要做的事情提前说出来了而已。

    可曹建宁却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周铭就是很了不起的,因为他说的这个方法,和老爷子定下的策略一模一样。

    于是曹建宁对周铭竖起大拇指说:“不,周顾问你千万不要妄自菲薄,你是真的很了不起,如果你真是随口一说你就更了不起了!”

    这个时候,他们都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罗韩了,而罗韩这时也已经愣在那里完全不会说话了,他根本无法想象这周铭跟曹建宁究竟是什么怪物,刚才这一番云里雾里的话他完全听不出意思,直到后面周铭开始不拐弯抹角了他才猛然反应过来,可他们一直都是这么说的。

    要说曹建宁这么厉害是因为他家里的原因可以理解,但这周铭是什么情况?他才不过二十多岁呀,怎么就能听明白这么绕弯弯的话?这也太怪胎了吧?

    罗韩感觉自己要和周铭相比,根本连他万分之一都比不上啊!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