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周铭传奇
    “告诉你们,最近这一个月南江的发展可大了,大到你根本就没法想象,尤其是十二月中搞起来的那个证券公司,你只要有本事能在里面开个户炒股,不用几天时间你就能成为万元户!”

    一个坐在过道上的中年人正在高谈阔论,他旁边的人立即附和道:“对,你说的这个股票我也知道,那就像报纸上说的那样,简直疯了,我记得我有一次路过证券公司那门口,那个广场我原来记得有那么大的,可我那天过去看里面居然挤满了人,少说有一两千人了。”

    “一两千?”那中年人鄙夷道,“你也太小看股票了,你看到的那只是最外面一层的人吧?我告诉你每天在证券公司那里看行情等着开户买股票的,最起码也得有上万人,在最疯狂的那段时间甚至连马路上都站满了人,搞不好就有十万人在那里。”

    “不会吧?会有这么多人?”旁边的人显得非常惊讶。

    “怎么不会?你想一下,你做什么事情几天就能让你变成万元户?股票就可以,那人们还不疯了一样去抢啊?我告诉你这还是证券公司那里搞了好多限制,让很多人摇不到号买不了股票所致,要不然全国各地来这里开户的都能有几百万人。”那中年人说。

    旁边所有人听这话都倒吸了口冷气,有人说:“不过说起来这股票也让那个罗副总翻身了,我记得以前他就是南发展银行的副总,每天带着人到处推销银行的股票,现在他搞出了证券公司这个玩意,借着股疯他一下子就火了,我可知道每天都有好几百人在他下班的路上堵他,就想和他拉关系炒股呢!”

    那中年人则很不屑道:“什么罗副总?罗副总算什么?我告诉你这罗副总只不过就是南江政府摆在台面上做样子给你看的,实际上这位罗副总并没有什么用,真正这个证券公司里管事的是一个叫周铭的人。”

    “周铭?”旁边的没有想到,“我记得我好像在报纸上看到过这个名字,但他不是什么顾问吗?”

    不光那边的人没有想到,就连这边过来的周铭自己也没有想到,周铭知道火车上很多人喜欢聊天扯淡,也喜欢聊一些国家大事或者某些领导人的趣闻,还有一些神神叨叨的玄幻事情,但却从来没想过火车上居然会有人聊到自己。

    这让周铭感到有些新奇,于是周铭就坐下来到旁边的座位上听他们会怎么聊自己了。

    “顾问?我说了那只是明面上的东西,其实这个周铭可不简单,他是开国某位核心领导人的孙子,远赴美国留学回来的,回来的时候还遭到美国特务的围攻……”

    周铭这时正在喝茶,听到他这么说一下就喷出来了,那中年人听到周铭这边的动静,顿时不高兴的问:“你怎么不相信吗?”

    周铭苦笑着说:“我觉得周铭其实就应该是个普通人,没什么特别的身份吧?”

    “你这个人真是孤陋寡闻!”那中年人说,“这周铭怎么可能是个普通人,他要是个普通人怎么能搞出证券公司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而且我还听说那个南江夜总会也是他的产业,有个事情你们可能都不知道,他曾在港城那边被几百个人围攻,就是因为他的身份,他要去窃取西方国家的股票资料,结果搞得白云市那边的军队全出动了,什么飞机潜艇,还有很多地下党,这才把周铭给救回来。”

    这一番话听的周铭目瞪口呆,周铭这时很想问一句‘自己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像美国大片一样的经历了’。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罢了,毕竟这种火车上的聊天本来就是吹牛,你要当真你就输了,而且周铭也知道人一旦出名了,人们就喜欢给他编一些稀奇古怪的传奇故事,就好像如果没有这些传奇故事,这个人就不可能出名一样。

    比如“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这些演义故事,还有很多国家领导人的奇闻异事,以及明星的八卦,不都是大家自己脑补出来的吗?

    只不过现在或许还要加上一个‘股市传奇周铭’了。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周铭的这个态度被拿中年人看到,他一下又不乐意了。

    他对周铭说:“你这小同志怎么不相信呢?这样我再给你说一个事情,上个月月底的那次股市崩盘你应该知道吧?那次崩盘几乎都让所有股民崩溃了,几万股民聚集在广场上,冲击证券公司,市里出动了几百武警和公安都拦不住,证券公司门口那些玻璃全给砸碎了,甚至都开枪了还是没用。”

    听着中年人的话,旁边的人问他:“股市崩盘这个事情我知道,但那天有这么严重呀?这不是要造反了吗?”

    “造反不至于,但是这个还是轻的,你想一天几万块钱不见了,换谁都要崩溃了啊!”中年人说。

    “那最后这个事情怎么解决的呢?我看报纸好像一天就解决了。”又有人问。

    “这就是那个周铭的功劳了。”中年人说,“当时南江市从市委到武警部队里没人有办法,甚至都要联系省里出动军队来镇压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就是这个周铭站出来了,就是他一个人拦在所有股民的面子,安抚住了所有股民的情绪,劝他们回家了。”

    这个答案让所有人难以置信,当即就有人怀疑道:“这不可能吧?那可是几万人,连公安和武警都拦不住,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拦得住啊?”

    “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呀!”中年人说,“你们都不知道,他说出来的话有一种蛊惑人心的魔力,所有人会不由自主听他的话。”

    “他真的有这本事呀?”有人问了。

    那中年人猛一挺胸:“那当然,你们都没有见到,我当时可是就在现场的,几万人把证券公司给围得水泄不通,就见周铭一个人从证券公司里走出来,原本还暴躁的几万股民见到他立刻就安静下来了,他站在那里都不用说话,只是笑一下,所有人就都会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感觉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多么的错误。最后,周铭狠狠的批评了这些闹事的股民,他们自己就退走了。”

    听完那中年人的话,不仅旁边的人感到心潮澎湃,就连周铭自己都听入迷了,因为周铭从来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居然能像演义小说一样精彩,搞得自己都不敢相信那些事情是自己做的了。

    那中年人目光对准了周铭:“年轻人你现在该相信了吧?”

    周铭忙不迭的点头道:“信,别人信不信由他,我反正是信了。”

    随后周铭站起来让他们让一下,从过道上走过去,到车厢中间去接热水,来到开水处,周铭打开水龙头一边接着热水,一边回想着刚才听到的东西就不免觉得好笑。

    什么在港城遭到几百人的围攻,那不过就是乔伟江捅出了篓子,自己去演讲帮他擦屁股罢了,哪里有什么军队来解救自己?劝那些股民也是的,当时在广场上的最多也就几千股民,市里就只有公安在维持秩序,自己能说动那些股民,也是有公安压阵,再加上一点小小运气的,哪有他说的那么夸张。还蛊惑人心的魔力,自己那不成神仙了吗?

    想到这里周铭呼出一口气,想着自己要真像他说的那样就好了,什么开国领导人的孙子,出了事有军区派军队来救,那自己就不用这么费尽心思的做这些事情了。

    只是回头想想,自己重生也本来就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那给他们说得再不可思议一点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周铭这么想着,这时杯子里的水也已经接好了,他关掉水龙头回头准备回去座位,可他才转身却突然被吓了一大跳,因为在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赫然站了一群人,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那里谈论自己的人,现在他们就站在这里,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充满了惊讶和激动。

    “你们……有什么事吗?”周铭问。

    第一时间那些人并没有回答,直到好一会以后才有人出声问:“你……你就是周铭吗?”

    这个问题让周铭愣了一愣,因为自己刚才在那里坐了半天他们也没有认出来,怎么现在就认出来了呢?

    周铭的问题很快得到了解答,只见一个人拿出一份报纸,周铭看到上面赫然有自己的照片,周铭这才心下了然,肯定是刚才有人刚好看到自己的照片了。

    “这就是你们刚才说的那个周铭的照片吗?和我长得好像呀!”周铭故作惊讶的说,周铭可不敢承认,看他们现在这副激动的表情,如果自己承认了指不定这趟火车就没法安稳坐下去了。

    “你……不是周铭?”那人又问。

    “当然不是,如果我是周铭的话,那我应该有专机接送才对,我都是国家核心领导的孙子了,你说是不是?”周铭故意反问。

    这些人听了这话尽管还有些怀疑,但也只能选择相信了。

    周铭心里这时则在苦笑,现在自己才相信后世那些明星为什么出门都要乔装打扮一下了,要是被人认出来还真是麻烦。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