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什么情况?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颠簸,周铭终于回到了临阳市,尽管已经重生回来以后周铭已经不是第一次坐火车了,但每一次都还是感觉非常难受,都很怀念后世的高铁,如果有高铁的话,不到三个小时就能到了。至于飞机,周铭不是买不起机票,但一般这种都是长途旅行才更好,从南江到临阳本来就没有多远,临阳也没有机场,转来转去的反而更麻烦,还是只能选择火车。

    走出出站口,出站口围着很多人,周铭远远的就看到一个俏丽的身影在人群里踮着脚朝这里焦急张望着,她就是苏涵。

    周铭背着行李包走过去,苏涵看到周铭马上拨开人群朝周铭飞奔过来,扑到了周铭的怀里。

    “周铭我好想你。”苏涵呢喃着说。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周铭抱着苏涵的娇躯,轻拍她的玉背说,“好了小涵,这里这么多人看着我们呢!”

    苏涵听到这话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但她却并没有松手,只是把头埋在周铭的怀里,不住的摇晃着,尽管隔着厚厚的衣服,但周铭依然能感受到她俏脸的通红滚烫。

    苏涵的确羞涩,但她也更是对周铭思念,不愿放手,周铭明白苏涵的心情也就没多说什么让她抱着了,过了好一会苏涵才抬起头来,周铭带着她离开出站口,来到火车站前面的停车场上。

    苏涵是开车来的,上一次周铭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大感没有车的不方便,就让苏涵学了开车,苏涵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驾照也拿到了,现在他是760厂的总经理,接到消息来火车站接自己,当然要开车来了。只是当周铭跟着苏涵找到了她的车以后,周铭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这就是你开来的车?”

    在周铭和苏涵面前的,是一辆四四方方有点像吉普车造型但却不是吉普车的小汽车,这是从波兰引进的一款小轿车,由于颜色和造型的原因,被人亲切的称为‘小土豆’。这辆车如果放在后世那肯定是白送给别人,都不一定有人好意思要的破车,但在这个西方汽车还没有大规模引进的现在,却是风靡全国的第一款平民化轿车。

    不过周铭皱眉却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周铭不嫌弃低端车,但周铭却记得厂里车队也不是没有其他车子的,自己走之前和苏涵坐的还有一辆被誉为这个年代高端豪华车代表的丰田皇冠,那辆车怎么不开呢?

    苏涵能看出周铭的想法,她低着头回答周铭说:“对不起,那辆皇冠现在是给蔡厂长在用。”

    这个答案周铭早就猜到了,毕竟这就是自己赶忙回来的原因嘛!

    周铭拉着苏涵柔软的小手轻轻拍了两下安慰她说:“没有关系的,小土豆我一样能开,不管怎么样我们先回厂里再说。”

    说着周铭就拉苏涵上了车,周铭发动车子开回760厂,在车上,苏涵也把这一个多月厂里发生的事情都给周铭讲了一遍。

    其实这个事情说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大体的事情周铭通过电话在南江的时候都已经知道了,无非就是自己走了以后,剩下的唯一一个副厂长蔡忠贤在搞厂里名堂了。他仗着自己在厂里人脉广,能压制他的马建军已经被抓起来了,而苏涵和自己父母又不太懂管理,他就想办法在领导层里拉帮结派,慢慢把厂里的各种大权都握在自己手里,厂里的大事小事也都要他来决定,把苏涵和自己父母给架空了。

    “周铭我对不起你,我没能帮你看好厂子,让蔡忠贤得逞了,现在整个厂子都只认他这个副厂长了,我和叔叔阿姨都只挂了个空职了。”苏涵讲到最后都哭了出来。

    这下把周铭吓了一跳,周铭急忙安慰苏涵道:“小涵这不关你的事呀,毕竟你和我爸妈都没有当领导的经验,蔡忠贤又是厂里的老油条了,当初马建军在的时候不也压不住他吗?而且你听蔡忠贤这名字就知道那肯定是和历史上那位九千岁一样,是一肚子阴谋诡计的人了,你怎么斗得过他呢?”

    周铭的安慰并没有让苏涵好过一些,苏涵还是摇头哭道:“不是的,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

    “小涵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什么对不起我呀?你要真对不起我的事只有你有了另外相好的了……”

    周铭这么说原本是想和苏涵开个玩笑逗她乐一乐,要是后世开放一些的女孩就会娇羞的和周铭调笑几句,但苏涵听到这话以后却突然呆住了,她愣愣的看着周铭,眼神散乱,嘴里喃喃的对周铭说:“周铭你说什么?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呢?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女人吗?”

    周铭虽然不懂女人,但也能看出来苏涵受到大刺激精神有点崩溃了。

    于是周铭急忙踩了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路边,转头对苏涵说:“小涵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不等周铭说完,那边苏涵的眼泪就一下决堤了,她对周铭说:“周铭,为什么你会不相信我,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会招蜂引蝶的下贱女人吗?为什么你会这么说我?连你都不相信我吗?既然你也这么不相信我,那我也不想活了……”

    苏涵说着就伸手去拉车门,周铭当然不会让她下车,急忙拉她回来,对她说:“小涵你冷静一点,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当然是很相信你的!”

    可这个时候苏涵却根本听不进去,她只是无助的摇头说:“我是清白的,我不是那样的女人,我没有对不起你,周铭你不要不相信我……”

    看着苏涵有点歇斯底里的样子,周铭非常心疼,他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最后周铭没办法,双手捧起苏涵的俏脸,对准她的嘴唇就亲了下去。

    “唔!”

    四唇相接,苏涵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她更激烈的在周铭的怀里扭动挣扎着,双手使劲推着周铭的胸膛,还张开嘴唇,狠狠的咬了周铭一下,然后大声骂道:“滚!你这个流氓,别想碰我,我是周铭的人……”

    周铭吃痛的离开苏涵的嘴唇,但却仍然抓着苏涵的身子,对着她的眼睛说:“小涵,你冷静一点,你看清楚,是我,我是周铭呀!”

    苏涵这才停住了挣扎,一双美丽的杏目看着周铭,伸手抚摸着周铭的脸颊,茫然道:“你……真的是周铭?”

    “当然是我,如假包换,难道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周铭说。

    苏涵一下扑到周铭的怀里哇的哭了起来:“周铭你终于回来了,我想你,我每天都在想你,但又好对不起你,我没有帮你看好厂子,我辜负了你对我的信任,我好害怕厂子会被别的坏蛋拿走,我好害怕你的心血会付之东流,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不怕不怕,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小涵你放心,这个厂子是我们的,谁也拿不走。”周铭轻轻抚摸着苏涵柔顺的青丝安慰她道。

    安慰了好一会,苏涵才止住眼泪,她抬头起来看周铭的脸,一下惊讶道:“周铭你的嘴唇?”

    周铭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流了不少血,周铭歉意的对苏涵说:“刚才看你那个样子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就自作主张的亲你了,本想让你回神过来,但……这也算是我的报应吧。”

    苏涵却摇摇头,心疼的帮周铭擦嘴角的血迹说:“对不起周铭,我刚才不知道是你,如果知道是你,我绝对不会这样的。”

    周铭本想说‘你刚才要真接受那我才生气了’,不过怕又刺激苏涵什么,就说:“小涵你可不要说对不起了,我也不想听你说这三个字了,这也是我自己没想好嘛,都忘记开车不亲嘴,亲嘴不开车的祖训了,所以小涵你这么做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周铭你尽瞎说,哪有这种什么祖训嘛!”苏涵说。

    周铭笑了笑,伸手揉了揉苏涵的小脑袋说:“其实有没有这些病不重要,只要你乖乖的坐在这里比什么都重要。”

    苏涵这也才想起刚才自己歇斯底里的失态,她张嘴正准备对周铭说什么,周铭却先说道:“不许说对不起。”

    苏涵愣了一下,但还是嗯一声乖乖的坐在了那里。

    见苏涵这个样子,周铭说道:“这才乖嘛!”

    不过周铭嘴上这么说,但心却更提起来了,因为苏涵刚才的情绪肯定不正常,虽然苏涵性子看上去很柔弱,但周铭却清楚她内心是很坚强的,否则当初黄正在厂里那样败坏她的名声,她早就崩溃了,可她却一直默默的坚持了下来,还在厂里开了个小饭馆,哪怕黄正让厂保卫处隔三差五来找麻烦。

    这么坚强的一个女孩不是说就什么事都能忍下来,但至少绝不会因为自己一句玩笑话就激动成那个样子。

    当然苏涵也是一个很保守,把自己清白看得很重的女孩,这点就从刚才自己强吻她,她狠咬自己一口就能看出来。

    或许刚才是她把自己的玩笑话当真了,才会表现得那么激烈,可关键是苏涵也不是一个死心眼的人,怎么就突然会这么认真的把玩笑当真了呢?

    这里面肯定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内情!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