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风言风语
    一个小时以后,周铭开车回到了厂里,直接开到了家门口,因为厂里的一些原因,现在父母都闲在家里,这点周铭之前通过电话还有苏涵的聊天,周铭都是知道的。

    停下车,周铭叫醒副驾驶上的苏涵,自己再一次启动车子以后,苏涵就睡着了,周铭知道这是她刚才歇斯底里发泄以后累了的缘故,周铭就让她在车上先睡一会了,看着她熟睡憔悴的面庞,周铭有些心疼,不知道她在厂里究竟担了多少压力才会这样。

    “到了吗?”苏涵醒来以后,她睁着朦胧的睡眼看到了周铭的家,马上对周铭说,“既然到了那我就先去厂里了。”

    说着苏涵就要拉车门下车,周铭拉住她问:“这么急干什么?不去我家了?”

    苏涵摇摇头,正准备解释什么,周铭的父母听到外面的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急急忙忙跑出来了,周铭下车向自己的父母问好,母亲王凤琴过来拉着周铭的手不住的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呀!”

    随后父母看到从车上走下来的苏涵,王凤琴一下就像是看到了什么魔鬼一般,很紧张的一把拉着周铭到身后,一脸警惕的看着苏涵,并指着苏涵严厉道:“你怎么还有脸来我们家里?我告诉你,离周铭远一点,你这种贱女人永远都别想进我们家门!”

    苏涵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周铭问王凤琴:“妈,怎么了?今天是我让小涵她开车去火车站接我的。”

    王凤琴说:“你去问问她做了什么事情就明白了,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尽想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周铭以后是有大出息的人,绝不能毁在你手里!”

    “阿姨您相信我,我真的是清白的,我什么事情都没做呀!”苏涵着急的对王凤琴说。

    周铭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妈,小涵,你们能不能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王凤琴哼一声说:“我不想提她那些让人恶心的事。”

    “周铭,那还是我来说吧。”苏涵说,随后她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其实说起来事情也并没有什么新奇的,归根到底就是两个字:造谣。

    一个月以前当周铭离开厂里去南江,当时周铭是安排父母当厂长和副厂长,苏涵当总经理的,周铭离开以后厂里就逐渐的有流言蜚语传出来,说苏涵当总经理是她傍上了周铭结果,起初苏涵和父母都不以为意,以为只是一些人背后心里不平衡在瞎传,但谁知后来这个东西越来越离谱了。

    后来有人把苏涵以前和黄正的事情也挖了出来,配合在一起,就说苏涵是一个很放荡的女人,她就是见谁好就跟谁,甚至私底下还和好多人有一腿,她为了得到副厂长蔡忠贤的支持,也上过那位九千岁的床。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个事情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在整个厂里传飞了,而且传的还是有鼻子有眼的,就好像自己当时就在现场看到了一样。

    在厂里就经常会有人对父母指指点点,说周铭就是个捡破鞋的,被苏涵迷得都找不到北了,什么女人都要,搞不好苏涵还给她们家养了一个免费儿子什么的,老俩口都是老实巴交的人,哪里受得了这种风言风语,就不愿意再去厂里,回家待着了。

    “事情就是这样。”苏涵说完就低下了头,也没多解释什么,因为她在这半个月里解释得已经够多了。

    听完整个事情周铭当时就有了决断,他对王凤琴说:“妈,这显然就是有人在造小涵的谣,为的就是要扰乱你们,然后他好篡权呀!”

    王凤琴想说什么,周铭马上又说道:“妈你好好想想,是不是从咱们厂里开始有这个传闻的时候,蔡忠贤那边的权力变得越来越大了?”

    这话让王凤琴愣了一愣,周铭紧接着又问道:“妈你再想想,是不是您二老离开厂里回家以后蔡忠贤就开始掌握厂里所有的领导权了?”

    “好像……是这样的。”王凤琴说。

    “这就对了,”周铭说,“很显然这就是蔡忠贤那个家伙搞出来的把戏,他就是想用这个事情搞得你们焦头烂额无暇顾及他那边,他就好趁着这个空档捞权。”

    “可是这厂里都在传……”

    王凤琴还想说什么,但周铭也说道:“别人说的未必就是真的,很多人都没有责任意识,他们很喜欢在背后瞎议论,根本不管自己的议论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会对别人造成什么影响,就像我在火车上,就听到有人议论我说我是什么国家领导人的后代,我有怎么怎么了不起的能力什么的,这能当真吗?”

    “这倒是,”王凤琴说,“但为什么火车上会有人议论你呢?”

    周铭这才想起这个时候信息远没有后世那么发达,父母还并不知道自己在南江的事情,周铭就说:“妈,这个并不重要,你只要记得别人传的这些谣言都靠不住,我们还是要相信自己就对了。”

    说到这里周铭想了一下又说:“而且小涵在我们家里也住了那么多天,难道小涵是什么样的人妈你还不了解吗?她是像谣传里说的那样吗?”

    “也是,”王凤琴说,“那这么说,我误会她了?可这厂里的谣传……”

    “妈你放心,这个事情我会解决的,幕后的那个人,这笔账我也会慢慢和他去算的。”周铭说。

    周铭陪着父母在门口聊了一会,先把自己的行李放回了家,其实也没什么行李,就只是一些换洗衣服,还有喝茶的杯子和装饭的饭盒。

    做完了这些,周铭带着苏涵上车去760厂,把车停在厂办公楼前,张雷就等在门口,见到周铭和苏涵过来,他马上跑过来说:“周铭你可算回来了,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小涵受了多少委屈,她……”

    不等张雷说完,苏涵就打断他道:“大壮,这些话你就不要说了。”

    周铭一边把苏涵的手放在自己手心,一边对张雷说:“大壮,厂里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小涵这边的委屈我也都知道了,今天我回来,就是要给小涵讨回公道的。”

    张雷也点头说:“有周铭你在这里我就放心了,你从小就是最聪明的,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你,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先进去再说吧,总不能一直站在门口。”周铭说。

    周铭和苏涵张雷走进大楼,在楼梯拐角碰上几个人,他们见到周铭苏涵显然有些惊讶,周铭本来没注意他们,可紧接着他们的话就让周铭不能不注意了。

    “看见了吗?那苏涵又来了,她现在怎么还好意思来这里?怎么这么不要脸?她做的那些恶心的事情都把老周俩口子给气走了,她怎么还有脸来?居然还跟着那周铭一起,看来这周铭真的是被她迷住了,这贱货的床上功夫看来真的是很厉害呀!”一个人小声说。

    另一人则劝他道:“嘘!你小点声,你没看到周铭也在那里呀?万一让他听到怎么办?”

    那人毫不在意的说:“他听到又能怎样?难道说话也犯法不成?而且我这么说也是在帮他周铭说话呀,他都被苏涵那婊子迷成这样了,帮他说两句也有错了?”

    “可他现在是咱760厂的真正老板,你没听说他之前是在港城那边赚了不少钱回来的,这一次去南江也是有什么大生意要做的,你这话要给他听到了他可不会放过你的。”

    “那又怎么样?他做生意还能管到我头上来,我不偷不抢也没犯法,他还能把我怎么着了不成?我早就拿到编制了,最不济他就给我挪个岗位罢了,难道他还能开除我不成?怕他什么。”

    ……

    周铭并没有上楼,他们在那边的小声谈论周铭全听到了,周铭紧握着双拳,就要回去找那两个人,不过这时却被苏涵一把拉住了。

    苏涵对周铭摇摇头说:“周铭你不要去找他们了,你找他们也没用的。”

    紧接着苏涵就低下了头:“厂里又不是只有他们在说,我已经习惯了的。”

    周铭转头看张雷,只见张雷一脸愤慨但又有些无奈,周铭知道苏涵说的就是事实了,于是周铭伸手抱住了苏涵,在她耳边对她说:“小涵放心吧,有我在这里,我一定会相信你,会帮你的,这些背后说你坏话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这笔账我一定都会找他们算回来的!”

    苏涵坚定的点了点头:“嗯!周铭我相信你。”

    然后周铭带着苏涵和张雷上楼,来到厂长办公室,周铭伸手就要推门,却被苏涵拦住了。

    面对周铭诧异不解的目光,苏涵小声回答:“这里现在是蔡忠贤的办公室。”

    听到这个答案周铭当时就一阵无名火起:娘的,这个蔡忠贤还真是翻了天了,这个厂长办公室本来是自己留给苏涵还有父母的,没想到自己这才走了一个月,蔡忠贤不仅在厂里造苏涵的谣,现在还把自己父母和苏涵都赶出这个办公室,他霸占这里来了。

    “好,好你个蔡忠贤呀!你可真有种!”

    周铭咬牙切齿的说,然后抬起一脚直接踹在了办公室的大门上。

    就听砰的一声响,办公室的大门被周铭踹开,里面传来一声怒骂:“妈b的哪个狗杂种这么不懂礼貌!”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