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这段日子苦了你
    “蔡厂长今天的脾气看来挺大啊!”

    周铭才不管蔡忠贤的怒骂,踹开门以后就直接走了进去,只见那边蔡忠贤正在办公桌后面,背对着大门在系着皮带,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特别的腥味,想来应该是自己刚刚破坏了什么好事,而且搞不好还是在什么关键时刻,所以这位一向自诩很有涵养的蔡厂长才这么气急败坏的骂出脏话来。

    不过这里周铭并没有看到其他人,想来是通过办公室的另一个门跑掉了,毕竟这种事情见不得光。

    急急忙忙系好裤子,蔡忠贤转头过来,见到是周铭便笑道:“原来是周老板回来了,周老板出去一个多月辛苦了,不过周老板回来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呢?我好派车去接周老板你呀!”

    周铭呵呵笑了一声,并没有回答蔡忠贤的话,而是环视了整个办公室一圈,最后把目光放在蔡忠贤的身上说:“蔡厂长看来在这里工作得很舒坦嘛!偶尔在办公室里还能搞一些特殊的娱乐活动。”

    蔡忠贤那边干笑两声说:“周老板真能开玩笑,我在这里也不过是代为处理厂里的一些事情,总不能让办公室空在这里,周老板你说对吧?”

    “你说谎!明明是你叫人换的办公室,叔叔阿姨还有我都没有同意!”苏涵指着蔡忠贤说。

    面对苏涵的指责,蔡忠贤不慌不忙:“苏经理,这讲话可是要讲证据的,你可不能随便乱说话呀!”

    苏涵还想说什么,周铭却抬手示意她不要说了,因为周铭很明白,要是能用嘴巴说服蔡忠贤,那事情也不可能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了。

    于是周铭对蔡忠贤说:“蔡厂长,不管你在哪个办公室都无所谓了,那么我今天刚回厂里,想召所有厂领导干部一起开个会,不知道蔡厂长能不能帮忙通知一下呢?”

    “当然没问题,周老板你是咱们760厂的大老板嘛!”

    蔡忠贤说着就拿起桌上的电话给办公室那边打过去了,打完电话,蔡忠贤抬头很语重心长的对苏涵说:“苏经理,不是我说你,在为人处事还有说话做事这方面,你可真应该向周老板好好学学,要踏踏实实的,不要一天到晚胡思乱想,还是你以为周老板会给你撑腰,让你胡作非为?天真!”

    周铭皱了皱眉,但还是没有表示什么,只是对蔡忠贤说:“蔡厂长,既然你已经让办公室通知会议安排了,那我就先去会议室等着了。”

    蔡忠贤点头说:“好的周老板,等我这边处理完一点事情以后马上就过去。”

    周铭没有说什么,只是拉着苏涵的手走去了会议室。

    会议室的大门今天并没有上锁,周铭拉着苏涵进去坐下,看着苏涵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周铭轻轻抚摸着她如花般漂亮的脸蛋,同时心疼道:“小涵,这段日子真是苦了你了。”

    听到周铭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苏涵先是一愣,随后她知道这是周铭真的明白自己了,她的眼眶顿时湿润了,拼命摇头说:“不苦,只要是为周铭你做什么都不苦。”

    “傻瓜!”周铭说着把苏涵抱在怀里。

    周铭是真的心疼苏涵,虽然自己走的这一个多月里的事情,已经没可能都一一了解,但就从刚才那些事情里,周铭就不难想象。

    首先是回家以后母亲的态度,周铭很清楚母亲绝不是什么蛮不讲理的人,但今天她却指着苏涵骂她,一点都不听苏涵的解释,可想而知母亲那边肯定是受了谣言的影响,并且这个谣言还给父母带来了很大的烦恼,这才会让他们二老这么不待见苏涵。

    然后来了厂里随便上楼梯碰到两个人,就能听到他们在背后议论,可见这个谣言已经是传飞了。

    除此之外,苏涵还是厂里的总经理,是管理厂里一切事务的领导,这样这些人还敢议论,显然是已经没把苏涵当回事了。

    最后就是蔡忠贤了,自己父母和苏涵都没有告诉自己,居然这个***都把父母苏涵全赶出去,他一个人坐在这个厂长办公室了,还敢在办公室里搞女人,这显然就是无法无天,已经把整个760厂当成他私有财产的节奏了。

    既然是这样,那么就不难想象苏涵的处境了,一边是蔡忠贤的步步紧逼,另一边是父母还有全厂人对她的指指点点,但是她却依然坚持在这里。

    后来自己父母都受不了这样的压力放弃了厂里回家待着了,但是苏涵却还想着对自己的承诺坚守在厂里,可她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哪里是蔡忠贤这种在厂里待了半辈子老机关的对手。结果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拉帮结派慢慢的把她架空,让她在厂里再没有话语权,甚至到了最后还把她从厂长和总经理的办公室给赶出去了,她恨她恼她甚至感到绝望,但她对这一切却毫无办法。

    从刚才的表现来看,蔡忠贤是根本没有把苏涵放在眼里的,甚至也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否则他就不会当着自己的面说苏涵,那些人也不会敢自己就在这里,他们还敢在背后议论苏涵了。

    或者说自己在这里都是这样的情况,那么要是自己不在呢?他们岂不是做的更过分?

    想到这里,周铭把苏涵抱的更紧了,也直到这个时候,周铭才明白当时在车上苏涵为什么会那样歇斯底里。

    因为在这一个月里,苏涵已经承受了不知道多少痛苦和委屈,恐怕她一个人睡觉的时候都会偷偷在被窝里抹眼泪吧?

    女孩不像男人,她们通常会比较脆弱,而像苏涵碰到的这样情况,只怕是任何一个女孩都无法忍受的,就算是成熟稳重的林慕晴,当初不也是受不了单位的风言风语,才会主动要求下放到这个破厂的厂电视台来的?

    连林慕晴都这样,其他人更不用说了,可是苏涵她却默默全忍了下来,就因为她答应了自己,她会好好帮自己看着这个760厂的。

    今天她在车站看到了自己,她很激动,甚至不顾车站门口有那么多人,就直接扑在了自己怀里,周铭明白她这是终于找到了依靠,但是后来自己在车上却不合时宜的给她开了那么一个玩笑。

    虽然那句话在周铭自己看来只是个玩笑,但那时候刚刚卸下心理包袱的苏涵是最脆弱的时候,再想着这一个月以来厂里人每天对她的指指点点,还有自己父母对她的误会,那么多的委屈伤心一下子全涌上心头,同时心里一直绷着的那根弦也突然松掉了,她的精神自然就崩溃,变得歇斯底里了。

    明白了这些,周铭对自己不免有些自责,苏涵这个女孩这么一心一意的对自己,甚至就为了自己的一句话,她甘愿面对全厂几千人的风言风语,甘愿走在路上都被人指指点点,她也甘愿受那么多的委屈,却从来不和自己诉一句苦,这么好的女孩,自己却和她开那样的玩笑,就算只是无心之失,也是太不应该了。

    “周铭你不要自责,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为你做的。”

    耳边传来了苏涵的声音,想来是冰雪聪明的她猜到了自己现在的想法,想来安慰自己吧。

    周铭这么想着,松开手,看着苏涵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说:“就是因为你心甘情愿我才更加自责!其实你不用这么做的,厂里的事情随便他怎么搞,你只要保护好你自己就可以了,其他事情等我回来我自然会处理的。”

    “可是蔡忠贤那边已经掌握了很多的权力,厂里很多部门的干部都只认他一个人,没有他点头,根本任何命令都推行不下去的……”

    不等苏涵说完,周铭就摇头打断了她的话,周铭对她说:“小涵,看来你还是没有理解我们这个760厂的改制,以及我成为760厂的老板意味着什么。”

    苏涵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很疑惑又很茫然的看着周铭:“这还能意味着什么?你不就是厂里最大的领导吗?可以前王厂长不一样很有威信吗?后来还不是压不住马厂长他们,我知道周铭你很聪明很厉害,但蔡忠贤他在厂里待了那么多年了,你斗不过他的,你会吃亏的,我们可以再多想想的。”

    周铭笑了对苏涵说:“所以我才说你不懂嘛!我是760厂的大老板,也的确是厂里最大的领导,可我这个领导可和以前所有的厂领导都不一样哦。”

    “这能有什么不一样?”苏涵不明白,突然她意识到了什么,“是不是周铭你得到了县里什么消息?是县里有人要对付蔡忠贤吗?还是你抓到了他的什么把柄?”

    周铭摇头说:“蔡忠贤他不过就是厂里一个副厂长而已,要对付他我还真不需要动用那么多手段。”

    苏涵还想问什么,这个时候张雷却突然进来说道:“周铭小涵,蔡忠贤那家伙过来了。”

    原来刚才的时候张雷为了给周铭苏涵创造一个独处环境,主动没有进会议室,而是在外面给他们把风,这让苏涵一下子羞红了脸,那边张雷见状则呵呵笑道:“小涵你也别害羞,其实我早就盼着你和周铭好呢!我看你俩就是男才女貌天生一对的。”

    “得了大壮你小子就别胡说八道了,赶紧过来坐下吧。”

    周铭对张雷这么说,张雷答应着过来坐下,这时周铭又转头对苏涵说:“待会这个会议你就看我怎么做吧,我会告诉你我和以前厂里的最高领导究竟有什么不同,我还会教你一个老板的正确打开方式。”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