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逗我呢?
    (鞠躬感谢“晴一”和“天赋j”的捧场支持!)

    “哟?怎么都通知这么久了,还一个人都没有来呀?”

    蔡忠贤走进来看着空空如也的会议室不禁故意惊讶的大声说道,周铭听到蔡忠贤的话立即意识到了什么,抬头问蔡忠贤:“蔡厂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蔡忠贤看着周铭说:“没什么意思,只是厂里有些情况或许周老板你还不知道,周老板你也离开太久了,而且你父母还有苏经理又不愿怎么管厂子,久而久之同志们都对周老板你有很大的意见呀!所以今天听到周老板你回来要开会,他们就拖拖拉拉的,可他们平时都不是这样的。”

    周铭笑着点点头说:“我明白了,看来蔡厂长你这是要给我一个下马威呀!”

    “周老板这话怎么说的呢?我怎么会要给周老板下马威呢?我只是有一说一实话实说罢了。”蔡忠贤说。

    “那好吧,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那么蔡厂长能帮我请所有部门的领导同志过来开会吗?”周铭问。

    “周老板言重了,我这就去打电话。”蔡忠贤说着就去打电话。

    看着蔡忠贤去打电话的背影,苏涵小声对周铭说:“肯定就是这个家伙,他故意不让那些人来开会的,他就是要给周铭你一个下马威,现在厂里的干部都听他的,他说一没人敢说二的。”

    “是吗?那这样看来这位蔡厂长还是有点本事的嘛,但只可惜他这点聪明用错了地方,我今天就要告诉他,现在的760厂已经不是原来的760厂了。”周铭说。

    看周铭对蔡忠贤完全不在意的表情,苏涵有些着急的说:“你可千万不要小看他呀,现在他把持着厂里所有的大权,所有人都只认他一个,如果没有他点头,那厂里任何事情都做不了呀!”

    “放心吧,没事的。”周铭依然这么安慰苏涵。

    苏涵还想说点什么,但这时经过蔡忠贤的电话,厂里各部门的干部已经陆续来到了会议室,苏涵就不好再说了。

    等到人都来得差不多了以后,蔡忠贤才最后走进会议室,他来到周铭面前,指着张雷对周铭说:“周老板,你朋友好像坐错了位置。”

    “没错,他就坐在这里,要坐下去的是你。”周铭说。

    蔡忠贤笑了一下:“周老板我原以为你会聪明一点,没想到你也这么不懂事呀!看来你是没有搞清楚现在的形势,在咱们厂的传统里,每个人的位置都是很重要的,代表了这个人的身份,我可以让周老板你坐在最高领导的位置上,但如果我要是不能坐在这里,只怕我答应,在座各部门的干部也不会答应的。”

    这边蔡忠贤的话音才落,下面就立即有人高喊道:“我们就认蔡厂长,蔡厂长才是我们760厂的领导!”

    周铭看了下面一眼对蔡忠贤说:“看来这段时间蔡厂长做了不少事情嘛!”

    “惭愧,周老板你还年轻所以你不懂,这就是群众的呼声,我想如果我真坐不了这个位置的话,厂里很多事情都没法办了。”蔡忠贤说。

    “蔡厂长你这是在威胁我?”周铭问。

    “随便周老板你怎么理解了,”蔡忠贤轻松的说着,还点起了一根烟,“我知道周老板你在外面赚了很多钱,你钱多你就牛b,可咱们760厂的情况并不一样,我们的干部都是有坚定信念的,他们才不会管你有多少钱,如果你没本事,他们一样会吐你口水。”

    蔡忠贤说着故意回头问:“你们说对不对?”

    下面立即有人响应:“没错!蔡厂长才是我们760厂的领导,我们只听蔡厂长的指挥,周铭滚下去!”

    有了第一个人带头,其他人也都跟着振臂高呼:“周铭滚下去!滚下去!”

    面对着这群情激奋的场面,周铭眯起了双眼,身旁苏涵和张雷则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苏涵对周铭说:“周铭要不我们下次再想办法,现在他在厂里的势力太大了,所有部门的干部都是向着他的,我们别说和他抗衡了,就是说话都不会有人听呀!”

    周铭却无所谓道:“现在就怕了?小涵,我告诉你根本用不着怕,我今天就是要顶着他最嚣张的时候,把他的气焰给他摁下去。”

    下面蔡忠贤做手势让其他人安静,然后对周铭说:“周老板你听到了吧?这就是群众的呼声,这个呼声难道还让你认不清情况吗?当然我不想坐你的位置,但是也请你正视现实,如果你再这么执迷不悟的话,那就怪不得我真要召开厂职工大会把你轰走了。”

    “蔡厂长,我看没有弄清楚情况的是你,”周铭说,“本来你要是好好当你的副厂长,安安心心在厂里工作的话,我是会善待你的,却不想你还是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周铭的话音才落,蔡忠贤和其他厂干部都哈哈大笑起来,蔡忠贤指着周铭说:“周老板你是傻掉了吧?你怎么现在还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呢?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话说出有多幼稚?”

    苏涵和张雷都为周铭感到不平,但周铭却依然无动于衷,只是淡淡的吐出一句话:“蔡厂长,从今天开始,你被开除了,我在这里正式宣布,撤销你760厂副厂长和其他的一切职务,即刻开除出厂!”

    这话让蔡忠贤和其他人先是一愣,随后他们笑的更厉害了,蔡忠贤说:“哎哟真是笑得我肚子疼,周铭说你天真你还真是天真的可以,你说开除我就开除我,你以为你是县委书记吗?我告诉你,就是当初王厂长在的时候,他那么大的威信,都不能开除我,就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你别逗我了行吗?”

    其他人也都是你一言我一语的笑话道:“小周老板这个笑话讲得也太有水平了,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呀?自己手上什么权力都没有,就凭一张嘴就想开除蔡厂长,怎么会有这么幼稚的人呀?难道他还在穿开裆裤,以为这厂里的人事安排是他在玩过家家吗?”

    面对下面的笑声周铭依然无动于衷,等到他们笑声渐弱以后,他才问道:“对于我刚才的安排,你们觉得不妥吗?”

    周铭的话音才落厂办公室主任就马上说道:“什么叫不妥?我看小周老板你这话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在开国际玩笑呀!”

    厂财务处处长也说:“我看小周老板你该去市医院挂一个神经科,好好看看你的脑子究竟有没有问题,别得了脑膜炎了还在这里献丑,那这个人可就丢大啦!”

    周铭默默的等他们说完,然后也挨个点刚才说话人的名字:“你们几个也被开除了。”

    那办公室主任听周铭这话怪叫道:“哎哟!小周老板要开除我了怎么办呀,我好害怕,我怕你妈b怎么办?”

    蔡忠贤则说:“看来咱们的周老板是病得不轻,都开始在这里胡言乱语了,我看为了咱们760厂的健康发展和未来,我们提议马上召开职工大会,罢免周铭,大家看怎么样?”

    蔡忠贤才说完马上就有人附和道:“我同意!像小周老板这样的人根本没能力领导我们760厂,他不但什么都不懂,而且还有点神经质,这样的人在我们厂里简直就是巨大的祸害,应该早点轰走!”

    听着下面各部门干部对自己的声讨,周铭慢慢站起身来说:“看来你们是不愿自己离开了,那么没办法了。”

    周铭转头对苏涵说:“小涵,马上报警,说厂里有人聚众闹事。”

    苏涵不明白周铭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但她还是听话的去旁边的房间打电话报警去了。

    这个情况让蔡忠贤和其他人先是一愣,随即响起一片嘘声:“小周老板还会报警呀?公安来了我们好怕怎么办?蔡厂长我们也报警,说这个周铭在这里捣乱,让警察把他抓起来!”

    不一会苏涵就报警回来了,她紧紧站在周铭身边,拉着周铭的手。

    苏涵的胆子并不大,现在面对整个会议室里十多个厂干部的声讨,这个压力,就连一米八大高个的张雷就不住的在冒冷汗,就更别说苏涵了,她心里是怕得要命的,而且这一个月过来,苏涵也很清楚蔡忠贤已经在厂里一手遮天了,厂里所有的干部都只听他一个人的,可以说是蔡忠贤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就像现在,明明周铭才是老板,但这时会议室里的人却一致的要支持蔡忠贤,甚至还群情激奋的要把周铭给赶出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苏涵真的没法想象周铭怎么样才能从蔡忠贤手上把权力给夺回来,报警真的有用吗?还是周铭准备了什么后手呢?

    苏涵不知道,但在她心底有着对周铭很深的信心,她知道周铭既然这样做就肯定有办法的!

    在这个坚持下,苏涵陪着周铭在这里等了一会,突然厂保卫处处长的呼机响了起来,他拿出呼机一看脸色一下就变了,他马上对蔡忠贤说:“蔡厂长不好了,传达室那边说刚才来了好多辆警车,他们正往这里来了!”

    蔡忠贤脸色也变了,他马上回头看周铭:“这是你干的好事?”

    周铭不屑的一笑:“蔡厂长你是瞎了还是聋了?我刚才不是让小涵去报警了吗?”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