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单纯的使过
    送走郭局长和公安局的同志们,周铭转头回来,面对着的是会议室里十几双充满了畏惧恐慌和有些茫然的眼睛。

    他们不能不恐慌也不能不畏惧,在这一个月里面,随着蔡忠贤的活动,他已经在厂里树立了绝对的权威,厂里各部门的干部都对他唯命是从,哪怕是厂长副厂长的老周夫妇和苏涵总经理,也都被他轻松架空了。可是就在刚才,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周铭面前却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周铭说开除就开除,说带走就带走了。

    除此之外刚才县委书记顾平的话对他们也是一个巨大的冲击,怎么这个集体的760厂就真的要变成周铭私人的了吗?他就是760厂的皇帝,大家就都要靠他谋生了吗?

    突然的由公转私让他们根本无法接受,但刚才发生的一切却又让他们不能不去接受,毕竟连蔡忠贤都这么轻易的给拿下了,他们还能翻起什么浪呢?

    周铭带着苏涵和张雷回到座位上坐下,伸手也让所有人都坐下然后说:“刚才的事情相信大家都已经看到了,那么多余的话我也就不再说了,只要大家都好好的在厂里做事,我不会亏待大家的。当然如果有谁还想在这里搞事情,那我也不会放过他的,你们明白了吗?”

    这话周铭并没有刻意的要威胁,但现场所有人听到后却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他们拼命点头对周铭表示自己绝不会犯错误什么的。

    这个情况让周铭非常满意,不过他也明白,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已经超出大家的心理承受范围了,这个会只怕所有人就都没有心情开了。于是,周铭只好让大家把一些汇报文件交上来,让人事部门那边尽快选出新的干部名单以后就结束了会议。

    所有人陆续离开了会议室,张雷回去了厂电视台,周铭带着苏涵回到了她的总经理办公室。

    周铭拉着苏涵坐在沙发上,周铭对苏涵说:“今天亲手开除这么多干部,过瘾不?”

    苏涵轻轻摇头说:“只要760厂还是周铭你的,这比什么都好,要是厂子真的被蔡忠贤搞走了,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了。”

    “傻瓜,别想这个不可能的事情了。”

    周铭揉了揉苏涵的小脑袋说,周铭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周铭笑了笑,主动问她:“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不把所有这些支持蔡忠贤的人都开除?”

    苏涵嗯一声点点头,周铭接着说:“其实原因很简单,这些人都是厂里的老干部,他们最熟悉厂里的一切事宜,我还需要他们给我做事,如果一下把他们全开除了,也是个挺麻烦的事。另外来说,真正铁了心支持蔡忠贤的实际上也就那么几个人,大多数人都是随波逐流的,蔡忠贤倒了,他们就构不成威胁了。”

    周铭想了一下继续说道:“还有一点最重要的,今天蔡忠贤是在他们面前被开除的,这个也会给他们很大的威慑,让他们只会战战兢兢给我做事,不敢再搞其他的名堂了。”

    苏涵听到这话眼睛一亮,高兴的拍手说:“对呀!周铭你这就是使功不如使过呢!”

    “哪有什么使功?我这就是单纯的使过,”周铭说,“因为咱们厂里这些干部都是在旧制度里面出来的,观念都差不多,如果真要搞事情,用谁都一样,所以还不如就用这些人,至少这些人在经历了今天的事情以后,再想动什么脑筋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周铭你真的好聪明,当时我就想不到这个,我只想把这些要抢周铭你厂子的坏蛋都开除了!”苏涵愤愤道。

    “你那是为我生气嘛,情有可原,不过要作为一个领导,你这样意气用事可不行。”周铭说,“而且我今天会和你讲我留下这些人的原因,也是希望你能有所想法,以后能做个合格的领导人。”

    但是苏涵却很不自信的说:“我……能做到吗?”

    “你要相信你自己,你一定能的!”周铭说,“小涵你不行也得行,毕竟我不会一辈子待在厂里,这个厂我是要交给你的,你总不能让我来回跑吧?”

    苏涵这才坚定的点头说:“我明白了,周铭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加油的!”

    周铭为她点点头,这时周铭身上的呼机响了起来,是杜鹏的信息,周铭坐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给杜鹏拨了过来,电话很快被接通,杜鹏那边张嘴就问周铭这边情况怎么样了,周铭回答说:“当然没问题了,都有你杜少这么安排了,还能有什么问题。”

    今天这一切当然是周铭在回来之前就安排过的,否则不可能这边苏涵才报警,那边公安就马上冲进来了,不可能一个堂堂县委书记会在办公室等着周铭电话的。

    另外也是由于这个年代私人大家吃大锅饭习惯了,都没有私人财产的观念,如果只凭自己一个人,哪怕自己是760厂的老板,在所有人都对蔡忠贤唯命是从的情况下,也未必能讨得了什么好,这个事情越拖越麻烦,因此周铭只能当机立断,用最快最简洁的手段解决这个事情。

    “你杜少今天不会就专门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在家里碰钉子吧?”周铭问。

    杜鹏哈哈笑道:“其实我倒是想啊,只是周铭你这个家伙,连华少和谭哥都在你这里讨不了好,我就不相信还有谁能让你吃瘪了。”

    一番调笑以后,杜鹏才说:“不过周铭,我今天打电话给你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呀!”

    周铭对此早有预料:“你说。”

    “谭哥你还记得吧?上次股市崩盘以后他直接把消息捅到中央去了,结果周铭你一番安抚把事情很完美的解决了,谭哥很不爽,他又要找你麻烦了,”杜鹏说,“听说这一次他找到了你在临阳收购的那个760厂,他好像是要打你那个厂子的主意,你小心点。”

    “是吗?不过杜少你说的好像晚了一点。”周铭说。

    杜鹏对周铭这话感到非常诧异:“怎么了?”

    周铭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先问杜鹏:“杜鹏我问你,谭哥是不是打着企业改制的旗号,让县里市里取消和厂里的一切合作,让厂子自生自灭去?”

    杜鹏更惊讶了:“没错,我听说就是这样,他就是也要让周铭你也损失个几百万玩玩,可这个事情周铭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谭哥已经下手了。”周铭看着放在办公桌上的一份文件说,“现在在我办公桌上有一份文件,是县委下发的,说是为了更好的推动企业改制试点,市里将会取消760厂指定生产单位的资格,就是说市里和县里以后将不会再有订单给厂子了。”

    杜鹏一听就跳起来了:“我靠!谭哥那边下手这么快?”

    “我想不是他下手快,而是我们得到消息慢了。”周铭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杜鹏你能知道这个消息,搞不好就是谭哥故意放给你的,目的就是打我一个措手不及,让我这边对这个事情感到绝望。”

    “谭哥这也太狠了,那你那边有问题没有?我可听说你买下那个什么760厂的时候,你们厂里的效益就很差,都发不出工资,完全是靠着县里给的订单才能吊在那里半死不活的,现在要是县里市里连订单都不给那你那厂子不完蛋了吗?”杜鹏惊叫道。

    “差不多就是这样。”周铭苦笑道。

    杜鹏那边想了一下说:“那要不我给熊叔叔打个电话,看他们那边能不能想点办法?”

    “可以,不过我看没什么用,”周铭说,“谭哥既然敢下这个手,就证明他肯定是有准备的,就像上次股市崩盘一样,熊省长只是一个普通的副省长,要是贸然插手,搞不好还会连累到他,这样不好。”

    “那要不然这样,周铭你那工厂不是什么金工车间吗?陈叔叔说中央已经和奥迪公司谈好,今年会在国内转让生产奥迪汽车,省里已经把项目争取到岭南来了,现在正在讨论建厂,要不然我找陈叔叔说说,把一些汽车零配件的加工订单给你们厂?这个活你们厂里应该能完成吧?”杜鹏问。

    周铭点头说:“这个倒是没问题,只是从荆楚到岭南那边路途太远,而且我们这个厂子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厂,费用会很不划算。不过我看可以这样,就是把我们这里的工人直接转让到那边的厂里去。”

    “这个好说,我找陈叔叔提一下就应该可以了,听说这个奥迪汽车厂会很大,到时候肯定需要很多工人的。”杜鹏说,“只是周铭你这样只是解决了你那厂里工人的工作问题,你那厂子可怎么办?”

    “这个我另有考虑,到时候再和你说。”周铭说。

    “好的没问题,那有什么事情你打我手机就好了,这玩意虽然大是大了点,但还是真方便,随时都可以打电话。”杜鹏说。

    周铭说好,然后挂断了电话,挂了电话以后,就见苏涵站在面前,脸上写满了担忧,显然她听到了刚才自己和杜鹏的电话,猜到可能又出什么事了。

    “只是县里取消了咱们760厂的指定单位资格,这是意料之中的,没什么大不了,你去请袁主任和李主任到这里来一下。”周铭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