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西岭罐头厂(上)
    在760厂总经理办公室里,周铭坐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苏涵搬条凳子坐在旁边给周铭打下手,主要的文件都处理完以后,苏涵看着周铭在写着八宝粥厂的规划和给县里的审批文件,不由好奇问他道:“周铭你真的要在这里建一个八宝粥厂吗?”

    “也不能说是重新建吧,刚才李主任不说了吗?我们这里原本就有能生产罐头的车间,我就只需要引进一条八宝粥的生产线就好了。”周铭说。

    “可是这八宝粥在我们农村那里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做,这个东西会有人买吗?”苏涵担忧道。

    “当然会有人买,这个东西农村有人做,但是城市里却未必有人做了,而且现在市面上卖的东西很少,只要我们做出来肯定有人买的,我在港城那边就看到有八宝粥在卖,而且销量很好的。”周铭说。

    周铭这说的是事实,说起来八宝粥这个东西大家都知道,很多人家里也都会做这个东西,也正是因为这个东西普通,才没有人看到他的商业价值,直到92年才有一家台资企业开始试着销售八宝粥,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其他很多企业跟着上马八宝粥项目,直到二十多前后成为市面上销售量最大的食品之一。

    现在距离那家台资企业进入内地还有几年的时间,自己先推出八宝粥的品牌,就能率先抢占这个市场。

    另外来说,八宝粥的生产工艺也并不复杂,自己有罐头生产车间,就只需要引进一条罐头生产线就好了,唯一要头疼的,就是不断试验八宝粥的口感了,不过这点还好,苏涵就是一个很有做饭天赋的女孩,周铭曾经吃过她煮的粥,只要她把各种配方量化就可以了。

    “如果周铭你真铁了心要做八宝粥的话,那我老家那边有一个水果罐头厂,不知道有没有用?”苏涵问。

    “有用,当然有用了!”周铭说,“毕竟我们760厂主要是模具和金属加工,只能生产罐头盒,没办法真的生产罐头,所以如果能直接买下来一个罐头生产线就好了,要是他们那里再有研发部门就更好啦!只是不知道那个罐头厂的效益怎么样,他们愿不愿意卖他们的生产线。”

    苏涵想了想回答说:“应该会卖的,我听说那个厂子现在的效益非常差,都已经半年没发工资了。”

    “虽然这么说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但我还是想说这真是个好消息!只有他们越差,我们的机会才越大。”周铭说,“那我们明天就去一趟你老家那边看看吧。”

    苏涵点头嗯了一声。

    ……

    一天很快过去,处理了蔡忠贤那批人并没有给厂里带来任何动荡,这也是让周铭感到欣慰的,因为这就说明厂里的制度是很完善的,并不是几个领导带起来的。

    下班以后周铭和苏涵一起下班回家,不过苏涵并不是要去周铭家里,她在不远处也租了一套房子,周铭也觉得自己和苏涵又没结婚,她要真一天到晚住在自己家里对她名声很不好,再加上自己母亲一直不喜欢她,周铭就先送她回去,自己才回家了。

    周铭才回到家里,母亲王凤琴就急忙上来问:“周铭,今天早上我看很多警车去厂里了,听说蔡忠贤被抓起来了,是不是呀?”

    周铭早上出门前告诉过父母自己没事的,父母怕给自己添麻烦,就忍着一直没去厂里,现在见周铭回来了,自然就很着急的问了。

    “妈,那都是谣传,警车只是去厂里维持秩序的,并没有谁被抓起来了,不过蔡忠贤已经被我从厂里开除了,咱们以后就不用怕他了。”周铭说。

    “开除了?”王凤琴显得非常惊讶,“蔡厂长那可是厂里的副厂长,周铭你说开除就开除了?”

    周铭点头道:“那当然,妈我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吗?这整个760厂都已经被我买下来了,我当然是想开除谁就开除谁了。”

    “那太好了!”王凤琴说,“我还怕周铭你会在蔡厂长那里吃亏呢!现在他能被开除就再好不过了。”

    “妈,这么和你说吧,现在这整个760厂就是咱们家私人的了,咱们家就是整个厂子的皇帝,妈你就厂里的慈禧太后老佛爷啦!”周铭说。

    “你就哄我没怎么念过书吧,还慈禧太后老佛爷都出来了。”王凤琴白了周铭一眼,没好气的说。

    周铭呵呵笑着,他没有和母亲解释得太细,因为周铭很清楚自己父母也是从过去那种旧体制里出来的,他们的观念也是和厂里的其他人一样,一下子没法接受一个厂子从公家到私人的转变,不过这无所谓,只要父母能开开心心的,那就足够了。

    晚上周铭和父母在家里开开心心的吃了一餐晚饭,晚饭后,周铭陪着父母在门口乘凉聊天,这时却看到蔡忠贤带着家里人过来了。

    见到蔡忠贤过来,母亲王凤琴忙站起来问:“蔡厂长,这大晚上的你来我家要干什么?”

    蔡忠贤连忙解释道:“王厂长周老板您千万不要误会,我这是来向您负荆请罪来的。”

    “负荆请罪?”周铭的父母面面相觑,不明白蔡忠贤的意思,不过周铭却已经明白了。

    周铭让父母不要担心,他上前对蔡忠贤说:“你负荆请罪就算了,我既然说要开除你就肯定要开除你,你不用讲其他的了。”

    “周老板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蔡忠贤对周铭说,“我之前都是一时的鬼迷心窍,我才会有那些不该有的妄想,今天周老板您给我上了一课,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求求周老板您大发慈悲,不要和我计较,我求求您就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就好,我求求您了,我给您跪下了!”

    蔡忠贤那边说着,就拉着他一家老小真的给周铭跪下了。

    看着跪在面前的这一些人,周铭父母忙上去把他们搀起来说:“蔡厂长你这是干什么?你千万不要这样呀!有什么话好好说,干嘛要这样呢?”

    蔡忠贤却真的死跪着不起来,他还打着自己耳光说:“我该死,我对不起周老板的信任!”

    周铭居高临下看着蔡忠贤说:“蔡厂长,从你动脑筋之前,你就该想到有今天的下场,我说了要开除你就肯定要开除你,如果你再在这里无理取闹,那就别怪我把你的亲戚朋友全部一块开除了!”

    这话让蔡忠贤一下愣住了,他呆呆的看着周铭说:“周老板您真的是要赶尽杀绝吗?”

    “赶尽杀绝?你他娘也好意思在我面前说这个?”周铭说,“你当初在厂里散步小涵谣言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赶尽杀绝?你当初把我父母逼出厂里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赶尽杀绝?你把小涵赶出总经理办公室,让所有厂干部一起罢免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赶尽杀绝?现在你倒霉了,知道抱怨我了?你怎么不想想你当初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知道错了……”

    不等蔡忠贤说完周铭马上说:“知道错了就没事了?那我现在也和你说一句我知道错了,你别来烦我了行不?”

    “你也是这么大一个人了,既然有胆子做这个事情,就该有肩膀挑这个责任,别他娘出了事就来撒泼打滚耍赖,我告诉你,在我这里没用!”周铭说,“如果你再在这里无理取闹,我就真的会把你亲戚朋友全给开除出厂,我还会让公安局把你抓起来,你相信我,我说到做到,别再来挑战我的耐心!”

    听着周铭的话,蔡忠贤仿佛一下失了婚一般瘫坐在了那里,一点想法都没有了。

    ……

    第二天早上,周铭开着厂里的那辆皇冠豪车带着苏涵来到了临阳北边的西岭乡,因为苏涵说她老家这里有一个罐头厂,周铭今天就是过来看看情况的。

    车上,苏涵问周铭:“昨天晚上听说蔡忠贤带着他一大家子去你家了,没事吧?”

    周铭摇头说:“那能有什么事?他老婆和他家亲戚全都还在厂里上班,就算他真的要豁出去了他家里其他人也不会愿意的,只要抓着这一点,他不敢真做什么的。”

    苏涵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我还真怕他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呢!”

    “他倒是想不理智,不过他家里十好几口人,总会有冷静的,更何况他小孩还在上学,也需要钱,只要他脑子还是正常的,他就只能给我憋着。”

    周铭说完看了苏涵一眼问:“怎么小涵觉得我做得太过分了?没办法,对付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打死,否则要是给了他机会就是纵虎归山,而且人犯了错就该去承担自己犯错的责任。比起蔡忠贤那边,我们还是想想我们准备产八宝粥的事情吧,那才是我们厂未来的出路。”

    苏涵点点头,她也明白现在市里已经取消了760厂指定生产企业的资格,失去了公家订单,他们必须自己想办法才能生存。

    “前面过那个岔路就是罐头厂了。”苏涵看着路对周铭说。

    周铭把车开过去,很快就远远的看到了厂子的围墙,不过等周铭开近以后却有些惊讶:“小涵,你确定这里就是罐头厂吗?”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