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时代之殇
    “王厂长,你说那些人就是你们西岭罐头厂的职工?”周铭非常惊讶的问。

    在周铭面前站着的,是一群穿着灰衣麻布,一身上下破破烂烂脏兮兮的人,他们有高有矮,但全都面黄肌瘦,眼神看上去有些呆滞茫然,没什么生气。

    这副景象让周铭简直没法相信,之前周铭和西岭罐头厂厂长王辰在厂门口聊了一会,王厂长就邀请周铭去他那里坐一坐,顺便把罐头厂的职工叫来让周铭看一看,周铭当时想着以后也需要这些工人来操作机器,先见一见认识一下总是好的,却没想等王厂长叫人把工人叫来以后,居然是这样一幅画面。

    周铭可以肯定,如果自己是在路上碰到这样一群人,自己只会认为这是一群乞丐,绝对想不到他们是哪个工厂里的工人。

    要知道,在没有进行改制之前,工人一直都是党和国家的主人,是具有先进思想观念和行动能力,能旱涝保收的一个群体,是一个时代的铁饭碗,虽然周铭也知道西岭罐头厂这几年的效益不好,但不管效益再怎么不好,也不至于成这个样子啊!

    面对周铭和苏涵的惊讶,王辰感到非常羞愧和痛苦的点点头说:“没错,他们就是我厂的职工,真是让周老板和苏经理见笑了,这都是我这个厂长无能,没有办法带领我厂职工走上致富的道路,这些职工只能去隔壁生产队里做事,结果搞成这副模样,我有罪,我是西岭罐头厂的罪人!”

    在之前的聊天里,周铭已经和他解释过了自己和苏涵的身份,所以他在称呼上就改口了。

    看着王辰这个样子,心软的苏涵劝慰他说:“王叔你也别这样,这不是厂里没效益,乡里县里也没给你们生产任务,你也没办法不是吗?而且我和周老板这不是要过来和你们谈合作的事情了吗?”

    王辰这才抬起头对周铭和苏涵说:“对,没错,还好有周老板和苏经理你们来了,我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我们西岭罐头厂,你们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

    周铭伸手拍拍王辰肩膀说:“王厂长你放心吧,我们既然来了,肯定会做点什么的,你厂里的职工过来了,我们过去看看。”

    说完周铭就和苏涵王辰过去到那群人面前,刚才还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周铭就觉得这群人像乞丐了,这走近一看,这些人的情况更加触目惊心:他们一身的破衣烂衫,身上左一个洞右一个洞的,有些地方里面的棉花都露出来了,才勉强打一个补丁上去。

    比起他们的穿着,他们的精神状况更让人心惊,他们都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脸上手上身上全是不知道多久没洗的泥渍,反正看着这群人,你根本感觉不到生气,就好像他们已经没了灵魂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虎子?你不是小虎子吗?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上学吗?怎么你也去生产队干活了吗?”

    苏涵突然在人群里发现了一张熟面孔惊讶的叫道,那是一个很矮很瘦的人,一脸稚气,能看出他最多不过才十二三岁的样子,可现在他却和其他人一样的茫然没有生气。

    “周铭,这是虎子,我三姨家的小孩。”苏涵对周铭解释说,“只是怎么没看到三姨夫呢?”

    这时王辰过来对苏涵说:“苏经理,那个……虎子的父亲今年夏天下地干活,累了在旁边休息一会,就……再也没醒过来。本来厂里是该帮他抚养虎子的,但我们罐头厂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根本没办法,就只好让虎子跟着其他人一起去生产队干活……”

    王辰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涵就对他吼道:“可是他现在应该还要上学呀!”

    王辰被苏涵骂得低下了头不敢说话,苏涵走过去把虎子拉出人群,拿出手帕帮他擦脸说:“虎子不怕,有表姐在这里,表姐以后带你吃好吃的供你上学。”

    苏涵的话才说完,虎子的肚子就叫了一声,虎子看着面前漂亮的不像话的表姐说:“表姐,我饿。”

    这让周铭一下皱起了眉,周铭问王辰:“王厂长,这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们是在隔壁的生产队干活,生产队是包他们吃的吗?”

    王辰叹了口气回答说:“生产队的确是包他们吃的,但我们毕竟不是生产队的人,是临时进去干活的,生产队也知道我们罐头厂的情况,知道我们已经是无路可走了,他们就欺负我们,让他们干最重的活,却只给他们喝白米粥咸菜,他们根本吃不饱。”

    “这怎么能这样呢?那生产队太不像话了!”苏涵愤慨道。

    周铭则拿出五百块钱交给王辰说:“王厂长,你拿着这钱,先让大家吃顿饱饭吧。”

    王辰却根本不敢接这么大的钱:“周老板不用这么多的,就一百足够了。”

    周铭却坚持把五百都交到了王辰的手上说:“王厂长,这笔钱不是给你们今天解决温饱的,而是要让你们这几天都不用愁吃饭的,更是让你们恢复营养恢复体力的,是要让你们重新做回人的!”

    听着周铭的话,王辰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其他人也都愣住了,然后紧接着王辰和其他人都噗通一下给周铭跪了下来,哭着给周铭磕头道:“谢谢周老板,太感谢周老板了,你真是上天派给我们的大救星呀!”

    “王厂长还有大家快起来,这可使不得呀!你们这是干什么?”

    周铭和苏涵说着就去扶他们起来,可是这些人却都是很用力的跪在那里,就是周铭都拉不起来,周铭也不敢太用力了,怕他们太久没吃饱饭,他们体质很弱拉伤了他们。

    “周老板苏经理,你们就是我们的大恩人,除了给你们磕头,我真的是想不到还有什么方法能感谢你们了。”王辰哭着对周铭和苏涵说,“周老板苏经理,你们是不知道我们这几年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厂里连续五年都没法正常发出工资了,厂里能卖的东西都已经全卖了,大家去生产队打工,还被那些农民欺负,我们过的是猪狗不如的日子,已经很久没有人把我们当人了呀!”

    “只有周老板苏经理,只有你们!”王辰说,“只有你们今天来看我们,还肯给我们钱让我们吃饱饭,你们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你们就是苍天大地呀!”

    看着这面前跪着的一群人,饶是周铭也感到鼻头发酸,旁边的苏涵更是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周铭对他说:“王厂长,我很明白你的心情,不过你再怎么要感谢,也先把你们的肚子填饱了再说也不迟啊。”

    经周铭这么一提醒,王辰这才猛然想到,然后他马上起来拿钱给身旁的一个人,让他带着人去生产队买肉回来做饭吃。

    而随着王辰这么一安排,其他人也都立即行动了起来,他们有的去把大厨房给重新打扫,不知道放了多久的锅铲碗筷也都拿出来清洗,有的去捡干柴和稻草回来生火。

    就这样,周铭和苏涵就在这里和他们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周铭和王辰谈了一下厂子设备转让的事情,下午周铭和苏涵就开车回去了。

    路上,苏涵想起刚才罐头厂的情况,苏涵又有些同情了,她转头对周铭说:“虎子还有西岭罐头厂的那些职工,周铭你会帮他们的对吗?”

    “那当然,小涵你忘了我们这次去这个厂子就是去帮他们的了吗?”周铭对苏涵安慰的一笑说,“到时候等我们把这个厂子的设备转出来,就顺便把这些职工都接出来,安置到我们760厂去,吃我们厂里大食堂的饭菜,相信他们很快就能恢复的。”

    “只是,”苏涵犹豫了一下,然后才下决心对周铭说,“我刚才在吃饭的时候问了一下,其实罐头厂这五年下来,总共欠了有三十多万工资了。”

    周铭说:“这都是小钱,别说三十万工资,就是三百万我也拿得出来,并且这也是那些职工们应该拿的钱。”

    “谢谢,周铭谢谢你。”苏涵哽咽着对周铭说。

    “傻丫头,对我还说这个做什么。”周铭说。

    周铭嘴上这样说着,不过周铭心里却很能明白苏涵的想法,看到那些人的样子,别说是苏涵了,就是自己心里都感到有些堵得慌。

    周铭完全没有办法想象,如果自己今天没来,没有看到西岭罐头厂的情况,那他们会怎么样?只怕就会像苏涵的三姨夫那样,哪天干活没注意,就去世了吧。

    另外来说,在这个年代,西岭罐头厂或许只是个个例,但谁又能说这不是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哀伤呢?其他厂子的情况就算没有这么差,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吧,就像自己所在的760厂,在自己没有接手之前,不也是连续好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了吗?

    周铭努力的甩开这些想法,然后对苏涵说:“好了小涵,我们待会去你们县里看看吧,之前王厂长不是说了厂里的设备要转让,需要县里点头吗?所以你也得赶紧调整好心态,要是到县里你还这样哭哭啼啼的,那可就不像样子了。”

    苏涵拿出手帕擦了下眼泪,用力的点头说:“嗯!我会调整好心态的。”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