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广告黄金时间
    周老板,很高兴认识你。

    这是一句很平常的招呼,但此刻听在李虎的耳朵里却无异于是炸雷一般,他一下子愣在了那里,眼睛就只是看着梁刚和周铭握手,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在他看来周铭和苏涵不就应该是临阳760厂的穷b吗?他们怎么就会认识燕京人,怎么现在就连梁刚这位央视的副台长都主动和他握手打招呼呢?还叫他什么周老板,就760厂那种破地方的人也能被称为老板吗?这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如果说这一幕还只是让他感觉震惊的话,那么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就让他感觉这个世界都不对了。

    “杜少好,不知道什么风把杜少给吹来了,能在这里碰到杜少我真是三生有幸呀!”

    身后传来声音,李虎回头看去,只见那边梁刚坐的红旗轿车上又下来一个年轻人,自己请来的那位胡主任很殷勤的上去向他打招呼,可那个杜少却只是冷冷的对他点了点头。

    李虎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要知道这位胡主任可是自己费了好大功夫才请出来的,据说他也是中央某个权贵家族的后人,一般在燕京街头犯了什么事都是没人敢管的,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怎么就会对另一个比他还年轻的人这么恭敬呢?更让李虎想不通的是,那人居然还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

    这个年轻显然就是杜鹏了,杜鹏理也没理如同蜡像般愣在那里的李虎,直接来到了周铭面前也和梁台长一样和周铭打招呼。

    胡主任这时过来问李虎:“李处长,怎么你认识杜少和梁台长他们吗?”

    面对胡主任这个问题,李虎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他只能先反问道:“胡主任,那个杜少是谁?”

    “杜少你不认识?”胡主任有些惊讶,“那是中央领导人杜中原的亲孙子,所以你没见我们梁台长都对他客客气气的吗?不过一男一女就不认识了,看杜少都对他这么客气,想必身份也不会简单了。”

    胡主任的猜测对于李虎来说无异于是五雷轰顶,虽然在刚听到胡主任称呼他杜少的时候李虎就有过猜测,不过他却根本不敢去往这方面想,现在从胡主任这里证实了这个消息,尤其在听到了胡主任对周铭身份的猜测以后,他感觉老天是和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要不自己现在就还没睡醒。

    怎么可能?那个周铭他不是760厂的穷b吗?怎么一转眼就成了燕京的权贵子弟了?就连央视的副台长都要对他客客气气的了?

    那可是央视的副台长,比临阳市委书记地位还高的人物,甚至要是临阳市委书记来京见到了他还要像下属一样行礼的。

    当李虎整个人都感觉不正常的时候,胡主任问他道:“刚才不是见你们在一起说话,怎么你们不是一起的吗?”

    听到胡主任的这个问题,李虎的脸很不自然的抽搐了两下,因为刚才自己和周铭说话,李虎只要想起来就恨不能在地上找个洞钻下去再也不要出来,自己还给周铭一两千块钱让他给自己让包厢,还说自己请的是央视大领导,他在自己面前不值一提,现在想起来自己那根本就是逗b嘛!

    可胡主任的问题还是不能不回答的,李虎呵呵笑着对胡主任说:“我和周老板都是临阳老乡嘛,见到了自然要聊几句。”

    不过这边李虎才说完,那边就立即传来了相反的声音,那边周铭苏涵和梁台长一番寒暄以后,梁刚指着李虎胡主任问周铭:“周老板,那边小胡还有那个年轻同志,也是你请来一起的吗?”

    周铭很干脆的摇头说:“不是。”

    啪!

    李虎感觉周铭这话就像是一记响亮的巴掌一般打在了自己脸上,面对胡主任看着他的目光,他感觉自己无地自容。

    但如果说周铭的这个回答还只是在打李虎脸的话,那么周铭他们接下来的举动,则直接让他有吐血的冲动了。

    随后周铭和杜少梁台长他们走上楼,完全没和他说一句话,这让李虎感觉备受打击,因为那根本就是没拿自己当回事的表现,要是周铭在梁台长面前提了刚才的事情,这可以说是他在报复,可现在周铭没说刚才的事情,这完全就是红果果的无视呀!

    此时的李虎很想冲上去质问周铭为什么不提他刚才的事,哪怕因此打他一巴掌也好,就这样无视他着实让他心里憋屈的难受。

    当然最终李虎都没有这样做,再怎么说他也是个思维正常的人,要真这么做了,那就真是贱到骨子里去了。

    这边李虎心里憋屈,那边周铭则很无所谓,刚才李虎和张丽俩口子在自己和苏涵面前左一句右一句的的确让他很烦,但周铭也不至于因为这个在梁台长面前摆他们一道,这是周铭的大度,是周铭对李虎的无视,不过更重要的,是他们还不够周铭报复的资格。

    周铭的想法很简单:你走在路上,一条狗冲你叫,难不成你也要冲狗叫回来不成?正常思维的人都不会这么做的。

    可以想象,如果李虎会读心术知道周铭这时真正想法的话,他一定会冲上去和周铭拼命,要周铭一定要动用别的手段报复他,甚至痛揍他一顿他心里才痛快了。

    ……

    周铭苏涵和杜鹏梁刚四人来到包厢里坐下,杜鹏第一时间就让服务员上酒菜了,酒要的是茅台,杜鹏让包厢服务员打开以后,一股浓郁的酒香立即扩散出来,梁刚闻了以后立即竖起大拇指赞道:“这茅台不愧是咱们的开国喜酒,这味道就是好呀!我很久以前在人民大会堂喝过一次,真是让人回味无穷那!”

    看着梁刚这陶醉的样子,周铭对他说:“如果梁台长这么喜欢的话,那干脆我多要几瓶给梁台长带回去好了,那样梁台长就可以在家慢慢品了。”

    梁刚摇手道:“茅台虽好可不能贪杯,我这个人喜欢喝酒,但也是偶尔调剂一下,要是天天喝,那我的身体也扛不住呀!”

    听梁刚这么说,周铭也就没多说什么了,毕竟这个时候不比后世,严打过去才没几年,各个位置上的官员都还是谨小慎微的,茅台这么贵的酒要是真的收了,那回去搞不好就是连觉都睡不踏实的,不像二十年后,只怕像梁刚这种央视副台长级别的官员,都是可以天天抱着茅台睡觉的。

    “周老板你的情况我可是都听杜少说了,在南江那里拍出了全国第一块土地,又搞出了一天就能赚几百万的股市,那真是了不起的人物!”梁刚夸赞周铭说。

    “梁台长过奖了,我要放在二十年前就是个人人喊打的资本家,哪当得起梁台长这么夸奖,倒是梁台长我看才是真了不起,坐镇央视,帮助中央向全国发布消息,是党的喉舌,这是我们拍马都比不上的。”

    周铭也恭维了梁台长几句,随后就进入主题了,周铭说:“梁台长今天冒昧的约你出来,其实是想请你帮个忙的。”

    梁刚对此早有准备,点头对周铭说:“周老板但说无妨。”

    “是这样的,我家里临阳那边搞国企改制试点,我买了一个厂,现在准备上马一个新项目,准备生产一种八宝粥,就想通过央视来向全国进行推广,打出知名度。”周铭说。

    “这是好事情呀!”梁刚拍手说,“八宝粥我太熟悉了,这是咱们国家和民族的传统食品,周老板能想到生产这个,那是弘扬我们国家和民族的传统文化,是应该值得鼓励和支持的,我们央视会在春节后对电视里的广告进行重新调整,到时候我会给周老板你留一个两分钟的广告时间你看行吗?”

    “这当然好啊,”周铭说,“不过我想让广告更多的在早上的六点到七点,以及晚上的六点到十点这段时间进行反复播放,其他时间随便怎么安排我都没意见,梁台长你看这样行吗?”

    梁刚有些疑惑的问:“周老板为什么要挑这些这些时间呢?”

    周铭不答反问:“很简单,梁台长你一般是什么时候上下班呢?”

    “当然是早上八点去单位上班,到下午五点半下班。”梁刚不假思索的回答,不过梁刚也是个聪明人,他说到这里就立即明白周铭的意思了,“周老板你是觉得这段时间在电视机前看电视的人最多,所以这段时间播放广告也就会收到最好的效果对吗?”

    周铭点头说是,梁刚叹息说:“周老板果然厉害,没想到对电视方面的研究比我这电视台副台长还透彻,真是让人感到羞愧呀!”

    周铭呵呵笑着说过奖了,其实周铭这就是抛出了一个黄金时间的概念,而电视黄金时间这个东西在后世完全就是一个常识,不过在这个年代,连电视机都还算是一种奢侈电器,电视广告也没几个,就更别说什么黄金时间了,那完全就没人会有这个概念。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年代没有黄金时间的概念,就没有各种时段广告收费不同的规矩,那么周铭只需要花和别人一样的钱,就能在黄金时间做广告了。

    “这就是我们这种资本家的嘴脸咯!”周铭自嘲了这么一句,然后问梁刚,“不知道我这么安排,梁台长这边有什么困难吗?”

    “没有,”梁刚很豪爽的大手一挥,“这个我现在就能答应周老板你,春节后的这些时间段,我都会安排周老板你的广告。”

    “还是两分钟吗?”周铭又问。

    梁刚肯定的回答:“当然是两分钟。”

    周铭这才松了口气,要是在后世,一个品牌在央视的黄金时间播放两分钟的广告,这根本是无法想象的,不是企业出不起这个钱,而是根本不可能这么安排,但在这个广告并没有多被重视的年代,却很正常,正常到周铭忍不住想看能不能把这个时间包下来,等以后大家开始重视黄金时间段的时候再卖出去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