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独家冠名春晚
    “我在这里代表我们760厂的全体职工家属感谢梁台长的支持,我敬梁台长一杯。”

    周铭和苏涵举杯敬梁刚,这个事情谈的非常顺利,不过这也正常,毕竟今天梁刚来参加这个饭局基本就已经是表明态度了,只要没有原则问题就是能过的,否则要是人来了还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纠缠不清,或者和阳北县那位邓主任一样所要贿赂,那就只会让人看不起了。

    喝完这杯酒,梁刚又对周铭说:“我知道周老板是国内少有的商业天才,但我也多一句嘴,要在央视播的广告都是有很高标准的,如果周老板没有什么好的拍摄单位,我们央视也是可以帮忙的嘛!”

    “你们拍你们放,梁台长这可是把什么好处都往你们单位揽啦!”周铭笑着说。

    梁刚对此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那也没办法呀,现在在改革开放的大时代中,各方面都在创新,我们央视也不能落后,要想办法创收嘛!”

    周铭点头表示理解,这个年代电视机都没有普及开来,央视的影响力远比不上后世,因此各方面的收入都不高,梁刚作为副台长确实需要帮单位创收。

    “没问题,既然梁台长开了这个口,那我肯定也是要支持央视发展的。”周铭点头说。

    “非常感谢周老板!我代表我们央视的全体职工家属也敬周老板你一杯!”梁刚向周铭举杯,又把周铭之前的话还给了周铭。

    喝完酒,梁刚又说:“周老板,虽然我知道我已经麻烦周老板很多了,但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梁台长你应该知道我是资本家,可不是什么慈善家,”周铭说,“不过梁台长你可以先说说看是什么事情,我再考虑考虑。”

    梁刚忙点头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情,也是和周老板您的广告有关的,我想周老板您应该知道我们央视在办春晚的事情吧?我就是想和周老板您商量看看,周老板您能不能也在我们的春晚里做点广告?或者我们春晚给你们独家冠名都可以呀!”

    听到梁刚这个‘不情之请’,周铭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和苏涵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意外,因为他们实际上今天来找梁刚,谈之前广告的事情是一方面,但是更重要的,就是谈他们独家冠名春晚的事情,现在却没想自己还没开口,梁刚那边居然主动提出来了,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原本周铭之所以刚才一直没提这个事情,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周铭作为重生者,春晚给他的印象太深了,后世春晚的巨无霸影响根本没办法消除,另外一方面是现在这个年代春晚还是个政治任务,天知道能不能冠名打广告搞这些商业活动的,所以周铭不能不谨慎一点。

    现在好了,既然梁刚先开这个口了,那自己悬着的心就可以放下来,完全掌握主动权了。

    想到这里,周铭向后靠在了椅背上问梁刚道:“梁台长,春晚我是知道了,而且据我所知央视春晚办得挺好的呀,而且不还是中央的政治任务吗?怎么梁台长就敢来找独家冠名呢?不怕有麻烦吗?”

    梁刚叹了口气说:“周老板您这就有所不知了,我们这春晚到现在为止已经办了五年了,虽然形式很好,也很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但这样年年办,上级的支持却是在逐渐减少的,去年我们请了几位港台明星来,这资金就捉襟见肘,甚至很多演职人员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今年的资金还进一步缩水,我们几个台长为了完成春晚的任务要求,每天愁得连头发都要揪光了。”

    “至于麻烦这请周老板您放心,那是肯定不会有的。”梁刚保证说,“我之前就问过一些中央领导,他们就明确的告诉我说,春晚可以进行商业化运作,所以今天周老板您要来谈广告的事情,我就想提一句。”

    梁刚的话让周铭愣了一下,周铭实在没想到后世为人人熟知的春晚背后还有这么一段辛酸往事呢?

    不过想想好想也确实是这样,除了去年的春晚还有冬天里的一把火、故乡的云和五官争功几个让自己二十多年后都记忆犹新的节目以外,后面几届春晚好像自己确实都没任何印象了,也没有请很有名的港台明星来了,原来就是因为没钱的缘故吗?

    想到这里,周铭好奇的问了一句:“梁台长,咱央视好歹也是党和国家的重要喉舌部门,办春晚也是为了响应党的号召,丰富人民群众的春节生活,是一种汇聚人心的方法,不至于这么惨吧?”

    面对周铭的这个问题,梁刚叹了口气说:“周老板这您就有所不知了,虽然春晚很好,但这个东西年年办,就没那么关注了。就算是五年前的第一届春晚,我们是受上级指示当成政治任务在办的,当时连带上级给的和我们自己东拼西凑起来的钱,加一块才十来万。”

    央视春晚十多万,这在后世根本是没法想象的,那时候的春晚随便植入一个广告就是几百万,要冠名至少是上亿的投资。

    看着周铭惊讶的表情,梁刚急着解释道:“周老板我可没有任何忽悠您的意思,我们春晚剧组是真的情况并不好,今年我们的预算也才只有三十多万,弄好了服装场地以后就没剩下多少了,所以请周老板您务必帮帮忙,我们一定会给周老板您在春晚现场制作一块巨大的广告牌,摄像机会反复拍摄的。”

    “我明白了,其实要我投资春晚也不是不行,不过这春晚一定要精彩,要让人民群众记忆深刻。”

    周铭的话音才落,梁刚就忙不迭的说道:“周老板这您大可放心,我们春晚的节目都是精挑细选过的,保证精彩。”

    “先把节目单给我看一下吧。”周铭说。

    周铭这么说一方面是真的想确定一下节目的精彩程度,毕竟今年的春晚节目他是真不记得了,另一方面,周铭也是想满足一下自己探究春晚的恶趣味。

    央视春晚历来就有保密的传统,不过那也是对媒体和普通大众而言,对其他人那都和收了钱的小姐一样,完全不设防的。梁刚在听到周铭的话以后,马上就让包厢服务员拿来了纸和笔,给周铭写了一份节目单,梁刚说:“这只是一份大致的节目,具体的顺序和节目还没完全确定下来。”

    周铭接过节目单,看着上面一长串自己完全陌生的节目,周铭摇了摇头:“好像没什么意思。”

    “光看名字当然看不出什么效果的,但其实这些节目都挺好的,”梁刚说,“周老板您看这首娜鲁湾情歌,非常好听的一首歌,还有这个气功表演和乐队歌曲联奏也都是非常精彩的,都是之前没有登过春晚舞台的艺术形式,还有这些小品,也很好笑的。”

    梁刚见周铭还是无动于衷,他接着说:“那要不周老板您抽个空去春晚彩排现场去看看?我保证周老板您一定会喜欢的。”

    周铭笑了,他想到了二十多年后那些费尽心思想进入春晚剧组却始终没办法的媒体,以及天天在网上猜测消息的普通网民,却没想自己现在居然要被央视副台长请去春晚彩排现场去看,真是人和人不能比呀!

    周铭想到这里说:“彩排我是一定要去看的,不过这些节目实在提不起我的兴趣,梁台长你知道去年的春晚非常成功,主要就是因为像冬天里的一把火这样的动感的歌曲,更能让人喜欢。”

    “周老板您的意思,是这次春晚还要请几个港台明星过来唱歌吗?”梁刚问。

    “那是当然的,我这不是说国内的歌曲不好,而是大家都已经听厌了,我们就需要引进一些外面的新东西。”周铭说,“说一个我身上发生的事,我和杜少在南江开了一个夜总会,里面就有歌舞厅,生意非常红火,你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里面有歌舞厅,不断的放迪斯科那种非常有节奏感的动感歌曲,就很让人喜欢。”

    “好的,我回去就会让春晚剧组马上联系港台那边,邀请一些明星过来参加春晚演出。”梁刚说。

    周铭却摆摆手说:“这是应该的,不过也不要瞎请,我去过港城那边,我对那边的演艺圈也有一定了解,这样吧,我帮忙联系一个乐队,如果他们有时间的话,就让他们上春晚吧,你们再搞几个好看神奇一点的魔术,还有相声小品一定要逗乐,知道吗?”

    梁刚忙不迭的点头说好,对周铭的这些要求,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问周铭:“周老板您这意思是?”

    “你能做好,这个春晚,我就投资独家冠名了。”周铭说。

    尽管问的时候梁刚就猜到了,但现在听到周铭真的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梁刚还是感到了一阵狂喜,他对周铭说:“感谢周老板,我代表春晚剧组代表我们央视全体职工,感谢周老板对我们春晚的大力支持!”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