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杜主席
    “周铭,怎么你对那个叫桃桃的小姑娘有兴趣吗?看你刚才眼睛都直了,要不我想办法帮你打听打听?”刚走出一号演播厅,杜鹏就把周铭带到一边问他,“我看那小姑娘对你也挺有意思的,她看你眼睛都是亮晶晶的,我看的出来,而且说真的,那小姑娘也真是嫩得出水。”

    看着杜鹏那一脸淫荡的表情,周铭感到一脑门黑线,虽说自己刚才见到周桃的时候的确是盯着人小姑娘看了好半天,但这也并不能怪自己,毕竟那可是自己前世最喜欢的央视女主持人,也是后世春晚上当之无愧的一姐,现在猛然在央视见到她,怎么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不过这个事情周铭可没办法给杜鹏解释,就淡淡看着他说:“我说你小子别把人都想的像你一样龌蹉好不好,我只是看她有灵气,很有以后成为央视当家花旦的潜质,而且那女孩看着那么年轻,现在估计还在念书,现在在央视也只是来实习的,你这红三代就别去祸害别人了行不行。”

    杜鹏两手一摊无奈道:“好吧,周铭你是翩翩君子,我就是无恶不作的高衙内。”

    “你们在这里聊什么呀?”

    苏涵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周铭和杜鹏对周桃的谈论就到此为止了,周铭说:“没什么,只是问问这家伙接下来什么安排。”

    说这话的时候周铭感觉自己也堕落了,也学会扯谎骗女孩了,不过这也没办法,自己总不可能跟苏涵说自己刚才和杜鹏在谈周桃的事情,杜鹏还要帮自己安排一下吧?那不叫诚实,那叫二!

    周铭不说,杜鹏那边当然也不会说,杜鹏只说:“接下来不用怎么安排,我家老爷子说要见见周铭。”

    “杜老爷子要见我?为什么?”周铭很惊讶的问,事实上周铭也不能不惊讶,要知道杜鹏的爷爷杜中原可是国家副主席,要是历史不变,他今年还会当选成为国家主席的人物,哪怕自己现在这么有钱了,但面对这样的大人物,自己还是需要仰望的。

    “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不过想来是和南江的股市还有你给央视春晚做独家冠名有关系。”杜鹏猜测说。

    杜鹏的这个猜测不能说对也不能说错,关键现在也只能这么去想了。

    当他们在这里讨论这些的时候,那边央视副台长梁刚也走过来了,他问:“杜少周老板聊什么呢?这么开心,今天春晚的联排不知道二位还满意吗?”

    周铭回头对梁刚说:“梁台长你放心吧,只要春晚的节目没有什么大变动,我是会独家冠名的。”

    “那实在太感谢周老板您了。”梁刚说,“我个人是很相信周老板您的,只是刚才我们春晚剧组的情况周老板您也看到了,我们的资金情况是非常紧张的,这第一次联排连带妆彩排都做不到,都还是让演员穿着他们平时排练的服装,也真是让周老板您笑话了。”

    周铭明白梁刚是故意这么说的,但想想也确实,想后世的春晚,别说带妆联排了,就算是平时排练都穿着演出服都没问题的,并且准备排练就是半年,相比后世,现在春晚的情况寒碜的真不是一点两点。

    想到这里,周铭对梁刚说:“梁台长我明白你的难处,那你看这样好不好,明天或者后天我们就把合同定下来,我们把钱给你。”

    “非常感谢周老板对我们央视春晚的支持!”梁刚说,“周老板您也别见怪,是在是我们春晚的情况太糟糕了一点。”

    周铭点头说:“春晚剧组的情况我也是看在眼里的,我能明白你这个副台长的心情。”

    梁刚又问:“那好,杜少和周老板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如果没有安排的话,我想请二位吃饭,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饭店的菜相当不错的。”

    “梁台长下次吧,现在我们要回我爷爷那里去。”杜鹏说。

    梁刚一听这话连忙说:“原来是杜主席有请,那可不敢耽误,肯定是有重要事情的,杜少和周老板先忙你们的事情吧。”

    周铭他们点点头,告别了梁刚以后就回到了自己车上,杜鹏启动车子一路向东开到长安街上,然后驶进了中南海旁边的一条小路上,从一个没有挂任何标牌的大门开了进去,尽管没有标牌,但从门口把守的武警战士,以及严密的检查来看,周铭可以知道这里就是中南海的侧门了。

    进入侧门杜鹏把车开到了一栋很古色古香的办公楼门口。

    “这里是中办在中南海墙外的一处办公地点,我家老爷子现在应该已经在这里了。”杜鹏一边说着一边把车子熄火,然后带着周铭和苏涵走进大楼。

    陪着苏涵逛过长安街的周铭知道中南海是有一排高大围墙的,刚才进来的时候也的确没看到那个围墙,周铭开始没多想,毕竟门口的检查也很严密,不过现在却没想这才是中央部门在中南海外面的一个办公地点,想来也是中央领导在这里私下会见社会人士的地点吧。

    周铭这么想着,跟着杜鹏走进大楼,又经过了一道检查,他们才被领到一个接待室内,过了好一会,才有中办秘书来请他们过去。

    杜鹏的爷爷杜中原现在是国家副主席,也是国家重要的领导人,他的见面人数是有限制的,因此周铭就让苏涵待在接待室里,然后周铭和杜鹏跟着那位秘书来到了另一个房间。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办公室,走进房间,周铭就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椅子上喝茶,这位老人就是杜中原,是未来国家名义上的一号领导人,他和周铭前世在网上看到的照片基本没区别,所以周铭一眼就能认出来。

    周铭没见过国家领导人,但就是一般领导也不会去这样等人,不过这一次杜中原要见的人还有他孙子,这就另当别论了。

    周铭和杜鹏走过去,杜鹏喊了一声爷爷好,周铭喊了一声杜主席好。

    杜中原微笑着点点头,他招手先让杜鹏过去坐在他旁边,然后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说:“你就是周铭?果然年少英雄。”

    “在杜主席您面前我哪称得上是什么英雄,像您这种革命前辈,才是我们国家真正的英雄!”周铭说。

    杜中原摇手说:“你也不要太过自谦了,虽然我们这才是第一次见面,但你的名字我这半年来可是听得太多了,云飞同志和鹏鹏也是在我这里说了你不少的事情,你的事迹,每一件都不是一般人能办得到的。好了你先坐下来吧,不要拘谨,我们今天只是随便聊聊天,你不要太紧张了。”

    周铭这才坐下来,尽管杜中原这么说了,但周铭却仍然一点不敢放松心思,只是坐了半个屁股,等着迎接杜中原的话题。

    面对周铭的临危正坐,杜中原也没有什么表示,他只是说:“我相信你今天来也是猜到我会聊些什么的,不过在那之前,我也先要替鹏鹏谢谢你,听说当初他去南江做生意,如果不是你提醒他,如果在商场里不是你帮他,他就要被人骗,就要在外面出丑了。”

    “杜主席您客气了,我那也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且我那时身上有不少钱,也明白杜鹏他是被人坑了,看不惯商场那种仗势欺人的行为。”周铭说。

    “那你在听到鹏鹏是我孙子以后,你又是怎么想的?”杜中原问。

    周铭心中猛然一惊,这个问题听杜中原问起来貌似很随意,但在周铭看来却是很难回答的一个问题,很显然自己就是因为他家里的这个背.景关系,但这个事情可以这样做但却绝对不能这样说,可如果不这样说的话,那又显得自己太过于虚伪,杜中原又不是傻子,他怎么会猜不到呢?

    周铭思考了一下,然后对杜中原说:“杜主席,在回答您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您一个问题好吗?”

    杜中原点头说可以,周铭才问:“杜主席觉得杜鹏聪明吗?”

    “当然,我这可不是当爷爷的夸自家孙子,鹏鹏是真的有几分头脑。”杜中原说。

    “那就是了,其实我也不怕杜主席您说我是在自卖自夸,因为我也觉得自己也是有几分头脑的。”

    周铭的话还没说完,杜中原那边就打断他道:“你这的确不是自卖自夸,你是妄自菲薄,你能拍出全国第一块土地,又能解决炒地热潮,还能把股市给做起来,解决股市崩盘,这些哪是有几分头脑的人能做到的,分明就是很聪明的大人物才能做到的。”

    周铭搔搔头说:“那好吧,这不管怎么说,都说明我是很有潜力的,那这样说起来,我和杜鹏的认识就应该算得上是强强联合了。”

    “好一个强强联合,你这小子,当真是会说话。”

    杜中原哈哈笑道,其实他之前的这个问题是故意这么问的,就是想试探一下周铭的应变能力和想法,结果周铭没有让他失望。

    虽然说周铭的答案听起来好像有点不搭边的样子,但实际上周铭是并没有扯谎说自己当时不知道杜鹏身份什么的屁话,也没有顾左右而言他,而是换了一种方式来回答,说他知道杜鹏的身份,但却仍然和他交好,这是强强联合,对双方都有好处的。

    在杜中原想来,就算让自己来回答,也差不多就这样了,这个周铭,当真不简单。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