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谈改革(上)
    一位中办的秘书进来为周铭和杜鹏沏好两杯茶,分别放在他们面前,杜中原对周铭说:“这是狮峰龙井,当年几位老总推荐给我,也是我最喜欢喝的。”

    由于家庭的缘故,周铭对茶这个东西懂的并不多,只是隐隐记得龙井分为几个字号,这狮峰龙井是品质最好的一种。不过就算周铭不懂也无所谓,能被杜中原称为老总的人,不用想也知道身份不简单了,而这种身份人推荐的茶,能差到哪去吗?

    周铭低头喝了一口,龙井的清香让他精神为之一振,周铭不会品茶不过事实上这个时候也没时间给周铭细细品味,因为周铭很清楚,之前问自己知道杜鹏是杜中原孙子是怎么想的,这都只是开胃菜,后面杜中原要说的话,那才是今天的重头戏。

    果不其然,那边杜中原见周铭喝了口茶做好了准备以后,他又说道:“我知道南江的股市是你一手创立起来的,大家都说你对股市有着非同一般的见解,那么你对南江的股市发展有什么看法?”

    “我认为是非常必要的。”周铭想也没想的直接回答,“其实股市这个东西并不像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只是在里面买卖股票在投机赚钱,他的本质是一个资本市场,是整个金融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从某一方面来看,股市甚至都能反应出当地经济的发展情况。”

    “我知道很多人对南江的股市持怀疑态度,认为在什么法规制度都没有的情况下贸然搞股市,是在犯罪,但我认为,南江的经济还在起步阶段,最匮乏的就是资金,而股市刚好能帮助南江从全社会募集到他发展所需要的资金,这是非常重要的。”周铭说。

    “周铭你这个想法倒是和杨老先做后想的理念不谋而合。”杜中原笑着点评说。

    周铭耸耸肩说:“那是因为我也很赞成杨老的这个理念,甚至我执意先把股市搞出来,实际也是在贯彻杨老的这个发展思想。”

    杜中原点头说:“的确,有些东西就是应该先动手去做,等我们东想西想的想通了再做,机会早就错过了。”

    “不过说到先做后想这个东西,现在国内外有很多人在谈到我们现在的改革开放,搞的市场经济就是在走资本主义道路,对于这个问题,我知道你在会见美国经济学家诺德里曼的时候和他探讨过,但我现在还是想听听你有没有什么新看法。”杜中原说。

    杜中原这话解开了周铭心底的一个谜团,看来诺德里曼来国内时中央的确是知道的,只不过由于一些他不知道的原因,才没人接待他。

    不管这个原因究竟是什么,也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而且政治上的事情也很难说清楚。

    周铭把这个问题抛诸脑后,他回答杜中原道:“杜主席,我认为彻底的公有化本质上就是私有化,相反彻底的私有化本质上也是公有化,就像当初美国在二战之前的改革一样,其实也有点在走社会主义道路了,难道我们就因此说美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了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我记得在改革开放最初的时候杨老就说过,改革开放的目的就是要让全国人民富裕起来,这与我们的党和国家建立之初的目的是一样的,那么既然目的是一样的,”周铭说,“这社会主义还是别的什么,我认为这种争吵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有些时候争吵是必然的,虽然你说没有意义你不想争吵,却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是和你一样的想法。”杜中原提醒周铭说。

    的确,对国内很多人来说,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反对,不管你说什么,他总是能挑出一大堆毛病来,这种人是最烦人的了。

    周铭这么想着然后说:“杜主席,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也可以坚定一个新概念,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周铭的答案可以看到明显的让杜中原眼前一亮,但他还是冷静的问周铭:“为什么要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呢?难道你加了一个社会主义在里面这个市场经济就能变了不成?”

    “市场经济当然还是那个市场经济,只是其中的一些东西会有所变化,就像国外有些发达国家把他们的市场经济叫社会市场经济,别看只是加了两个字,但这里面一些细致的问题就会发生变化。”周铭说,“至于我所说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就要看我们怎么去定义这个社会主义了。”

    “我记得以前在教科书上看到过,所谓社会主义,就是把一切都公有化,所有的吃喝用全部都实行配给,连最基本的商品交换都不允许有,”周铭问,“但这样真的就是社会主义了吗?”

    杜中原那边摇头说:“这绝对不是,而且这条路也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了,建国这么多年以来,整个国家依然没有摆脱贫困,甚至还越来越穷,这绝对不是社会主义,或者说不是我们闹革命之初所要的社会主义。”

    “我很赞同杜主席您的话,”周铭说,“我认为与其去走那些极端,倒还不如去想社会主义就是一种实现社会公正和共同富裕的社会理想。”

    杜中原很高兴的拍手说:“没错,社会公正和共同富裕,社会主义就应该这样。”

    “所以既然这个社会理想用市场经济能办到,另外来说,我们国内的形势也不可能照搬国外的一切制度,那么我们这个经济就可以叫做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周铭说。

    杜中原伸手点着周铭说:“你这个小同志呀,别看年纪不大,这骑墙的功夫可是很了不得嘛!”

    杜中原这话实际上是对周铭极高的赞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听起来只是一个名词,但就像周铭之前所说的那样,这个名词是包含了公有和私有两个方面的,如果放在政治上面来说的话就是两不得罪走中间路线,就像是骑在墙中间两边都不倒一样,有时候也算是一种很高明的政治态度。

    面对杜中原的褒奖,周铭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这也是在为我自己着想的,毕竟只有市场经济更大的放开了,像我这样的人才更好赚钱嘛!”

    杜中原哈哈大笑道:“赚钱好呀!就是应该能者多劳劳者多赚钱嘛!如果大家不管干多干少,聪明还是一般,大家都是拿同样的钱,那这个社会不就死气沉沉的了吗?”

    说到这里杜中原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问周铭道:“对了,我听说你们临阳那里已经搞了一个国企改制的试点,这是很难得的一个试点,是改革的一个新方向,那么你对国企改革是什么看法?”

    “国企改革是必须的,毕竟原来的国企由于干部都只想着升官发财,其他生产什么的根本不管,这样搞生产效率太过低下,一定要改制!”周铭斩钉截铁的说,“当然这个改制也一定要小心翼翼的,因为国企也是企业,是非常有价值的东西,在这个价值下,一定会出现大量的**!”

    杜中原面色严峻的想了一下,然后说:“从现在全国各地的国企试点改革来看,**都是大量存在的,那周铭你的意思,是现在不适合进行改革了?”

    周铭摇头说:“杜主席,我并没有这么说,我只是说改革必须防止**,并且这个国企改革也不应该是全盘改革,而是应该进行选择性改革,不管怎么改,我们都还是必须要把一些事关国家命脉的产业掌握在自己手上的。”

    “纵观国外,早在二战前的那次改革以后,很多国家就已经开始把一些国家支柱产业由国家接手了,如果我们现在再把这个给丢出去,那岂不是在走回头路了吗?”周铭说,“在我看来,就算那些支柱产业需要改革,改成股份制增强竞争力什么的,也一定是要在保证最大股份是国家的基础上进行。”

    听着周铭的话,让杜中原的脸色变得越来越严肃了,他问周铭:“你怎么会想到这些的?”

    这个问题让周铭心下一跳,立即让他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是碰到雷区了,从前世的记忆来看,这个时候中央的路线之争应该已经进入了一个白热化的阶段,过不了一年就要正式摊牌了的。

    想到这里周铭说:“杜主席,其实这个事情也就是我平时胡思乱想出来的,杜主席您也知道像我们这种平头小百姓,平时没事就喜欢议论议论国事的。”

    面对周铭的回答杜中原愣了一下,他明白恐怕是自己态度太过了,于是杜中原马上缓了缓情绪说:“周铭你不要怕,我刚才的话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只是我没想到这个道理中央内部吵来吵去吵了有一年多了,在你这里居然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逻辑,这真是让中央感到羞愧。”

    周铭怎么会听不明白杜中原这么说是想打消自己的顾虑,不过周铭更明白这个年代的政治环境并没有后世那么宽松,自己没有什么背.景,一旦却卷进去就是粉身碎骨的结果,能不参与就肯定是尽可能不参与的。

    于是周铭说:“其实这没什么,毕竟中央是站在全国的角度上,肯定考虑的事情更多,相对于中央领导,我这个人的眼界就狭窄很多,恐怕就想不到太多东西了。”

    杜中原深深看了周铭一眼,吐出两个字:“滑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