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谈改革(下)
    杜中原当然是要骂周铭滑头的,事实上周铭也的确滑头,他在发现自己说多了话,谈到了话题雷区以后马上就改口说自己眼界狭窄,只能想到这么多了。

    作为国家副主席,杜中原怎么会想不到他这是在故意退缩,不愿意再说这个话题了,不为别的,就为刚才周铭所说的那些话,那些东西绝不是一个眼界狭窄的人能说出来的,能说出那番话的人,他的眼界至少也是和国家领导人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的。

    不过现在周铭要跳过这个话题,杜中原也能理解,终归他也只是个普通人,背后没有大家族支撑的他,一旦被卷入了政治漩涡当中,就只有被人整死或是当替罪羊,根本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能在关键时刻刹住车,在自己这个国家副主席面前,头脑还能保持这么冷静,这个人绝不简单,用一句很俗的话来讲:此子以后必成大器!

    这个话或许很俗气,但在杜中原看来却是现在对周铭一个最好的评价。

    周铭呵呵笑了一下,并没有太在意杜中原这句笑骂,杜中原当然也不会抓着这个问题不放,既然周铭不想干涉政治,他就也很配合的跳过去好了。

    于是杜中原想了想对周铭说:“我明白你有顾虑这很正常,我对此也不会说什么,不过接下来的这个问题,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

    从杜中原认真的语气上周铭感受到了什么,周铭一下挺直了腰板,杜中原接着说:“你是商人,那么我想你应该注意到了我们国内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我们国内的农副产品和初级工业品的价格一直偏低,中央现在希望对这个情况进行调整,你对这个物价问题有什么看法?”

    中南海的门果然不好进那!

    周铭在心里发出一声感慨,因为杜中原所提的这个问题是现在比较头疼的一个问题,也涉及到了很多方面,甚至是过去现在到未来的政治层面的,非常敏感,一个回答不好,可能就会出问题。

    对此,周铭仔细想了一下才说:“物价过低或者过高都是有问题的,但我认为这个关键就在于这个物价的形成,究竟是市场造成的,还是人为抑制的,如果是前者,那么只需要稍加引导,市场就能自己调节过来,但要是后者,这情况就麻烦很多了。”

    杜中原点头说:“这个情况是这样的,国内现在的粮食收购价格高,但销售价格低,所以国家要对此进行补贴;这从经济上来看是不合理不按经济规律办事的。不过我国是低工资制,如果国家不对此进行补贴,放开物价上涨,那么人民群众就会买不起东西,要是大规模的实行涨工资,又担心会引起通货膨胀,因此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这就是80年代末第一轮物价闯关的背.景吗?要真像杜中原这样讲的话,这个物价问题还真是一个非常难办的事情。

    周铭在心里这么想着,他第一次没有直接给答案,而是又问了一句道:“杜主席,那中央现在是怎么决定的?”

    “目前董主席决定要用主动涨价和提高工资的办法来进行价格、工资改革。”杜中原回答说。

    “不行!这样肯定会乱套的!”周铭当即否认道。

    杜中原问了一句为什么,周铭分析说:“很简单,作为一个普通百姓,如果他知道明天物价会涨,那么今天他会做什么?就是把所有自己需要的东西趁着价格低都买回来,这一个两个当然无所谓,但要是放在全国几亿老百姓都在这样做呢?那岂不要发生抢购狂潮,难道不容易出事吗?”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全国的物价上涨会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会让普通群众存在银行的钱变得更不值钱了,那么一旦老百姓发现自己昨天存的十块钱进去,今天就只能买五块钱的东西了,这会发生什么?大家都一定会疯狂的挤兑,结果就是国家信用破产,金融体系崩溃,社会动乱。”周铭又补充了一句说,“这已经是在国外被无数次证实了的,每一次金融危机基本都有这个情节。”

    “那要是让银行提高利息让老百姓的存款能跟上通货膨胀的步子呢?”杜中原又问。

    “这更不行了!”周铭斩钉截铁的说,“如果只是单纯的印钞票,那就不是在涨物价,而是在人为的制造通货膨胀,就像当年在二战后我们国家发行的法币和金圆券一样,除了掠夺老百姓的财富,让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困难以外根本没有任何其他作用。”

    周铭在说这话时是带着情绪的,因为这让他想起了前世的时候,那个时候正是自己父亲病入膏肓快要不行的时候,突然全国的物价就全部飞涨起来,让自己家里本来就困苦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困难。

    周铭记得那时候自己和母亲在家里相依为命,如果不是周围邻居的接济甚至连饭都快要吃不上了。

    当然不仅是自己,那时候其他人家里也都好不到哪里去,毕竟760厂刚刚改制,很多人家都是发不出工资的。

    正是这个原因,让本来一个好好的小康厂区,在各种不合理的政策下,一下就变成了要饭村和贫民窟了。

    除此之外,周铭也记得那时全国的确发生了很多的抢购狂潮和到银行的挤兑热潮,险些就酿成了大祸,不过后来好在中央及时收住了口子,把这个情况给稳定下来了,否则就真要出事了。

    可就算是这样,当时稳住了局势,可这个隐患仍然打下了,以至于后来九十年末的时候,中央不得不再搞一个菜篮子工程,继续想办法让大多数人能吃上饭。

    杜中原看了周铭两眼说:“你有什么话就一气都说完吧,反正这里就只有我们这几个人,不管你说的是对是错都不会有其他人知道,哪怕你真的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出了这个门,大家也都会忘了。”

    周铭点头说:“是这样的杜主席,我认为涨物价这个东西或许看起来是为了补贴农民,但我认为农民是一点实惠都拿不到的。”

    “这又是为什么?粮食收购价格不是已经提高了吗?”杜中原很惊讶的问。

    “粮食价格是提高了,但那更多的是取消了国家补贴,这样与其说是提高了价格,倒还不如说是减轻了国家的负担。”周铭说,“那么物价开始涨了,可粮食的价格却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涨起来,那么农民的生活越来越困难,还有谁会愿意种地,没有人种地我们全国几亿人吃什么?”

    面对周铭的质问,杜中原再一次沉默了,因为周铭这个问题也是一针见血的。

    不过拥有后世记忆的周铭也没办法不一针见血,要知道后世中央不知道连续多少年在搞三农问题,这不能不说就是对以前错误的一种改正。

    并且还有一点,后世之所以那么多转基因食品横行,农业人口过少导致粮食不够,只能逼着国家去搞转基因食品。

    在前世的时候,周铭面对这些没用丝毫的办法,但是现在自己重生回来,并有机会在未来的国家主席面前陈述这一切,周铭就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否则周铭自己就会痛恨自己的。

    听着周铭一句又一句的针砭,让杜中原再次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以后他才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杜中原抬头起来问了周铭一句看似很不相关的问题:“听说在上一次和南江的电话会议上,你拒绝了董震主席让你去国务院工作的邀请?为什么?”

    “首先我认为我不适合当官,我可以给党政机关当顾问,但却绝对不适合在机关工作,并且我现在在国内外都有很多企业,我一边做生意一边当官,我根本没办法保证自己的操守。另外来说,我认为每一个人就应该要有自己的一个清晰的定位,官不是每个人都能当的。”

    周铭说到这里想了一下接着说道:“我记得当年有位副总理,他本来可以很好的成为基层领导,但却被人为的提拔高到了副总理的位置上,结果不是让他活受罪吗?我也一样,我本来可以很好的成为资本家的,但却因为贪恋权力去当官,结果只能是会害了自己倒霉。”

    杜中原眼里闪过一抹惊诧,因为周铭对那位副总理的评价和杨老对他的评价如出一辙,可杨老是谁?现在国家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但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却能有这番见地,真让人惊讶。

    其实在这里周铭还少说了一点,那就是他之所以拒绝董震的邀请,完全就是因为他很清楚董震一定会倒台,不过这个话他在杜中原面前是不好说的,要是杜中原听到这个话,那他一定会震惊的。毕竟现在中央暗潮汹涌,就连他们都没法断定未来会怎样,周铭一个不了解内情的普通人,却能做出这个判断,不能不让人震惊。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杜中原笑着对周铭说,“那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强求你了,不过我现在邀请你作为中央的编外顾问,这总没问题了吧?你拥有这么好的才华,怎么能不为国家做贡献呢?”

    “既然杜主席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没法拒绝了。”周铭说。

    “你这小子,难道我代表中央邀请你过来做事还委屈你了不成?”杜中原没好气的说。

    周铭急忙摇头说:“当然没有,我是灰常灰常开森的!”

    杜中原摇摇头,又吐出那个词道:“真是滑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