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铐上容易解开难
    (鞠躬感谢“zz3113”的捧场和月票支持!鞠躬感谢“天帝出巡”和“欲皇大弟”的月票支持!)

    一声声凄厉的警笛在西单大街上回荡着,但让人意外的是却并没有看到一辆警车,反倒是有几辆挂着中办牌照的黑色轿车疾驰着,车顶的警灯一闪一闪的。

    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会感到有些奇怪,但牛杰看到疾驰过来的车队却当时愣住了,作为权贵子弟的他很清楚,在首都这个地方,能明目张胆这样做的单位会是哪里。

    这些锦衣卫怎么会出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牛杰和王局长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疑惑。

    就在他们疑惑的时候,这个车队很快开到了面前,然后几个精干的战士跳下车,迅速包围了牛杰和王局长,一副警戒的架势,从他们的气势上来看,牛杰和王局长毫不怀疑只要他们稍有不对,这些人就会立即动手。

    最后一位三十多岁的军官走下车,来到牛杰和王局长面前敬礼说:“同志你好,我们是中警二队的,我姓何,是奉命来接周铭同志的。”

    尽管在此之前牛杰和王局长已经猜到了对方可能的身份,但当这位何队长报出他单位的时候,还是让他们倒吸了一口冷气。

    燕京作为祖国的首都,在这里是存在很多神秘部门的,比如这个中警,他们实际就是负责整个中央安全的警卫部队,由于他们的任务特殊,因此他们全是从全国甄选出来的精英战士,同时为了中央领导的安全他们也握有一些特别的权力,因此也有人沿用古代的称呼叫他们锦衣卫。

    “原来是中警的同志,你好你好,不知道何队长来找周铭是有什么事情吗?”

    牛杰和王局长很客气的对何队长说,他们也不敢不对何队长客气,别看这何队长称呼只是一个队长,但论起军衔搞不好就是一位校官,更别说他所在的单位是锦衣卫那种地方了。

    “奉命接人,请问哪一位是周铭同志?”何队长简洁明了的问,没有和他们多说一句的兴趣。

    这个答案是在牛杰和王局长意料之中的,毕竟中警就是现在的锦衣卫,在这里工作的人早就已经把保密工作当成了下意识行为。

    但如果不知道何队长来接周铭的意图,他们就不好怎么说话了。

    难道谭哥那边又给周铭找了点什么事吗?

    牛杰心里疑惑着,的确要真是这样,锦衣卫都出动了,那周铭这辈子就别想在国内待了,可比自己找公安有用多了。不过这也不像是谭哥的作风呀!他不会在知道了自己找了公安给周铭设局,他那边又去找锦衣卫……

    就在牛杰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何队长,他就是周铭,就是那个戴着手铐的人,他们要抓周铭,何队长你一定要帮忙救救他。”

    牛杰和王局长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正指着周铭对何队长说,这个女孩牛杰认识,正是刚才跑掉的周铭的女朋友苏涵。

    何队长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周铭手上的手铐,然后对王局长说:“同志你好,我们是奉杜中原主席的命令来此接周铭同志去中央的,还请你们配合。”

    “去中央,这是为什么?”王局长下意识的问道,隐隐间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这一次何队长还没说话,苏涵就骄傲的告诉他道:“告诉你,周铭他是挽救了我们全党全国的大英雄,何队长接他去中央是去接受中央领导的接见和嘉奖的!”

    “什么?周铭他是什么全国英雄?”

    牛杰和王局长转头向何队长求证,何队长点头说:“是的,周铭同志是挽救了党和国家的战斗英雄。”

    这个答案让牛杰和王局长当时就愣在了这里,他们瞪大了眼睛,一副活见鬼了的表情,他们根本没办法想象周铭这个只知道赚钱的资本家怎么就成了救国英雄了?可何队长就在这里,旁边还围着几个精干的锦衣卫战士,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在告诉他们这就是事实。

    尽管牛杰和王局长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但何队长却没空和他们在这里瞎耽误工夫,他又对牛杰和王局长说:“中央领导还在中南海等着,请你们配合。”

    听到这句话,牛杰和王局长才如梦初醒,王局长忙不迭的点头:“配合,中央的安排我们一定配合,之前我们也只是有一点治安案件需要周铭同志配合调查,现在看来肯定是误会了,我这就解开。”

    王局长说着就让那两个公安民警松开周铭,他也拿出钥匙要上去给周铭开手铐,可这个时候周铭却把手移开了。

    “周铭同志,你这是?”

    面对王局长的疑惑,周铭却懒得搭理他,周铭直接问何队长:“今天是杨老和杜主席要见我吧?”

    何队长点头说是,周铭说:“那既然这样,我们就赶紧去中南海,别让两位中央领导等急了。”

    何队长看了一眼周铭的手铐,王局长马上识趣的上来说:“是呀,别让中央领导等急了,周铭同志,我马上把你的手铐打开。”

    周铭却反问他:“打开?为什么要打开?王局长你刚才不是说我有治安案件需要配合调查嘛?你现在打开了我的手铐不就等于徇私枉法吗?这可不对,所以我就这样去见杨老和杜主席,回头再去你那报道,这样也显得王局长你高风亮节,依法办事嘛!”

    听着周铭这话,王局长恨不能抽自己一个大嘴巴,他好恨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多这么一句嘴。

    高风亮节?依法办事?

    这听起来像是很厉害的样子,但实际上王局长知道如果真让周铭戴着手铐去中南海见杨老和杜主席的话,那自己不仅头上这顶乌纱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恐怕自己也不要想在这个燕京城里混下去了。

    想到这里,王局长赔着笑脸对周铭说:“你看这不是误会吗?说开了就没事了……”

    不等王局长说完,周铭就道:“误会?可我怎么看王局长你今天是专门准备好了来抓我的呢?而且咱们国家自成立以来一直都是依法治国的,怎么能谁说抓就抓说放就放呢?这岂不是一点规矩都没有了吗?这和过去的封建社会有什么区别?所以我认为依法治国由我做起,既然王局长说我犯了法,我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何队长,我请求带着手铐去见中央领导,让领导知道我的决心。”

    听着周铭的话,牛杰和王局长感觉自己的脸在不停的抽搐,尤其是王局长,只怕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事情:有人这么义正词严的说要被抓,但偏偏自己不仅绝对不能抓,反而还要赔着笑脸让他解开手铐。

    这叫一个什么事呀?

    王局长心里感到无限憋屈,他真的很后悔答应牛杰要帮他这个忙,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就是打死他也不会来帮这个忙。

    “周铭同志,这个事情是我办的不好,是我没有调查清楚,你就不要怄气了好……”

    周铭打断王局长的话:“怄气?王局长你居然把我尊重依法治国的决心当成是怄气?有你这么当公安局长的吗?你身为公安干警,本身应该以维护法律的尊严为己任,坚决和一切违法乱纪的行为斗争到底,而我既然涉嫌和某个案件相关联,那么就不应该有任何姑息!”

    面对周铭这一番斗志昂扬的发言,王局长感觉自己都快疯掉,自己的整个世界观人生观都不对了。

    此时此刻王局长真的很想掐死周铭,很想说一句如你所愿,就把周铭带回警局去好好教训他一顿,但这又是根本不可能的。

    “王局长,我不知道你还记不得记得我刚才就说过的,现在铐上容易,过后要解开可就难了。”周铭故意提醒王局长说。

    这话让王局长浑身一个激灵,他当然记得周铭这句话,可他那个时候完全就把这话当成是个屁放掉的,谁知道才这么一会时间,事情就有了这么一个他怎么也料想不到的变化。

    王局长想到这里只能软下来说:“周铭周大爷,算我求求你了,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把手铐解开呀!”

    “我说了依法治国要从我做起的,那么既然我是无辜的,王局长你又说有案子,那谁才应该和案子有关联呢?”周铭问。

    王局长心下一动,当即指着牛杰说:“和他有关!”

    周铭笑了:“看来王局长不愧是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这头脑就是聪明,那既然这位牛杰同志和案子有关,那该怎么办呢?”

    “铐起来!”

    王局长说着就拿出手铐要去铐牛杰,牛杰往后跳了一步说:“你敢铐我?”

    周铭不屑的一笑:“小妞,这个案子就只有咱们两个嫌疑人,不铐你难道铐我吗?”

    王局长也马上说:“没错,我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个案子和牛杰同志你有莫大的关联,我要你和我回局里协助调查!”

    “不是协助调查,是抓获归案。”周铭提醒了一句。

    “没错,是把牛杰同志抓获归案!”

    王局长马上改口道,然后一把上去抓住牛杰,一双明晃晃的手铐铐在了他的手腕上,王局长这才转头赔着笑脸问周铭:“周铭同志,这下可以了吧?”

    周铭这才满意的点头伸出手让他解开了手铐。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