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代表国家感谢你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蓝涛knight”和“别坑爹啊”的月票支持!)

    “周铭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牛杰丢下这句话就被王局长带走了,周铭对他摇手再见,根本没把他这句反派在失败以后的常用语放在心上,甚至还对他摇手再见,气的牛杰差点没吐血当场,恨不能要再过来和周铭决一死战。

    只是牛杰这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了,因为他要真过来的话,也只是让他更丢人罢了。

    不得不说,国内的部队都是纪律严明的,尤其还是中警这样的部门,哪怕周铭在他面前给牛杰玩了这一手,何队长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仿佛刚才的一切他都没有看到一般,只是在牛杰被带走了以后,问了周铭一句:“周铭同志,现在可以走了吧?”

    “当然,麻烦何队长了。”

    周铭说,然后和苏涵一起跟着何队长上车了,坐在中警的车上,苏涵紧靠着周铭,拉起周铭双手反复检查,急切的问道:“周铭你没事吧?刚才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周铭微笑着说:“没有,这里可是首都,严打过去才没几年,他们不敢太过明目张胆的,只是你要是没来的及时,恐怕你就只能带着何队长他们去区分局接我了,不过杜鹏那边的动作倒是挺快。”

    不过苏涵却给了周铭一个不同的答案,她摇头对周铭说:“何队长不是我叫来的,我打传呼给杜鹏的时候,他说中警的同志已经出发了。”

    这让周铭有些惊讶,但同时又是在周铭意料之中的,毕竟中警可不是什么一般的部门,哪怕杜鹏的爷爷是国家副主席,也是不能随便调动的,尤其还是为了私人事情,这个事情很容易成为被攻击目标的。因此就算杜鹏不懂,但杜中原却绝对不会陪孙子胡闹的。

    “那这么看来中警出动是真的受到了上级指派,接我去中央有事情的?现在只是刚好撞上了而已?”周铭问。

    苏涵点头说:“是的,杜鹏说周铭你真是拯救了党和国家的大英雄,中警是是他爷爷派出来接你去中央接受表彰的。”

    “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那个事情已经有结果了。”周铭长舒了一口气说,其实在开始见到中警车子过来的时候周铭就有所怀疑,只是那会来不及想太多,而对自己来说,值得让锦衣卫出动的也就只有一个事情了。

    西单距离中南海并不远,没多久中警的车就进入了中南海,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之前进中南海周铭是从侧门进去的,但是这一次,中警的车队是从长安街上的正门进入的。

    车队沿着中南海里面的路一直开到了一栋大房子前,车子才停稳,前面副驾驶上的战士就马上跳下车,帮周铭和苏涵打开车门。苏涵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对那小战士说了声谢谢,这才下车。

    周铭和苏涵下车就见到了杜鹏,他上来直接捶周铭一下激动的说:“周铭你这家伙可真了不起,杨老和我爷爷都要亲自表彰你啊!”

    周铭对此笑了笑,不过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的确很了不起。”

    周铭苏涵和杜鹏都是一愣,他们转头,就见一个约摸三十岁的年轻人朝这边走来,面对周铭疑惑的眼神,那人微笑道:“周铭你好,你应该听说过我,我姓谭。”

    姓谭,又这么年轻就能进入中南海,还上来主动和自己打招呼,这个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谭哥你好,很高兴能认识你。”周铭说。

    “可我不高兴认识你。”谭哥说,他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说,“周铭,你说你既然是临阳市760厂的工人子弟就该在工厂里好好的上班,没事出来瞎折腾什么?”

    “谭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正所谓树挪死人挪活,就是因为我的家庭情况不太好,所以才要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嘛!”周铭说。

    谭哥煞有其事的点头说:“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这话听起来很不错,但周铭你听过一个故事吗?从前有一只猴子,他看到森林外面人类的世界很精彩,也想过人类的生活,有一天他看到被风吹来的衣服,这只猴子穿上衣服对着湖水照了一下,感觉自己很像个人了,他就去到人类的集市,你猜结果怎么样?”

    周铭当然不会回答,谭哥就自己接着说道:“结果这只猴子就在集市上被人打死了。”

    “周铭你也是大学生,你应该明白这个故事的意思,”谭哥说,“猴子就是猴子,就算穿上了人的衣服也不会变成人的,沐猴而冠的结果就只能是被人打死。”

    这话让杜鹏当即就不乐意了,他站出来说:“谭哥,我敬你是咱四九城的大哥,但你说这话就有些过分了。”

    谭哥对此只是不屑的一笑:“小鹏,既然你说我是四九城的大哥,那当哥的今天就劝你一句,离这种沐猴而冠的人远一点,否则将来没你什么好果子吃,这种人我见多了,他们为了往上爬会不顾一切的,就是看中了你的背.景,早晚你会被他给坑了的。”

    周铭不慌不忙的说:“谭哥,听小鹏说你是燕京这个圈子里的大哥,我以为你会有什么本事,但现在看来你也就这样了,你这种挑拨离间的方法有点逊。”

    “你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谭哥说着,这时何队长过来对他说:“谭少,杨老和杜主席还在里面等着,请您有什么话快点说好吗?”

    谭哥点点头,然后又对周铭说:“猴子你听到了没有,这位是中警二队的何队长,连他都要给我三分面子,像你们这种人,我分分钟就能治了你们,还需要用什么挑拨离间的方法?你不觉得你的这个想法有点多余吗?今天虽然杨爷爷和杜爷爷不知道什么事情邀请你进这里来了,但你也仅限于此了,好好珍惜你来这里的时间吧,像你这种人这样的机会可是一辈子难得一次的。”

    “原来谭哥你还不知道我来这里是因为什么吗?或许等你知道了以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周铭说。

    谭哥笑了,就像听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真不明白你怎么会自我感觉这么好的,你觉得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来这里的原因,无非就是你有什么狗屎运罢了。”

    “谢谢谭哥,其实我也觉得是狗屎运,只是我的这个狗屎运,或许是谭哥你这辈子都想不到的狗屎运。”周铭说。

    尽管周铭这话说的没一点火气,但听在谭哥听来却又是那么刺耳,感觉就像是在讽刺他什么一样。这让谭哥不禁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去打听他究竟是因为什么被请进中南海来的了,要知道以自己的关系,打听清楚这个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过这个后悔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随后谭哥就转过弯来了:随便他是什么事情,想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谭哥这么在心里想着,他却没想到他的这个想法将来会狠狠给他一巴掌。

    大家都知道里面还有两位国家领导人在等着周铭,因此哪怕是京城一哥谭哥,他都不敢在这里耽误太多时间,很快就和周铭一起走进去了。

    周铭他们在一位中办秘书的指引下走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一个很大的会议室内,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几位白发苍苍老人面孔,立即跃入了周铭的眼帘,尤其是坐在正中间那位老人,更是让周铭屏住了呼吸。

    杨老,那就是国家的第二代领导核心杨定国杨老,是他一手推动了改革开放,是他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创新,就是从他开始,让整个国家一步一步的甩掉了贫困的帽子,走上了富裕的道路。

    他和后世照片上面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脸上也带着和蔼的笑容,看上去仿佛就是一位普通的老人一般,但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感觉他只要坐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你就会不由自主的挺直腰板临危正坐,时刻紧张的以最好的姿态迎接他的一切问题。

    那位谭哥是故意走在周铭前面的,他是整个京城年轻一辈的一哥,因为家里的关系就连中警的军官都要给他面子,对燕京城内的一些普通衙门,甚至都可以随意指使,比如之前的那位王局长。

    但是在走进这间会议室见到那位老人以后,周铭能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不仅脸上之前轻松的笑容不见了,他的腰板也挺得更直了,就像标杆一样。

    当然不仅是杨老,还有他身边的其他老人,由于年代久远,再加上杨老在中央的绝对权威,让其他老人相比之下并没有杨老那么出名,除了杜鹏的爷爷杜中原以外,其他人周铭已经都没有印象了,但从他们的座次安排,以及他们有资格和杨老坐在一起的情况来看,他们也绝对是整个国家的领导人之一。

    “杨老,还有各位中央领导,周铭已经到了。”中办的秘书恭敬的向各位老人介绍周铭道。

    听到中办秘书的介绍,杨定国和其他老人都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然后杨定国和其他老人都或在中办秘书的搀扶下,或者自己扶着椅子站起来,杨定国带着这些老人对周铭鞠躬道:“周铭同志,我在这里代表党和国家,代表全党乃至全国各族人民,感谢你对党和国家所做的巨大贡献!”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