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不知不觉改变历史
    在这一瞬间,周铭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近乎停滞了,心里一片沉甸甸的,因为如果真像自己想的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当初那个算是赌博性质的做法,不仅帮自己赢得了很高的政治加分,甚至还在通过国内的一些行为影响到了世界局势,让历史上东西方阵营的决战提前到来了。

    这个想法让周铭有些害怕,因为要是自己的关系,真的让历史偏离了他原来的轨迹,那自己前世的那些记忆岂不就没用了吗?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是一刹那的事情,紧接着周铭就把这个想法给抛出脑海了,且不说历史都有自己的巨大惯性,自己最多也只能让一些事情稍稍偏离轨迹,但要做到完全扭转历史,还是几乎不可能的,就像现在,自己尽管已经让历史偏离原来的轨迹了,让那些该发生的事情,不还是和前世一样的发生了吗?最多也就是时间提前了而已。

    并且就算历史真的因为自己的原因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那也无所谓,自己已经不是前世的自己,而是真真正正改变历史的伟大人物!无论历史怎么改变,自己都一定能有办法应付!

    周铭想到这里突然又涌起了充足的信心。

    周铭眼神的变化让对面一直在观察他的杨定国感到有些惊讶,尽管杨定国不知道周铭心里的想法,但刚才那个眼神,以及眼神背后支撑着的信心,都让他想起了在很久以前,在某个窑洞里,当反动派大举进攻革命根据地的时候,那位伟大人物的眼神。

    杨定国呼出一口气,然后问周铭:“看你的眼神好像对这个消息感到有些惊讶?”

    周铭老实点头说:“非常惊讶,因为本来在我的预计中,这个事情不应该这么早才对。”

    “为什么?”杨定国好奇的问。

    “世界一盘棋,我在燕大碰到那位外国女孩的经历就证明了国外敌对势力对我国的布置还没有完全,既然棋差一招,就没理由这么急着发动总攻,反正冷战都打了半个多世纪了,也不在乎这一年两年的,西方那些国家的领导人不至于这么沉不住气。”

    周铭接着说:“现在既然他们这么急着动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我们这边的锄奸行动让西方国家意识到了危险,他们害怕自己这么多年甚至是半个世纪的布置都功亏一篑,所以才会这么着急。”

    “精彩的判断!”杨定国夸赞道,“周铭小同志,我的想法和你是一样的,那么你认为接下来东欧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面对这个问题,周铭凝神思索了一会然后摇头说:“这个很难说,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谁也不知道西方国家会不会做什么调整。”

    “没有关系,这种事情本来谁都难以预料的,你大胆放心的说,就算说错了也没什么。”杨定国鼓励周铭道。

    周铭说:“谢谢杨老,让猜测的话,接下来匈牙利会发生和波兰一样的政权更迭,柏林墙被推倒,东德会并入西德实现德国统一,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以及南联盟都会接着爆发自由革命,或者推翻各自的政权,或者分裂,不管怎么样,整个东欧都会变天。苏联这个时候尽管表面还维持着超级大国的样子,但实际自己里面也已经四分五裂了,最后苏联会解体成为一个一个的独立国家。”

    如果是在昨天,周铭在杨定国和杜中原面前说这话,那么他们一定会笑话周铭是在天方夜谭,毕竟对于他们这些从过去那些革命年代走过来的老人而言,苏联对他们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在他们心中,苏联是全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同时也是压在祖国头上的一块大石头,更是和整个西方抗衡的超级大国,他怎么可能会轻易解体呢?

    不过现在,在周铭仿佛事先得到了准确情报一般的预言了波兰的局势以后,周铭接下来的话,就不能不让他们重视了。

    杨定国又点着了一根烟:“你估计东欧和苏联能在这次剧变当中坚持多长时间?”

    “除非苏联内部能出一个非常具有政治天赋的天才,否则两年,最多不会超过三年,苏联就会解体。”周铭想了一下,又补充说道,“即便苏联能出现这样的天才,但苏联内部的经济已经被掏空,人民的生活异常困难,这是长期积累下来的问题,不是某一个人能够解决的,所以谁也无法挽救苏联的结局。”

    杨定国重重的吸了一口烟:“只有这么两年三年这么短的时间了吗?”

    “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三年时间,但我认为杨老您也并不需要为此担心,西方国家并不会马上调转枪头来对付我们的。”周铭说。

    这话让杨定国一下扬起了眉,眼里闪烁着希望问周铭:“这话怎么说?”

    “首先,苏联毕竟是雄霸了世界半个多世纪的超级强国,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就算苏联解体了,但那么多高尖端武器还在,还有那么多核弹头,这些不能不让西方国家忌惮,除此之外,苏联整个国家半个多世纪积累起来的财富,这些也能让西方国家眼馋。总之不论是忌惮还是贪婪,西方国家在以后几年内,都一定会把目光放在这个超级大国的躯体上,无暇顾及其他。”

    “其次,”周铭接着说,“美国人是地地道道的资本家,他们不管做任何事情都只讲利益,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们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而我们国家至少也是个核大国,美国人和整个西方国家绝对不会冒着开战的风险和我们闹僵的,他们最多也只会像在东欧做的那样,偷偷摸摸的搞小动作,只要我们防范好这点,他们就将无计可施。”

    周铭话音才落,杜中原就高兴道:“说得好!”

    相比杜中原的兴奋,杨定国尽管没做成这样,但他也把自己才点上没多久的烟给摁灭在烟灰缸里了,然后又重新点了一根,从这个小动作上不难看出,杨老此时的内心也绝不平静。

    “周铭同志,那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杨定国问。

    杜中原看了杨定国一眼,因为他敏锐的注意到杨定国这时已经不是喊周铭小同志,而是喊他同志,别看只是一字之差,但代表的意义却有很大的不同。

    杨老绝不会犯这种失误的,他会这么喊,肯定是他已经认同了周铭的能力。

    周铭也注意到了这个区别,但周铭却并没有在意这点,他回答杨定国道:“杨老,我认为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融入这个世界。”

    “融入这个世界?”杨定国和杜中原异口同声道。

    周铭点头说:“没错,就像我们商场上说的,要想化解竞争对手的最好方法,就是和竞争对手联成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样就不存在任何竞争关系了。”

    “现在西方国家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搞乱整个东欧以及苏联,就是因为整个华约阵营完全是和这个世界分割开的,无论他们怎么乱,都不会对西方国家乃至整个世界有任何负面作用,相反的,解决了竞争对手,对他们的发展还是有莫大好处的,所以他们完全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干。”周铭说。

    “我们这边的话,幸好中央实行了改革开放,这就是我们融入这个世界的契机。”

    周铭不轻不重的拍了杨定国一个马屁,然后接着说道:“只要我们继续深化改革开放,主动打开我们的国门,改革我们的经济体制,让我们的经济和全世界的经济连成一片,一旦我们国家乱了,西方国家乃至全世界都会跟着倒霉,那么我们才算是安全了。”

    杜中原想了一下说:“我是很同意周铭同志你的看法,但万一要是西方国家拼着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来搞乱我们呢?”

    “如果是封建国家或者是军国主义独裁国家,那或许会这么做,但那些西方国家是绝对不可能的。”周铭说的斩钉截铁,“杨老杜主席,我刚才也说过了,美国人是地地道道的资本家,他们只会为利益而战,没有利益的战斗他们是不会去打的。他们的政体决定了他们的思维方式,或许一个领导人会头脑发昏,但是一群人,他们是绝对不会做的,就算有人想做,其他人也会帮着我们拼命扯那些人后腿的。”

    听到周铭的这个解释,杨定国和杜中原才总算松了口气,杨定国笑着说:“那看来我们当初决定的改革开放,还阴差阳错的救了我们自己了。”

    周铭则摇头说:“我并不认为是这样,我只知道杨老您和中央要改革开放,初衷只是要让全国人民过上富裕日子的。”

    杨定国点头说:“是啊!贫穷并不是社会主义,富裕也不是资本主义,不管是什么制度,归根到底都是要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

    “不管白猫黑猫,抓得到老鼠的就是好猫。”周铭帮杨定国补充了一句他老人家的名言。

    杨定国哈哈一笑:“没错,就是这句话。”

    在谈完了最重要的事情以后,杨定国又吸了两口烟,这才告诉了周铭一个事情:“周铭同志,有个事情我认为还是可以告诉你知道的,在刚刚结束的二中全会上,董震同志,被撤销了党内外的一切职务。”

    这个消息让周铭的思维瞬间爆炸:我了个大叉,什么玩意?我不知不觉又改变了历史?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