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鞠躬感谢“c3”的捧场支持!)

    周铭很确信自己是改变了历史,不光是东欧剧变的时间,现在还有国内政治环境,在周铭的记忆里,国家主席董震应该是在明年因为另一件事情才被撤职的,但是现在却被提前了一年多。

    董震同志犯了分裂党的错误,更加对国外**势力的渗透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尽管他在担任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期间,对改革开放和经济工作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但是在指导思想上和实际工作中也有明显失误。特别是他消极对待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严重忽视党的建设、精神文明建设和思想政治工作,鉴于董震同志的这些严重错误,会议决定撤销他党内外的一切职务,并对他所犯的一切问题将会继续进行审查。

    这是在二中全会的会议记录原文,是杨定国在告诉了周铭董震被撤职了以后让秘书拿来给他看的。

    对于这个会议记录,甚至对于董震处置,周铭都不感到惊讶,毕竟‘杨定国的手段’这句话可不仅仅是一句民间谚语,他更是几次中央领导层更迭以后杨定国所展现出来的政治能力。

    杨定国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的,现在改革开放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又发生了国外**势力渗透国内意图不轨,东欧和苏联局势不稳,可以说国内外都在发生着巨大的转变,杨定国作为国家柱石,如果不拿出点手段,以强硬的手腕稳定局势的话,只怕之前近十年的改革开放成果就会付之东流了。

    正是因为这样,周铭对中央的做法并不感觉意外,只是比起这个,更让周铭不解的是,杨定国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

    周铭是天天看报的,但是这个消息却并不知道,也就是说这个消息中央出于某些考虑并没有公开,但为什么要告诉自己呢?

    杨定国看出了周铭的疑惑,他笑着给周铭解释了一句:“有些人,他根本不需要知道太多的东西,因为你把所有的真相摆在他面前他都不会相信;而另一些人,则根本不需要做任何隐瞒,即使是国家的高度机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该做出怎样负责的判断。”

    “感谢杨老和中央对我的信任。”周铭说,这的确是很大的信任,尤其对于这种这种不是权贵子弟,也不是体制内的人来说。

    不过杨定国却摇了摇头:“信任是相对的,如果你不信任中央,中央自然也不会信任你。”

    周铭知道他说的是之前自己通过杜鹏传达国内可能存在间谍破坏消息的事情。

    “最后,周铭同志,你是不愿意进中央任职的对吧?”杨定国问。

    周铭老实回答:“是的杨老,因为我不适合,我记得杨老曾经这么评价过从前的一位副总理,本来一个农民,非要把他搞到副总理的位置上,这不是让他活受罪吗?”

    杨定国笑了:“没错,每个人都应该要有自己定位,不是什么工作每一个人都能完成的,可是面对权力的诱惑,能忍住不伸手的,周铭同志,你是极其少有的一个。”

    “谢谢杨老,不过或许也应该说是我的心比较大吧,”周铭说,“我在燕京大学碰到的那个外国女孩,他就对我说过一句话,他说我不应该局限在国内,应该放眼全世界,那里才是我真正的战场,作为中国资本家,我的贪念也不少,所以我很赞成她的评价。”

    “原来如此,希望你真的能有这么一天吧,到时候祖国一定是你坚强的后盾!”杨定国说。

    周铭又对杨定国道了声谢,杨定国摆了摆手说:“好了,不说这些沉重的话题了,咱们聊点轻松的,听说你在家乡买下来一个厂子?”

    “准确的说应该是两个,一个是南晖县的760厂,另一个是阳北县的西岭罐头厂,我准备生产一种叫做八宝粥的罐头食品,现在正和央视谈广告以及春晚的独家冠名的相关事宜。”周铭回答说。

    “八宝粥我吃过,是我们民族传统的食品,能把普通的食品做成企业,这可不简单那!”杨定国说。

    “其实我倒认为深受大家喜欢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并且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进行,人们的生活水平会越来越高,大家对自己的生活要求也会越来越高,而八宝粥这种食品在市面上完全就是一个空白,我这个资本家只是来填空的。”周铭说。

    杨定国哈哈一笑:“不过你这个空可是填得很有水平呀!”

    周铭搔了搔头:“杨老过奖了,说起来我还有一个想法,因为我家里生活条件并不好,所以我一直有想带着父老乡亲们发家致富的梦想,而我搞这个八宝粥产品,其实也就是想着把我家附近那一片地方,做成一个产业基地,搞一个类似乡镇工业园的东西出来,把一个地方的资源集中利用,就可以带活经济了。”

    听到周铭这句话,杨定国的眼底又闪出一抹惊讶,他对周铭说:“周铭同志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呀,原本只想和你平平常常的聊天,却没想到你居然又抛出这么一个让人惊讶的理论出来了。乡镇工业园,如果真的能做到集中优势资源,率先发展某一个乡镇,以点带面,也的确可以实现区域经济的全活,而且这个乡镇经济也更是集体模式,这不失为是未来的一条发展道路呀!”

    杨定国的话让周铭不能不赞叹这历史上的伟大人物之所以伟大,自有他的道理存在,就像现在,周铭不过是无意中说出了乡镇工业园这个词,但杨定国却就能立即发现这个东西的可行性和重要性,让人不能不服。

    不过周铭并不知道的是,当他对杨定国感慨的时候,杨定国对他的评价更高:这个周铭同志别看年纪轻轻,但这每一个想法都是破天荒的,真是一个商业天才,假以时日,只要不发生意外,他一定会成为全世界举足轻重的存在。

    也幸好周铭不知道杨定国心里对他的评价,否则周铭又该不好意思了,毕竟乡镇工业园这个搞法,是经过改革开放多少年,经过多少能人志士失败过多少次才想出来的办法,在这个思想还没有稳定下来的年代,这种超前的模式必然是要让人惊讶的。

    “还好我在家乡的做法,得到了熊省长的照顾,否则我这些项目也没那么好上。”周铭说。

    这句话让杜中原多看了周铭两眼,周铭对他笑了笑,毕竟这位国家副主席也帮了自己不少忙,还有他的孙子杜鹏更是自己的好朋友,自己要是明知道荆楚副省长熊清平是他们一派人的情况下还不说点什么,周铭自己也都会觉得自己事情做不到位的。

    杨定国也能看出点什么,但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有些事情地方上的确还有些保守,不过清平同志还是有一些眼光的,我会找清平同志谈话,让他尽可能的支持你在地方上发展的。”

    这个时候几位中办秘书走了进来,杨定国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说:“都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现在发现和周铭同志聊天,那比开多少会都要有用呀!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年纪大了,精力跟不上了,希望下次还能再有机会和周铭同志你聊天。”

    周铭也能看出杨定国和杜中原有些明显的精力不济,马上起身致歉:“很抱歉我说的过头,耽误了杨老和杜主席的休息时间。”

    杨定国摇摇头表示不是周铭的问题,然后就和杜中原走出了房间。

    而等到两位老人和中办的秘书离开了,旁边的杜鹏立即跳过来搂住周铭的肩膀激动道:“周铭你这家伙实在太厉害了!你知不知道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我家老爷子和杨爷爷有这么失态的表现,哪怕是在我小的时候。”

    周铭当然明白所谓他小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所以周铭说:“我靠!有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那必须有啊!”杜鹏万般肯定说。

    这个时候苏涵也默默的来到了周铭身边,尽然她没有像杜鹏表现的那么夸张,但她绯红小脸和激动的眼神,也已经很能说明她此刻的心情了。

    周铭握住了苏涵的小手,和杜鹏一起走出房间,突然周铭对杜鹏说:“你说既然有了刚才和杨老还有你爷爷的那番对话,我们在燕京这里应该不会再有麻烦了吧?”

    面对周铭这话,杜鹏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他看到了不远处离开的谭哥的背影,这才恍然大悟的笑道:“那当然,谭哥现在还是那个谭哥,不过在董主席倒台以后,他家里恐怕也要遭逢变故了。”

    周铭点点头,其实周铭刚才说的话也就是这个意思,谭家是彻底的董派,这是在四九城乃至全国都知道的公开秘密,现在董震突然被撤职了,并且还是很严重的分裂党,无疑是要一撸到底的,那么作为董震的坚定支持者,谭家也肯定要受到很大的冲击,他能不能挺过去还两说,就更别提还要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至于这位谭哥,他由于从来都是四九城的一哥,很多时候有些自信过头了,没把太多的事情放在心上,因此在没搞清楚状况就贸然在自己面前得瑟,只怕这会脸肿的不清,见到自己都得绕着走了。

    想到这里,周铭伸了个懒腰:“一切终于结束了,终于可以好好的做我的事情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