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这是坐地起价
    (鞠躬感谢“月下皇冠360”和“迷小迭”的月票支持!)

    袁志刚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抬手阻止了他,周铭微笑着对严复平说:“严老板说的很对,我们生意人不比机关人,对于我们来说时间就是金钱,我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要讲究一个效率的,看来是我没有掌握好这个情况,做事有些拖沓让严老板见笑了。”

    周铭这话让严复平顿时就高看了他一眼,严复平此时心中在想:这个周铭看来是有两把刷子的,难怪这么年轻就能赚这么多钱,别的不说,就单说这个养气功夫,就不比一些老机关要差了。

    不过严复平并不知道周铭是重生回来的,更不知道周铭之前还进了中南海,和两位国家最高领导人面对面对话过的,有了这样的经历,如果周铭要没点长进,那就真可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周老板客气了,那么周老板现在可以说你的事情了吧?”严复平说。

    “当然可以,”周铭说,“其实是这样的,严老板知道我买下了760厂,想必也应该知道760厂近几年效益并不好这个事情。”

    严复平点头说:“是的,我听说760厂已经有几年工资都没办法正常发放了,尤其是最近几个月,要不是周老板买下厂子,估计这工资还得再拖一两个月才能解决。”

    “或许吧,”周铭耸耸肩说,“不过我现在买下了厂子,我肯定要改变这种情况的,所以我引进了阳北县那边的一个罐头厂,现在正在生产一种叫做八宝粥的食品,所以想通过严老板你的供销社进行销售。”

    严复平笑了,尽管在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对这个情况有所耳闻,但现在听到周铭真的在自己面前说出这个话的时候,他还是感到有些惊奇:“周老板恕我冒昧,据我所知760厂应该是一个金工厂吧?为什么周老板不好好的继续搞机械加工这些,反而要去搞风马牛不相及的食品生产呢?”

    “机械加工这些我还继续在做,只是毕竟咱们临阳是在内地,相比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优势,反而还交通不便,现在县里市里又取消了我们厂指定生产企业的资格,我们就更需要另谋他路了。”周铭说,“至于搞罐头食品,其实严格来说也不算太离谱吧?至少我们的车间是有能力生产罐头盒的。”

    “是吗?那周老板你就准备卖罐头盒吗?不过我觉得这个恐怕很不好卖。”严复平说。

    “严老板误会了,我们是要卖成品的八宝粥罐头,拉开即食的那种,可不是罐头盒,为此我专门从阳北县那边引进一整套罐头生产设备。”

    周铭一边给严复平解释着,一边让苏涵拿出了一罐八宝粥给他:“这就是我们厂生产的八宝粥,打开就直接可以吃的,严老板可以试试看,很好吃的。”

    “临阳八宝粥?看来周老板对这片土地是很有感情的嘛!”

    严复平说着就随手把八宝粥放在了一边,接着说道:“周老板是铁了心要给760厂转型做食品了,但这个食品也并不是那么好做的,周老板你也是下海经商的,你应该也明白,企业生产什么,并不是拍脑袋就能决定的,是最好要能有一套系统规划的。”

    “这点请严老板放心,我已经想好了,而且我也是有决心的!”周铭对严复平说。

    “周老板有信心是好的,但光有信心可是没用的,就像今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除了我以外,周老板还请了不少的供销社主任吧?可结果呢?他们一个都没有来,这说明了什么?这就说明大家对你一个金工厂生产出来的食品表示很大怀疑。”严复平故意对周铭说。

    周铭却无所谓道:“至少还有严老板你来了不是?就说明严老板你多少还是对临阳八宝粥有兴趣的吧?”

    “那可未必,”严复平说,“与其说是我对你的产品有兴趣,倒不如说我对你这个人有兴趣,要就只是这个什么八宝粥的话,我也未必会来,毕竟周老板你也知道现在我也是承包了卫晖供销社,是自负盈亏的,周老板你总不能让我冒风险给你销售这个谁都不知道的八宝粥吧?”

    “这点请严老板不必担心,我就在几天前已经去燕京联系了央视,不仅为今年春晚做了独家冠名,甚至在春节以后央视进行调整以后,还会在央视的重要时间段播放广告,只要广告打出去了,过不了多久大家就会知道我的临阳八宝粥了。”周铭说。

    这让严复平有些惊讶:“没想到周老板还有燕京的关系,还能上央视打广告吗?”

    “只是朋友的牵线帮忙而已。”周铭言简意赅的说。

    周铭原本是想给严复平留点神秘,但却没想到严复平还是摇了摇头:“我想周老板或许还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想说就算周老板能在央视打广告又能怎么样?难道就能保证八宝粥一定销售得出去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今天又为什么只会有我一个人过来周老板你这个饭局呢?”

    对此周铭先是皱了一下眉头,随后看到严复平脸上的笑容,他顿时想到了什么,于是马上开口问严复平道:“严老板,我们都是生意人,严老板之前也说了我们生意人都讲究效率,那么严老板如果有什么要求大可以提出来,具体我们再商量嘛!”

    “周老板也太小看我了,我可不是趁火打劫,只是我的卫晖供销社作为一个私人承包的供销社,我需要自负盈亏的,不知道周老板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严复平问。

    周铭顿时就明白了严复平的意思,他无非就是趁着这个形势,尽可能的抬高自己的身价,让自己尽可能的赚钱。

    真无商不奸呀!

    周铭在心里这么说了一句,然后说:“我明白严老板的意思了,严老板独自承包下卫晖供销社的确是有很大风险的,那严老板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出钱买断严老板在你供销社的全部销量。”

    “买断销量?周老板恕我愚钝,我不太明白。”严复平说。

    “很简单,就是不论严老板你从我这里进了多少货的八宝粥,我都会先把你全部销售以后的利润以回扣的形式给你,这样严老板不论我的八宝粥在你这里销量如何,至少都能保证严老板你不会有任何损失了。”周铭说,“不知道严老板意下如何?”

    “这个主意很好!”严复平马上说,不过随后他也意识到表现这么明显不好,又矜持说,“周老板也不要觉得我抠,终归有些事情不谨慎不行。”

    周铭心底冷笑,但表面上仍说:“当然,我很能理解严老板你的心情,不过理解也是一种相互的,既然还没有销售我就先给了你回扣,那么我希望严老板你也能让一步。”

    严复平伸手:“周老板你先说说看。”

    “我希望这个利润能比一般要低一些,我会稍稍提高一些出厂价,或者就干脆约定利润的回扣比例是多少,另外我既然已经把利润全部给了严老板你,那么八宝粥不管销售出去了多少,这个销售得到的钱都得给我,不知严老板意下如何?”周铭问。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严复平先是一愣,商人的本能告诉他这里面有问题,可他想来想去却始终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或者说这笔账不论怎么算都是自己赚的,除非他们这个八宝粥真的销量那么好,能销售一空,自己才有可能亏钱,但一个金工厂做出来的八宝粥还能销售一空?这怎么可能呢?

    心中笃定,让严复平很大方的一挥手:“没问题,周老板这个要求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嘛!”

    “感谢严老板能理解,”周铭说着举起了酒杯,“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这一次严复平很爽快的倒了一杯酒和周铭碰杯:“合作愉快!”

    不过最终严复平可能是下午真的有事,因此就算事情谈妥了,他也并没有喝多少酒,很快就离开了包厢。

    在严复平离开以后,周铭和苏涵回到车上,苏涵很不高兴的说:“这个严复平实在太过分了,东西还没卖就先要利润,我没见过有比他更可耻的人!”

    对此,周铭倒是很理解的说:“其实这还好吧,毕竟这么多供销社的负责人,也就只有他来了,他知道我们现在除了他就找不到别人销售了,自然要坐地起价的,如果这个时候不想办法坑人,过了这个店就没这个村了。”

    “可是他这样做的话,风险不就全都转到我们身上来了吗?”苏涵着急的问。

    “表面上看是这样的,但实际上结果还没有出来,还不知道是谁吃亏呢!等到央视春晚和以后央视黄金时间的广告播出以后,你就知道我们的宣传有多强力了!”周铭说。

    这让苏涵眼睛一亮:“周铭你是说我们的八宝粥能大卖?”

    “必须要大卖,如果不是卖到脱销那我们从南到北那么折腾不白折腾了吗?”周铭说,“不过为了让咱们这个广告能够利益最大化,我们的目标应该更多的放在燕京和南江这些经济更发达的地方,今天只是第一步,以后还有我们更忙的时候呢!”

    苏涵用力的点头说:“周铭你提出的产品一定是最棒的!”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