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这是安少
    (鞠躬感谢“李市长”的月票支持!)

    潭州酒店的房间里是有空调的,因此虽然外面还有些凉,但在房间里还是温暖如春的,当然要是在周铭和苏涵所在的房间里,就不仅仅是温暖如春了。在酒店内某个房间的大床上,苏涵躺在周铭怀里轻轻喘息着,一张如花的俏脸上泛着桃红,还有小琼鼻上点点滴滴的香汗,无一不是在说明刚才的激烈。

    感觉到怀里的女人动了一下,周铭低头看去,只见苏涵已经睁开了眼睛,周铭故意坏笑着问她:“终于活过来了?”

    面对周铭的问题,苏涵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周铭是故意在说刚才自己最后喊着‘要死了要死了’的话,顿时让她羞的俏脸通红,伸手在周铭的腰上拧了一把。

    嘶!

    周铭夸张得倒吸了一口气,苏涵关心的问他没事吧?周铭伸手拍了拍苏涵挺翘的小屁股对她说:“当然没事,不过你要再拧下去就不好说了,好了,现在咱们休息一会吧,这三个小时的火车也挺难坐的。”

    听周铭这么说,苏涵立即很不高兴的嘟起了小嘴:“你还说呢?这还不都是你,本来我就说是要休息的。”

    “你这不是休息的挺好吗?”周铭捏住苏涵的小琼鼻说,“你看你都是红光满面的,再看我都是腰酸背痛腿抽筋的。”

    论贫嘴,苏涵浑身上下的嘴加起来也都说不过周铭,想掐周铭却又怕真的把自己男人给掐疼了,最后只好把头埋进周铭怀里装听不见了。

    周铭能感受到苏涵脸上的温度,周铭知道自己女人是真害羞了,另外周铭也知道坐了这么久的车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就没再逗弄苏涵,慢慢让她在自己怀里睡着了。

    再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是吴世平的传呼打来叫醒他们的,吴世平给他们订的是高级房间,里面有可以打出去的电话,周铭给吴世平回了过去,吴世平告诉他们他就在楼下的餐厅。周铭和苏涵这才起床,急急忙忙洗漱完了就出门下楼,只是见到吴世平苏涵还有点害羞,就好像是吴世平通过电话看到了他们在床上羞人的样子了一般。

    “我已经订好了包厢,我们直接过去就好了。”吴世平很平常的说,一点也不关心周铭和苏涵究竟是睡两个房间还是一个房间的事情,或者干脆可以说他已经猜到了,只是有些东西心照不宣就是了。

    周铭和苏涵跟着吴世平过去包厢,却没想才到路口,就碰到几个人从包厢区那边过来,领头的那个不是别人,正是他们上午碰到过的梁安。

    “安少好。”

    吴世平还是和上午一样和他打招呼,梁安也客气的回了一句,随后他又看到了旁边的周铭和苏涵,吴世平给他解释:“这两位是来自临阳的人大代表,是领导要求接待的。”

    这话让梁安有些惊讶,他饶有意味的打量周铭和苏涵两眼说:“不错嘛,在临阳那种地方,这么年轻就能受到省里的重视,看来是干出了一番事情的,这一次能来省里开会也不容易吧?”

    梁安轻蔑的语气让苏涵听起来很不舒服,她帮周铭说道:“我们是来帮熊省长提议案的,是关于乡镇工业园的!”

    苏涵本来是想为周铭壮声势的,但梁安和他身旁的朋友听到她的话当即就笑了起来:“原来是临阳的乡镇老板,这能来省里开会就更不容易了,乡镇工业园想来就是你们提出来的什么奇思妙想吧?这个东西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虽然想不起来了,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就祝你们梦想成真吧。”

    苏涵还想说什么,不过却忍住了,转头看向周铭,周铭面对梁安轻蔑话语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只是微笑着说了一句:“谢谢安少。”

    周铭的表现让吴世平高看了他一眼,原本在吴世平看来,周铭这么年轻就有了现在这样的成绩,肯定该是年轻气盛的,但现在看来,他还是很能控制自己情绪的,别的不说,就单说在梁安面前摆出这么一副顺从的架势,就是一般人所做不到的。

    梁安是临楚机械公司董事长的小儿子,梁董老来得子肯定倍加爱护,所以梁安别看表面看上去彬彬有礼的样子,但那也就是家庭熏陶出来的表面功夫,实际上也就是个纨绔,浑身都是盲目自大和自负这种纨绔子弟的通病,这也是吴世平会这么让着他的原因。

    吴世平作为省府一秘,万一要是哪句话惹得他不高兴,梁安未必万一不知天高地厚的闹起来,不论结果如何,吴世平都颜面扫地了。

    至于周铭的想法,吴世平也不难猜测,无非就是他在潭州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他又知道梁安是某个大国企的少东家,自然是能不惹麻烦就不惹麻烦,不去和对方斤斤计较了。不管周铭表现出来的这份气度是不是装出来的表面功夫,都能说明周铭这个人很不简单了。

    想到这里,吴世平对周铭这个去过燕京,在临阳搞出乡镇工业园,以及被熊省长这么重视的人,认识上了一个新台阶。

    对于周铭的谦让,梁安是很开心的,他拍拍周铭肩膀很大方的说:“不客气,临阳那地方我去过,虽说比不上潭州,但也发展的可以了,你能在那里成为省人大代表肯定也下了不少功夫,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到时候在会议上,你提的那个什么乡镇工业园,我帮你说说话吧。”

    “我的身份相信吴秘书也给你说了吧,我在这里可以告诉你的另一点,就是我根本不必动用家里任何一点关系,光凭我自身的影响力,就能帮你省不少事。”梁安拍着胸脯自信满满的说。

    听着梁安这话,周铭真想回他一句:没有你家里没有你父亲,你哪来的自信?

    不过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周铭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笑着向梁安道谢:“那我就先谢过安少了,那安少你忙,我和吴主任就先失陪了。”

    周铭说完就要走,不过梁安却叫住他说:“周代表别忙走嘛,看你好不容易来潭州一趟,又这么懂事,今天刚好我有个朋友要来,顺便介绍给你认识吧,告诉你,我这位朋友可是从首都下来的,家里的关系可硬了。”

    面对梁安这话,周铭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周铭本身是不想和他在这里啰嗦的,毕竟周铭只是不愿惹麻烦,并不是喜欢在他面前装孙子。

    可周铭忘记了,很多纨绔都有一个“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的毛病,尤其是梁安这种给家里惯出来的纨绔,在他们看来,既然你给我面子,那么同样的,我也一定要给足你面子,所以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周铭让了梁安一步,梁安心里那股大哥心就起来了,觉得周铭这么给自己面子,自己就要拉他一把。

    正是因为这样,梁安才会叫住周铭,非要介绍一个从燕京来的朋友给他认识。

    如果周铭真是个普通老板,那梁安这么做周铭肯定是很高兴的,但关键周铭连杨老都见过了,这么一个从燕京下来的权贵子弟他还真没兴趣,并且这个权贵子弟还肯定是要打双引号的,毕竟这年头信息闭塞,只要和豪门沾点边,或者干脆就是一个没落家族,到了地方吹起来还是很牛气的。

    周铭想了一下,正准备回绝梁安,但这时梁安却对他说:“你看,我首都的朋友来了。”

    周铭下意识的转头,果然还真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走进来,周铭一下笑了,因为走进门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南江那位金碧辉煌歌舞厅的经理牛杰,杜鹏口中的小妞。

    看来自己是猜对了,果然不是什么货真价实,或者说不是什么真正的京城权贵。

    周铭这么想着然后主动和他打招呼道:“牛经理,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也来荆楚了。”

    看到周铭和自己打招呼,牛杰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他显然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到周铭,好一会以后他才愣愣道:“周……周铭,你怎么也在这里?”

    “因为我就是荆楚人呀。”周铭回答说。

    看着周铭和牛杰的一问一答,再看牛杰惊讶的表情,这回轮到梁安想不通了,他问周铭:“怎么你们之前就认识吗?”

    周铭点头回答:“原来我去南江发展的时候和牛经理有过一面之缘。”

    梁安这才恍然大悟:“我说了,杰少原来在南江的时候就搞过一家歌舞厅,那可是全国第一家歌舞厅,那简直太棒了!你不会也是去过杰少的歌舞厅才认识的杰少吧?”

    “还真是因为歌舞厅的事情认识的。”周铭笑着回答,只是周铭回答的意思并不是梁安以为的那种认识就是了,因为周铭那次去完全是被牛杰定义为砸场子的,这话要是说出来,估计梁安的舌头就要惊讶的打结了。

    梁安想说什么,但牛杰却先对他说道:“行了小梁,我来这里不是和你叙旧的,你已经订好包厢了吧?我们先过去吧。”

    杰少都这么说了,安少就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于是梁安就带着牛杰先去了他们的包厢。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周铭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这燕京革命后代的牌子到了地方是真的好用。”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