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周铭同志好
    中午十二点,这第一次省人民代表会议结束,周铭走出会议厅,后面梁安叫住他,故意跑到他面前说:“周老板,真是不好意思哈,我刚才也是就事论事,没有刻意去针对你的意思,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

    周铭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在刚才的会议上,自己才陈述完关于建设乡镇工业园的意义,这位安少马上就跳出来反对了,并且不仅反对,还给自己扣上了一顶开历史倒车,和改革开放主旋律唱对台戏的大帽子,如果说这不是针对,那周铭就真不知道什么才叫针对了。

    看着梁安那一脸得瑟的样子,周铭觉得自己现在要真是二十岁,只怕就一拳打上去了,不过那样做了只怕自己也没什么好日子过。

    周铭想了一下说:“当然,我们都是人民群众选举出来的人大代表,今天来到这里也是来讨论代表议题的,大家都有权发表自己的看法,你认为我的看法有问题,自然是能向我提出质疑的。”

    梁安哈哈一笑对旁边的人说:“看看,周老板不愧是临阳来的大老板,这思想觉悟就是不一般啊!”

    梁安话是这样说,但他一脸轻蔑的表情,显然就是在对周铭进行嘲讽,周铭平静的对梁安说:“梁经理,我有句话想对你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

    “周老板但说无妨。”梁安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周铭对他的称呼已经从之前的安少变成梁经理了,这就是周铭心态的表现。

    “梁经理,前天的那个饭局应该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吧?”周铭说,“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首都燕京的家族很多,并且关系错综复杂,不是谁都可以称得上是权贵子弟,或者说也不是哪个权贵子弟都可以在家里说得上话的,你要看准一点才行。”

    听着周铭这话,梁安很不屑的笑笑说:“周老板你这是在教训我吗?但是我觉得像你这种从临阳出来小老板,根本没有这个资格!”

    周铭摇摇头叹息道:“梁经理,你作为临楚机械公司的经理,或许未来还是这个大公司的接班人,我觉得你该去多读点书报,多了解了解全国发生时事,别整天就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了,早晚有一天你会倒霉的。”

    周铭说完也不管梁安是什么反应就自己离开了,就听身后传来梁安的声音:“周铭你他娘的算什么东西?就你这种傻b也有资格来教训我?信不信老子找人在潭州废了你,让你永远都别想走着回临阳。”

    周铭回到自己的房间,苏涵很开心的上来问周铭会开的怎么样,周铭就把梁安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苏涵立即担心道:“他怎么这样呀?我们又没有招他又没有惹他,他不会真的发神经要对付周铭你吧?要不要我们去找熊省长让他派公安保护你?”

    “小涵你别担心,梁安那种人也就是耍耍嘴上功夫,他不敢的。”周铭安慰苏涵一句。

    国内并不是什么无法无天的地方,梁安也只是某大型国企的少东家,又不是省委书记的儿子,哪里会敢这么无法无天?就算是省委书记的公子,也未必敢这么做。另外来说,自己一个重生回来的人,要是被这么一个纨绔子弟吓唬一句就找省长去报警,那才是真正丢脸丢大发了。

    “那他干嘛要这样对你呀?我们这才是第三次见他吧?之前在餐厅那边遇到不是还好好的吗?”苏涵很不理解的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一次遇到的原因。”周铭猜测说。

    苏涵很聪明,立即就明白了周铭的意思:“周铭你是说是那个牛杰的原因?可他并不算是什么很厉害的红色后代呀!而且就他随便一说,梁安他就相信了?他也不至于这么幼稚吧?难道梁安他没有看报纸看新闻,他不知道周铭你是熊省长器重的人,不知道你也去过首都吗?”

    周铭两手一摊:“小涵这你还说对了,那位安少他还真不认识我,并且不仅他不认识我,估计今天来的七成以上人大代表,恐怕都不认识我。”

    “怎么这样啊?他们都不关注新闻的吗?”苏涵感到有些无语。

    “没办法,这年头信息原本就闭塞,再加上他们大都是国企和机关人,都是在体制内的,关注的也大都是领导的想法,以及政策的变化,至于其他的东西,他们还真没什么兴趣。”周铭说。

    “那怎么办呀?他这样一捣乱的话,周铭你还怎么把乡镇工业园的影响搞出来呀?”苏涵说。

    “这个我认为倒还好,就一个梁安,他再怎么反对,也不可能把乡镇工业园的名声给搞臭的,至于其他方面,我先联系一下熊省长,看他那边怎么说吧。”周铭说。

    苏涵忙不迭的点头说:“好的,熊省长他现在肯定已经知道了,他肯定会有办法的。”

    周铭拿起房间里的电话给熊清平拨过去,电话很快接通,熊清平那边说:“梁安会突然跳出来反对,这真是让人感到意外呀!”

    对于熊清平会知道这个事情,周铭一点也不感到意外,怎么说他也是省长,而且乡镇工业园的事情也是他重视的,他这一派的人没有理由会不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哪怕现在并没有网络和手机这些东西。

    “熊省长,今天梁安会跳出来反对乡镇工业园虽说是意料之外,但总的来说也并不出奇,那么在三天后的正式会议上,我还是按原定方针发言吗?”周铭询问。

    “原来怎么样就还是怎么样。”熊清平说,“每一个想法在提出来的时候都要受到质疑的,省里也确实有些人思想动机不对,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影响不了大局的,所以周铭你不要有任何顾虑。”

    熊清平想了一下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周铭听完这才长出一口气:“有熊省长你这番话我就放心了。”

    放下电话,苏涵马上过来问道:“周铭怎么样?熊省长那边怎么说?”

    “看来今天梁安会那么说也未必是牛杰那边一方面的原因,恐怕还有其他一些方面的原因,不过这些都没什么,乡镇工业园还是势在必行的。”周铭很有底气的说。

    苏涵还想说什么,但周铭却不给她这个机会,拉着她就来到了床上,周铭往床上一趴就对苏涵说:“小涵你看我都开一上午会了,坐在那里整个身子都快起茧了,你帮我按摩按摩吧。”

    苏涵尽管心里还有些不放心,但她是很相信周铭的,既然周铭这么有信心,就肯定没问题了。

    在这个想法下,苏涵也脱掉鞋子上床,伸出纤纤素手放在周铭的后颈那里,轻轻敲打按揉起来。

    ……

    又过了三天,时间很快到了荆楚省人大会议正式召开的日子,上午八点,周铭来到了省人大,由于会议还没有开始,周铭先在旁边的休息室里休息。

    周铭才坐下没多久,一个烦人的声音就在周铭身后响起:“哟?这不是临阳的周代表吗?你那关于乡镇工业园的想法不都已经被证明是开历史倒车,是为牟你一己私利的了吗?怎么你今天还要再来表演一次吗?你就不怕纪委今天就蹲在这里直接抓你走啊?”

    周铭回头,果然说话的就是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梁安,他才说完,身边一个人就附和说道:“就是说啊,这种人真是没脸没皮,我要是你我就早夹着尾巴跑回临阳,就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农村抱着稻田过一辈子吧!”

    “真是无聊。”周铭嘟囔一声,没搭理这些人的兴趣。

    可很多时候你想去躲着事情,但事情还就是会主动找上你,梁安见周铭没反应,以为自己戳到他的痛处了,就又故意走到周铭身前说:“我说周代表,你那天不是很牛吗?居然都还敢教训起我来了,怎么今天就像霜打了茄子一样,这么蔫了呢?”

    “那还用说吗?他肯定是怕了安少你啦!”旁边的人附和道。

    “周代表别这么怕呀,你再牛气一次给我看看嘛!”梁安很嚣张的对周铭说,“哦对了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今天这次人大会议国家主席都会来出席。”

    梁安说完故意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是不是很兴奋?这个消息可是保密的,所以像你这种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先你知道了是不是以为你能在国家主席面前神气一把,或者是卖弄一下你那要遭批斗的乡镇工业园想法?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别想了,今天我才是这里的明星!”

    周铭怜悯的看着梁安,无奈的摇头叹息说:“真不明白你哪里来的自信。”

    梁安眼睛一瞪,正准备说什么,就听门口那边传来一阵喧闹,梁安他们转头过去看,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因为国家主席杜中原正在省委书记蒋文和省长熊清平的陪同下走进这间休息室。

    “周代表你看到了没有,那就是国家主席,你只在电视上见到过吧?今天算你有福气了,主席要下来慰问我们人大代表,不过有资格能和主席握手的,就只有我,你是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梁安给周铭丢下这么一句就朝杜中原跑过去,可他才到杜中原面前,紧张的还没来得及做自我介绍,杜中原就走过了他身边,紧接着让他整个人都要癫狂的一幕在他眼前上演了:只见杜中原握住了周铭的手,用力的摇了一下,说了一句“周铭同志好”。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