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感谢安少
    “天才!”杜中原下意识的赞叹出声,“周铭你不愧是搞出了股市和八宝粥的天才企业家,你这个想法太棒了!没错,既然中央没钱,就可以用以路养路的方法,找公司投资建设,设立收费站专门收那些使用这条路的人的钱,这也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了。”

    有了杜中原首先出声定下了基调,蒋文和熊清平也都称赞周铭的办法好,杜中原上下打量着周铭说:“真不知道你这家伙的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股市,乡镇工业园,还有这以路养路的办法,你怎么就能想出来呢?”

    面对国家主席的夸赞,周铭其实心里是在偷笑的,因为这些办法并不是自己想出来的,只是自己拿了后世的办法现在说出来而已,只是在这一世,自己抢在别人之前提出来,就是自己的办法了。

    不过就是这个办法不要被传出去就好了,万一要是后世要是传出去是自己提出的高速公路收费,只怕自己要被那些愤世嫉俗的网络喷子给骂的体无完肤了,尽管这个时候是真穷,也是真拿不出钱来修路。可他们哪会去管那么多,就是别人写篇小说,一个这个年代倒卖国库券的事实,都还有一大堆人向着这里开炮,说这个设定多么脑残怎么不可能,就更别说高速公路收费这种让人深恶痛绝的事情了。

    “谢谢,如果杜主席你同意的话,可以先做一个试点,搞一条连接荆楚和岭南的高速公路,成功了再可以向全国推广。”周铭说。

    “看来你这小同志对交通网络的建设,还是很上心的嘛!”杜中原笑道。

    “这没办法,杜主席你也知道我就是旧社会的资本家,我就是想要最快速的赚钱,所有我赚钱道路上的限制,我都是想要拔掉的,”周铭摊着两手说,“但是现在我是真的给咱们国内的交通网络搞得实在是烦了,如果有高速公路的话,从临阳到潭州这两百公里我就可以开车来了。”

    杜中原默默点头:“没错呀!这些都是经济发展的桎梏。”

    周铭又想起什么说:“还有杜主席,我能给国家提个建议,把火车给提下速吗?现在这个火车速度着实是慢的惊人。”

    杜中原哈哈笑了起来,指着周铭说:“你这个小同志,开始还在我们面前装腼腆,好像什么话都不敢讲一样,但是现在这就是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上来了。”

    周铭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说:“这只能说明杜主席还有蒋书记和熊省长,你们是多么的平易近人了。”

    三人听完又笑起来,然后杜中原郑重的点头说:“那好,既然咱们的人民代表都已经提出意见了,那我答应你,回去我就会在会议上提一句,争取尽快把人民代表的意见给落实下去。”

    周铭向杜中原道谢,周铭隐约记得火车提速就是在这个年代被提出来的,只是不知道原因的给搁浅了,周铭现在再在杜中原面前提出来,就希望自己再能影响到这方面吧,毕竟火车提速了,自己出远门也方便很多,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也是一项利国利民的举措。

    谈完了这些正事,杜中原又和周铭聊了一下他在临阳、南江还有港城的一些趣闻,听到周铭的一些做法和想法的时候,三个人都是啧啧称奇,直是大呼不可思议。

    “没想到国库券还能这样赚钱的,周铭你也真是大胆,难道你就不怕你还不上那个高利贷吗……周铭你是怎么能保证美国的那个什么指数是一定会下跌的,万一没跌怎么办……你怎么敢在全世界都看好的情况下,你敢做这个判断……保本基金那个组合公式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面对这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周铭只能无奈道:“其实这些东西我也没法百分百确定,很多时候我都是冒着很大风险的,有些是政治风险,有些是经济风险。不过就像我家那边有句话说的,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只要看准的敢出手,那么就至少有机会能成功,如果不敢,那么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

    周铭的话让杜中原三人深表同意,杜中原感慨道:“没错,只有做了才有成功的机会,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们不够聪明或者是想不到,只是我们怕这怕那,不敢那,结果错过了机会。”

    这餐饭总共吃了有一个小时,由于下午还要开会,因此并没有喝酒,只是按照杜中原的喜好,每个人上了一碗银耳羹。

    吃完饭,周铭把三位领导送去休息室,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熊清平却叫住了他:“先别忙走,另一个房间有个人我想你应该见一下。”

    周铭完全不明所以,不过周铭知道刚才在吃饭的时候,确实有人过来和熊清平说了什么,而且熊清平也没必要和自己开这种玩笑,周铭就按照熊清平说的来到了旁边不远处的另一个房间。

    推开门,周铭就看到里面站着一老一小两个人,其中那个年轻人周铭认识,就是之前反驳自己的那位梁安,有了他,那另外那位中年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他就是临楚机械公司的董事长梁天。

    对于这位荆楚省的一大企业巨头,周铭还是在电视和报纸上见过的,不过那时的他都是很神气的,不像现在有些讨好的意味。

    梁天见周铭进来,主动上去握手道:“这位同志气度不凡一看就是周铭了,你好,我是梁天。”

    周铭也和梁天握了一下手说:“梁董你好,我之前有点事情,刚刚才听说你在等我,让你久等了,真不好意思。”

    梁天摆摆手说:“不要紧的,周铭同志您陪着杜主席和蒋书记熊省长吃饭才是最重要的事,我这边多等一下没关系的。”

    “开玩笑吧?就周铭你这种农村土老板也能和杜主席坐在一起吃饭?”梁安惊讶道。

    梁安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梁天当时就一个巴掌打了过去,怒斥他道:“你这孩子会说话不会?你不知道周老板是全国知名的大老板吗?”

    周铭无奈的在心里摇摇头,这就是信息匮乏惹的祸呀,因为自己表面上看只是一个从临阳出来的省人大代表,所以梁安理所当然就把自己当成了软柿子,有人在里面挑拨了几句,他就敢在代表会议上公然找自己的麻烦了,却没想他碰了个硬茬子。

    有了梁安这一闹,梁天只好对周铭说:“很抱歉周老板,我这个小孩平时疏于管教,所以实在不懂事的很,还望周老板你大人不小人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对于梁天这话,周铭一点都不感觉意外,事实上周铭从一进门看到这两个人在这里,周铭就已经能猜到接下来的对话了,只是让周铭所没想到的是,这位安少还真是能耐,居然上来就丢出一句话,直接让他老爹下不来台,只能把话挑明了和周铭讲了,否则要按梁天的身份,至少要和自己再兜会圈子的。

    “梁董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要是再计较,就显得我非常小气了,”周铭随后一转话锋,接着说道,“不过梁董想必你也知道,梁经理他是在会议上说的那些话,当时杜主席还有蒋书记和熊省长他们全在,这个事情你只和我说是没用的。”

    周铭随后又抛出一个问题:“梁董你知道刚才我和杜主席在吃饭的时候,杜主席说了什么吗?”

    “杜主席说了什么?”梁天马上很关心的问。

    但周铭却只是一笑:“梁董,有些话我不好说,但是我认为你也应该能猜得到的。”

    周铭这完全就是故弄玄虚,实际上刚才在吃饭的时候,杜中原对梁安的事情提都没提,毕竟一个国家主席,怎么也不会对一个小屁孩穷追猛打的。

    如果是在平常,梁天或许会有怀疑,但是在现在,他已经没了方寸,就下意识的想了周铭希望他想到的方向。

    “周老板你是说杜主席他对这个事情很生气?”梁天试探着问。

    “梁董你想呢?我的乡镇工业园构想之前就和杜主席汇报过,他也是很支持的,这一次就是想在会议上表哥态,但却没想到呀!”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重重叹了口气,其实他还是没有回答,周铭这么做就是要让梁天自己吓自己,毕竟别人给出的答案未必有多恐怖,但是自己想出来的答案,就肯定很可怕了。

    果不其然,梁天听周铭这么说,一下紧张了起来说:“周老板,那怎么办?”

    “这个我不好说,毕竟上面的想法也不是我能猜得到的,”周铭仔细想了一下说,“不过不管怎么样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杜主席非常支持乡镇工业园的建设和发展,并且要在这上面建设全国示范基地,不过现在这个工业园还处于初级阶段……”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就停住了,然后问梁天:“我这么说梁董你能明白了吗?”

    梁天这才恍然大悟的点头:“感谢周老板,我一定大力支持临阳乡镇工业园的发展!”

    周铭点点头,心里其实已经乐开了花:感谢安少,要不是你帮忙我怎么能骗你老子来乡镇工业园投资,你老子反过来要感谢我呢?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