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主动和让你主动
    “周顾问实在太感谢您了,这一次我能进驻乡镇工业园,我能一起投资连接临阳到南江高速公路的事情就拜托您了,今天周顾问有事就算了,改天请周顾问一定要给我个机会,我请您喝酒唱歌。”

    “周顾问您知道我们这个纺织厂就是讲究一个效率的,既然我决定要在乡镇工业园建厂了,我就是希望能尽量落实的,这个事情我就交给您了,只有您办事我才放心那!”

    “南江这个经济特区的人很多,但是能让我敬佩的人周顾问您绝对可以算是一个,您不论是对经济的掌握和了解的程度,以及您的人格魅力,还有那种敢拼敢闯的拼搏精神,都是让人惊叹的,今天就算了,下一次有机会我一定要专门请您吃饭……”

    在南湖酒店门口,罗韩还有其他的南江老板在一一和周铭握手道别,等到这些人离开以后,周铭转头对顾平:“怎么样?这个场我圆的还可以吧?”

    顾平就在周铭身旁,面对周铭的这个话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或者说这整个饭局从开始到结束,他的神经就没有正常过。原本一开始的时候,他听叶安股份公司的董事长郑毅主动提出了想办法帮忙,那简直有种喜从天降的的感觉,想他在南江这边各种碰壁,甚至还险些被门口保安给打了,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做成这个任务了,可这个时候周铭却突然摆起了架子,他当时就傻眼了。

    顾平怎么都想不通周铭究竟是哪根筋抽了,好不容易有老板答应投资了,怎么还往外推呢?你还是做生意的,哪有把客户往外赶的道理?

    可后来当顾平想着周铭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做法会把今天这几个南江客商全赶跑的时候,就周铭几句话的功夫,这些客商一个个居然就都哭着喊着求着要去乡镇工业园投资了,这是什么情况?

    “看来周老板是和南江的这些老板很熟了,他们才会这么听你的话。”顾平说。

    周铭轻笑一声,摇摇头说:“看来顾书记你是不明白了,难道顾书记你以为我们的工业园需要投资,我们来南江就是来求这些南江老板去投资的吗?”

    “难道不是这样做的吗?要不然别人为什么要从南江投资去我们临阳?”顾平反问。

    “可这些都是南江的企业老板,你以为你打人情牌,多求他们几句,他们就会掏钱去临阳投资建厂了?”周铭问。

    “可这至少是有机会的呀!”顾平强调说,“并且我又不是只说人情,我当然也会和这些南江老板介绍我们工业园的优惠政策,以及我们南晖县本身的优势……”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走回南湖酒店,根本就不用听顾平说完,因为顾平的话根本就是后世招商引资的一贯套路:县领导带队去外省市拜访客商,组织和客商的见面,给客商抛出一大堆很吸引人的优惠政策,不管怎么样先把客商给骗回去,只要客商真正落户当地,那后面的事情就好说了。

    正是猜到了顾平的这个套路,周铭才不愿意按这种官僚套路去走,毕竟自己是生意人,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一个长远,可不是那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骗子。

    “以为你在南江认识几个人就可以这么嚣张了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顾平在周铭背后腹诽了两句,但还是跟着周铭回了酒店,在大堂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顾书记你这个思路就有问题,这个事情不是你这么想的。”周铭说。

    如果是在饭前,顾平肯定会对此嗤之以鼻,但经过了刚才那次饭局,顾平就说不出什么话来了,他思来想去最后就只能问出一句“那你说说看”。

    周铭知道顾平心里还是不服气,按照他一贯的官场思维来看,恐怕还是自己和南江老板的关系在起作用,周铭对此尽管知道自己并不是靠关系的,但这时候说这个也没用,周铭说:“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同样一个事情,究竟是我们去求别人对我们好办,还是别人来求我们对我们好办?”

    “当然是让别人来求我们对我们好办了。”顾平想也不想的回答,“可关键招商引资这个事情可不就是我们去求别人吗?毕竟是别人掏钱啊!”

    “所以我才说顾书记你的思维方式有问题,招商引资的确是让别人掏钱不假,但却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去求人,完全可以通过一些方式来吸引他们主动找我们。”

    周铭想了一下说:“不知道顾书记你听说过这么一个故事没有,说是有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做生意,他去找一个老商人,那个老商人就给了他一个石头让他去市场上摆摊,但是谁买都不要卖,这个人答应了,结果过了几天,这颗石头就价值万金了,但其实这颗石头就是那老商人随便在路边捡的一颗普通石头。”

    “那周老板你的意思就是把咱们的乡镇工业园当那块普通的石头了?”顾平问。

    “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要转变一下思路,所有的东西都有他的价值,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去挖掘他的价值。”周铭说,“一般来说谁买你都卖,或者说我们要招商引资,就要去求人,这是单纯的销售,但我们要做的是营销,而营销最重要的,就是要拒绝销售。”

    周铭见顾平一脸茫然的表情,顿了一下才说:“简单来说吧,就是我要卖你东西,你来买,我不卖给你,你就会更想买。就像今天这个饭局上我来圆的这个场一样,在你那里要去求他们来投资的事情,到了我这里,我说不让他们来投资,他们反而求着我要来投资了。”

    “这是为什么?”顾平完全不能理解。

    “这就是主动性,如果我们去求他们投资,那主动权在他们手里,是个人都会坐地起价,拿捏一下是不是我们那边怎么怎么不好,会不会亏本什么的;反过来我不让他们投资,他们就会去想我们那里的投资和生产环境是不是很好,根本不缺人投资,我也给他们分析了我们乡镇工业园的优势,他们为了赚钱,自然而然的就过来求我了。”

    周铭见顾平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只好接着说:“再俗一点,就是因为人都贱,就像那些熊孩子一样,是不是平时很不听话,你打他一顿就好了?”

    周铭的这个论调让顾平很是无语,什么人都贱,什么熊孩子理论,听起来好像是那么回事,可那些人可不是什么熊孩子,而是南江手握巨资的大老板呀!怎么能这么说呢?但他说的东西很不上台面,但他却真的一番话就实现了不可思议的逆转,让本来自己去求的南江老板,转过头来求自己了。

    “可是周老板你就不怕你不让他们去投资,他们就真的不去了吗?毕竟我们那里是内地,怎么都比不上南江的,他们心里只怕也是不愿意的。”顾平说,这实际上也是他最担心的问题。

    周铭却胸有成竹的说:“当然不怕,因为我在这里,我就是赚钱的保证!”

    顾平一下子愣住了,如果是别人给他说这个话,他一定会啐那个人一脸,但是现在说这话的人是周铭,他却无话可说,因为周铭就是有这么牛b,他有这么牛气的资本。

    周铭当然不是这么臭屁的人,只是对于顾平这种官僚,他真的没法从营销的角度去给他解释这些,给他分析自己主动和让这些客商主动的区别,就算解释给他听了也没用,所以干脆牛b一点,就像刚才自己说过的,有些人就是贱,你给他好脸色他不舒服,反而是骂他两句,在他面前摆摆谱,他就舒坦了,顾平显然就是这样的人。

    “好了顾书记,话也没有什么多说的必要,反正事情我已经谈成了,后面落实的事情就是顾书记你的了。”周铭说完想了一下,又交代一句道,“这些人都是南江的大老板,所有的事情该怎么落实就怎么落实,按照制度办事就好了,否则后面的麻烦很难处理的。”

    顾平如小鸡啄米般点头:“请周老板放心,我一定会办好的。”

    “那就这样了,后面的事情就拜托顾书记了。”

    周铭说完起身就要离开,但这时却被顾平给叫住了,周铭疑惑的看着他问还有什么事。

    顾平扭捏了一下道:“是这样的,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但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周老板您。”

    “顾书记有什么话直接问就是了,不用这么纠结这么拐弯抹角的。”周铭说。

    顾平点点头,然后问:“周老板,这些南江大老板,他们为什么要叫你周顾问呀?”

    周铭有些惊讶:“这个事情顾书记你都不知道吗?我是南江市政府的发展顾问,顺便再告诉你个事情吧,我还是南发展银行的大股东,南江的房地产市场和证券市场,就是我帮着搞起来的。”

    “什么?”

    周铭给出的答案让顾平如遭雷击般呆立当场,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周铭离开的背影,许久之后才喃喃说道:“这周铭究竟是什么人呀?人怎么可以牛b到他这种程度?”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