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我们是冲动的热血青年
    “周顾问,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吗?”

    在南江夜总会的门口,正准备离开的曹建宁还是很不放心的问周铭道。

    周铭也不回答,就只是微笑着反问他道:“怎么曹总现在是打算放弃了吗?”

    “当然不是,只是周顾问你这个事情实在太冒险了,如果万一周顾问你想错了,或者里面有哪一个环节出了一点意外,那结果可能就是完全不同了的。”曹建宁说。

    “曹总你的担心是对的,不过现在除了这个办法,我是想不到其他可以马上破局的办法,只能选择等待,或许在家里猥琐忍让个三两年,等中央开始有了动作以后,我们就有希望了。”周铭说,“我不知道曹总是怎么想的,反正我和杜少都是不能接受的,对于我们这样的年轻人来说,我们从来不愿意记仇,通常是有什么仇马上就报了,我们也更愿意快意恩仇,畏畏缩缩低头忍让当懦夫不是我们的作风。”

    周铭说完直视着曹建宁问:“曹总你说呢?”

    面对周铭逼视过来的目光,曹建宁感觉自己一下就被顶到了墙上,他只能说:“我当然也不是懦夫,你们说自己年轻,我也不是什么风烛残年的老年人,就算是家里大哥,我也要争这一口气!”

    周铭笑了:“这就对了嘛,曹总,我们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正是人生最热血的时候,什么中庸之道,什么忍一时风平浪静,都他娘的让他见鬼去吧,我们就是要开山劈石,就是要摧敌锋于正锐,就是要迎着敌人的刀尖冲上去硬碰硬的把敌人给干趴下,这种感觉才叫做胜利的感觉!”

    尽管周铭已经可以压抑了自己的情绪,但他这番话还是说的曹建宁心潮澎湃,他当即握拳道:“周顾问你说的没错,我们都是年轻正当时,以前二十多岁很多事情不敢,现在都到了这个份上,怎么都要疯一回!”

    “这才对嘛,想当初曹帅在战场上是多么的霸气,蔑视一切反动派,任何阴谋诡计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曹总你是他儿子,理当继承他这一份雄风!”周铭说。

    “那当然!”

    曹建宁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曹建宁回到自己的车上,回想着刚才周铭说过的话语,那一字一句仍然还是很热血。

    想到这里,曹建宁无奈的摇摇头,自语道:“难怪那次股崩他一个人就能说服那么多已经到崩溃边缘的股民,这话语的确太能煽动人了。”

    曾几何时曹建宁自己都以为自己对情绪的控制已经练的很好了,但这一次在周铭面前,听着他这些话语,自己的心情就又恰同学少年了。

    不过相比这些,更让曹建宁佩服周铭的是,他明明都看破自己的小把戏了,也明白曹家内部现在的情况,他仍然还敢帮自己,还敢赌曹建宁自己都不敢冒险的事情。

    回想着刚才在夜总会里面,当周铭在自己面前说起那个事情的时候,自己都以为他疯了,可是他后来一点一点的分析,却好像就是那么回事,自己就这么答应他了,最后到门口,他那番激情的话语,让自己再没有一点犹豫的决定干了,虽然好像仔细想想,自己好像是被周铭给绑架上战车的。

    不过……谁不想无脑一次,就单纯的跟着别人的脚步去走呢?尤其还是周铭这样的人。

    看来自己没有找错人,周铭绝对是有王者之风的人!

    曹建宁在心里默默给了周铭这个评价。

    ……

    另一边在夜总会门口,周铭和杜鹏看着曹建宁那辆大奔离开,杜鹏问周铭:“周铭你觉着曹建宁这个家伙真敢做吗?怎么我感觉他好像很怂包的样子?”

    “放心吧,他比我们还没退路的,”周铭又说,“当然他也可以选择怂包,不过这样一来只要我们出手了,他却怂在后面,这样不管怎么样他都捞不着好的,所以他还不如陪我们赌一把,赌出一个灿烂明天去。”

    “的确,如果我们失败了,他就没人会帮他了,如果我们成功了,他这么怂包,曹家的资源他也得不到一点,怎么算他都是亏的,”杜鹏哈哈大笑道,“周铭你这个家伙这样就算是把他给绑架了吧?”

    “就算是绑架了他也得做,”周铭摊开双手说,“这也没办法,谁让我们的曹总他先动歪脑筋,想着把我们拉下水的?本来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了嘛,结果这个家伙就说也不说直接动脑筋,晚上莫名其妙的就有部队的人来我的夜总会砸场子了,还一个个的这么嚣张,我要是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才叫真的对不起他了。”

    “这也是,不过这个事情太大太难办了,他会谨慎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杜鹏说。

    “也就只有杜少你是无条件相信我的,谢谢。”周铭说。

    杜鹏很夸张的打了个寒颤说:“周铭你老大不要说的这么肉麻,我他娘也是带把的爷们啊!而且我能说我其实是想看你失败一次吗?”

    周铭哈哈笑着说了一句‘当然可以’,随后周铭和杜鹏走回夜总会,就见孔晓琳和顾平在大厅等着他们,周铭这才想起刚刚忙着处理曹家那边的事情,自己都忘记还有顾平这么一个人了。

    周铭走过去,不等顾平开口,周铭就对他说:“没什么事情,就是有人过来闹事,你就别管了,反正咱们乡镇工业园投资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这个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到时候你就先带着这些老板先回临阳落实下去,我在这边还有点私事需要处理。”

    “好的周老板。”顾平点头说,现在他身上已经完全找不到一点县委书记的架子,只像是周铭的一个下属一般。

    既然顾平都这样了,周铭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他对顾平说:“行了,顾书记你先回去吧,我这边可能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顾平连连点头说好的,然后就带着秘书离开了夜总会。

    送走了顾平,周铭随后把孔晓琳带到一边对她说:“孔经理,跟你说实话,今天的这个事情其实很棘手,可能会牵扯到某些大势力的争斗。”

    听到这个,孔晓琳抬头很惊讶的看着周铭,周铭又说:“事情会有些事情,不过我们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这些天夜总会里你还是要多注意一点,尽可能不要弄出事情,如果遇到有你处理不了的事情,你可以直接把夜总会关门,你始终要记住,保护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孔晓琳你是我最重要的总经理!”

    周铭的话飘进孔晓琳的耳朵里,让她的眼睛一下就变得红红的了,尽管最后那柔情的话只有短短的那么一句,但却让孔晓琳感动得不行,感觉自己整颗心都要融化了。在这一刻,在听到了周铭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孔晓琳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周铭的真心,看到了周铭真的是拿自己当他最亲密的人。

    这个想法让孔晓琳重重的点头对周铭说:“好的周老板,我明白了,这些天我会更注意的。”

    周铭点点头,伸手拥抱了孔晓琳一下,然后接着对她说:“不过晓琳,这个事情也只能你知道,千万不要对下面的人说,夜总会该怎么样怎么样,你自己把握好度就行了。”

    “周老板您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孔晓琳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周铭还想交代一句什么,这个时候杜鹏却走了过来,同时还拿出了他的呼机。

    “是陶国令的传呼,刚才我们和曹建宁见面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杜鹏对周铭说。

    周铭接过呼机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写着:杜少周顾问不要想耍什么小聪明,小孩要是不听大人的话可是会打屁股的哦!

    看完这条信息,周铭当时就笑出了声:“看来我们的陶哥是真把自己放在长辈的位置上教训我们那。”

    杜鹏呸了一声说:“他算什么东西?父亲也不过就是一个军区参谋长而已,我爷爷还是国家主席呢!真要硬碰硬搞起来,谁还会怕谁?在我们装什么b?”

    周铭拍拍杜鹏的肩膀说:“行了你也别这么愤青,虽然我们在曹建宁面前那么热血,你可别真演戏把自己给演进去了,我们可不是真的那种热血冲头,冲动起来就啥事也不管的热血青年。”

    杜鹏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因为在刚才见曹建宁之前,周铭就给他交代过见面的事项,说一旦曹建宁问起原因,就表现出一副热血青年的样子给他看,可尽管周铭事先交代了这个,但在刚才的某一瞬间,在和周铭相互打配合的时候,他还真的想不顾一切当一次愣头青了。

    毕竟周铭做的这个事情,看起来也的确是很冲动的,不过杜鹏却能明白,周铭这个事情是经过反复考虑最后决定的,就像之前的炒地和后来的股市一样,不管这个事情看起来多么荒诞,但在周铭这里,只要他做出去做的决定了,其实都是很有把握的。

    “那陶国令的这个信息怎么办?”杜鹏指着那条传呼问。

    “那傻b都没几天蹦跶的了,你管他干什么?丢一边去不管他。”周铭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