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砸车警告
    第二天中午,周铭去接唐然吃午饭,小丫头才上车就迫不及待的问周铭道:“铭哥哥我听说昨天晚上你夜总会那里出事了?没什么大碍吧?”

    周铭感到有些惊讶:“然然你是做地下工作的吗?怎么情报工作这么厉害?昨天发生的这点小事你就知道了?”

    “我才不是什么地下工作者呢!”唐然说,“而且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我们单位里都有人看到了,好像来了好几十个部队的人,把整个酒吧都给砸啦!”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周铭有些哭笑不得,“然然这都是你们单位里的以讹传讹,昨天酒吧那边是出了点事情,有人来找麻烦,砸了点东西,但也就十来个人,根本没你们单位的人说的那样夸张,最后那边也赔了钱,你说这个事情能有多大?”

    周铭想了一想又说道:“而且我这夜总会也不是第一天开了,里面情况然然你也是知道的,本来就是鱼龙混杂的地方,再加上咱们南江这里是新开发的特区城市,外来人口相当多,工作压力也很大,隔三差五就会发生点事情的,这都是很正常,没什么奇怪的。”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我听了这个事情以后心里很慌,总感觉要出什么大事一样。”唐然仍然坚持道。

    对于唐然的这种预感,周铭感觉很诧异,因为现在南江市又没有后世那么大,而南江夜总会作为南江最早最好的一家夜总会,有点什么事情都是能传出来的,唐然比较关心,总还是能知道不少消息的,从唐然的表现来看,她也是知道之前那些事都不要紧,就今天的事情很麻烦的。

    这个预感也只能说是女人的天生直觉了。

    想归这么想,周铭还是揉揉唐然的小脑袋说:“然然你以为你是庙里的禅师吗?你就别想那么多了,这都是你自己吓自己,其实夜总会那边根本就没什么事的。”

    唐然哦了一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周铭带着唐然去饭店吃饭,这在南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今天当周铭和唐然才点好菜以后,就有一个人过来找周铭说:“这位是周铭周先生对吧?你的车就这样停在停车场里好吗?”

    周铭感到非常奇怪:“怎么这里的停车场是不让停车的吗?”

    那人笑了:“这里的停车场当然是可以停车的,不过你的车要是停在这里,未必真的保险就是了。”

    周铭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那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就离开了,周铭尽管还是感到很奇怪,但也并没有多想,可直到周铭陪着唐然吃饭完出去以后,他才明白。

    约摸四十分钟后,当周铭和唐然离开饭店来到停车场,就见有很多人围在自己的车那边,周铭眉头皱了一下,马上挤开人群过去,唐然马上惊呼出声:“天那!怎么会这样?”

    那边就见自己的车窗户玻璃给人砸碎了,车灯正一下一下的闪烁着,一副犯罪现场的样子。

    周铭见停车场的管理人员也在这里,周铭忙上去问他:“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那管理人员回答他说:“老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来这里的时候你的车子已经是这样了。”

    “你报警了吗?没看到那些砸车的是哪些人吗?”周铭又问。

    他摇头说:“我就看到了几个逃跑的背影,根本认不出是哪些人,报警我已经报了。”

    周铭点头说那就好,唐然拉着周铭的袖子说:“铭哥哥,这到底是什么人做的,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呀?”

    周铭还没来得及说话,这时旁边就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哎呀!周顾问你这是怎么啦?怎么车子都让人给砸了?是不是你平时太张扬,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啦?”

    这个声音周铭不用转头就知道那是谁:“华少,真是凑巧让你碰到了这一幕。”

    “没办法,谁叫咱俩有缘呢?”华少来到周铭身边说,“刚才我在里面吃饭就听说外面有谁的车子给砸了,我刚才还在想究竟是哪个老板这么倒霉呢!现在看到周顾问你也在这里,我就释然了,毕竟我记得周顾问你好像也说过,什么事情发生在你身上都是正常的嘛!看来周顾问你得好好反省一下你究竟是哪里做人做错啦!”

    看到华少过来,还有他脸上那副带着嘲讽意味的笑容,唐然下意识的躲到了周铭的身后。

    周铭拍拍唐然让她不要害怕,自己则呵呵一笑:“华少所言极是,我确实有点问题,我这个就是太善良了,没想到有些人会比狗还贱,喜欢在背后鼓捣那些让人恶心的事情。”

    华少的脸色拉了下来,他看着周铭说:“周顾问你这张嘴还真是厉害,难怪能忽悠那么多股民,还能把自己给忽悠到市政府发展顾问的位置上,不过周顾问你好像忘记了,还有很多事情可不是你靠一张嘴去忽悠就能蒙混过关的。”

    “华少你的话没问题,不过你好像误会了什么,我有些事情或许看起来是靠一张嘴来解决的,不过对华少你们,我可没有多动什么脑筋,因为根本不需要。”周铭说。

    华少哈哈大笑道:“原来我一直以为周顾问有多牛b,没想到也是个只会嘴硬的人,你不觉得事情都已经这么发展了,你还想显摆自己不怕不怕吗?”

    “这么说我铭哥哥的车子是你砸的对不对?”唐然突然质问华少道。

    华少微笑着对唐然说:“小妹妹你可不能说这么没根据的话哦,难道是你还是有人看到我砸周顾问的车了吗?如果没有你可要小心说话哦,否则我就要告诉你咱们国家还有一条罪名叫诽谤了。”

    唐然很不服气,但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周铭紧握她的小手,然后对华少说:“华少你就是这么吓唬小女孩的吗?”

    华少两手一摊:“我也不想吓唬什么的,但周顾问你也要管好你的女人,还是你管不住自己的鸟,也管不住自己的女人呢?”

    “你妈b的!”

    周铭骂了华少一句,正准备有什么动作,但这个时候周铭身上的呼机突然响了起来,周铭拿出来一看,是杜鹏的信息,上面的内容是说他的车也被砸了。

    周铭都来不及去想什么,紧接着又一条传呼过来了,上面的信息是让周铭注意点,不要执迷不悟。

    那边华少显然已经猜到了情况,就又说道:“周顾问,是杜少那边车子被砸,还有被人威胁的信息吧?我就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呀就是这样,平时就一股热血的瞎做事,结果得罪了一大堆人,还是自己一辈子都惹不起的人,结果现在给人报复了吧?所以你们有时候还是要悬崖勒马,要继续执迷不悟下去,接下来被砸的可就不是车子了。”

    华少的威胁周铭心里和明镜一样,今天的事情显然就是昨天在陶国令走后,自己又找曹建宁过来商量事情的结果。

    周铭抬头看了华少一眼说:“这是那边让你这么说的吧?看来你们对我挺关心的,昨天的事情这么快就有报复了,不过我倒不觉得我得罪了什么惹不起的人,倒是我这个人心太软了,打狗总是不打死,结果这些狗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转头就过来咬我了,也不看看自己的牙口。”

    华少嘴里啧啧的叹息说:“周顾问呀周顾问,看来你是真的就只能在嘴巴上逞下能了。”

    随后华少又对唐然说:“小妹妹,你看他都已经是只剩一张嘴逞能的了,早晚是要被人给整死的了,你还不如跟我算了,我至少不会像他这样整天只会嘴硬,我保证会让你每天都欲仙欲死的。”

    “华少,用你的话来说,就是有些话可不能随便乱说,要惹事的。”周铭说。

    华少故意夸张的哟了一声道:“周顾问还硬气起来了,我就说了你能拿我怎么着?我就是惹事了怎么着?我今天就砸了你的车,我明天就要上你的女人你又能拿我怎么着……哎哟!”

    华少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就一耳光甩了过去,直接把华少扇翻在车上,他趴在车上,脸上夹杂着愤怒和不可置信:“周铭……你这家伙居然敢打我?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后果?抱歉这不是我需要考虑的。”周铭说。

    “周铭我告诉你,你今天打我的,我将来一定会加倍奉还给你!”华少说。

    周铭摇头无奈道:“华少你好像也是咱们岭南的世家,说话能不能有水平一点?这种程度的威胁我耳朵都听出茧了。”

    “周铭你现在少嚣张,我告诉你后天哦不是明天,我就会帮你爸妈教你做人的道理!到时候你就是跪在我面前求我我都不会原谅你,我还要当着你的面上你的女人!”华少冲着周铭喊道。

    “这个威胁倒是比之前有了长进,”周铭说着眼光却愈发锐利,“只是这个话听在我这里,我觉得华少你左右两边好像没打平均了。”

    “什么没打平均?”

    华少这么问显然是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过周铭很快就告诉他这是什么意思了,只见周铭马上抬起了手,反手又是一耳光,啪的清脆一声打在了华少的另一边脸上,周铭说:“不错,这就平均了。”

    华少气的浑身发抖,他指着周铭咬牙切齿的说:“好你个周铭,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周铭抬头:“怎么你还想再平均一下吗?”

    说话间周铭扬起了手臂,那边华少显然是被周铭打疼了,见周铭这样马上转身就跑,跑出人群了,这个情况让围观群众发出了哄笑。

    周铭也无奈的摇头说了一句废物,回头周铭见到唐然仍然担心的眼神,周铭安慰她说:“然然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和我作对的人,倒霉的只会是他。”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