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把这夜总会砸了
    (鞠躬感谢“单恋诠释尽”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陶参谋长作为职业军人还是很给力的,他并没有给周铭认怂,到了晚上七点,也是夜生活开始的时间,几辆军用卡车疾驰过来停在南江夜总会的门前,随后约摸两百穿着便装的部队战士跳下车,在一个同样穿便装军官的带领下,朝夜总会里面冲去。

    尽管这些部队战士气势汹汹,但门口的保安还是喝喊出声:“喂!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要干什么?”

    保安一边喊着一边上来要拦住他们,虽然夜总会的保安也当过兵,但那却是曾经了,更别说他们还只有五个人,哪里拦得住这两百的现役军人。

    很快就被他们冲进去了,门口保安又喊道:“你们快站住!我们要报警了!”

    那部队战士还是不理会,继续往里面冲,马上到酒吧的时候又有几个穿着警服的人跳出来拦住他们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来这里有什么目的?这里是正当的娱乐营业场所,我们是这里警亭的人民警察,我命令你们马上出去!”

    “命令?”领头的那个年轻军官很不屑的上下打量了面前的警察说,“你他娘的是个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给老子下命令?你马上给我滚,否则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公安作为行政序列里唯一的暴力机关,平时都是他们蛮横嚣张的,现在却没想到碰到一个比他们更嚣张的,当时这几个警察就愣在了这里。那军官见这几个警察这个样子,伸手一推就把他们给推开了,这几个警察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急忙又过来想拦住他们:“你们不能进去……”

    那年轻军官伸手指着当头一个警察说:“滚开!别没事找事!”

    这警察一下就被这军官身上气势给吓住了,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不过这时里面又有一个人走出来对着那年轻军官严肃道:“我是东门区公安局副局长,我姓刘,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来这里要干什么?”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这军官皱了一下眉:“刘局长你好,请你先离开这里,我们有事要做。”

    刘局长又提高一个语调说:“你们有什么事情?你们是部队的人吧?今天来这里要干什么?我命令你马上带人离开,我可以不追究,否则我将保留向你们上级单位投诉的权力!”

    那年轻军官一下烦了:“妈b的今天什么情况?怎么一个一个不知道是哪来的扑街仔都来给我下命令了?刘局长你要想知道我干什么来的,我就告诉你我今天是干什么来的!”

    年轻军官说完朝身后一挥手:“给我把这夜总会砸了!”

    随着这年轻军官的一道命令,他身后跟着的两百战士马上按小组分散开来,各自去找东西去砸了。

    听着耳边传来的哐当砸东西还有尖叫混合在一起的声音,让刘局长气的浑身发抖,他对那军官说:“太不像话了,你们简直无法无天,我要到军区里去投诉你们!”

    “刘局长,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今天的事情你要当没看见,我改天一定请你吃饭,但你要是不给面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年轻军官说。

    ……

    周铭这个时候就坐在里面的接待室里,和周铭一起的还有公安局长赵安民和证券市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张恒等一些行政机关的官员,他们正在这里喝茶,突然接待室的门被人很急促的敲开了,一男一女两个人匆忙的跑进来,他们两人周铭都认识,他们一个是夜总会的副总经理姓魏,另一个保安部经理姓龙。

    “周老板不好了,外面现在都乱成一团了,所有客人都怕的要命,再这样下去我们的生意就没法做了呀!”魏经理急急忙忙的对周铭说。

    “魏经理你不要着急,你慢慢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周铭不紧不慢的说。

    周铭淡定的心态感染了魏经理和龙经理,很快他们就冷静下来了,魏经理又说:“是这样的周老板,刚才外面来了很多部队的人,他们蛮不讲理见到东西就砸,现在外面都乱的不成样子了。”

    “你确定是部队的人吗?”周铭问。

    “我能肯定,虽然他们身上穿的便装,但是他们的那种执行力和组合能力,我能肯定他们绝对是当兵的!”这次回答的是龙经理。

    “好的我知道了。”周铭点头说,随后又转头看着张恒他们说,“赵局长张主任,要不请你们也和我一起出去看看吧?”

    张恒和赵安民点头答应,然后周铭站起来带他们走出接待室,等他们来到前面的时候,酒吧已经被砸的不成样子了:满地的碎玻璃渣,桌子椅子东倒西歪的,吧台上面的各种酒都被砸的稀烂,各种酒水饮料混杂在一起淌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酒味。

    酒吧这边的客人都已经躲到歌舞厅了,酒吧的服务员都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直到看到周铭他们过来,她们才看到了希望,一个个全跑过来,向自己的经理哭诉。

    看到这些小姑娘都哭得梨花带雨,作为公安局长的赵安民感觉自己脸上无光,他立即站出来说:“我是南江市公安局长赵安民,你们是哪个单位的?为什么在这里搞破坏,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犯罪行为!”

    那年轻军官过来对赵安民说:“赵局长好,没想到你也在这里,真是不好意思了,还请赵局长就当没看到吧。”

    “怎么可能没看到?我现在正看到你们在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我要叫人过来抓你们!”

    赵安民说着就拿出一部大哥大就要拨号码,那年轻军官看到这个样子,连忙一个箭步上去,伸手就把赵安民的手机给抢下来,砸在地上,一脚踩烂。

    赵安民完全没有想到年轻军官敢这么做,抬头怒视着那年轻军官,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那年轻军官冷冷的对他说:“赵局长,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这句话让赵安民的肺都要气炸了,自从他进了公安系统以来,已经多少年没人敢对他说这样的话了,尤其他现在还是市局局长,就算是市委书记都不会这样威胁他。

    “好嚣张呀,”又一个声音传来,这一次说话的是张恒,“你是军区的吧?我劝你们不要太嚣张了,我认识你们的军检,今天的这个事情你们没好果子吃。”

    年轻军官看了张恒一眼:“你又是什么东西?”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你现在这样做你对得起你人民子弟兵的身份吗?”张恒对他说。

    那年轻军官呵呵笑了起来:“今天这是什么日子?怎么那么多人来我面前说教,看来我要是不做点什么,你们都觉得我好欺负吗?”

    他说着又下命令:“现在给我去砸那边的歌舞厅!”

    两百军人应声去那边歌舞厅砸东西,所有客人见到部队战士气势汹汹的冲过来,一个个都像是看到了变态大叔的小姑娘一般,纷纷尖叫着逃开,然后就听砰的一声,一个音箱被部队战士从墙上给扯下来,砸在地上,再踩几脚上去,顿时一片稀烂。

    “你当我不存在吗?我要你们马上住手,我认识军检的,我一定要去揭发你们!”张恒说。

    年轻军官指着张恒说:“你少他娘的在这里放屁!否则我连你一块打了!”

    魏经理是跟着孔晓琳从南湖酒店出来的,是个和孔晓琳一般大的女孩,她这个时候已经急的眼泪都直在眼睛里打转了:“别砸了不要砸了,这以后还可怎么做生意呀!龙经理你是保安部的,你去叫人阻止他们呀!”

    龙经理苦笑道:“魏总,我和你一样愤怒,但这个事情我也是无能为力的,那边都是现役军人呀,而且人还这么多,那个军官我看级别肯定不低,连公安局长和军检都不放在眼里,我过去也没用呀!”

    她又对周铭说:“周老板这可怎么办呀,可不能让他们再这么砸下去了,琳姐走的时候都交代我要好好看店的,要是现在给人这样砸了,我又什么脸去见琳姐呀!”

    看着她的表现,显然她已经是把这个夜总会当成自己家一样的了,周铭为此在心里给孔晓琳的领导能力点了个赞。

    周铭拍拍魏经理的香肩轻声对他说:“魏总你也不要着急,你可是以后全国最大夜总会的副总经理,一定要冷静,我们的夜总会当然不会被砸掉,我们的夜总会还要继续做大做强的,今天只是一个意外。”

    “可是那边……”

    魏经理还想说什么,但周铭却说:“你们都做的很好,我才是夜总会的老板,今天他们也都是冲我来的,后面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吧,去帮我拿个话筒来。”

    周铭的话没有任何刻意的表示,但无论是魏经理龙经理,还是张恒赵安民这些人,他们在听到了周铭的话以后,都觉得特别安心,这种感觉就像是在一片黑暗的夜里,周铭才是那唯一的一盏明灯,只有他才是依靠才是希望,能让自己安心放心。

    魏经理拿来话筒交给周铭,周铭深吸一口气大吼一声:“都他娘的给老子住手!”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