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这才是套
    随着周铭一声怒吼,整个夜总会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抬头愣愣的看着音箱,就好像周铭刚才的那一声直接刺进了心里,震住了他们所有人的心神一般;就连那些正在砸东西的部队战士也都下意识的停下了手,有些茫然的不知道什么情况。

    那年轻军官先是一愣,然后上下打量了周铭一番笑问道:“你就是这夜总会的老板周铭吗?终于不做缩头乌龟,舍得露头出来了?”

    周铭两手一摊说:“那没办法,我其实也想多休息一下的,但有些不开眼的狗东西就要找事,那我能有什么办法?”

    年轻军官哟呵一声:“周老板脾气这么冲的?”

    “不好意思,我就是一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讲究的就是一个快意恩仇,我这个人很健忘的从来不记仇,因为谁要是惹我我一般当时就要报的,谁说我一句我就要骂回一句,谁骂我一句,我就要打他一巴掌。”

    周铭看着那年轻军官问:“你是陶参谋长下命令叫来的吧?身为人民军队的军官,你不拼命保护国家人民,反而还带着人来砸我的店,有你这么当兵的吗?”

    那年轻军官一副看白痴的表情对周铭说:“我是怎么当兵的还轮不到你来教训,原本你这么年轻就能挣出这么一份事业很不容易,如果你能好好经营以后也能有一番成果,可没想到你这么不成熟,有什么说什么,还快意恩仇?简直幼稚,所以你现在才会弄到这样一副田地!”

    周铭笑了一下说:“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跟你说点掏心窝子的话吧,你这么年轻就能带这么多兵也不容易,可别这么轻易的把自己的前程给毁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年轻军官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就你这话还掏心窝子?能告诉我你的脑袋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吗?那我今天倒是想要看看,你究竟要怎么毁我前程,怎么让我得不偿失。”

    他向那两百部队战士说:“兄弟们,给我往死里砸,任何角落都不要放过!”

    那边两百人答应一声,就再次动手砸起夜总会来,那些顾客和服务员的尖叫声也再次响起,而这边年轻军官也没有闲着,他飞快从周铭的手里把话筒给抢走了,并站在周铭对面,似笑非笑的看着周铭说:“周老板,很不好意思,你这里的喇叭实在太吵了,我和兄弟们的耳朵都受不了,就麻烦你有什么话都用喊的吧。”

    他这个动作是让周铭没想到的,那年轻军官对他说:“周顾问,我知道你的口才很好,曾经一个人说服了上万疯狂的股民,那今天你也来说服说服我试试看吧。”

    周铭笑了,他这才明白对方刚才抢自己话筒的原因是什么,感情是他们调查过自己,知道自己曾经用说的解决股崩事件,他就担心自己有话筒会再搞出什么事情,就先把自己的话筒给缴了。

    这让周铭感觉他真是有点神经过敏了,自己又不是什么忽悠大师,哪能逮到什么事情都磨嘴皮子啊?

    不过这也让周铭感到很高兴,毕竟自己忽悠和冲动的名声在外,自己在处理很多事情上面都是很有优势的,就像现在这样,自己还根本没有那个想法,因为周铭记得部队里的思想工作是非常到位的,自己就算真的像纪晓岚一样有三寸不烂之舌,只怕也仍然很难做到。

    当然周铭也不会说破这点,他摇摇头对那年轻军官说:“试试看说服你?我其实想说你想太多了。”

    年轻军官眉头一下皱了起来,警惕的问周铭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铭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让保安部龙经理找了张椅子过来,周铭坐下来,悠闲的环视了周围一圈说:“不知道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我姓许,现在是少校军衔。”那年轻军官说。

    “原来是许少校,”周铭说指了指周围正在砸夜总会的部队战士说,“这些都是许少校带出来的兵吧?看他们这毫不拖泥带水的作风,还有那种三两个人一组的配合,虽然我不是很懂军事,但我也能感觉得到这些肯定是军区的精锐战士,想来许少校肯定在这方面是很有一套自己心得的对吗?”

    那年轻军官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许少校,我能好奇的问一个问题吗?为什么你的兵砸夜总会这个活能干的这么熟练?是你们经常干这种事情吗?”周铭问。

    “周顾问,我请你不要在我面前故弄玄虚,你究竟想说什么?”许少校严肃道。

    周铭微笑着摆摆手:“没什么,许少校不要想那么多,我只是想知道许少校砸完我的夜总会要多长的时间,这个问题许少校总可以告诉我了吧?”

    许少校现在感觉自己的神经都要错乱了,他不明白怎么会有周铭这样的人,都这个时候了他怎么还有闲心问这些问题,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兵现在正在砸他的夜总会吗?

    在某个瞬间,许少校都感觉自己是砸错了夜总会,要不是他一直有谨慎的习惯,他还真会出门去看看自己是不是砸错地方了。

    还是他不在乎这个夜总会?可是在自己得到的资料里,这个夜总会也是上百万的投资,甚至现在还成为南江的标志地方,不管怎么看他都不应该不重视才对,但现在周铭这个态度又是什么意思?

    许少校这么想着,当他再看周铭的时候,却发现周铭正在那悠闲的点着烟,还是让一个年轻的女孩给他点烟,这让许少校再也忍不住拿起话筒下命令道:“都住手!”

    许少校的这个命令让整个夜总会都惊呆了,不亚于之前周铭的那声喊,而实际上许少校的这声喊,反而更让人觉得周铭不可思议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铭,大家都不明白周铭这究竟是变的什么戏法,怎么之前夜总会保安没办法让这些当兵的停手,甚至两级公安局长还有一个证券市场建设领导小组的办公室副主任,都没有办法,现在周铭什么都没说,却让许少校主动叫停了,这他娘的什么情况?难道周铭会什么蛊惑人心的法术不成吗?

    周铭让魏经理给自己点好烟,听见许少校这个命令很惊讶的抬头:“许少校怎么了?”

    这个问题让许少校眼角当时就抽搐了一下,他顿时也感觉自己的这个命令有点神经病了,不过很快理智就把他的这个想法给压下去了,他又问周铭:“周顾问,你到底是想说什么?”

    “许少校这么想知道吗?”

    周铭说,同时深吸了一口烟,在魏经理手里的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那边许少校阴沉着脸点了头。

    看着许少校这个样子,周铭表面很平静,但实际他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当然他是不可能会什么蛊惑人心的法术,让许少校下这个命令的就是他之前的那番做派,就像许少校自己说的那样,他就是在故弄玄虚,就是要用自己的平静让对方自己疑神疑鬼。

    毕竟对于正常人来说,见到自己的夜总会被砸,肯定会急成热锅上蚂蚁,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的,可自己现在不仅一点都不着急反而还这么悠闲问他砸自己夜总会的事情,这很容易让人产生怀疑的。

    当然,周铭也知道如果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不折不扣执行命令的军人,自己这么做就没意义,可从刚才他对许少校的观察来看,这位许少校显然是个有想法的人,那自己就有机会了。而从后面的发展来看,自己是猜对了的。不过就算不行也无所谓,一个夜总会而已,自己真要搞分分钟就能再搞一个出来。

    强忍着心中的欢乐,周铭把烟灭在烟灰缸里,然后对许少校说:“许少校,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那么我也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知道现在南江这么多官员在这里,你还带人砸了我的夜总会,这是什么性质的事件吗?”

    “你想说是军地冲突吗?只是两个官员罢了,这也能上纲上线?我还会说这是行政官员的**,我是奉命行动呢!”许少校说。

    “的确,如果只是两个官员,那是怎么都构不成军地冲突的,可有一个市局局长在这里,你觉得会只有几个人在这里吗?”周铭问。

    听到周铭这么说,许少校顿时脸色就变了,可还没等他有所反应,门口就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随后一大批警察冲进了夜总会,公安局长赵安民不知从哪里找来了话筒,此时正在大声指挥道:“这里有一批叛变军区的危险分子,在许少校的带领下在这里危害人民群众的利益,我命令你们马上把他们全部抓起来!”

    随着一声声的是,那些警察去抓那些当兵的,作为军区的精锐战士,他们当然不愿束手就擒,当即就要反抗,不过这时许少校对着话筒大喊了一声住手,然后才转头看着周铭说:“好你个周铭,你是早料到我们会来,你在这里给我们准备了一个套。”

    “可以这么说吧。”周铭说。

    “这一次算你厉害,我马上走。”许少校说。

    可周铭反而不依不饶了:“许少校你好像弄错了,现在可不是你想走就走了,你刚才没听到吗?我们的公安同志是在抓捕危害人民群众利益的暴徒,你觉得呢?”

    “什么?”许少校第一次露出了惊恐的眼神。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