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陶将军的上门服软
    (鞠躬感谢“温馨你的样子”的捧场支持!)

    晚上,周铭带着曹建宁来到了自己的夜总会,以往这个时候都是夜总会人最多的时候,但今天这里却是一片冷冷清清,由于那天夜总会被陶参谋长派人过来砸掉的关系,里面的桌子椅子还有吧台舞池这些都被砸了一个稀烂,现在正处于停业整修的阶段。

    在夜总会门口的霓虹灯下,一个俏丽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周铭认出她就是夜总会的总经理孔晓琳,周铭上去喊了她一声。

    孔晓琳听到周铭的声音浑身震了一下,然后回头神情非常低落的对周铭说:“对不起周老板,都是我不好,我没能保护好这个店。”

    周铭拍拍她的玉背:“孔经理你这是干什么?这个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都是我惹出来的事情,就算那天你在也没用的。”

    孔晓琳却根本不听在拼命摇头:“不是的,我明明都说了只要周老板你在这里我就一定会在这里的,可结果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当有坏人来这里砸我们店的时候,我却不在场,我实在是太该死了!”

    周铭轻轻抱了孔晓琳一下对她说:“晓琳,这个事情和你没关系,真的。”

    孔晓琳这才慢慢平静了下来,曹建宁走上来对周铭说:“看来这位孔经理对周老板还是很忠心爱慕的。”

    孔晓琳的俏脸红了一下,周铭上辈子也不是什么花丛浪子,就算是处理和孔晓琳的关系都很头疼,更别提还有曹建宁在这里打趣了,他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搔搔头转移话题:“晓琳咱的夜总会装修的怎么样了?”

    说到工作上,孔晓琳就很干练了,她回答周铭说:“今天一天已经把里面打扫干净了,饶经理那边今天下午已经带着装修队过来了,明天就可以开始重新装修了。”

    周铭点头说了一句那就好,然后周铭回头问曹建宁:“曹总有没有兴趣进去看下?”

    曹建宁欣然应允:“这里可是发生军警大战的地方,也是周铭你和一位将军正面交锋的战场,我当然是要看看的。”

    于是周铭带着孔晓琳和曹建宁走进去,尽管里面已经经过了一天的打扫,但砸烂了那么多的酒,现在空气中还是弥漫着一股酒味。不过那些被砸烂的桌椅还有音箱吧台什么的,还有原本地上一地的碎玻璃渣,现在都已经被清走了,整个夜总会感觉特别空旷。

    曹建宁环视了一圈对周铭说:“以前不知道,现在看起来你这里的面积还真不小。”

    周铭也认可这个说法:“还行吧,要不是在市中心的繁荣地带,有很多政策方面的不允许,我都想把旁边所有的店铺都给盘下来。”

    曹建宁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周顾问,就是有雄心壮志!”

    周铭摆摆手表示不谈这个,随后又看了一下,周铭对孔晓琳说:“晓琳我觉得我们以后可以想办法把酒吧歌舞厅和ktv分开经营,这样即便下面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是上面出了什么事情,剩下的也都还可以正常营业,不像现在酒吧歌舞厅被砸,ktv也要关门停业了。”

    孔晓琳嗯一声说:“我记下了,回头装修的时候我会对饶经理说的。”

    “那好吧,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了,我们先去旁边的茶楼喝茶吧。”

    周铭这么说了一句,孔晓琳和曹建宁都没有意见,可当他们正准备走出夜总会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出不去了,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站着几个精干的战士,领头的一个对他们说:“很抱歉,首长有命令,请你们在这里耐心的等一下,暂时不要出去。”

    听到这个话孔晓琳当时就不乐意了,她质问道:“凭什么不让我们出去?你不让我们出去我报警了!”

    “请你们不要出去,最好也不要报警。”那人平淡道。

    孔晓琳还想说什么,周铭却把她拉到了自己身后,站出来说:“我知道了,我们就在这里哪也不去。”

    “非常感谢,最多半个小时,我们首长就会过来。”那人说。

    周铭点点头,然后带着孔晓琳和曹建宁退到了一边,孔晓琳问周铭发生什么事了,周铭让曹建宁回答。

    曹建宁给孔晓琳解释说:“那些是军区的最高警卫部队,里面的人都是军区里最厉害的战士,都是上过战场杀过很多人的。”

    这个答案让孔晓琳倒吸了一口冷气,作为一个女人,不管她多厉害,始终听到这个杀人什么的还是会非常害怕,周铭安慰孔晓琳让她不要那么担心:“放心,如果他们真要杀我们,那我们现在就都已经是死人了,我想只是有大人物要找我们私底下谈谈,才会让他们来留我们在这里。”

    孔晓琳这才松了口气,但她随后又问:“那会是谁来找我们呀?”

    周铭想了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很可能是那位陶年生参谋长大人。”

    周铭的话音才落,那边门口就有人拍起手赞叹:“说的真好!”

    周铭他们转头过去,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的大鼻子中年人,在几个冷峻军人的陪同下走了进来,说他中年人只是看起来像,但实际上周铭他们都知道他的实际年龄已经六十多快七十岁了。

    他走到周铭他们面前说:“你们好,认识一下,我叫陶年生。”

    尽管刚才周铭就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但现在见到他本人,还是让孔晓琳和曹建宁大惊失色,孔晓琳惊讶是没想到一位将军会来,而曹建宁惊讶是看到他似乎并没有以前见到的那股精气神,只有满脸的疲惫,仿佛一下老了二三十年一样。不过不管他们此时是什么表情,但他们脑中的问题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只有周铭还好一些,周铭微笑着向陶年生伸出了手:“陶参谋长好,我是周铭。”

    陶年生挑了下眉,显然对周铭这个表现感到非常惊讶,他深深的看了周铭一眼,然后才和周铭握手说了句你好,周铭看了一下四周又说:“不过很抱歉的说,这里都被陶参谋长你的人给砸了,现在正在装修,我没法好好招待你,咱们就站在这说话好了。”

    陶年生点头说可以:“周铭小同志,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可以客套的,我就直接和你说吧,我今天来是要找你商量事情的。”

    “你想让我撤回举报信?释放你儿子陶国令?”周铭问。

    “没错,”陶年生回答周铭说,“我知道之前的那些事情都是国令做的有些急了,所以才会去找周铭你的麻烦,后面我的做法也的确没有考虑周全,做出了很莽撞的事情,加深了我们之间的误会,我今天来找周铭你,就是希望我们能开诚布公的好好谈谈。”

    陶年生这话让周铭一下就反应了过来:“陶参谋长,你已经知道中央那边的决定了吧?”

    陶年生点点头,对周铭竖起大拇指说:“你真是端的好手段,这一步一步走的,直接把事情全给捅到中央去了,我也是大意了,真没想到你居然敢这么做。”

    陶年生又说:“不过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再怎么去想也没有用,周铭我今天来找你也没有别的想聊,就是想请你放过国令一马。”

    这个话让曹建宁和孔晓琳目瞪口呆,因为陶年生这番话就是在向周铭服软的,可陶年生是谁?是岭南军区的参谋长,是一位正儿八经的中.将呀!他们怎么会跑到这里对周铭这样低声下气的呢?这简直不可思议!

    周铭心里也惊,不过比起曹建宁和孔晓琳还是要好很多,因为他是了解这个事情,知道陶年生是一定会完蛋的。

    其实对周铭来说,这一次的事情完完本本就是前世让他记忆深刻的一个案子,就是陶年生这一家的案子,不过前世那是发生在91年的,那时先是武警突击检查了白羊酒店,将陶国令抓获归案,陶家带着兵去武警支队要人,还和武警起了冲突,这个事情被捅到了中央,杨老震怒,直接下令彻查此事。

    最后陶年生一家子以及岭南大军区和岭南省委省政府的很多高官受到牵连,全部被撤职,而随着这些人被拔掉,岭南的地方势力一下就散了元气,后来曹建宁才重新掌握曹家的话语权。

    前世这个事情究竟是谁主导的周铭无从查证,但是这一世,就是自己搞出来的。

    周铭吐出一口气,对陶年生说:“我知道了,我会和曹建宁商量,尽快把陶国令放出来的,不过还请参谋长多劝劝他,如果他再搞事情,就怪不得我了。”

    “非常感谢,那我就不打搅你了,我先回去了。”

    说完,陶年生就转身离开了,而等陶年生离开以后,曹建宁才问他道:“周铭,你真的打算放了陶国令吗?”

    “陶年生现在还是参谋长,还是军区的将军,我可不能真的把他逼上绝路,否则下一次这些特种军人再来,我就真的要危险了。”周铭说。

    曹建宁愣住了,这是他刚才所没有想到的,他忘记了一旦把一个手握军权的将军给逼上绝路,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就算中央会事先夺了他的权力,但他在军区那么长时间,总还是有很多门路可以走,大的事情做不了,但要报复个把人,那还是小菜一碟的。

    在这个时候,面对一位将军上门服软,周铭仍然没有昏了头,还能这么清晰的做出判断,可真不简单!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