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陶将军之殇
    (鞠躬感谢“五事zz五”的捧场支持!感谢“cong”的月票支持!)

    在白云市郊有很多挂着军事禁区牌子却没有任何其他标识的地方,这些地方外人不了解,但老白云人都知道他们有些是军事单位,但有些则是武警单位。在白云市这里,除了武警总队,其他支队都是没任何标识的;白云市东郊天合那边,就有这么一个武警支队。

    六月一号的这天下午,几辆挂着军区牌照的车子,就来到了这个武警支队。

    车队开进支队大院,支队郑队长正带着整个支队的人在这里列队迎接,随后车子的门被打开,周铭曹建宁和陶年生分别从各自的车上走下来。

    郑队长见到几位马上立正挺腰道:“热烈欢迎军区陶参谋长来我支队视察!”

    有了郑队长带头,其他武警官兵都开口欢迎起来,陶年生点头和他们对了几句“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的招呼,然后郑队长解散队列,带着陶年生来到了大院后面的一处单独的小房子。

    这里就是关押陶国令和华少的地方,武警部队过去虽然属于军事组织,但偶尔也会有关押任务,并且有时候还会有很重要的人被关押在这里,因此这里也有普通牢房和这种单独房间的的不同关押地点。陶国令和华少他们一个是将军的儿子,一个是岭南大世家的人,哪怕是曹建宁开了口,郑队长把他们给抓回来了,也不敢太折辱他们。

    打开小房子的房门,就看到陶国令和华少两个人颓然的坐在地上,精神萎靡不振,不过当陶国令抬头看到跟着武警官兵一起进来的陶年生时,顿时热泪盈眶,他马上爬起来扑到陶年生的怀里哭诉道:“爸,你可算来接我了,你再不来接我我就要死在这里啦!我不想再待在这个鬼地方了,我要出去呀!”

    听着陶国令的这番哭诉,周铭曹建宁还有郑队长他们都是感到很可笑的,因为他们都知道支队这里的关押规矩,但凡能被关在这里的,都是比较重要或者不好去动的人,这样的人往往都是很宽松的,除了不能出去,其他的都基本和在家里没区别,不过这位陶公子显然连这都受不了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位陶公子马上就四十岁的人了,居然还能哭成这个样子,简直丢脸啊!

    陶年生也觉得陶国令太丢人了,他一把推开陶国令怒斥他道:“男子汉大丈夫振作一点,你看你现在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子?我们家的脸全被你给丢完了!”

    陶年生说着扬起手就要打陶国令,不过却被周铭给拦住了:“陶参谋长也不要这么动怒,毕竟这里也算是一种关押地点,总是不比外面的,并且关押对人最大是在心理上的摧残,他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没这样的心理准备,会有这样的表现也是正常的。”

    原本对周铭这话陶国令是要点头的,但听到周铭的声音,陶国令又一下瞪大了眼睛,他伸手指着,周铭说:“周铭?你这个家伙居然还敢跑到这里来?你简直胆大包天!”

    陶国令又转头找他父亲:“爸,就是这个家伙他联合曹建宁那个贱人一起陷害我,你一定要帮我报这个仇,一定要打死他们!”

    陶国令在说这话的时候显然没有注意到他父亲那一脸阴沉的表情,自顾自的以为自己的将军父亲在这里,随便带点人出来,就能打死周铭他们了,陶国令狞笑着对周铭说:“周铭你这家伙,我要打断你的手脚,不把你狠狠踩在脚下根本难解我心头之恨!”

    周铭很同情的看着他:“我觉得你没这个机会了。”

    “我放你娘的屁!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我简直不明白你究竟是哪来的自信……”

    陶国令的话还没有说完,陶年生就一巴掌拍到他脑袋上去了,陶年生怒道:“你他娘的在说什么呢?还嫌丢人丢的不够是不是?”

    这一巴掌直接把陶国令给打蒙了,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父亲,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爸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要你给周铭道谢。”陶年生说。

    如果说刚才陶年生还只是一巴掌把他给打蒙的话,那么现在陶年生这句话,就直接把他震得神智错乱了。

    要我给周铭道谢?

    陶国令第一时间都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因为他很清楚父亲由于在部队待了一辈子的关系,是非常护短的,按理来说看到自己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他是肯定要帮自己的,怎么现在不仅不帮自己,反而还要自己去给仇人道谢?这剧本完全不对呀!

    “爸,你这是为什么?”陶国令问。

    “为什么?你涉嫌非法走私,被武警抓获关押,他找关系过来释放你出去,你说你该不该向他道谢?”陶年生说。

    陶国令眼睛瞪的更大了:“什么?爸你有没有搞错?我就是这个杂碎抓进来的,我现在都恨不能杀了他,还要我去向他道谢,这绝对不可能!”

    周铭摇摇头,为陶国令的智商感到堪忧,因为在这个时候,但凡有点智商的,就会发现问题,主动忍一下,可他却硬生生顶上去,这不是在火上浇油,继续让他老爹生气吗?看来在这里关了几天,都把他这个人给关傻了,都不知道分辨形势了。

    果不其然,陶国令的话才说完,他父亲陶年生就一巴掌打了过去,吼他一句:“你说什么?从小到大我没教过你礼貌吗?”

    这一巴掌打下去,才把陶国令打醒了过来,他才愣愣的对周铭说了声谢谢,只是他说完就马上跑出了门。

    不用想,他肯定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他觉得自己被人抓到这里关了几天,就已经很惨了,现在自己还要向当初设套整自己的人去道谢,这让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跪在周铭面前俯首称臣的,这样的屈辱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接受。

    都说知子莫若父,陶年生看着陶国令跑出去的背影幽幽叹了口气:“让周铭同志你看笑话了,这都是我平时教育不到位呀!”

    周铭摇摇头说:“陶参谋长不要这么说,突然碰到这样的事情,换到谁身上一时之间都没法接受的。”

    陶年生也摇头笑着说了一句:“一般人都会这样吧。”

    周铭愣了一下看着陶年生,似乎觉得他这句话意有所指,不过陶年生并没有在这句话上多停留一会,很快就又说道:“这里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听说以前都死过人的,周铭同志要不我们先出去再说吧?”

    周铭点头和陶年生出去,陶年生看到陶国令还是坐在自己的车上,他这就放心了,至少儿子还没有真到丧失理智的地步。

    随后陶年生邀请周铭和曹建宁坐了另一辆车,他们都上了车以后,陶年生说:“都说大恩不言谢,但今天的事情,我还只能是要对你们说声谢谢了。”

    周铭和曹建宁挑了一下眉,都从陶年生的话里听出了另外的东西,周铭问陶年生:“是不是陶参谋长你那边的事情又有什么新变化了?”

    陶年生点点头,表情有些怅然:“是呀!否则我也不会来求你们帮忙了。”

    听到这句话周铭和曹建宁心里顿时一片豁然开朗,其实当初陶年生来找他们帮忙的时候他们就曾怀疑过;因为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管陶年生怎么样,他都是军区的参谋长,是一位正儿八经的将军,这样过来低声下气的求他们两个小辈,这怎么看这个套路都是不对的;哪怕抓他儿子的武警支队是曹建宁那边的人,他都不应该是没办法的,原来是中央那边出了问题。

    而能让一位参谋长做到这一步的,无疑只能是天塌下来的事情了,就现在来说,只能是走私的事情中央已经有了结论,要拿陶年生开刀了。

    似乎是要证实这个想法一般,陶年生说:“你们别看我是什么军区参谋长,还是身居高位的将军,可一旦出事了,该抛弃还是一样要被抛弃的。”

    “周铭同志,你是很厉害的,有勇有谋,居然连我都敢算计,是我自己大意了,输给你我没有任何话说,但是其他人,就让我很寒心了!”

    说到这里,陶年生苦笑一下:“枉我为他们做了那么多事,赚了不知道多少钱,平时见到我都是客客气气的陶将军陶将军的叫,经常还能写封信,到了过年还会相互走动一下,可这些都是虚伪了,到了我真正出事,一个个都唯恐避之不及,到了最后居然还是周铭和曹建宁你们这两个对手来帮我,也真是讽刺。”

    “陶参谋长,这也是没办法的,牺牲一个人总比牺牲一大群人要好。”周铭说。

    陶年生点点头说:“这个道理我也懂,我牺牲别人的时候也毫不手软,可真正当这个事情发生到我自己身上时,这心里还是很难受呀!”

    “也不知道最后中央会给我定格什么罪名,不过我好歹也是有过战功的,希望能看在我为祖国做出这么多贡献的份上,给我留点面子吧。”陶年生叹息说。

    面对这个话,周铭和曹建宁他们也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不过陶年生毕竟是当将军的人,他还是自己调整了回来,最后对周铭他们说:“周铭曹建宁,我还有最后一个请求,就是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别的不求,就是希望你们放过他,不要让他受这个事情连累了。”

    尽管在遇见周铭以来,周铭就一直在给他带来惊讶,但现在曹建宁还是会感到震惊,他没法想象,周铭这是什么人格魅力,能让对手都这么相信他,把希望托付到他身上。

    周铭很诚恳的点头对他说:“好的,我知道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