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身在其位才知其事
    日前,中央发布公告称岭南军区参谋长陶年生涉嫌违法犯罪,中央决定开除其党籍,军委决定开除其军籍并取消其中.将军衔处分。

    军事机关负责人表示,根本侦查表明,陶年生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和家人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

    陶年生案充分体现了中央和军委从严治党、从严治军的鲜明态度,表明了我党坚决反对**,以零容忍的态度惩治**的坚定决心,也得到了全军官兵的坚决拥护。对于其他涉案人员,根据查明的事实证据,将依法进行处理,坚决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这是六月三号中央在全国发布的通稿,周铭在车上听到这个消息不由笑了起来,什么贿赂**,都只是对外的一种说法而已,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总不能说陶年生是部队里的蛀虫,利用部队的特权搞走私吧?要真那样说天知道会在全国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所以与其那样,还不如随便安个**罪名要好。

    想到这里,周铭无奈的摇头苦笑一下,旁边曹建宁见周铭这样不由好奇问他怎么了,周铭回答说:“以前没接触到的时候还真没想过中央处理一个**官员究竟是为什么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在什么位置才能接触到什么事情,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没办法公开透明的嘛!”曹建宁说。

    对于这点周铭也很清楚,很多事情自己不接触一下是永远没法真正了解的,回想着自己前世听到的那么多因为**落马的高官,天知道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多少只是那么一个说法。

    周铭这时突然道:“都说身在其位才知其事,那曹总你身为曹帅的儿子,你有没有也不知道的事情?”

    “那可太多了,我又不是什么万事通,”曹建宁说,“就说十年前我虽然就跟在我爸身边,但我仍然不了解中央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第二天部队就控制了整个首都,通过广播电台向全国通报打倒反革命的消息了。还有现在,即便我做出了这么多事情,我爸也非常认可我的想法,但我也还是不知道他老人家关系网的界限在那里。”

    周铭看了他一眼,见曹建宁也是一脸的怅然,周铭也就没说什么了。

    其实今天周铭和曹建宁就是要去赶赴一个特殊的饭局,由于陶年生的事情,曹家大哥那边的威信大打折扣,这无疑是给了之前那些观望的人指引了方向,正是这样,曹建宁今天才有了这么一个饭局,而由于周铭在这个事情里的重要,曹建宁觉得很有必要把周铭也一起带上。

    这次的饭局是在白云市一个私人俱乐部里进行的,这个年代私人俱乐部还属于一个新鲜事务,没有发展处后世私人或者企业俱乐部那么多内容,更多的像是一群人共同出钱建的一个不公开的聚会场所。

    走进俱乐部,里面的布置古色古香,服务员是认识曹建宁的,因此曹建宁和周铭才一进来,就立即被领进了三楼的一个包厢。

    这个包厢说是包厢,但其实和一个小型的宴会厅差不多,不仅是面积大,更重要的是整个包厢的布置,看起来更高贵典雅。

    绕过门口的屏风,周铭见到了包厢里面的人,周铭愣了一下,因为里面坐着白云市委书记和岭南军区几个高官,还有省内的几个大国企领导,这些少说都是厅级以上的领导,现在却在这里齐聚一堂,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这场面无疑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曹家的雄厚实力。

    当然,这或许还只是冰山一角,毕竟对省部一级的大员来说,他们未必会和一群人一起吃饭,那太掉面子了,但固然如此,曹家的能量通过这个饭局也表现得淋漓尽致。

    不过真正让周铭惊讶的并不是这个,因为这终归是曹家,曹英华是开国元帅,是消灭反革命的国家领导人,地方上有很多人愿意跟着他干是很正常的,哪怕是省委书记都没什么好奇怪的,可周铭惊讶就惊讶在他没想到连南江市委书记陈云飞居然也在这里。

    这是周铭万万没想到的,因为周铭很清楚的记得这个陈云飞不应该是杜鹏爷爷,也就是国家主席杜中原的学生吗?怎么现在居然会坐在这里?

    周铭脑中的惊讶一闪即逝,并没有问出口,毕竟自己两辈子都没有进过官场,接触大家族也才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很多错综复杂的东西自己根本不可能会这么快了解的,不过想来陈云飞会来南江,并且能以常务副省长的身份兼任南江市委书记,也是和曹家的帮忙所分不开的。

    那么这么说起来,当初南江夜总会的军警冲突,说不准也就是这个原因。

    陈云飞那边看到周铭过来也显得有些惊讶,不过也就是那么一会的时间,因为根据陈云飞对周铭的了解,他知道周铭并不是什么乱嚼舌根的人,此外就算说出去也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政治上的东西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有时候说了真话反而并不是什么好事,他相信周铭是能明白这些的。

    周铭跟着曹建宁坐下来,在曹建宁之后也向所有人打招呼做自我介绍:“各位领导好,我是周铭。”

    白云市委书记首先说道:“原来你就是周铭,非常感谢你帮助端掉了一个走私团伙,我身为白云市委书记都做不到,放任这个团伙这么多年,想想也真是惭愧。”

    “书记你也不必自责,毕竟那边的动作隐秘,又有军方的保护.伞,要打掉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周铭说。

    “是呀!没想到部队里居然出了陶年生那样的大蛀虫,他竟然丧心病狂的想到利用部队里的一些特权去搞走私,这真是让人愤怒!”一个军官愤慨道。

    “好了,这个事情已经过了,并且中央也已经做出了决定,撤掉了他的中.将职务,并交给军检那边继续调查,估计很快就要提起诉讼判刑了。”另一个军官说。

    这时陈云飞说:“不过我倒觉得在这个事情里最重要的还是周铭这个小同志!他一个普通人居然敢和一位中.将开战,并把对方从自己的位置上逼下去,这就是很了不起的!”

    陈云飞的话很快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所有人纷纷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周铭这个小同志真是好样的,敢作敢为,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狠劲。”

    周铭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他说:“如果是昨天,有人这么夸我还能骄傲一下,但现在我在这里见到了各位领导,你们再这么夸就让我很不好意思了,我想要是没有各位领导在背后的帮忙,我只怕半点作用都没有,就要被陶将军给干掉了。”

    大家纷纷又说周铭太谦虚了,表示别的不说,就他那个决定,都不是一般人能有魄力做出来的。

    在一番恭维以后,事情才终于进入了正题,现场地位最高的陈云飞说:“之前的一系列事情尽管是有巧合的因素在里面,但也能说明那些做法是完全不可取的,我们岭南是要保留一些政策权力,不过那些留不住的东西还是还给中央,让中央统一调度的好,一味的强留下来,最终倒霉的只会是我们自己。”

    陈云飞说完,其他人都默默的点头表示同意。

    周铭本来不准备说话的,毕竟这是在他们曹家的聚会上,他说话算什么?不过曹建宁却让周铭说说他的看法。

    周铭拗不过,只好想了一想说:“我只是个年轻人,其实之前的很多事情都会很冲动,看法也不会比在座的各位领导成熟,我只能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们最好不要有什么中央和地方之分,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不是自己的东西最好不要强取,否则就会遭殃。”

    陈云飞首先为周铭鼓掌:“周铭同志说的太好了,人就是要有自己的本分,如果越了雷池,就会倒霉!”

    “那么周铭小同志认为我们岭南未来的发展在哪里呢?”白云市委书记问。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周铭说,“我的想法是与其努力表现,不如充实和提高自己,努力改革开放发展经济,以地区优势和国家政策,以及廉价劳动力来吸引国外投资,继续建设和完善资本市场,真正把岭南打造成全国政治和经济的示范基地,这样该有的就都有了。”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在座的所有人都震撼了,的确,就像周铭说的,只要努力把岭南发展好了,中央自然重视,那么本地不论官商的各种地位就随之而来了,可以说就是水到渠成的。

    这个道理很简单,也是三岁小孩都能说的出来的,但关键就是很多人被权力蒙住了眼睛,一门心思的就想要把权力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上,才会忽略了这么简单的道理。

    想到这里,所有人看向周铭的眼神都很敬佩,如果开始只是客气的话,那么现在,他们是真的觉得周铭很了不起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