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未来的垄断企业
    “周铭,你是不是还在奇怪我为什么会叫你来今天的饭局?”曹建宁问。

    此刻饭局早已经结束,周铭和曹建宁正在俱乐部的茶室里喝茶,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其他人由于各自都有自己的事情,今天过来就只是商量一下岭南以后的路,说完就走,他们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的。

    “在饭局之前我或许没有头绪,不过现在我好像已经有点明白了,”周铭抬头看着曹建宁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曹总你是怕这些人仍然只是在敷衍你对吧?”

    “周铭你这个家伙怎么什么都能猜到,你这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呀?”

    曹建宁这么感慨了一句,曹建宁是真的很佩服周铭,不仅是因为他能猜到这点,还因为他过往带给自己的全是惊讶。都说一次惊讶是出人意料,那么周铭就已经把出人意料当成一种习惯了。

    周铭对此只能是无谓的耸了耸肩,其实这并不难猜,从刚才的饭局来看,那些人表面上都是客客气气的,但也正是这种客气,才显得他们太过随意,仿佛根本没有把事情放在心上一样。

    如果再往更深里去想,曹家大哥为什么会那么轻易的放弃陶年生,只不过是一个部队走私的案件,怎么就能瓦解一个地方独立集团?这根本太轻松了一点,现在想来,这个所谓的独立集团其实根本就不存在,只不过是曹家大哥一部分人想要搞独立王国,想和中央叫板,但更多的人表面支持,实则是在观望。

    这种墙头草,一旦出现大的风吹草动,他们立马就现了原形,比如现在这样。

    “其实曹总你也不差嘛,最起码你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看出这个问题来,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周铭也恭维了曹建宁一句。

    曹建宁则无奈的摇摇头:“我这只不过就是有点自知之明,毕竟我大哥从小就被培养政治头脑的,我自知没大哥厉害,现在大哥那边才出了问题,这些人就这样的态度,我不能不多留一个心眼啊!”

    周铭想了一下然后说:“其实曹总你这个做法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我觉得你的着重点不应该全放在这里。”

    曹建宁的眼睛一亮:“不放在这里那应该放在哪里?”

    “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你家里本身就有这些关系,你还是应该要抓在手上的,不管是真心实意也好,还是虚情假意也罢,你总算是有这些关系的,整个岭南省不知道多少人都是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就像我,在没遇见杜鹏之前,不管有多少钱,就是一个领导的面都见不到的,”周铭叹了口气说,“所以呀!曹总你这要不珍惜会遭天打雷劈的,而我想说的,就是我之前所表达的东西。”

    你之前所表达的东西?

    曹建宁想了一下,那首菩提本无树的诗偈立即回荡在脑海里,他问周铭:“你是想说我的方向也错了?”

    “也错也没错,只是在于曹总你怎么想了。”周铭说。

    曹建宁愣愣的看着周铭说:“如果不是我的眼睛没瞎,我一定会以为我在和一位得道高僧在做道论法,为我开心明智。”

    周铭笑了:“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吧,因为事实就是这样子的,曹总如果你现在是岭南省委的某个处长,或者是哪里的县委书记,以后都要混官场的话,那么你是一定要和那些人勤走动的,不过据我对曹总你的了解,你好像更喜欢做生意一点。”

    曹建宁点头说:“是的,所以我就要把我的主要心思放在生意场上了?”

    “没错,因为如果曹总你能创造出一个垄断某个行业的大企业出来,你在中央的地位并不比一个省委书记要低。”周铭说。

    周铭这并没有在忽悠曹建宁,毕竟省委书记只是单纯某个省的一把手,如果刨除家族因素,那么他的影响力基本只在他的省内,甚至在某些形势复杂的省份,省委书记都未必能影响到全部。但是某个垄断企业就不一样了,他影响的是全国,一旦出了问题,往往会影响到全国,那要解决就很头疼了。

    正是因为这样,在后世中央要解决国企的问题,要对付那些国企大佬,往往要比单纯撤掉一个省委书记都难。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改革开放后的国企改制就不会那么艰难,从78年开始一连十多年才有所起色了。

    作为世家出身的曹建宁显然对这个的了解更深,不过了解归了解,但要做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要垄断一个行业,如果没有国家的支持,这怎么可能?

    周铭看出了曹建宁的担忧,他拿起自己放在桌面上的大哥大故意在曹建宁面前晃了晃。

    曹建宁马上明白了周铭的意思:“你是说让我做移动手机生意?”

    “是移动通讯业务,”周铭说着又把自己的呼机给拿出来了,“呼机业务你应该已经看到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发展成什么样子了,一台呼机入网加服务费就能要好几百,那么一百台一千台呢?就南江和白云市来说,我相信配了呼机的人少说能有好几万吧?那一个月就能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收入。”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这还只是在白云和南江两地,要是放在全国呢?这就是一笔让中央都没法忽略的收入。”

    曹建宁点点头:“的确如此,可周铭你能确定未来大哥大……也就是你所说的移动通讯业务,会超过呼机吗?这个东西也能成为让中央不能不重视的巨头企业吗?”

    “曹总你问这个问题就太保守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一定能!”

    周铭非常肯定的说,后世那些移动业务运营商,哪一个不是巨头?周铭又说:“曹总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觉着是呼机方便还是大哥大方便?”

    “那当然是大哥大方便!”曹建宁想也没想的回答,“毕竟呼机只能是单方面的发信息,要想通话还得找电话,但大哥大就不一样了,直接就能通话。”

    周铭两手一摊,意思很明显就是既然大哥大比呼机方便,那就是未来的趋势。

    这边曹建宁想了想又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但是大哥大现在的价格实在太贵了,几万块一台,一块钱一分钟的电话费,这就是一般的老板都承受不起,更别说是普通人了,他没有呼机那么经济实惠,还经常信号不好,受电池影响也没法长时间通话,这个限制就更大了。”

    听着曹建宁提出的问题,周铭这才明白为什么在后世曹建宁反而没有杜鹏那么优秀了,杜鹏尽管现在有些沉不住气,但那只是年轻人不沉稳,他的眼光还是有的,胆子也很大,可曹建宁这边就太保守了。

    “其实这都不是问题,手机价格再贵需要的人也还是会买,至于信号,这是因为现在的基站网络建设跟不上,只要我们努力建设移动通信网络,这些就能改善。”周铭接着说,“并且曹总,你始终要相信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未来的手机肯定能克服这些问题,甚至还有很多我们现在都不敢去想的作用。”

    曹建宁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这就是你和杜鹏之前找我要一起建设岭南移动通讯网络的原因?”

    “是的,因为这个东西一开始引进来是要用作军事国防用途的,民用只是开放了一小点,而我和杜鹏都和岭南军区没交集,要想真正拿到这个市场,就必须要和曹总你合作了。”周铭回答说,对此毫不避讳,事实上自己在春节回家前也的确交代了杜鹏要尽快和移动通讯网络这边接触,想办法把这个业务抓到手上。

    曹建宁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了,我会尽快和军区合作,把岭南这边的移动通讯网络给建设起来,把大哥大业务推广出去的。”

    “不光是岭南这边,还有首都和滨海这些一线城市,还有荆楚省那边,尤其是临阳市,也要把移动通讯网络给搞起来。”周铭补充道。

    曹建宁愣了一下,在首都燕京和滨海建设移动通讯网络他能理解,但是在临阳市建设是个什么情况?

    周铭给他解释说:“因为我就在临阳市,没移动网络太麻烦了,所以别的地方我不管,如果我要搞移动网络建设的话,我那里一定要有,这也算是我自己的私心了,所以这个事情就要麻烦曹总你了。”

    “这个好说,荆楚省也在岭南军区的范围内,也是随时可以建的,这个没问题,我明天就会让国利公司按照你的部署开始把这个项目当成重点。”曹建宁说。

    “如果真的要把这个事情给搞好的话,我建议就不要让国利公司做了,最好新成立一个公司来弄,由你曹总我还有杜鹏三个人共同出资成立。”周铭想了一下又说,“当然要是曹总你不放心,也可以你自己出资来搞……”

    曹建宁马上摇头说:“我相信周铭你的人品,这个没问题。”

    “那好,我过不了多久就要回临阳了,这个事情我们要马上落实下去,曹总你觉得我们这个公司应该叫什么名字好?”周铭把起名权交给了曹建宁。

    曹建宁想了想说:“既然是要经营移动通讯的,就叫岭南移动吧。”

    “曹总,我们这个业务可不仅仅要放在岭南省内,我们是要立足全国的。”周铭提醒说。

    “那就叫中移动。”曹建宁说。

    “好。”周铭说,不过心里却有点无奈,没想到自己搞来搞去,最后还是把中移动给折腾出来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