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高高在上的港商
    车子停在了通往盛联村的大马路上,周铭顾平还有那位港商戴廷伟走下车,原本他们是要去盛联村那边那块好地给戴廷伟看的,不过当车子开到这里的时候戴廷伟就要停车下车,周铭和顾平就只好停车下来了。

    戴廷伟指着面前一大片的农田对顾平说:“顾书记,我记得你说这附近的农田也都是可以征用的对吧?那我就想要这一块地。”

    顾平回答:“戴先生这个很不好意思,这块地已经划给了南江市的叶安股份公司,要不我带你去看盛联村后面那块地吧,那块地也很不错的。”

    “已经划给叶安股份公司?你们已经签合同了?”戴廷伟问。

    顾平摇头说还没有,戴廷伟马上说:“没签合同没有白纸黑字的契约那没有任何作用,我就要这块地了,顾书记先帮我留一下,我回报港城公司以后就会和你们签合同了。”

    面对戴廷伟这一副自作主张的做派,顾平有些为难的说:“戴先生这样不太好,我都已经答应叶安公司的郑董了,这临时变卦不是失信于人吗?而且戴先生你还没看过盛联村后面那块地,或许你会更喜欢也说不定。”

    戴廷伟却根本不为所动:“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没有签合同就没有任何作用,顾书记你就有随时更改的权力。如果谁说一句话这个东西就是谁的了,那不就成了古时候那种占山为王了吗?好歹你们内地也号称是进入了文明国家的,不应该会有那样的无知行为吧?”

    “至于地这一块,我就觉得这块地很好,盛联村后面那块地我没去过但我却听你说过。”

    戴廷伟接着说:“这块地有山有水还这么靠近大路,风水很好,适合公司的发展,再往后面走不仅路都还没通,不仅交通是个最大的问题,而且那边还是水田,这边是旱田,水田会流走公司的气运,让公司留不住财,那个地方是怎么也不能要的。”

    顾平呵呵笑着:“没想到戴先生您还信风水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呀?”

    这话让戴廷伟很不满意了,他皱着眉头训斥顾平道:“这怎么能是封建迷信呢?这种公司房屋的布局都必须是很有讲究的,从选地到设计再到整体布局,你以为和你们内地的那些小作坊一样吗?随随便便找个地方,甚至在自己家里就算是开公司了?这简直是胡闹!”

    顾平还想说什么,但戴廷伟却直接说:“我就要这里了,我们投资公司是非常讲究的,顾书记你想办法协调一下,否则我就不投资了。”

    一句撂挑子就让顾平无计可施了,顾平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到周铭的身上,周铭对戴廷伟说:“戴先生,风水这个东西我确实不懂,不过有些事情上面总要有个先来后到的,你想我们现在明明已经答应把这块地划给叶安股份公司了,但是你来了一句话我们又划给你,这不是言而无信吗?”

    “戴先生你还可以再深想一下,如果今天你说我们就能答应给你,那么我们明天是不是其他人来了我们也能答应去给其他人呢?这样不就乱套了吗?”周铭最后反问一句,“戴先生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周代表说的太好了!

    顾平在心里为周铭叫好,暗叹周铭不愧是南江的发展顾问,这说话就是有理有据不卑不亢。

    那边戴廷伟则看了顾平一眼,一副“你是什么东西也能在这里说话”的表情。

    顾平马上给周铭做介绍道:“这位是周铭,他是760厂的老板,是我们荆楚省的人大代表,这个乡镇工业园就是他提出来的,他曾经也去过港城,对港城的股市很有研究,现在还是南江市的发展顾问,南江市的股市还有那个证券市场就是他搞起来的。”

    “哦,原来他这么厉害呀?”戴廷伟嘴上这么说着,不过脸上却是一副不屑的表情,“不过我提醒顾书记一句,股市是证券市场的一部分,不要搞错了。”

    “戴先生你是投资公司的经理,对于证券市场这一块,顾书记肯定是没你懂的,”周铭说,“不过顾书记懂不懂证券市场好像对现在的事情并不重要吧?而且如果戴先生真这么讲究的话,我可以建议戴先生和南江发展银行一起放到760厂那边去,毕竟那边未来将会是整个乡镇工业园的中心地带,不管是企业老板还是居民住宅都会放在那边,戴先生你们投资公司在那边会更有优势。”

    戴廷伟笑了一下,他对周铭说:“周铭……代表对吧?你或许在内地这边还算个专家,但要放到港城那边就什么也算不上了,所以你就不要对我公司的事情指手画脚了。”

    周铭皱了皱眉:“戴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要是周代表你就不会问这么没意思的问题,”戴廷伟非常看不起的对周铭说,“你们这些内地人呀,明明就什么都不懂,还喜欢逞强喜欢打肿脸充胖子,吹的牛能有好几层楼那么高。”

    “戴先生你误会了,周代表他是真的去过港城,还在你们港城的股市上赚了好几百万啊!”顾平帮周铭解释道。

    “你看吧,这就是吹牛了。”戴廷伟轻蔑的摇头说,“让我来给你们补充一下港城的股市知识吧,去年从美国开始爆发了蔓延全世界的经济危机,港城股市也受到了影响进行暴跌,风波一直持续到了现在,港城股市仍然没有恢复元气,就连那些手握几百上千万的大基金公司都没办法保证盈利,他居然能在港城的股市上赚好几百万,这个牛皮骗骗你们内地这些什么都不懂的人还可以。”

    顾平还想解释什么,但戴廷伟却根本不听,他接着说:“你们内地人就是这样,数了一就是一百了,去了南江趁着边防警察不注意,一只脚踩过界到港城那边就说是去了港城了,也不知从哪里听到有股市这么个词语就说自己很精通很了解了,一点都不谦虚,一点都不诚实。”

    听戴廷伟讲完,周铭的眉头反而舒展开了,心中暗叹果然如此。

    由于文化差异和经济发展以及生活水平的不同,港城人大都很看不起内地人,这点周铭当初去港城那边做港股期货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很深的切身体会,从最开始的王云龙,再到商场里的服务员,和玉器行的老板顾客,他们或多或少都会有看不起内地人的,甚至到后来自己去和期货公司的客户经理打赌。

    这已经不是哪个人怎么样了,而是几乎成为了每一个人的共识,虽然周铭心里明白这是因为港城的经济发达,港城的平均生活水平要比内地好,再加上内地人前赴后继的偷渡去港城淘金,这一切的一切自然而然的就让港城人觉得自己要高内地一等了,这个观念根深蒂固,以至于到了内地经济超过港城的后世,也依然没有改变。

    不过这个事情理解是一回事,但碰到了不管怎样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尤其还是听着眼前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港商操着一口白话嘲讽自己。

    看着这位港城戴老板,周铭也算是明白后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坑港商的事情了,无非不就是港商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官员为了政绩好声好气的忍着,等你的投资一到,就丢一边不管当大爷了。

    这后世很多都说是官员没有服务意识,这是一方面,但一个巴掌拍不响,何尝会没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在里面呢?

    这点早在临阳市里的时候,周铭就已经看出来了,刚才戴廷伟让周铭不要指手画脚的时候,周铭又更确信了这点,如果不是为了顾全临阳市和这个乡镇工业园的面子,周铭还真的不愿意搭理他。

    周铭想到这里又劝了戴廷伟一句道:“戴先生,我怎么样或者内地人怎么样的话就请你不要再说了,这个和我们所要说的事情根本都是没关系的,你说呢?”

    “的确没关系,”戴廷伟很不耐的一挥手,“好了,多的话我也懒得和你说了,反正这块地我们公司要了。”

    “戴先生,这个事情我们是真的很难办,或者你可以跟着我们去盛联村后面那里去看看,说不定你会改变主意的……”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戴廷伟腰间的呼机响了起来,戴廷伟拿出呼机看了一下,他对顾平说:“顾书记,我的老板明天就会到这里来,她也希望我能把乡镇工业园的事情办好,我希望顾书记能在今天之内把这块地帮我拿出来,否则我会向我的老板说明这里的情况,并向她建议不要在这里投资的。”

    “别呀戴先生,这个事情我们还可以再商量的。”顾平急忙说。

    相比顾平近乎哀求的好言相劝,周铭的话就硬气多了,周铭说:“戴先生,你要怎么向你的老板汇报,这个我无权干涉,但是我也会去见你的老板,并向你的老板说明情况,如果你的老板是一个很有见地的人,我相信他是能够做出正确决定的。”

    戴廷伟没有回应周铭,只是冷哼一声,对顾平说了一句回去。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