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一问接一问
    早上,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照射进来点亮了整个房间,也让周铭从床上爬起来,周铭迷瞪着一双睡眼看着天花板,脑子里还在想着昨天的事情。

    昨天当周铭看到林慕晴把苏涵叫到她房间去,还很开门见山的和苏涵聊起关于和自己关系的问题,这让周铭感觉一阵阵的头疼,尤其到了后面随着苏涵关于小三的一句话不慎,让她们几乎在自己面前吵起来了,沈欣也很为林慕晴抱不平的质问自己。

    不过好在自己反应够快,主动道歉认错,把责任一个劲的往自己身上背,但却又不触及各自关系的敏感地带,很快就打开了局面,让她们姐妹相称了。

    当然周铭也明白她们姐妹相称归也只是表面上的和气,但实际上本质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毕竟女人都是自私的,在感情方面尤为如此,否则古往今来就不会有那么多原配小三的撕逼大战了。

    林慕晴和苏涵谁是原配谁是小三,周铭没办法下这个结论,周铭只知道她们对自己的感情都是一样的。

    苏涵就不用说了,两个人都已经最亲密了;而林慕晴那边,周铭还并没有捅破过窗户纸,不过在港城那边的时候,自己和她的相处方式,就已经很暧昧了,现在她又跑回了内地,在那么多人面前主动拥抱自己,并且到了临阳第一件事情就是处理苏涵和自己的关系,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昨天主动认错的方法只是一种手段,要想真正解决问题,还需要长时间的调教,自己这才是正儿八经的摸着石头过河了。

    而除了林慕晴和苏涵的事情外,最后出门时沈欣突然抱住自己说的那句话,也让周铭心惊肉跳的。

    林慕晴和苏涵对自己的想法周铭清楚,但是这个沈欣,就让周铭感到有些困惑了,要说他们的关系一般吧,在港城的时候,他们又有过一些较为亲密的接触,甚至相互之间还有些挑逗意味的;但要说真有多亲密,他们之间却好像并没有超越朋友的其他表现。

    难道她和林慕晴的关系好,她受了林慕晴的影响,也爱上自己了?

    这个想法让周铭觉得是有些扯淡的,不过有些东西的确没有办法解释的,要不然怎么有句俗语会说‘小姨子的屁股有一半是姐夫的’呢?不就是说姐妹俩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她们的喜好会变得相近,就连喜欢的男人也都差不多呢?林慕晴和沈欣不是姐妹,但关系也能好到那个份上了。

    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沈欣这一次就或许并不是陪她的好姐妹来内地,而是对自己有企图的了……

    周铭摇摇头,决定先不去想这个,怎么说沈欣人长的很漂亮,并不比林慕晴差,另外她这么年轻就能成为港岛财经的首席记者,她的能力干练都是毋庸置疑的,这样一个女人,她能青睐自己就很不错了,要再想她也加入到林慕晴和苏涵的战争中来,还是地下战争,就想太多了。

    周铭想到这里叹了口气:唉!看来自己重生回来以后一切事情都进展的太顺利了,才会让自己有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周铭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穿好衣服起床洗漱,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周铭这边才洗漱好,他的房门就被敲响了,周铭过去打开门,是林慕晴和苏涵一起过来送早餐给他。

    由于昨天临时接到通知,说今天上午省长熊清平会下来慰问港商,因此为了早上讨论事情方便,周铭也留在县委招待所了。

    林慕晴和苏涵进屋马上展开分工,林慕晴还是像在港城的时候一样帮周铭剥鸡蛋,苏涵则把粥吹凉了喂周铭吃。

    这让周铭有些受宠若惊,他左看看林慕晴右看看苏涵,感觉这个情况有些诡异,这两女昨天还吵的那么激烈怎么今天就这么和谐了?难道是她们想通了,觉得哪个手段不行,要在服侍自己上下功夫来软争宠了?

    周铭没办法去搞明白,也不可能去问她们,就只能由着她们自己走一步看一步了。

    吃完了早餐,县委办主任过来请他们去县里开会,商量一下今天接待省长的事宜。

    沈欣这个时候也出了房门,沈欣今天穿着一身小西装,化着淡淡的职业妆,头发高高盘起,很有一种职业女性的干练,但却又不失女性的窈窕。

    周铭向她问好多看了她两眼,周铭并不是没见过沈欣这副装扮,但今天周铭却感觉她好像有点和以往不同了。

    他们一起来到招待所的小型会议厅,不一会县委书记顾平就带着几个县委官员过来了,在这里商量了一下上午接待的具体事宜,到了上午十点钟的时候,顾平的秘书小张过来通知熊清平已经到了临阳,正和市委书记陈达一起往南晖县这里赶来。

    顾平带着周铭和林慕晴她们在门口迎接,队伍同样是论资排辈的,不过无论周铭还是林慕晴沈欣和苏涵,他们都没有官身,但由于他们是省长点名重视的人,因此他们是站在迎接队伍最前面的。

    随着警笛声响起,几辆轿车在警车后面开到了县委大楼门口,省长熊清平走下车子,周铭他们上前迎接,熊清平看着周铭身旁三个姿色各异,或成熟或干练或青春的美女,尤其还知道她们就是投资港商是名记是他的青梅竹马,就算是省长也有些嫉妒: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

    熊清平不管心里怎么想,嘴上还是说:“欢迎港城客商来我荆楚省投资兴业,也欢迎港城的记者同志能多多宣传我们内地的发展情况。”

    林慕晴对此只是点头说客气,但沈欣却直话直说:“熊省长,你或许对我们港城的记者不太了解,我们一般是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就会写什么采访什么,绝对不会故意歪曲事实抹黑什么。”

    熊清平呵呵笑道:“沈记者不愧是港城的著名记者,这个职业素养就是没话说,我也是能信得过的。”

    门口的一番寒暄过后,顾平请熊清平还有其他人一同进了县委的会议室,在这里,顾平略微的介绍了一下县委对乡镇工业园的规划管理,以及针对港商的一些优惠政策。

    熊清平对此作出指示:“林董千里迢迢从港城来我荆楚投资兴业,这本身就是对我荆楚省的最大信任,我们作为荆楚省的党员干部,就应该要对得起人家的这份信任,我们不管在任何方面,都应该给予她们最大的方便,一定要做好所有客商的后勤保障工作,不能让客商怨声载道。”

    顾平马上表态谨遵熊省长指示,林慕晴也表示有了熊省长这句话,她在南晖这里的投资就更放心了。

    这时沈欣突然问:“熊省长,我这里有些可能不那么好回答的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沈记者太客气了,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熊清平回答说,只是他这个时候还没想到,接下来沈欣的问题,会让他终身难忘。

    得到熊清平的答案,沈欣先道了声谢,然后才说:“熊省长,刚才我一直在听你强调,外商来荆楚投资的重要性,也说要尽可能的照顾外商,我想知道熊省长你这么说就是想一味的拉投资吗?如果不是,那熊省长你对经济发展究竟是持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熊清平还真没想到沈欣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这个问题也的确不好回答,熊清平想了一会说:“是这样的,我们省内的经济发展确实落后外地,所以我们才要引进外商投资,是为了让外商来带动我们本地的发展,是为了更直接的学习他们的先进经验。”

    “那可不可以理解为是一种拿来主义?”沈欣又问。

    熊清平点头说:“可以这么理解。”

    熊清平的话才说完,沈欣那边马上就问:“那么我会有些好奇,港商是资本主义的东西,但熊省长你不是党员吗?你这样拿来资本主义的东西,不是和你信仰的理念背道而驰吗?并且我知道前段时间内地才进行过一次很大规模的排外行动,荆楚省也是革命老区,你又如何能保证港商在这里的利益呢?”

    这个问题让熊清平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到了一个路线和体制问题,这可是高压线,一个不小心就是要丢政治前途的大问题。

    熊清平考虑了很久才说:“很抱歉,对于沈记者你说的这些我并没有印象,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到这样的消息的,但我没有听说过什么排外的行动,我们一直都是很欢迎外商来投资的。”

    “刚才我听熊省长的讲话,投资要像韩信点兵一样多多益善,但是不知道熊省长有没有听说过有一个词叫经济过热?”沈欣又问。

    熊清平点头知道,沈欣马上问他:“那么荆楚省本身经济底子并不好,熊省长你现在又一味的强调引进外资,难道熊省长你就不怕引起这里的经济过热吗?还是熊省长就只想着能把外商引进来,只要能把客商留住,其他的就可以一律不管呢?”

    这个问题让熊清平依然感到头疼,但还没等他想好,沈欣马上又抛出了一个让他冒汗的问题:“我也听说因为乡镇工业园的的优惠政策让其他地方的企业感到非常不满,甚至还有消极怠工的情况发生,那么请问熊省长对这些又是如何规划的呢?”

    问到最后沈欣又强调了一句:“请熊省长正面回答!”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