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来自江南的传奇
    (鞠躬感谢“woainibsp;   一石激起千层浪,当陈云飞说出邢先生这个称呼的时候,现场立即响起了一片吸气声。

    在这个信息还不那么发达的年代,普通人对这个称呼或许并没有什么感觉,但今天能坐在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商人不用说,信息就是生命,而那些官员都是各地级市的一把手,信息也是很通畅的,就算他们不知道,跟着他们一起过来的秘书也必须要了解,就连周铭也皱起了眉。

    这位邢先生名叫邢原,是一位在江南省和滨海市乃至首都都享誉盛名的传奇人物。

    周铭是重生的,对这位邢先生也有记忆,只是让周铭不解的是,这个家伙不是一直在江南省倒腾吗?就算是他最疯狂,手握上百亿资金的时候也都没怎么出江南,怎么现在就跑到岭南来了,还参加了这个会议?

    周铭看着他,这个黑黑瘦瘦看起来比农民还农民的人,谁能想到他一个连学都没上过的人,一年居然能赚几十亿呢?

    对于现场的惊讶反应,邢原感到非常受用,他高高扬起了自己的头,先环视了周围一圈,最后才对陈云飞说:“陈省长,如果我刚才的言行有任何不当的地方我可以向你道歉,不过我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

    “并且,”周铭接着说,“今天的这个会议也不是什么报告会,而是一个开放式的讨论会不是吗?既然是开放式的讨论,那我认为我提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就没有什么不对,岭南既然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就更应该具有这种包容态度,陈省长你说呢?”

    如果说邢原之前的话还只是让大家感到意外的话,那么此时邢原的这番话就让大家震惊了。

    在所有人眼里,邢原的这番话实在太嚣张了,要知道对面陈云飞那可是岭南的常务副省长呀!他批评你一句你听着不就是了,不管今天的这个会议究竟是开放式的还是报告会,陈云飞说什么不就是什么?你怎么还能顶嘴,说你要提出你的想法呢?

    大家震惊归震惊,但大家也都这整个会议上,也就只有他能有这个资格的,因为首先他是代表滨海市和江南省过来的人,他自己本身并不在岭南发展,他的公司业务什么的也都没有扩展到岭南这边来,可以说是和这边毫无瓜葛的人。既然没有任何利害冲突,那么他想说话自然就随意一些,想说什么说什么了,陈云飞别说只是常务副省长,就算是省长省委书记,手也伸不到江南那边去。

    正是如此,陈云飞想了一下对邢原说:“不管怎么样,会议纪律是需要保证的,我相信邢先生在来之前也参加过江南和滨海的高级会议吧?”

    邢原笑了笑:“当然,陈省长我刚才也说了,我毕竟没念过书,有些地方做的不好,我向陈省长还有其他所有人道歉。”

    陈云飞恩了一声:“那邢先生刚才所说的陈述事实是什么意思?”

    陈云飞的态度让人惊讶,不过细想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要只是一个普通商人陈云飞还能去找江南那边沟通一下,但邢原这边的公开资产就已经有上十亿了,在这个年代这么一笔钱是连省委书记都坐不住的,邢原和滨海江南的省级领导也多有关系,那边根本不可能对这样的一个巨富做什么的,陈云飞说了不过就是自讨没趣。

    那么与其自讨没趣,就还不如让他说一个痛快好了,至少也还能让这个会议正常的进行下去。

    邢原那边则仿佛根本没想到自己刚才究竟多么惊世骇俗一般,仍然还是那副口气说:“我说的事实很简单,就是我之前的那句话,这位周顾问提出的集资修建高速公路的想法是很好的,但是他的运作却很有问题,尤其是他说他学习国外路政基金管理的经验,投资出去只有四到十个百分点,这太少了。”

    听到周铭被人嘲讽,沈欣马上就不乐意了:“这位邢先生对吧?我是港岛财经的记者沈欣,高回报高风险是常见的金融常识,据我所知目前投资领域如果要尽可能保证收益不亏本的前提下,能做到四到十个百分点就已经是很难得的了,我不明白邢先生为什么会觉得这还少呢?”

    邢原朝沈欣看过去眼睛猛然一亮,然后咧嘴露出了微笑:“我想到我会被人质疑,却没想到会被沈记者这么漂亮迷人的姑娘质疑,我感到非常荣幸。”

    邢原的夸赞还有那个笑容让沈欣打心底感到一种恶心,她冷冷的说:“谢谢邢先生的夸奖,还请邢先生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邢原点点头:“好的,沈记者美女你的问题我当然是要正面回答的,你们会觉得四到十个百分点的投资回报很高,那是因为你的思想都太过保守和局限,没有去接触过其他高回报的事业。”

    “那么不知道邢先生你所说的高回报事业是指?”沈欣问。

    “就是投资到我这里,”邢原很自傲的说,“我在江南省有一家原野公司,其实也是一家实际意义上的股份公司,你知道我从去年到今年,我总共给了我的投资人多少回报吗?”

    邢原问出问题以后故意顿了一下,见所有人都在茫然的摇头,他这才伸出三根手指给出答案道:“是三,但不是百分之三更不是百分之十三,而是百分之三十的利润回报!也就是说,从去年到今年一年多的时间,我的投资人总共给我投资了十亿,我为他们赚到了三亿的利润。”

    这个答案让所有人震惊了,不是这个资金总量有多离谱,十亿资金听起来确实很恐怖,但也只是听起来,但真的找几个很有实力的公司加上银行,也是能凑起来的,就像这一次修连接临阳和南江的高速公路,他们所需要筹措的资金至少也要有十几亿,肯定要比邢原的钱要多。

    另外大家震惊的也不是他开出的回报有多高,事实上在南江股市刚刚兴起,股疯热潮起来的时候,基本上每天都能有这个涨幅,这还是每天,邢原那还要一年多才赚这么多。

    可以说不管资金总量还是回报利润,在大家眼中都不值一提,但这两样加在一起就很了不起了。

    因为但凡有投资经验的人都知道,越大额数目的资金,要想在没有任何重大经济事件的前提下,确保他的收益幅度就越难,也正是因为这样,国际上一般超过十亿的投资,一般都是几个百分点的回报。

    “邢先生是做什么生意的能给你的投资人带来这么高额的回报呢?”沈欣问。

    沈欣的这个问题也是现场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都想问的,在座有很多都是企业家,国外的事情他们或许不清楚,但在国内,尽管这是一个尚未开发的市场,只要投资就很容易能赚钱,还是赚不小的钱,但问题在于也正是市场不没开发,经济的落后,让国内目前的市场承载量很小,投资很容易就饱和了。

    他们在岭南这边也都做了好几年生意了,打破头也想不出究竟有什么市场能承载十个亿的资金还不饱和,还能给出三亿的回报,这简直比印钞票还快呀!

    “很简单,我就是做医院里一次性注射器、医用手套和丝素膏销售的。”邢原回答。

    这个答案让所有人都一下瞪大了眼睛,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邢原,因为邢原给出的答案也太简单了,但更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做这个生意怎么就能做到十个亿上去?

    看着周围其他岭南企业家的眼神,邢原似笑非笑的叹了口气说:“你们很不相信是不是?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只能说你们的脑筋是真的很死板呀!你们也不想想什么东西能快速赚钱的?就是这种一次性的快销品,而且医院是每个人生病都要去的,他的使用情况也是很稳定的,也就是说我所提供的产品能快速销售出去,又能确保一个长期的关系,这样一来我的收益就能保持稳定了。”

    听完邢原的解释,会议室里所有的企业家都愣在了那里,他们还是感到难以置信,他们难以置信的不是邢原的销售渠道,而是这个数额。

    作为岭南企业家,他们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医疗用品的销售,这里面的利润的确很大不假,也的确是需要长期供应的也不错,但关键就在于这个量,仅仅从江南到滨海,就算是这一年多那边爆发了什么疫情,医院天天爆满,只怕也未必能做到十个亿吧?更别说这一年多以来,那边还没什么灾难,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收益呢?

    这是所有人内心深处的疑惑,要是其他地方的生意人或许就要驳斥他了,但岭南省这边的企业家尤其是今天在现场的岭南企业家,基本都见证过周铭带给他们的奇迹,对于现在邢原告诉他们的传奇,他们也就只能归咎于是自己不懂他的套路了。

    邢原环视一圈,看着这些人脸上几乎相同的神色,他说出了自己今天的目的:“所以,大家修高速公路以后的路政基金管理,就不要交给周铭,都交给我来做吧。”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