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邢原的爱好
    周铭和陈云飞并没有在休息室里停留太久的时间,聊完了就离开了,沈欣就在大厅等着他,当周铭来到大厅的时候却立即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看见了邢原在这里,他身后还跟着一对约摸十六七岁的双胞胎姐妹花。

    一般来说,一对双胞胎姐妹只要不是太差,站在一起都是非常养眼的,更别说邢原作为80年代的亿万富翁,对女人肯定是精挑细选的,这对双胞胎姐妹的质量非常高,那一模一样的长相气质和身材,就更棒了,只是周铭现在可没工夫去欣赏这些,因为邢原正在那里纠缠沈欣。

    “沈记者。”

    周铭过去喊了一声,沈欣和邢原回头看见了周铭,邢原立即一脸胜利者的表情对周铭说:“原来是周顾问呀,怎么你还没走吗?你先在那里等一下,这里沈记者正在对我进行一个专访。”

    可沈欣并不配合他,当邢原才说出这句话,沈欣就立即跑回到了周铭身边,丢给他一句:“我的访问完了。”

    啪!

    邢原感觉自己的脸被沈欣的这个举动狠狠扇了一个大耳光,不过邢原毕竟是手握十亿的成功人士,不可能连这点养气功夫都没有的,所以他脸上愤怒的表情一闪即逝,他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对周铭说:“看来沈记者和周顾问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嘛!”

    周铭没兴趣搭理邢原,只应付他一句“我和沈记者是很好的朋友”就要离开,但邢原却并不想就这么分手,他马上拦住周铭说:“周顾问,有空一起吃个饭吗?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还有沈记者也可以一起,是关于这一次高速公路的资金管理的。”

    “难道邢先生不打算和我争这笔钱的管理权了吗?”周铭饶有意味的问。

    “老实说这笔钱不是小钱,我不想放弃,但如果对象是和周顾问的话,也不是一点不能商量的。”邢原说。

    “邢先生这么大方,那我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要不然就显得我太小气了。”周铭说。

    邢原哈哈大笑:“那就看周顾问你自己怎么去理解了。”

    周铭最后还是跟着邢原一起去包厢吃饭了,就像周铭自己说的,邢原那句话已经把他顶到了墙上,如果不去就显得自己太不大方了,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周铭也是自己想去,想听听邢原究竟能说出什么高论来,否则自己就一味的认怂不去,邢原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奈何不了自己。

    邢原带着周铭来到包厢,先点好酒菜,邢原率先倒好一杯酒举杯对周铭说:“周顾问,首先这第一杯酒我得先向你道歉,刚才在会议上我有很多话说的太过分了。”

    周铭则摆摆手说:“邢先生不必自责,都说商场如战场,那么我们既然都上了战场,自然是要全力以赴的,尤其这一次的项目还是至少十几亿的大项目,为了这么个项目,更是要拼尽全力。如果换做是我,我想我恐怕会做的比邢先生你更过分。”

    “原来是这样,看来周顾问也是一个很威武霸气的人嘛!”邢原笑着说,“但不管怎么样,先喝酒是没错的。”

    邢原说着就和周铭先碰了一杯,那对邢原带过来的双胞胎姐妹花也跟着喝了一杯。

    喝完酒,邢原又问周铭:“听说周顾问是在港城发的家,而且周顾问你自己也还说是在港城和沈记者认识的,方便和我说说吗?”

    “这没什么好说的,都是运气好罢了。”周铭敷衍了一句说,“我认为这些事情都无关紧要,邢先生我们还是说点正事吧。”

    “看来周顾问是一个非常主动效率的人,那我也就不和周顾问绕弯子了。”邢原说,“其实我也没有别的什么想法,只是想和周顾问谈合作。”

    周铭挑眉反问:“什么合作?”

    “当然就是关于这一次修路资金的管理合作,”邢原说,“我是江南的传奇,周顾问你是岭南的传奇,我们两个一南一北都是代表了改革开放以来走在经济前沿的人物,电视和报纸上也都是经常拿我们俩来做对比的,所以我认为我们要是互相较劲下去,肯定是都没有好结果的。”

    “那么,”邢原最后说,“与其我们还这么斗下去,倒还不如谈谈合作,一起来分享这块大蛋糕,用周顾问你在这边的影响力,还有我在赚钱方面的头脑,我们一起把这块蛋糕做大,最后不管有多少的收益回报,我们都可以商量一定的比例来分……”

    邢原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我这么说并不是怀疑周顾问你的能力,只是不管是周顾问你还是我,我认为我们单独吃下这么大的一笔资金都要消化一段时间的,要想把利益最大化,最好的方式就是我们之间实现强强联手的合作,周顾问你认为呢?”

    周铭看着邢原,不能不说,江山代有才人出,尽管邢原最后的结果不好,但他能在8090年代交替的时候,拉起一个上百亿公司的架子,他的能力也足以笑傲全国了。

    而他今天对自己说的这番话也是很好说服力的,首先他先把双方都捧了一下,再说出利益分配的问题,每一点都说到了关键上,要换成一般人很有可能就已经被他说服了,但周铭却不会。

    “邢先生提出的方法是很有建设性和诱惑力的,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这个项目给你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个没商量,因为你根本保证不了收益和本金。”周铭说。

    这话让包厢里的几人都是一愣,随后邢原嘲弄的对周铭说:“看来周顾问你已经做出了选择,虽然可惜,但我也只能尊重周顾问你的决定了,不过最后如果这个项目给了我,周顾问你回头再来找我的话,我想我还是能在想办法分给你一点的。”

    邢原说完,他身旁的那对双胞胎马上附和着说道:“对呀,我们邢老板是很大方的,周顾问你不要担心自己一点钱都拿不到。”

    沈欣也帮周铭说话道:“你们就以为你们赢定了吗?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沈记者,我可没有说我就赢定了,”邢原对沈欣说,“我也只是说如果,周顾问也是有机会的,只是这个机会很渺茫就是了,虽然我的关系网都不在这边,但我的头脑还有我的赚钱方法,完全能弥补。”

    说完邢原笑眯眯看着沈记者说:“沈记者我知道你和周顾问的关系很好,但关系再好也是需要看清现实,而不是要一味的盲目跟从。”

    沈欣忽的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邢原,不过沈欣也并没有真的发火,只是冷冷的给邢原丢下一句“去卫生间失陪一下”,然后就不管不顾的走出了房间。

    看着沈欣离开包厢,邢原对周铭说:“周顾问好福气呀,能有沈记者这么一个全心全意为你考虑的女人。”

    周铭笑了一下,没有承认也不否认,邢原也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又对周铭说:“周顾问,你知道我,但你肯定不了解我,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原来是在厂里上班的,但是在那个时候我就明白我不会永远只是个拿死工资的工人,我一定会是踩在几百上千万人之上的人上人!”

    “当然,我并不是那种权力狂,我这个人没别的爱好,就两点,一是赚钱,二是女人,所以我才有了小艳和小冰陪我。”

    邢原说着就向后靠在了椅子上,朝那对双胞胎姐妹勾了勾手指,那对双胞胎姐妹就一左一右靠在了他的怀里,邢原伸手抱住两句青春的娇躯,甚至大胆的在周铭面前把手放在了两个女孩的胸脯上,肆意揉搓着。

    有周铭这个观众,两个女孩的俏脸一下羞的通红,她们想推拒,但面对邢原的坚定,她们也毫无办法,只能默默忍受。

    于是就在周铭面前,邢原给他表演了一出揉奶大戏,开始的时候邢原还只是隔着外衣在揉,但到了后来也不知是他觉得这样不爽还是故意给周铭看的,他都把手伸进女孩的衣服里面去了。

    那种肉与肉的接触,再加上邢原可能是捏到了什么敏感的地方,让两个女孩一下子有了醉人的呻吟。

    就在这出激情大戏即将升温的时候,邢原却突然停了下来,他看着周铭问:“周顾问感觉怎么样?小艳和小冰是艺校的女孩,你别看她们看起来好像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但她们今年已经二十岁了,而且作为从小练舞蹈塑形体的女孩,她们的胸也是很大的。”

    “看来邢先生很懂啊。”周铭说。

    “不能说很懂,只是经历的多了,”邢原说,“我刚才不是说了,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赚钱和女人,赚钱是为了搞女人,搞女人是为了更激励我赚钱。而那些搞艺术,看起来非常高贵的女人,我就是喜欢把她们那高高在上的伪装给撕掉,压在身体下面蹂躏她们,周顾问你不知道那种感觉不要太爽!”

    “曾经我们单位艺术团的副团长,是和我从小就认识的,以前多看不起我,在我没有发迹以前有一次不小心碰了她一下,这个婊子就当众打了我一巴掌,结果后来你猜怎么了?”邢原说,“我现在让她和她女儿一起陪我过夜,那种**的感觉你能体会吗?”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