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你的调教不到位
    (最近事情多,更新不准时小方片感到万分抱歉,但小方片会尽可能做到准时更新的,还请大家能够理解,能继续支持商界大亨,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都可以在留言给小方片,小方片在这里拜谢大家了。)

    周铭看着邢原没有说话,虽然他在自己面前做的很香艳,他所说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也基本可以写成一本专门为手枪而生的限制级小说了。

    对于邢原的经历周铭没有任何怀疑,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传奇,而且但凡能发家致富的,十有**都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主,要不然在后世为什么泡妞约炮最厉害的,往往就是那些脑子最活的业务人员?更别说是在这个年代了,有很多先富起来的人都是钻了政策的空子,胆子大了一点而已。

    相比后世的那些创业者,这个年代的创业者大都是一副草莽气息,有很多干脆就是街边的地痞流氓,比如眼前的这位江南传奇邢先生,据说他在发迹前在他们单位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混子,谁能想到才几年的时间,他就成了手握巨资的江南巨富呢?

    不过尽管他现在已经是亿万富翁了,还是改不了那一副李闯王的匪气作风,什么喜欢把那些学习艺术练舞蹈的艺术女孩的高傲外衣给剥掉狠狠蹂躏,什么把他原来单位艺术团的副团长母女叫来一起玩,现在还在自己面前肆意玩弄这对双胞胎姐妹花……

    还包括他说的他赚钱就是为了搞女人,搞女人就是为了更好的激励他赚钱。

    这些想法不能说不对,毕竟财色是一个男人的基本**嘛,没了这个那还叫男人吗?只是一个有清醒头脑并且成熟理智的企业家,是绝对不会随便说这个话的,那股浓浓的乡村暴发户气息会让人敬而远之。

    “说起来周顾问你可能都不知道,那个婊子第一次陪我的时候还扭扭捏捏在我面前装的和黄花大闺女一样,但婊子终归是婊子,后面你都不知道有多浪,随便一摸那个水就湿了我一手……”

    听着邢原的话说的越来越离谱,后面的内容显然就是要引来河蟹大神对这个书中的世界以及那个叫方片2的造物主造成冲击的时候,周铭急忙打断他的话:“好了邢先生,你们在房间里做的那些少儿不宜的内容就不需要对我详述了,我知道知道你今天对我说这个的目的,还有你请我吃这顿饭的目的又是什么?”

    邢原尽管一身的暴发户气息,但却并不代表他的头脑不清白,他是能分得清轻重的,他的手放开了一直抱着的双胞胎姐妹花,对周铭说:“我说了,我这个人没别的爱好,就两点,一是赚钱,二是搞女人,那么我今天特意请周顾问吃饭也就是基于这两点。”

    “首先就是我刚才和周顾问说的,是关于高速公路资金的事情,周顾问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们还可以接着商量……”

    不等邢原说完,周铭就摇手说:“很抱歉邢先生,这个问题我不认为我们还有任何商量的必要。”

    邢原两手一摊,很遗憾的说:“那好吧,本来我想说我让出一点利益也不是不行的……”

    邢原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本来是准备吊周铭胃口的,但发现周铭没有任何反应以后才只能作罢,他接着说道:“如果说第一个事情是钱的话,那么第二个事情就自然是女人了。”

    邢原一边说着一边又抱住了那对姐妹花,同时问周铭:“不知道周顾问想不想玩玩这对双胞胎姐妹花呢?我可以把她们让给你玩几天哦,周顾问你别看她们被我玩的这样,但其实她们也就只和我一个男人上过床哦,周顾问你能想象那种身下压着两个长相身材都一模一样女人的舒爽吗?”

    “打住!”周铭说,“你究竟想说什么?”

    “那我直说了,其实吧我对那位沈记者一见钟情,我知道那是周顾问你的女人,但我很喜欢,不知道周顾问你能不能给我一个一亲芳泽的机会?”邢原说,“当然我也不会让周顾问你吃亏的,作为补偿,我可以让小艳和小冰这对双胞胎姐妹花陪周顾问你几天,甚至送给周顾问你都可以……”

    邢原的话才说到这里,包厢的门就突然被打开,沈欣气势汹汹的进来端起桌子上的酒就对邢原的脸泼了过去,还指着邢原破口大骂道:“你是什么东西?你把我们女人当成了什么?你简直就是个禽兽不如的人渣!”

    被沈欣泼了一脸的酒,邢原不仅不生气,还故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对沈欣说:“没想到沈记者还挺泼辣,我就是喜欢沈记者这种小辣椒,这玩起来才带劲嘛,要是一味的顺从或者是和玩一具尸体一样的,那不是太没意思了吗?还是要有来有回的才够劲嘛!只是不知道沈记者在床上是不是也这么够劲呢?”

    见邢原这个时候还不忘调戏自己,沈欣气的直哆嗦:“王八蛋,你简直就是个流氓混蛋!”

    邢原哈哈笑了起来:“看来这港城的文明人就是文明人,这骂人怎么越骂越没用杀伤力了呢?我还是觉得禽兽不如的人渣更狠一点,就是不知道沈记者在床上脱光了衣服是不是也这么文明呢?”

    “人渣,我要杀了你!”

    沈欣朝邢原扑过去,不过却被周铭一把抱住了:“欣欣不要冲动。”

    “周铭你放开我,我一定要杀了这个王八蛋!”沈欣很激动的挣扎说。

    邢原在那边笑的很开心:“沈记者我劝你还是听周顾问的好,别那么激动,现在把力气全用完了,待会上床就没劲咯。”

    “欣欣你别激动,你过去吃亏的只能是你。”周铭在沈欣的耳边对她说。

    沈欣这才冷静了下来,的确,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怎么能斗得过一个男人呢?于是她停止了挣扎,转身看着周铭,周铭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见沈欣终于安静了下来,那边邢原说:“这就对了嘛,女人就是还是要乖乖听从男人的安排好了,周顾问你说对不对?”

    周铭点头说:“对没错,自作主张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看来周顾问也很赞同我的话了?还是周顾问你看上了我家的小艳和小冰?想和她们共度良宵呢?”邢原饶有意味的问。

    “小艳和小冰这对双胞胎姐妹花谁不想要呀?只是你让她们和谁上床就和谁上床吗?”周铭问。

    “那当然,要不然我要她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对不对?”

    邢原最后一句话是对那对双胞胎姐妹花说的,还在她们的酥胸上使劲捏了一把,两个女孩只能忍着痛拼命点头。

    邢原炫耀的对周铭说:“周顾问你看到了吧?我这调教的多到位,沈记者那边你还得多加把劲呀!”

    “邢先生你说的太对了,在调教女人这方面我还差的远,欣欣她怎么能拿酒泼你呢?怎么能这样对你发脾气呢?真是太不应该了。”周铭说。

    沈欣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铭,第一时间她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周铭居然会和邢原站到同一战线上去了?难道男人都是那种色胚,是受下半身支配的动物吗?

    “欣欣你好好看着我,看我是怎么做的。”

    那边周铭又说,沈欣咬着嘴唇看着他,就见周铭拿起了桌子上的毛巾上去帮邢原擦脸上的酒,一边擦还一边念叨着太不应该了。

    “就是不应该嘛,女人就想着怎么伺候好男人就行了,其他的要知道那么多干什么?不过周顾问你也别在意,你把沈记者交到我手上你就放心吧,让我干她几晚上,保准让她以后就服服帖帖的了。”邢原说。

    “看来邢先生对付女人还真是有一手啊!”周铭还是微笑着说。

    沈欣瞪直了眼睛,不是因为周铭所说的话,而是她看到了周铭慢慢把毛巾裹在手上,趁着邢原不注意的时候摸向了一边的酒瓶。

    然后就听砰的一声响,酒瓶被狠狠砸碎在了邢原的脑袋上,邢原被这一下直接砸蒙了,浑身使不上一点力气,只能瞪着眼睛看着周铭。

    但周铭还是那副受教抱歉的样子,周铭抱着邢原的脑袋说:“真的,欣欣太不应该了,她怎么能拿酒泼你呢?要是硫酸不就好了吗?还有和邢先生你这种人发火也真是不值当,要么就直接上手打残嘛!在你脑袋上开几个洞出来,那不比说什么话都有用吗?邢先生你说呢?”

    听着周铭用一副万分抱歉的语气说着这些话,直让邢原感到一种发自灵魂的寒意,邢原不怕那种对他大吼大叫拍桌子的人,但就怕周铭这种冷不丁给他来一下狠招的人。

    紧接着周铭惊讶道:“呀!邢先生你流血了,来来来,不要紧的,我给你敷敷,多敷敷就好了。”

    “对了邢先生你不是把你的小艳和小冰调教的很好吗?那要不让她们帮你报个警,叫个救护车,要不然我担心你会有生命危险呀,邢先生你说呢?”周铭好心好意的问。

    看着眼前周铭的笑脸,邢原感到一种恐惧,仿佛那就是恶魔的微笑一样。

    邢原拼命全力的挥动着手臂道:“报警快报警!快打电话给我叫救护车!”

    可那对双胞胎姐妹这个时候已经被吓傻了,她们只是呆呆的看着顺着邢原的脸留下来的猩红鲜血,哪里敢有动作。

    这个情况让周铭微微一笑:“看来邢先生你的调教也并不是那么到位嘛!还是看我的。”

    说着周铭扭头对沈欣说:“沈记者,帮我们的邢先生叫个救护车吧。”

    沈欣毕竟是做记者的,尽管只是财经记者,但心理素质也不是那对玩物姐妹花所能比的,她听周铭这么说,马上嫣然一笑的拿出大哥大说:“好的周先生,奴家这就做。”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