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让他说个够
    在九点差一刻的时候,周铭和曹建宁陈达这些参加会议的人一起走进会议室。

    和几天前的会议一样,今天的会议仍然是由陈云飞主持的,到了九点多几分钟的时候,岭南常务副省长南江市委书记市长陈云飞和白云市委书记黄南一起走进会议室。

    当这两位重量级人物入场,整个会议室的目光立即被吸引了过去,这不仅是他们本身的身份,更重要的是之前有来自江南的传奇邢原来这里砸了场子,要公然从周铭手里抢项目,还把周铭的想法给批判了一通,他们都想知道陈云飞会有什么想法。

    但最终的结果是让他们感到很失望的,不论是之前的周铭,还是现在的陈云飞和黄南,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就好像之前的事情完全只是一场梦境一般。

    是他们真的那么胸有成竹?还是这只是他们做出来的样子?所有人都在猜测。

    就这样,在现场所有人这样的想法中,今天的会议开始了,还是和上次会议一样,这次仍然由陈云飞主持召开,他先说了一通开场白,内容很普通,就只是强调了一下高速公路建设是改革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建设对岭南和荆楚两省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加强两省的经济文化交流这些。

    “以往高速公路的建设都是国家大包大揽,但高速公路的修建所需要的资金非常巨大,从东北和江南的情况来看,这种方法会给地方财政带来很大压力,而现在这种各个地方都需要用钱的时候,政府财政根本负担不起。不过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既然财政负担不起,我们就只能另辟蹊径,通过民间的集资借贷来实现,到目前为止这样的方法已经为我们这条高速公路筹集到了足够的资金,”

    陈云飞接着说:“不过仅仅这样还是不够的,因为按照最初的设想,为了能偿还修路资金,这条高速公路是要设收费站向来往的车辆收费的,还会要成立路政管理公司来管理这笔钱。”

    陈云飞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他环视了会议室一圈说:“在座的各位很多都是我们国内的商界精英,那么如何管理好这笔钱,才能让我们的这个规划更完善,还希望大家能踊跃发言提意见和建议。”

    陈云飞的话音才落,下面就立即有人举起了手,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邢原,陈云飞对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就请来自江南的邢先生先说吧。”

    邢原这才拿起话筒说:“首先我很感谢陈省长给我这次发言的机会,我知道这是修建连接荆楚省和岭南省高速公路的会议,我虽然只是江南省过来学习经验的商人,但我认为我有想法还是要说出来讨论一下的。”

    陈云飞点头说:“邢先生不必有任何顾虑,我们岭南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本身就是有很强包容性的,同时今天的这个会议也就是一个讨论会议,就是需要大家开动脑筋尽可能的集思广益,才能让我们的这个项目更加完善,也都是为人民服务嘛!邢先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邢原又对陈云飞道了声谢这才进入正题道:“这一次由政府牵头联合银行和民间企业一起修建高速公路的做法是一次很好的尝试,这个本身没有任何的问题,但关键就在于后续路政基金的管理上。”

    “改革开放以来什么最重要?没有别的,就是两个字,资金,我这当然不是唯金钱至上理论,更不是拜金主义,但我可以理解,我们国家之所以要进行改革开放,国家领导人之所以要划出经济特区,就是因为看到了我们国家过去的贫困,只有我们一心一意发展经济创造了更多的财富,才能让我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邢原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扯远了,回到我们高速公路的项目上来。”

    “高速公路不论是修建还是以后的保养,都是需要花费大量金钱的,尽管这一次由政府牵头筹集了大笔资金,但这是远远不够的,或者说我们不能让这笔钱只出不进。”

    邢原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了:“做生意的人都有一个意识,那就是一个事情只要不赚钱,那就是亏钱,现在的路政基金也是一样,我们不能只一味的往里面投钱,那样做只能是去填一个永远没有办法填满的无底洞,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要让这笔钱尽可能的活起来,要让这笔钱去赚更多的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证用路政基金去养护高速公路,让整个系统实现一个良性的循环。”

    几个和邢原走得近的老板马上鼓掌,为邢原带起了一片掌声,邢原微笑着向他们点头致意。

    邢原随后接着说:“我知道我的提议并不新鲜,这就是之前南江发展顾问周铭所提出来的设想,我认为这个设想是很好的,但可惜的是周顾问的眼界终究还是太窄了,居然只能给出四到十个百分点的收益,我真的不明白这笔钱能干什么?据我所知就连现在的国库券都有十几个点的收入了。”

    邢原说到这里呵呵笑了一下:“当然或许周顾问他有其他的考虑,或者我也知道国外有一种叫管理费的东西,周顾问一直在效仿国外的东西,也可能是模仿了这个套路的。”

    这句话让现场一片哗然,因为邢原这么说显然就是在指责周铭是能给出高收益,是他自己私吞了那笔钱。

    “你这根本是没有任何证据的诽谤!”沈欣忍不住站起来对邢原说。

    “诽谤?”邢原摇手说,“沈记者你错了,我个人是很信任周顾问的人品的,我也相信他不会做这个事情,但是路政基金这么一大笔钱,我认为还是要慎重点好。”

    “你……”

    沈欣还想说什么,但周铭却拉了她一下:“沈记者用不着动怒,既然他想说,你就让他说个够。”

    周铭还对沈欣眨了一下眼睛,沈欣这才乖乖的坐下来了。

    好你个周铭,你很能忍吗?我倒要看看你装鸵鸟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邢原这么想着,他接着说道:“不管周顾问的人品好与不好,我们都不能把这么一大笔钱去赌一个人的人品,那样就成了人治了,更别说周顾问的水平和眼界或许有些下降,只能创造这么低的收益,我认为路政基金要想发展壮大,就必须创造更高的收益,而我就能为路政基金带来这个收益!”

    “那邢先生你能给出多少收益?”下面有人很配合的问。

    听到下面有人这么配合,邢原非常高兴,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故意装傻的问:“上一次我说的是多少收益来着?”

    “三十个点。”又有人回答说。

    “是三十个点吗?”邢原叹了口气说,“看来我来到岭南和周顾问认识了以后,我的水平也被拉低了,三十个点还是太低了嘛,我认为至少也要四十个点的收益才行。”

    邢原轻巧的声音却如同在会议室里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把所有人都一下给炸蒙了,整个会议室都向邢原投去了不可思议的目光。

    不过这也不怪大家会有这样的反应,四十个点或许听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加上一个十亿的前缀,那么这四十个点的收益就是四个亿呀!如果这笔钱不动再投到明年的话,那么只需要两年时间,就基本能赚一个十亿回来了,这个速度无疑是比印钞厂印钞的速度还快的,也更是每一个生意人梦寐以求的。

    可是……这真能兑现吗?

    邢原能猜出大家心里的疑虑,他说:“周顾问所关注的领域在资本市场,所以他的收益就只能有那么多,但我不一样,我做的就是那种快进快出的快销品,所以我的资金流动和回笼速度都相当快。”

    “我知道我这么说大家心里可能还没有一个概念,那么我再给大家说说吧,”邢原说,“我的公司从去年到今年,一共支付了我的投资人五个亿的利润,都是按时交付的,绝无拖欠,我还因此成了江南的明星企业家,给省里和国家贡献了很多的税收,这些都是有凭有据可以查的到的。”

    “我也知道大家还会有一点难以抉择,是因为大家和周顾问的关系都很好,平时也有很大的生意往来,但生意就是生意,有时候是要和人情分开的。都说良禽择木而栖,在路政基金的管理上,不管大家是为了这个项目能更好发展还是为了自己,我认为都应该去选择更好的。”

    邢原说完又对周铭说:“周顾问,我这么说没有是要故意为难你的意思,我只是有一说一,还希望周顾问不要再那么固执的死不放手了。”

    随着邢原的话,整个会议室的目光全集中到了周铭身上。

    周铭避无可避,只好说道:“其实我是不想说什么的,尤其是对这个事情,但邢先生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只好给你一个答案了。”

    周铭一字一顿的坚定说:“我不是一个会死抓着钱不放的人,如果这笔路政基金有更好的用处,我会放手,但是邢先生你,很抱歉,我是怎么都不会让给你的!”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