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简单的庞氏骗局
    (鞠躬感谢“小林你好野”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会议室里突然一阵诡异的沉默,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周铭和邢原这两个人身上。

    其实不管是周铭的态度还是邢原的要求,都是大家意料之中的,对高速公路这么一大笔钱,没有人会不动心,更不会有人放手,哪怕这笔钱不可能贪污,但有了十多亿的资金,想干什么干不了?然而尽管俩人的态度都是意料之中的,但事情发展到现在,还是让所有人感到始料未及。

    白云市委书记黄南看了陈云飞一眼,发现陈云飞坐在那里如同老僧入定了一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好像刚才周铭和邢原的话他都没有听到一般。

    别人或许都没注意到,但黄南却知道,事情能发展到现在这个情况,完全都是陈云飞所纵容的。

    毕竟来说,陈云飞也是岭南的常务副省长,今天会议的主持,如果他真不想看到邢原在这里得瑟的话,他完全有理由不让他说话,相信也不会有人有任何意见。可他现在的做法,根本就是放任邢原在这个会议上胡作非为,哪怕他的话已经超出了会议的范围,已经让这个会议变得很羞耻了,陈云飞也都装作没听到。

    那边邢原哈哈大笑起来,他对周铭说:“周顾问呀周顾问,我现在发现你这个人还真的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呀!你说你不放手,你不把这笔路政基金让给我,你就能做得到了吗?你也好好动脑子想一想,你拿什么来守住这笔钱?我能给出四十个点的收益,你行吗?”

    周铭轻轻的摇头:“我还是上次那句话,如果是在正当的经济环境和合法的经营策略下,你根本给不出这个回报。”

    邢原两手一摊,对所有人说:“大家都看到了吧,我对周顾问的评价一点问题都没有,他到现在居然还在说这个事情,他这不是拿自己当傻子在搞,就是以为他只要堵上耳朵,我们大家就会和他的想法一样了,那不就是一只只会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吗?”

    “周顾问,我知道你建设了南江的股票市场,还解决了最大的一次股票危机,但这却并不意味着你就是国内金融领域的第一人了,江山代有才人出,还有很多金融手段是你闻所未闻的,像你现在咋么一副拒绝的态度,我看你早晚会被时代给淘汰哦!”邢原说。

    “多谢邢先生关心,不过我想奉劝邢先生一句,邢先生你与其这么担心我,还不如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周铭刻意对邢原强调道,“就邢先生你的那种经营方式,有一天是要被枪毙的。”

    邢原浑身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听周铭刚才的话就好像真的有枪在指着他一样,不过随后邢原就反应了过来,他恼羞成怒的对周铭说:“周顾问你就会说这个吓唬我么?有本事你现在就报警来抓我啊?我吓大的?”

    周铭微微一笑:“如你所愿。”

    随着周铭的话音落下,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然后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警冲了进来,迅速的控制了局面。

    会议室里包括邢原在内的人全都愣住了,他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那武警手上黑洞洞的枪口,还有这些当兵的身上那肃杀的气势,都明确的告诉他们都不要乱动。

    最后一个高级警官带着人走了进来,他进来先对陈云飞和黄南敬了个礼,然后对邢原亮出一份逮捕令说:“我是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副局长,邢原你在江南省实施经济犯罪的事实已被查明,请你务必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看到自己的逮捕令,邢原当时就愣住了,不过随后他就把头转向周铭那边,指着周铭恶狠狠道:“周铭,都是你这个家伙搞的鬼对不对?我跟你拼了!”

    邢原说着就要搬凳子去砸周铭,不过他身后的武警战士早有准备,他才有动作,两个武警战士立即出手将他摁在了桌子上,他的脑袋砸在桌子发出砰的一声响。

    这一声响让周铭都替他感到疼,担心他的脑袋会不会真的被撞傻了,不过邢原显然并没有这个担心,他还是恨恨的对周铭说:“我不服,周铭你这个王八蛋,你自己在商业上没本事,就知道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你以为你能指挥得动公安部的人很了不起吗?我告诉你,你在我眼里就是一坨屎!等我出来我一定要弄死你!”

    “出来?我看你没这个机会了。”周铭说。

    “我是江南省正正经经的商人,我手里还有十亿的资金,国家不可能不管的,而且我相信你周铭能遮瞒得了一时,你不可能遮瞒全国的人!”邢原说。

    “看来你还是不知道你犯的罪了。”周铭遗憾的摇头说。

    “我犯你妈b的罪!这就是周铭你个狗杂种诬陷我的!我……”

    邢原对周铭破口大骂,不过他的叫骂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周铭上手就揉起一个本子塞进了他嘴里。

    “陈省长,我想在这里揭露邢原的经济骗局可以吗?”周铭转头问陈云飞。

    陈云飞点头说:“可以,把骗局揭露了以后也可以给大家都提一个醒。”

    周铭对陈云飞道了一声谢,这才转头回来对大家说:“我知道你们大家这个时候心里都在为邢原鸣不平,都觉得是我在刻意用关系对他进行打击报复,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我没有,我只是向中央举报了他的犯罪事实而已,那么接下来,我就会告诉大家,邢原的这个投资骗局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其实邢原的这个骗局并不高明,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庞氏骗局,”周铭说,“所谓庞氏骗局,简单来说就是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投资的一种骗术,这在我们国内又叫拆东墙补西墙和空手套白狼。你们听他说的回报很高,那不过就是说给你们听的,实际这个回报是根本不存在的,包括他原来在江南省的那些回报,其实都不存在。”

    周铭的这句话就像一块石头被投进了湖水当中一般,立即荡起了一片水花,让现场喧嚣声四起:“怎么会这样?那么多钱难道都是假的吗?他不是都已经给出了利息,这些利息也是在国家税务部门上了税的,都是能查到单据的,这也能是假的吗?”

    面对大家的疑惑,周铭说:“我知道大家不相信,就请听我给你们慢慢讲。”

    “你们知道今天为什么中央会派人下来抓邢原吗?就是因为公安部的调查组已经查到了邢原在江南省和滨海市那边,根本没有做任何生意,他所说的一次性医疗用品生意这些,这一年以来他连一个针头都没有买过!”

    这一次周铭不等其他人质疑,就主动说道:“他没有做生意,但他去年一年也的确给他的投资者支付了五个亿的回报,你们或许会认为这很矛盾,但我并不认为这有多矛盾,因为如果让我来操作的话,别说五亿,就算是六七八亿,我也能给的出来。”

    有人终于反应了过来:“周铭你是说他是拿投资者的本金来偿还的这个利息?”

    “你可以这么理解。”周铭说。

    “那如果有人要连同本金和利息一起取走怎么办?”又有人问。

    周铭不答反问他:“如果是你,你知道你的钱放在这里能定期拿非常高额的利息,你是会取走还是放在这里让他继续生钱?”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非常明显的,肯定不会取走,要是贪婪一些甚至还会把利息也继续投资进去利滚利。

    “其实我想说的是,取走与继续投资都没所谓,只要他把这个势给造起来,得到了新的投资,那么老的那一批投资连本带利他就可以都还了,而且他还了老投资,还可以让他的信誉更加飙升一个台阶,会让大家更认为他真的很会赚钱,会变本加厉的把钱投资到他那里去,让他的雪球越滚越大。”

    说到这里,周铭故意顿了一下,见大家谁都没有说话的意思,周铭才摊开两手接着说道:“在座各位都是岭南商界的翘楚,相信后面的话不用我多说大家心里就都有数了,用新投资还老投资,这样的方法的确可以让他在短时间内财富成几何方式增长,所以他才会在短短几年间,从一个街头混子,摇身一变成为亿万富翁。”

    “不过由于他实际上没有在做任何生意,也就是说他的钱都是只出不进的,那么只要有一天没有新投资进来,那么他的这个骗局就到了破产的时刻。”周铭说。

    “周……周顾问,那您的意思是说,他这一次来岭南打路政基金的主意,也是一个骗局吗?”下面有人提问。

    虽然这个人问的小心翼翼,但周铭还是没好气的说:“都是做生意的人,高回报等于高风险这么浅显的道理你都不懂吗?也请你好好动脑子想想,你知道什么项目真的能容纳的了十多亿的资金,还能有超过四十个百分点的高额回报吗?如果有,请你马上联系我。”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