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暂时不动
    “周顾问,能告诉我你是站在哪边的吗?”

    临出门前,邢原突然向周铭问出这个问题,周铭回答他说:“我就是站在我自己这边的。”

    邢原还想问什么,不过周铭却先说到:“好了你不要问那么多,你就好好交待你自己的犯罪事实就可以了,你现在的数额枪毙不会,而且检察院还会根据你的认罪态度给你适当减刑的,我只能告诉你的是,有些盖子现在还不到揭的时候,如果你想戴罪立功,就好好把一些东西在脑子里整理好,我会再来找你的。”

    邢原默默的点头:“我明白了,我会做的。”

    周铭微笑一下,伸手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你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选择的。”

    随后周铭就离开了房间,下楼来到一楼大堂,沈欣等在这里,由于邢原是十亿巨额非法集资案的主谋,因此他是被秘密单独关押的,周铭是得到了特许才能进去的,但沈欣就很难办了,尤其她还有一个港城记者的身份,这个身份在国内是非常敏感的,她就只能在下面等着了。

    见周铭出来,沈欣马上关心的上前问他:“怎么样了?”

    “一切都非常顺利,”周铭说,“邢原会老实交待他所有的犯罪事实,他也明白什么是该说什么是不该说的。”

    沈欣虽然一向都对周铭是非常有信心的,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是长出了一口气。

    周铭见沈欣这个样子不免有些好笑道:“怎么沈记者对我这么没信心呀?”

    “不是没信心,只是我觉得邢原会应该和我有着同样的疑惑,为什么你这个家伙,会只让他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其他的不让多说,像这种涉案金额高达十亿的非法集资案,肯定能牵出很大一个案子来,后面肯定还会有很多很精彩的内幕。”沈欣说。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不让他说呀!”周铭叹息道。

    “这是为什么?”沈欣很惊讶的问,她完全不明白周铭的逻辑。

    周铭给她解释说:“很简单,如果这一次邢原的涉案金额是一百亿,那我会毫不犹豫的让他把所有事实全给抖落出来,把那些幕后黑手和给他开路为他保驾护航的贪官们一个不落的全给挖出来,曝他一个惊天大案,但他现在只有十亿,就有点难办了。”

    沈欣若有所思的点头说:“我明白了,周铭你是觉得十亿这个金额还不够大,不足以真正扳倒那些幕后大官吗?”

    “就是这样,十亿这个数字听起来很大,但有时候权力这个东西更难办,现在邢原非法集资也正在热火朝天,还远没有造成多恶劣的影响,很难真的拿有些人怎么样。”周铭说。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周铭你现在不过是把邢原这颗棋子给隐藏起来,早晚会有派上用场的时候对吗?”沈欣说。

    周铭惊讶的看着她:“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我觉得周铭你就是一位驰骋沙场的元帅,你在指挥一场巨大的会战,而这一次对邢原的胜利只不过是这场大会战当中的一部分而已。”

    沈欣说这话是完全发自内心的,她甚至回想起了五天前周铭在云天酒店的那一幕。

    那一天是邢原对周铭难,可无论邢原是如何讥讽周铭,周铭都岿然不动,直到最后,周铭突然发难,公安部警官和武警如神兵天降般进来将邢原制服带走。

    这一幕一幕,在沈欣看来就是最完美的电影,而周铭就是电影的主角,沈欣从背后看去,她感觉周铭仿若一个运筹帷幄的将军,他将一切都算死了,邢原不管怎么跳最终都会败在周铭的手里。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自信,那天在邢原被武警带走以后,周铭才没有像邢原一样得瑟,他只是继续讨论高速公路的事情,完全不去谈邢原那边的事情,仿佛那个事情只是一场梦境一般,这样的冷静这样的风度,在沈欣看来,就是那些在战场上面对千军万马岿然不乱的将军,才是真正的男人!

    沈欣的称赞倒是让周铭感到有点不好意思:“还什么驰骋沙场的元帅,只是大会战当中的一部分都说出来了,那如果我要告诉你我当时其实并没想那么多,你不会失望死?”

    “那不会,反正我是这么想的就行了,我管你是怎么想的。”沈欣摆出一副耍赖的架势说。

    周铭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好!够霸气!”

    随后周铭和沈欣就一同离开了酒店,门口有一辆挂着岭南省委牌照的车子正在这里等着他,周铭和沈欣上车,车子启动直奔云天酒店过去。

    首先之所以坐岭南省委的车过来,只是为了来这种重要的地方避嫌,另一方面,今天也是楚岭高速公路路政管理公司正式成立的日子,周铭作为整个高速公路项目的提出和实施者,必然是要参加的。

    到了云天酒店周铭和沈欣下车,现在还没有到仪式开始的时间,不过云天酒店上面已经挂满了条幅,上面写着的都是各个单位祝贺公司成立,门口的红地毯还有花门也已经准备好了。甚至在不远处的路边,还停着两辆满载着烟花和鞭炮的卡车。

    光从这些情况来看,就不难看出今天这个成立仪式的盛大,不过也难怪,这不管怎么说也是全国第一条真正走商业化道路的高速公路,是开了全国先河的,民间集资十多亿,不管是对岭南对荆楚乃至对整个国家,都是非常有借鉴意义的,不能不大,也不怪连邢原在看到以后都想要来分一杯羹了。

    邢原的出现只是一个小插曲,尽管给周铭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总的来说问题并不大,没有给高速公路的项目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

    “周铭你来的挺早嘛!邢原那边的事情结束了?”

    突然耳边传来了声音,周铭转头过去,只见曹建宁和几个白云市的企业家一起走了过来,那几个企业家也热情的向周铭打招呼。

    周铭对其他人点头致意,然后回答曹建宁说:“我不就是去协助调查嘛,又不是别的事情,当然很快就过来了,毕竟对我来说眼下高速公路的项目才是我最关心的,总不能把这边的事情给耽搁了吧?”

    “那倒是。”曹建宁点头说,“不过我的意思是说周顾问看来对付犯罪分子也很有一手嘛,我可是听说周顾问一出手,那之前还很嘴硬的邢原立马就什么都交待了。”

    “曹总的消息真灵通,不过邢原也本来就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今天从经济的角度给他剖析了一遍,他也明白自己罪无可恕,就只能招了。”周铭说。

    “所以我就说嘛,周铭这家伙就是万能的,干什么都行,现在连警察的活都抢了。”

    曹建宁说着,和其他几个企业家一同笑了起来,大家一起调笑了一阵,曹建宁支开那几个企业家,把周铭带到一边问:“周铭,那个事情怎么样了?”

    只有自己和曹建宁两个人,周铭就不和曹建宁打官腔了,周铭如实说:“曹总你放心吧,邢原那边我已经稳住了,他知道自己现在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

    “可是周铭你这么说了,你觉得邢原会不会认为我们是那边的人,是要封他嘴的?”曹建宁又问。

    “邢原已经问过我这个问题了,我也很明白的告诉他,我只是站在自己这边,我要他这么做也是又我自己考虑的,之余他要怎么想是他的事,反正他最后能按照我的布置去做就行了,邢原这个人很聪明,他知道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周铭说。

    曹建宁轻轻点头:“这个我信,不管邢原是犯法还是怎么,他总是拉起了十亿的架子,能骗到十亿的人,也不可能会蠢到哪里去。”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很放心。”周铭想了一下又说,“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曹总你最好还是跟进一下。”

    “我会的。”曹建宁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云天酒店的人变得越来越多,包括岭南和荆楚的企业家,还有全国以及国外的记者朋友,到了下午三点,仪式正式开始。

    相比之前的会议,今天的成立仪式就更重要了,岭南和荆楚两省的省长都亲自过来出席了,首先就是由两位省长为仪式致辞,内容同样是表彰高速公路的划时代意义,并在这里为高速公路管理公司做见证,然后是才是周铭代表企业家上台演讲。

    两位省长的发言时间都不长,周铭也只是草草讲了几句话而已。

    仪式的最后,是两位省长为这个路政管理公司揭牌,再是周铭被受聘为公司的总裁,负责公司的主要业务。

    拿到聘书,周铭拿着话筒对所有人讲道:“我不想讲什么这不是荣誉是责任的话,因为这是明摆着的,我想说的是,既然我成为了公司的总裁,我就不光是要把路修好,我更要让这条楚岭高速成为全国高速的标兵,让我们这条路不管是保养还是别的,拜年无忧!”

    周铭的话音落下,现场立即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还有那记者不断对着周铭拍照的相机咔嚓声。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