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总裁,我要投资
    整个路政管理公司的成立仪式进行的非常顺利,一切都是按照标准流程在走,包括最后周铭受聘为公司总裁以后的宣言,其实也都是很公式化的,但由于这个事情本身就是在高速公路修建方面的一种创新尝试,再加上有岭南和荆楚两个省长的亲自出席,全国媒体的大肆宣传,直接给这个事情赋予了一种划时代的意义。

    “要想富先修路的观念已经逐渐被人们所认可,但要修路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在政府财政吃紧,要想一次性拿出十几亿根本不可能。那么在这个时候,探索出这条民间集资修路的方法,会很好的解决未来修路难的问题;再加上统一质量标准分段施工的方式,能极大的提高工程速度,我们可以预见,这种方式一旦获得成功,必将会加快全国的发展步伐,让我们进入高速时代……”

    电视里,新闻在不厌其烦的播放着关于楚岭高速和管理公司的意义,尽管今天已经是公司成立以后的一个礼拜了。

    周铭躺在床上发呆,突然一只粉臂伸过来给周铭嘴里塞了颗葡萄,这不是沈欣还能是谁。

    沈欣此时像小猫一样慵懒的依偎在周铭怀里,睁着一双大眼睛问周铭:“这个关于楚岭高速的新闻有什么问题吗?看你这样。”

    “有问题的不是这个新闻,是下一条。”周铭说。

    沈欣朝电视看过去,上面正在播放一条江南省的新闻:“日前,泽溪特大非法集资案的主要嫌疑人邢原已被押回泽溪,泽溪市检察院将会择日提起公诉。目前泽溪特大非法集资案各项款项的追缴工作仍在继续……”

    听到这里周铭就没往下听了,周铭对沈欣说:“只有邢原和赃款的消息,都几乎没有什么重要官员因此遭到处分,这个方式有点太平静了,平静到让人匪夷所思,就像是把这颗定时炸弹埋的更深了一样,真不知道到了爆炸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沈欣点点头,自从半个月前邢原被抓以后,周铭就一直在关注这方面的新闻,知道全国都在说这个事情,但基本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直到前几天邢原被押回泽溪受审,都没有真正意义上处分哪一个要害官员的。

    “的确是这样,”沈欣说,“不过周铭你不是说这颗定时炸弹埋得越久,将来你要用到的时候杀伤力就越强吗?”

    “就怕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呀!”周铭叹口气说。

    沈欣用力的挥舞着小粉拳说:“不,我相信周铭你一定能驾驭好的!”

    周铭捏了一下沈欣的琼鼻说:“我自己都没把握,反倒你这么有信心了。”

    周铭和沈欣在房间里调笑了一下就起床出门了,今天在云天酒店还有一个会要开。

    事实上在路政管理公司成立以后他天天都在开会,毕竟当初只是成立了路政管理公司,那个时候钱还没有到账,周铭可没兴趣去做一个皮包公司的总裁,所以周铭必须要天天开会催他们尽快把钱到位,也要给他们讲路政管理公司未来的投资策略。

    当周铭赶到云天酒店的时候,其他投资人都已经到了,相比半个月前的会议,现在的会议就没有政府官员参加了,所有来参加会议的,都是商人。

    由于是路政管理公司内部的会议,也没有政府官员在场,会议就不需要那么一板一眼了。

    周铭走上台说:“各位岭南的投资人你们好,今天我又来到了这里,我想说的内容估计经过这几天的会议,你们也听的要吐了,不过你们吐也好还是有其他想法也罢,我还是要说,现在路政管理公司已经成立一个礼拜了,但是你们的资金却迟迟没有到位,这让公司的投资计划很难开展呀!”

    周铭的话才说完,下面立马有人说道:“周总裁,我们知道你很难做,可你也要体谅我们呀,我们都是做实业的,又不像邢原那样是非法集资来的,总是需要有一个周转的过程,不可能是说拿就能拿出来的。”

    有人带了头,其他人也附和道:“就是啊,而且周总裁你总说做投资,你究竟是做什么投资?你的投资计划我们也都不知道,我们怎么敢随意投钱进来,万一要再碰上邢原那样的事情,那不是打水漂吗?”

    周铭做手势让大家安静:“大家稍安勿躁,我知道你们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顾虑,这很正常,毕竟那都是大家辛辛苦苦创业得来的钱,不过我今天来就是要打消你们的顾虑!”

    面对周铭坚定的态度,下面的人都是一愣,周铭不给他们思考的时间,接着说道:“今天我给大家带来了我第一期的投资计划书,之所以这被称为是第一期,是因为我知道你们都有顾虑,或者你们的资金也确实周转不过来,所以我打算把我们的路政基金,分成几个基金项目来做。”

    “这第一期的基金项目,我计划至少需要吸纳一个亿的资金,我会按比例分别投入到国库券、股市还有一些高风险的投资项目上。”

    见所有人听的都是一头雾水,周铭接着解释说:“这笔资金我计划会主要投入到国库券的购买和持有上,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对国库券这个东西并不陌生,简单来说就是国家借的钱,一般不会有任何信誉问题,是肯定能拿到本息的,我计划这次持有的是五年限的国库券,预计能拿到十五个点的息。”

    周铭说完,下面马上有人问道:“那就是说周总裁你这第一期的投资计划,能保证有十五个点的利息了?”

    “不,我最多只保证六个点的息。”周铭说。

    这个答案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下面的人都愣愣的看着周铭问:“为什么是六个点,不是国库券有十五个点的息吗?难道其他的人工费用这么高吗?”

    “这是一种组合的投资方式,我虽然主要的投资点在国库券上,但我却并不是把全部的钱都投在国库券上面的,因为国库券的利息太固定了,哪怕有十五个点的年利,我仍然觉得太低了,既然我要帮大家赚钱,我就有必要再去投资一些高回报的项目。”

    周铭说:“不过大家都是生意人,你们也应该明白,高回报往往伴随着的就是高风险,而我做组合投资,需要做的就是把最坏的可能先计算进去告诉大家,就算我的其他投资都亏损了,我依然能够给大家一年六个点的收益,当然如果你们有需要,我也可以直接联系银行,让他们卖国库券给你们,那样你们就可以享受每年十五个点的利息了。”

    下面的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作何回答,好半天以后才有人提问:“那既然六个点是最少的,如果你的风险投资都成功了呢?那可以赚多少?”

    “这个我不能打包票,不过按照最乐观的计算,预计能给出21到22个点的样子。”周铭回答。

    “周铭你这种投资方式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那不是港城那边一种保本基金的投资方式吗?”下面突然有人说话道。

    周铭微笑对他说:“看来咱们岭南生意人对港城那边的情况也很了解,并不是一无所知嘛!你说对了,我这就是保本基金的投资方式,因为这笔钱并不是真正用来投资的,而是随时要拿给高速公路用的,所以只能涨不能跌,必须用保本基金的投资模式。”

    “可是我听说这种保本基金不是港城那边的商业机密吗?我们这样拿来用了,会不会引起什么涉外纠纷呀?”那人又问。

    这个问题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毕竟要真有了涉外纠纷,解决起来也是很麻烦的。

    这一次不等周铭回答,沈欣就先站起来对大家说:“我认为这个问题你们根本不需要担心,且不说这种投资方式本身就不可能去申请专利,申请专利的只能是具体的投资公式,就算周铭用了港城那边的投资公式,也完全不用担心那边的反应。”

    “这是为什么呢?”沈欣的回答让大家全都蒙了。

    “如果大家对港城金融有所了解的话,那么就应该还记得,保本基金的组合投资方法是去年港城股灾以后由金名基金公司最先推出来的,我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吗?”沈欣说。

    沈欣这话乍听起来有点莫名其妙,好像根本没有回答一样,但还是有人听出了重点:“沈记者,你是说金名公司吗?”

    一言惊醒梦中人,这句话才让大家猛的想到,金名基金公司这个金名加起来不就是周铭的铭字吗?

    沈欣这时很配合的为大家做解释说:“你们没猜错,这个金名基金公司就是周铭在港城创立起来的企业,名义上是全港联合投资基金的董事长林慕晴在管,但实际上的幕后老板,就是周铭。”

    尽管这个答案大家刚才就已经猜到了,但现在从港城著名记者沈欣的嘴里说出来,还是让所有人震惊了。

    大家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铭,觉得周铭简直太神了,原本他们还一直以为周铭搞出的股市是跟港城那边学的,现在却没想到周铭在金融上面的创意竟然都走在了港城这个亚洲金融中心的前面,不是说全世界的华人富豪华人金融家都在港城吗?周铭居然比他们还厉害吗?他究竟是什么样的怪才呀!

    不过相比心中的震撼,更让人清醒的是眼前周铭抛出来的投资方案。

    想到这里,他们心中立即有了答案,纷纷对周铭说:“我要投资,我的钱明天就可以到位,请周总裁务必要帮我投资!”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